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6说翻脸就翻脸

作者:黑夜de白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老婆是武林盟主最新章节!

    1176 说翻脸就翻脸

    张师傅一拍桌子,啪地一声,惊响屋堂。

    “杨会长,您大度,我们都知道。但我们可不行,这李凡没资没辈的,凭什么与您二位坐一桌?”

    张师傅声音如同洪钟,在这屋中敲响,引来周围的武师们纷纷点头赞同。

    “是啊,他可没资格坐在这啊。”

    “别说杨会长那桌了,就算我们这桌,他也没资格坐啊!”

    周围的人纷纷抱怨起来,李凡却面色平稳,那年少的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听着这些人的抱怨,李凡只是一拱手。

    “诸位,既然不欢迎李某,那李某走就是了。”

    说完,李凡转身就要下楼,姜胡吓了一跳,赶忙拦住了李凡。

    “李师傅,李师傅请留步!”

    “你这小年轻……怎么说两句就走人呢……”

    “那……你想坐就坐吧……”

    这些武师马上又改口了。

    李凡要是走了,今天的事岂不是就办不成了?

    那刚才叫的欢的张师傅,现在也是面红耳赤,好像不知道该从哪个缝隙钻进去一样。

    太打脸……这李凡拿着牌呢,人家想走就走,自己刚才那番话,本来是想羞辱李凡的,眼下却成了羞辱自己了!

    “李小友莫生气,这练武之人,都是直脾气。来,坐下吧,这酒菜都要凉了。”

    这杨老头嘴上说的好听,心里是怎么想的,却不知道了。而李凡也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也没犹豫,直接坐在了杨业和陈元超的对面。

    “李小友年少有为,实在是难得,我敬你一杯。”

    杨会长直接端起酒杯,李凡不动声色,同样端起酒杯,满嘴跑火车。

    “杨会长真是客气了,您的大名才是响彻九州!我有时候睡觉都会梦到您,为您的威武和魅力所感动的流泪而醒!您是武师的榜样,华夏的瑰宝!”

    这一番话,说出来的时候,连旁边伺候酒局的姜胡听了,都忍不住心里骂娘。吗的,太不要脸了!

    “李小友,你年纪轻轻,就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不知师从何人啊?”

    不管是江湖,还是武馆界,师从都是非常重要的。这就叫排资论辈,不管你师从谁,哪怕只是一个三流的武师,只要根正苗红,你就有一定的江湖地位。但你若是靠自己打出来的,没个师父,那走到哪,都要被人瞧不起。

    这李凡本就是跟慕容樱学了点基础,然后自辟蹊径,开创了一条武学之路。他就算说师父是慕容樱,怕这帮人也不认识。但这也难不倒李凡,他眼睛一转,就有了答案。

    “我师父已经驾鹤多年,实在不愿提起。”

    “原来已经故去了,不过,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我都逃不过这一关。说远了说远了,李小友,尊师是何人啊?”

    杨老头可没想就这么放过李凡,他今天必须先来一个下马威,让李凡饱受羞辱才行!

    “先师姓华。”

    李凡呵呵一笑。

    “华先生?是打洪拳的华正雄,还是形意拳的华南北?”

    杨老头说了两个名字,这二人都是他好友,如果李凡敢冒认,他定让李凡在这里被戳穿,羞愧难当!

    “都不是,先师姓华名佗,练的是五禽戏。”

    李凡一句话,把所有人都说懵逼了。

    华佗?

    华佗不是早死了么?额……好像李凡也的确说了,先师故去多年……

    李凡武馆的介绍里有说,他的功夫出自五禽戏,说华佗是他的师父,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这个……不能这么算吧……”

    姜胡在旁边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怎么不能算呢?杨会长问我师从何人,我的确是跟华老先生五禽戏学来的功夫啊。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你看,哪里有错?”

    李凡一番诡辩,让众人不知该如何反驳。

    他这诡辩术,连在生意场上打拼多年的姜胡,都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家伙,牛比……

    “诸位,还有什么想了解的么?”

    李凡面带笑容,让众人暗恨不已!但都只能在私底下咬牙切齿,半句重话不敢多说。

    “李小友果然是名师高徒,佩服。”

    看上去,杨老头的心态却很好,也不生气,也不暴躁,依然笑眯眯地,跟李凡喝酒。

    “满口胡话!”

    这时候,坐在旁边的陈元超,似乎终于坐不住了,直接指着李凡的鼻子开骂。

    “你小子功夫不怎么样,编瞎话的水平倒是挺高!武馆里出了你这么个狗东西,真是晦气!”

    众人精神一凛,心说,好的,正戏终于来了!

    而刚才还跟好好人一样的李凡,忽然面色一沉。

    “小叶,掌嘴。”

    话音落下,江叶不知道什么时候踩在了桌子上,直接用脚,抽了陈元超一个嘴巴。

    陈元超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旋转着飞了出去,砸碎了旁边一张桌子,昏死过去。

    江叶又出现在李凡的身后,替他倒上一杯酒,好像从来都没离开过一样。

    一时间,屋子里像是所有人都死了一样,鸦雀无声,半点声息都没有。

    这,这发生什么了?

    情节不太对啊……不是这么安排的啊!剧本写错了吧?

    先不说李凡说翻脸就翻脸,直接把唱黑脸的陈老给打飞了。单说刚才的小徒弟,她怎么出的招,陈老又是怎么被打飞的?

    那可是陈氏咏春的老前辈啊!一身功夫出神入化,竟然这么简单就被打飞了?

    “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人呢,脾气不是很好,听不得别人骂我。”

    李凡放下酒杯,笑眯眯地说道。

    “出手重了点,我愿意赔偿他的住院费。”

    “李,李凡……你也太狂了吧!”

    坐在一边的张师傅,实在忍不住,一边后怕,一边硬着头皮,问了一句。他本来是想骂人,但看到带着面具的江叶,又看了看躺在那不知死活的陈老……硬生生把脏字都咽了回去,改成略微文雅的话,问了出来。

    “哦?我很狂么?”

    李凡却呵呵一笑,“习武之人,以武会友嘛。陈老可能是年事已高,功夫不行了,怎么连我徒弟都打不过。对了,今天不是有个什么九重擂么,什么时候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