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恭喜你,出名了

作者:安小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通灵少夫人:夺吻99次最新章节!

    进了大门,安小柠才知道,这栋别墅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得多,昏黄的灯光之下,她目光所到之处都是没有边界的。

    她浑身好冷,直接去洗了热水澡,在陌生人的家里,穿他的白衬衫黑西裤,不伦不类的捧着他煮的姜茶坐在沙发上与他对视。

    “如果是别人,我想,不会让我进来。”

    “我不是别人。”靳倾言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温润出声,“安小柠,如果在回来的十字路口大荧幕,没有看见你将丈夫和小三赤着身子留在车外的壮举,也许我跟你口中的别人一样,不会让你进来,恭喜你,出名了。”

    安小柠一怔,嘴唇动了动,“靳公子,我之所以来你门前,是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哦?”他挑眉,将高脚杯放在桌面上,掏出手帕擦擦嘴,不动声色的问,“你想谈什么生意呢?”

    “你母亲现在右小腿是不是总是疼,看很多医生都不见好?”

    “的确。”

    “我有办法让她不疼,而且,以后永远不会疼。”安小柠看着他,“如果你相信我,我会让你见证效果。”

    靳倾言瞳孔一紧,母亲右小腿疼痛的事情,只有自己家人知道,因为母亲心高气傲,自尊心强,嘱咐家人不能说出去,目前秘密接受治疗一段时间,但治疗效果总是不尽人意,她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你不信,现在给我准备一套女装,我随你去你母亲那里。”她的口气不像有假,靳倾言问,“你想要什么?”

    “钱。”她直言不讳,“我想要钱。”

    如此直白,没有半点扭捏,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多少?”

    “我不贪心,不多,十万就行。”

    靳倾言不知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直接给助理打电话,让其这个点送一套女装来。

    “如果你说的假话,你可知道后果?”

    安小柠将手中的姜茶喝完,笑眯眯的说,“如果我说的是假话,任凭你处置。”

    见她如此自信,靳倾言决定试试。

    安小柠换上助理送来的女装,跟随他一起回了靳家老宅。

    “倾言,这个女人是谁?”

    “为我妈看腿的。”靳倾言给自己奶奶解释完,便问,“爸,我妈呢?”

    “在卧室里躺着呢。”

    靳倾言示意一眼安小柠,一起去了靳母的卧室。

    靳父和靳老太太也一起跟随其后。

    一推开卧室的门,靳倾言便说,“妈,她说她能治你的腿。”

    靳母出了一头冷汗,忍者痛意说,“那么多有经验的专家教授都束手无策,她真的行吗?”

    “阿姨。”安小柠直言不讳的说,“你这腿,无论吃多少药吃什么药都不会好的,因为你的腿不是因为有病所以才疼的。”她上前站在床边,“阿姨,如果你相信我,我保准两分钟之后,你的腿再也不会疼。”

    靳母不知能不能相信她的话,但也只有点头试试。

    安小柠闭上眼,嘴里快速念着咒语,时候将一张黄色红字的符贴在她的小腿上,奇迹出现了,靳母欣喜的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小腿,“真的不疼了,不疼了,好神奇。”

    安小柠莞尔说,“阿姨,你这腿是有脏东西故意附在上面造成的,所以,你吃什么药都不管用的。”

    “脏东西?”靳母笑容微敛,“你坐下慢慢说。”

    安小柠倒也不见外,真的坐下了。

    “你这属于现世报,今年三月份阿姨你开车无意撞倒了一位几岁多的孩子,导致车轮两次碾压孩子的腹部腿部,孩子当场死亡,虽然你赔付了很多钱给那孩子的父母,但是却从未去孩子坟前忏悔祭祀,孩子恼恨你剥夺了他的生命,虽然你不是故意为之,我建议你明天早上你去给孩子坟前烧两身衣服,再烧三十个金元宝,我会为你做场法事,将他送走,你的腿就再也不会疼了。”

    闻言,靳母当即激动的说,“是的是的,我三个月开车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孩子,只是孩子伤得太重了,没救过来,我给孩子的爸妈很多钱,后来也没当回事,原来是这样,明天我就亲自去赎罪。”

    安小柠点点头,“这张符贴上一晚,明早取掉就不会疼了,但如果明天你不按照我说的做,还是要疼的。”

    “我听你的。”靳母此时此刻特别相信她的话,“那明早这个符取掉还能用吗?”

    “不能了,只有一晚上的作用,明天我给你做一场法事,以后都不会再疼了。”安小柠晚上没吃饭,此时饥肠辘辘,“我饿了,有饭吗?”

    “老公,快安排厨房给这位小姐准备饭菜。”

    安小柠起身,“谢谢。”

    “倾言。”靳母喊住他,等到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靳母这才问,“你是在哪儿找的这位小姐啊?”

    “不是我找的,是她自己找上门的。”

    “自己找上门的?”靳母说,“我这腿疼只有咱们家的人知道,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她不但知道,只用一张符就让我不疼了,简直奇人啊!”

    靳倾言扬唇,“谁说不是呢,虽然难以置信,但是的确是真的。”

    靳倾言出去的时候,便看见自家奶奶坐在安小柠的对面,笑眯眯的跟她说话。

    他从未见过奶奶如此和颜悦色。

    如果奶奶对瑞儿也能这般和颜悦色,该有多好。

    只可惜,瑞儿在她眼里只是不入流的女人,上不了台面的。

    他的眸子悄然融入一缕暗沉。

    ——

    开车回去,他随意问了句,“你跟石少川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吗?”

    “不是。”她沉着回答,“我从小就被爸妈送到山上跟师父修行了,二十岁下山的时候,意外救了一位老人,当时他问我的名字我就说了,谁知没过两天,这位老人亲自来下聘礼,他就是石少川的爷爷,彩礼钱给了很多,我爸妈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答应了,我从小在山上长大,也没谈过什么男女之爱,觉得结婚也就是那样,觉得石少川各方面也很不错,就结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