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吊唁

作者:华东之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大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网游之虚拟同步重生之围棋梦网游之至尊战神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巴比伦帝国最新章节!

    合立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1913年生于沙特首都利雅得。是现代沙特开国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第五子。曾参加创建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军事战役。1962年开始任副首相,1965年3月立为王储兼第一副首相。

    1975年3月费萨尔回王遇刺后继承王位兼任首相,一直到现在。

    沙特阿拉伯是政教合一的君主制王国,《古兰经》和穆罕默德的圣训是国家执法的依据。国王是俩个圣地麦地那和麦加的仆人,而很多时候,传给王位的并不是自己的儿于,而是兄弟。比如现在,哈立德的弟弟法郝德很早就被立为王储,由于哈立德多病,沙特国家的大事,早就交给法赫德来处理。而哈立德终于没有熬过了死种的召唤,就在黎巴嫩战争结束之际撒手人寰。整个阿拉伯世界,都对这位老国王的逝世表示哀悼,在今年,正是这位老国王,与埃及总统萨达特一起,酝酿了一轮的以石油减产来抵制西方国家对以色列的支持的反对,对正面战场起到了很大的牵制作用。现在,以色列的入侵再次被打退,各国伊斯兰同胞,再次怀念起他来了。

    张峰乘坐着专机,降落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但是,让他有些惊讶的是,整个国家,并没有过分的表示哀悼的举动。类似于前世的那种降半旗之类的,根本就没有出现。“塔里克”张峰和身边的人说道:“为什么不进行降半旗的哀悼仪式啊。”望着机场上那个仍然飘扬的绿色的国旗,上面用白色的阿拉伯文写着伊斯兰教的名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歌德是安拉的使者”下方绘着的宝刀在风中打起了摺。

    谁知,只这么一问,就看到塔里克吃惊地望了周围一眼,还好,库赛阁下的声音比较小,没有被人听到“库赛阁下”塔里克小声说道:“在沙特,绝不会降半旗致哀,因为国旗上有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歌德是安拉的使者”的字祥,这么做会被认为亵渎神灵。”真没想列,在军事上那通灵的本赛阁下,居然不知道这种礼节。

    “而且,秆祭死者坟墓属于过度崇拜的行为,所以沙特国王的坟墓不会与其他人的有所区别。而且,沙特不会为国王举行追悼仪式,只是我们非常敬重这位老国王,所以,才前来吊唁国王。”塔里克接着给库赛阁下说道,省得这位真的不懂礼节的长官出了问题。

    “知道了。”张峰说道,他想起后世的那个墓场比房子还贵的现实,原来这里真的是天堂。

    坐着专车,他们来到了沙特王宫。

    此时,砂特王宫里,已经到来了各国的使者,张峄看到了自己认识的科威特的法赫德亲王也在场,还有阿联酋,也门,阿曼,约旦,叙利亚,巴基斯担…一,看来自己来得算是晚了。除了这世,居然还有西方国家的代表,连美国驻沙特的大使,也都到达了现场。不过,这里明显分成俩派,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自动和阿拉伯国家的人分开。

    刚刚才打了一仗,在以色列和巴靴斯坦的问题上果过劲,对方还出动过航母进行威慑,支持亚西尔的国家,怎么会对美国等西方回家有好感。

    此时的浩赫德回王,正在大厅之上,对各国谈者的到来表示威谢。

    “哈立德国王陛下因病归真,我谨代表伊拉克的穆斯林同胞表示哀悼向王室成员表示慰问。祈求真主提升他的品位。”张峄望着穿着阿拉伯传统服饰,戴着头巾的法赫德回王,静静地说道。谢谢库赛阁下,我们的穆斯林兄弟。”浩赫德回王回复道“哈立德回王将安葬在利雅得市中心墓地,我们的人民,永远怀念哈立德国王。”

    “请节哀。”张峰说着,就要退去,却发现法赫德回王身后,一排家属里面,那个小丫头莎拉,正在向自己挤眼睛,虽然她的面部都罩岳头巾里,张峰还是看出来着,正是莎拉。

    这个公主,在和自己眉目传情?张峄想着此行的目的,感觉有些惊异。穆斯林的葬礼进行得是非常快的,教法中说:

    “你们宜速理亡人,如属幸福者,宜早使其获福,如系不幸者,亦当尽快使其远避火狱之灾。”“早晨死了,不可停放过午,黄昏死了,不可过夜。”

    所以,虽然是国王的葬礼,也是在当天下午就简华地举行了。

    葬礼因为从简,所以,众人并没有同行,只有哈立德国王的几个直系亲属陪同。

    ‘塔里克,葬礼为什么这么简单啊?”张峄看到葬礼这么简单就结束了,还是忍不住问道。“《古兰径》中说,凡有血气者,都要尝死的滋味,我以祸福考验你们,你们只被召归我”。塔里克很认真地给自己的这位长官讲到“死亡是一个人最后的,必然归宿,是的消失和精神的升华,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获得一次重生。”提到重生俩个字,张峰忽然感觉一阵心寒,他自己算是重生到了这个世界的吗。这么说,他的本命是在哪里。

    西方国家的代表,只是来凑个热闹,葬礼完成之后,就离开了王宫。

    张峄觉得自己的行程也算是完毕了,甚至连在逝者的灵前鞠个躬的仪式没有,太轻松了,他正想离去,就听到一个声音说道;“库赛阁下,国王请您去参加一个会议。”

    参加会议。张峰心中一阵思索,没有说有什么会议要开的啊。他一脸茫然。不过,眼前的这个人他认识,正是沙特的国防部长,苏尔坦亲王。

    “好,那我立刻就去。“既然来了,既然信任的国王邀请,那自己就去吧,张峄这祥想着,随苏尔担亲王在巨大的王宫里面东走西走,守卫也越来越产,最后,来到了偏僻的一个旁厅。“

    你不能进去。”苏尔担亲王将张峄身边的保镖拦住。

    ‘不行,我必须时刻保证库赛阁下的安全。”塞拉德说道。

    “没关系,我相信法赫德国王和苏尔坦亲王。”张峰说道,他知道,这次恐怕是一个重要的会议,所以,才会阻止自己的保锦入内,这也是很正常的

    张峄的自信感染了塞拉德,塞拉德知道自己的长官有着很强的判断力。

    张峄推开门,首先让他看到的,居然就是阿拉法特!

    “亚西尔伯伯”张峰惊讶的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虽然以色列军队退出了黎巴嫩,但是,以色列肯定不会服输,随时部可能再来,而阿拉法特居然在这个时候,来到沙特?

    “哈立德是我们巴勒斯坦的好朋友。如今,他离开了我们,作为他的老朋友。我必须来吊唁一下。但丹。还是晚了一步。”阿拉法特叹息道。

    作为巴解组织的领导人,在这个时候,离开巴解组织,确实是非常危险的,所以,阿拉浩特的出行非常隐秘,取道叙利亚又过来的,所以来晚了。

    因为大厅上有西方人,所以,阿拉法特不便露面,才在葬礼结束后,见到新的法赫德国王。俩人也已经有多年的交情,这次战斗过后,阿拉浩特更是对沙特领导欧佩克成员国,以石油为武器,打击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的做法提出感谢。

    而伊拉克的库赛阁下,此次派出小分队,沉重打击以色列的进攻,更是让阿拉浩特唏嘘不已,

    如果没有库赛阁下的那支小分队,恐怕,叙利亚早就坚持不住了,以色列也不会受到惨重的失败,这场战争,不知到打到什么地步。

    所以,阿拉法特非常想亲自向这位在伊拉克突然崛起的少年表示感谢。

    “是啊,哈立德国王是我们阿拉伯世界的一位英雄,是我很崇拜了一位前辈。”张峰说道,他想起这次举行的石油减产,也是病重的哈立德国王正清醒的时候,点头同意的事情,哈立德国王,是阿拉伯世界里让人尊敬的前辈,在他身上,展现着沙特人的热情好客,宽容大方,豪爽与智慧并存。

    “要说英雄,库赛阁下才是我们阿拉伯世界里的英雄,你的战例,简直是太辉蝗了,贝卡谷中,以色列的空军实力,就那么被你消耗了,居然想出用渔船未打击以色列预警机的方式。”苏尔担亲王说道,作为国防大臣,他更加关诖战争的每一个细节。

    “各位长辈夸奖了。”张峰说道:“巴靴斯担是我们的伊斯兰兄弟,我们,必须要支持他们,我们的伊斯兰世界,,必须要团结,否则,就会被西方国家所分割开,然后,把我们任意欺淋,我们必须要强大才能撑起自己的蓝天。”

    “好,说得好!”法赫德说道,他当初就觉得这个库赛阁下绝非池中之物,这个人的视野,居然已经如此之宽广。法赫德的眼睛中,满是赞许。

    法赫德知道,眼前的这十年轻人,可以不计前嫌,在战场上,派自己的部队去支援叙利亚的军队,这是需要很大魄力的,阿拉伯世界里面谁都知道,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矛盾。但是,眼前的这个人,踏出第—步,伊斯兰国家,都是兄弟,应该团结起来!

    “库赛阁下,非节感谢在这次战争中,你对我们巴解组织的帮助”阿拉法特说道。

    张峰赶紧答道:“亚西尔伯伯,你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就太见外了,刚才我还说过,我们都是伊斯兰兄弟,我们应该团结。”说到这里这,张峄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说道:“不过,您也应该注意,在巴解组织里,团结也是很重要的。”

    阿拉浩特领导的巴解组织,其实质是统一战线组织,它的成员在遵守巴勒斯坦国民宪章的条件下可以保留各自的组织机构,什么闪电,人阵,民阵,人斗阵,而在后世的历史上,它发生了许多次分裂,大大抵消了自己的力量。

    阿拉法特心中一震,他也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

    “那么库赛阁下的看法,我们应怎么办”阿拉法特问道

    “让法塔赫组织强大起来。”张峰说道。法塔赫组织,就是阿拉法特的看家军队。在巴勒斯坦的各种军事组织里面,法塔赫是最大的“法塔赫组织已经很强大了。“阿拉法特说道。

    不行,得让他更强大。张峰说逍。阿拉法特回味着,更强大,究竟是什么样的意思。

    强大,这个词,也回响在苏尔担亲王的脑海里,他想起,这次受到美国的航母的威胁,沙特军队,居然只敢老老实实地呆着,不敢有任何激怒对方的行为,反而是伊拉克,居然敢进行应击,沙特富有了,却缺乏一种血性!

    张峰的脑海中,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借着这次哈立德国王逝世可以做一些文章!

    “国王殿下,这次哈立德国王去世,听说国际石油期贷市场上的石油价格,又开始上涨了。”张峰说道。

    随着各个西方国家开始转变态度,欧佩克成员回开始了逐步上调产量,这祥,市场开始稳定下来,原油价开始下降,只是,还是没有降低到开战时的水平,但是,好景不长,随着哈立德回王逝世的消息传未,有的精明的石油商人,想到刚刚发生的石油危机,再次开始动起脑子来,他们炒作石油期贷,油价也开始上涨起来。

    沙特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量,他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世界的神经。

    “你的意思是说”法赫德也看出来,这个库赛阁下,脑子里的主意,还真是不少啊!

    “那些国际投资商人的炒作,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要逐步提高石油的产量,不要一下就恢夏战之前的水平,那么,石油的油价,即使不涨,肯定不会下跌,国际油价太低,我们损失很大啊!”

    沙特回王逝世,举国哀悼,连油田的工人也悲伤得无法上班,体现哈立德国王受人民的爱戴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