118.第118章 118 小鸟不见了

作者:麻辣千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强吻99次:高冷老公腹黑妻最新章节!

    “我一定要走的,什么都不用说了!”

    林向晚坚定的说道,没有任何留恋。

    “不要……”宋逸尘捉着林向晚的手不松开。

    站在门里的秦雨桐看不下去了,眼睛睁得又黑又亮的。“你干嘛抓我妈妈?都说不干了就是不干了呀!”

    宋逸尘没有理会孩子的叫嚣,只是盯着林向晚,用特别难过伤感的声音挽留道。“晚晚,你真的要远离我吗?你忘记我们一起创业时候的艰辛吗?”

    林向晚仿佛像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他,忘记的恐怕不是她,是他吧?

    事到如今,她也懒得再和他掰扯这些事情了!

    “我们都长大了,过去的事情也过去了,人不能总守着那点回忆生活吧?而且现在酒店已经很具规模,根本也不需要我了!”林向晚悲哀的说道。

    以前她真的是太自以为是了,以为宋逸尘一定离不开她,现在她深刻感觉到自己的无足轻重。

    她都没有倪珊珊对他重要!

    倪珊珊在另一边小声翼翼的劝道。“逸尘,既然林经理并不喜欢这份工作,那不如放手让她做自己喜欢做的呀!”

    “闭嘴!”宋逸尘狠狠地斥责她,然后留恋的望着林向晚。“如果……你真的要走……我只能告诉你,你的股份,你的分成我全部不能给你!”

    “你觉得这样做好吗?”

    “就算不好……我也要这样做!”宋逸尘也特别的无奈,特别的痛苦。“因为我不想让离开,不想让你离开我!”

    林向晚讽刺的看他一眼。“你是想脚踏两条船,都不想松手,是吧?”

    宋逸尘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倪珊珊每个人身上都有他想要的,都有他离不开的……

    林向晚伤心得碎掉,没有想到她已经被他逼迫的无路可退,而他竟然还要逼迫她。“你先走吧,要不要留下工作我会再考虑的,现在我不能给你答复!”

    宋逸尘听到她没有马上拒绝自己,紧张的情绪总算缓和了一些。“你好好的考虑,不着急给我答复!”

    ‘咔哒’的一声,房门再度关上。

    站在一旁的秦雨桐着急死了。“妈咪,你为什么不马上离开这里?就是因为那点股份和分红吗?”

    林向晚悲哀的靠在墙壁上,从来未有过的心灰意冷。

    “那点钱一点也不多的,以后我一定赚大钱,所有的钱都给妈咪,好吗?”秦雨桐急得眼泪都掉下来,悲哀的问道。

    “可是没有钱,妈妈怎么养活你?”林向晚凄凉的说道。

    她没有家人,除了自己还能靠什么人?如果真的没有钱,她又怎么能养活得了孩子?

    秦雨桐急得直跺脚,她真的想告诉妈妈……关于爸爸的事。

    忽然,林向晚的脸色一白,身体一软,眼看就要晕倒。

    “妈妈!”秦雨桐飞奔过去,一把扶住母亲。

    虽然小小孩子的力量是有限的,可当妈妈的人即便是在最昏厥的时候也知道不能压倒孩子。

    林向晚抚着墙壁支撑柱了身体,努力维持正常的呼吸,适应着晕厥的感觉。

    几分钟之后,她总算恢复到了正常,可是脸色依然很白。

    “妈妈,给你,巧克力!”秦雨桐从裤兜里掏出一颗进口巧克力。

    “什么时候买的?”晕厥中的林向晚还是问道。

    秦雨桐见妈妈生病了,着急中也忘记了自己在假扮。“我也经常会晕,所以总是自卑巧克力!”

    “啊?你什么时候总是会晕?妈妈怎么不知道?”林向晚顾不上自己难受,紧张的看着儿子。

    “呃……”秦雨桐知道自己说错了。“之前,之前在夏令营的时候!”

    “妈妈去洗澡,你先跟着学英语!”林向晚点了点头就往浴室里走。

    “哦……”

    林向晚走进了淋浴间,打开了喷头。

    一股热浪淋在她的头上,温度的变化让林向晚再次眩晕,一只手‘啪’的一声顶在了玻璃门上。

    隔着磨砂玻璃,秦雨桐看到里面情景,再次紧张的冲了过去,打开玻璃门直接冲进去说。“妈妈,我来帮你洗吧!”

    全身脱光光的林向晚看到儿子走进来,眼睛挣得大大的,急忙用手遮挡自己的身体,上面下面的让她顾不过来。“不,不,不用,你出去吧!”

    天啊,妈妈给儿子洗澡没问题,很OK。

    可是这个儿子给妈妈洗澡,妈妈脱得光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

    秦雨桐特别得担心母亲。“真的没有什么,妈妈我来帮你!”

    “不要……”

    林向晚下意识的把手喷喷向了儿子,瞬间一道道温热的水落在了秦雨桐的身上,而且还巧不巧的,还是她的裤裆处。

    秦雨桐也没有在乎,想躲开水流,继续帮助母亲。

    可当妈妈的人一个不经意间竟然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穿着短裤的然然,裤裆处湿了后,竟然是平平的。

    “平平的……”林向晚说了出来,眼睛仅仅盯着儿子的裤裆处。

    秦雨桐这才意识到什么,倒抽一口冷气,身体僵硬的转身要跑出去。

    “然然,把裤子脱下来给妈妈看看……”林向晚也顾不上自己是不是光裸了,蹲下身体抓住儿子就要扒人家的裤子。

    “不要看,不要看…”秦雨桐惊讶的喊道。

    儿子越不让看,当妈妈的越着急,那可不是一般的东西,那可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东东啊。“不行,快点!”

    林向晚和‘儿子’撕扯起了裤子,六岁的桐桐怎么可能让是妈妈的对手。

    很快,棉布的短裤被扯了下来。

    “啊……”秦雨桐大声呼叫。

    林向晚看到儿子光秃秃的耻--骨处,瞠目结舌的睁大眼睛,眨眨眼睛,又眨眨眼睛,无论怎么眨,儿子那块也是白白净净的,平平整整的。“小鸟呢?你的小鸟怎么飞走了?”

    说完,当妈妈的人承受不住打击的,‘咕咚’终于晕倒在了地上——

    “妈妈……”秦雨桐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大声的呼唤着。

    可怎么唤,妈咪也不见起来!

    糟糕,她把妈妈吓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