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相认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看见盈冲道长在月光下的白衣飘飘,荣慧卿吓得后退几步,差一点还以为她今天逃不出去了,所幸从天上又一次传来的迦陵频伽的歌声让她如释重负。

    光明神殿的圣女,每一次,她的出现都正好挽救荣慧卿于水火之中。

    盈冲道长悄悄散放的威压又收了回来。

    深蓝色的天幕上,圆月的剪影之中,一轮雪白的步辇静静地浮在空中。

    四只拉着步辇的迦陵频伽口吐人言,“圣女驾到,尔等还不跪迎?”

    荣慧卿毫不犹豫地跪了下去,对着圣女的步辇倒头便拜。

    盈冲道长瞪着那步辇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跪了下来。

    算了,虽然他的修为高深,可是在光明神殿的圣女面前,他还是没有什么倚仗的。就像在上仙面前,他还是不得不跪下一样。

    这样一想,盈冲道长又坦然,恭恭敬敬行了一个礼。

    “道门顶级宗门的人为何在青云宗出现?”夜空中一只迦陵频伽口吐人言问道。

    盈冲道长知道它是在转述圣女的问话,忙道:“先前我顶级宗门有一个使者命丧青云宗,我亲自过来查探一下出了什么事。”这件事本来是事实,荣慧卿杀了他的使者,他怎么会善罢甘休呢?——除非她给出他认可的赔偿。

    谁知荣慧卿立时接话道:“回禀圣女,那使者从顶级宗门而来,强行要让我做盈冲道长的双修道侣,我不依从,他就要用强。我不得已,才用了度厄归元阵,强行突破晋级。才将对方斩于阵法之中。如今盈冲道长明知是什么原因,还再次来到青云宗骚扰我,实在让我烦不胜烦,请圣女做主,给盈冲道长禁制令,让他不得靠近我千里之内。”

    荣慧卿知道,现代法庭里面的禁制令,一般是规定不得靠近对方十米或者五十米的范围之内。但是这是在玄幻的世界,对方修为深不可测。估计要禁止他出现在她周围一千里的范围以内才有些效果。

    盈冲道长一听,顿时气得气血翻涌,若不是有数万年的修为在克制他的情绪,他能一口活吞了她!

    “禁制令?这个说法倒是新鲜。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盈冲道长好歹是道门的门主。顶级宗门就靠他撑着呢,我们不能不给他面子。这样吧,以后他若再犯,我定当禀明圣教主,给他禁制令,不许他靠近你千里之内。”一个柔和空灵的声音从空中传了下来,不高不低。不疾不徐,似乎没有什么奇特,但是每个音、每个字都从耳朵里深深地钻了进去,一直深入到你的五脏六腑。熨贴得全身上下无不舒坦。

    光这把声音,就足以倾国倾城了。

    荣慧卿默默地想着,心神都跟着恍惚起来,两眼渴盼得望着天空中的步辇。只希望对方一直说,一直说。一直说下去,永远不要停止,让她这一世都溺毙在这温柔的女音当中……

    盈冲道长本来勃发的怒气,也奇迹般被这把嗓音熨平。他抬着头,半张着嘴,痴痴地看着那空中的步辇,完全忘记了荣慧卿的存在。

    未见人,先闻声,就已经让各色人等心向往之。这样的诱惑力,只有而且仅有光明神殿的圣女有这样的修为吧。

    荣慧卿在一片痴迷当中,居然想起了百卉的“顶级媚术”,心里陡然清醒过来。

    步辇里面发出一声轻笑,一块白色的轻纱从步辇里垂了下来,往荣慧卿的腰间打了个结,将她圈起来,然后一把拉了上去。

    荣慧卿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被对方拉入了白色的轻纱步辇。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披雪色长袍的女子,斜倚在长榻之上,含笑看着她。

    一双眸子带着浅浅的碧色,肤色雪白,淡烟一般的长眉,浓密纤长的黑睫,高挺的鼻梁,丰满小巧的樱色双唇,说不出哪里特别美丽,但是五官结合在一起,却让人完全转不开眼睛。当她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的眼里就只能看见她,根本看不到别的人。——除非是自己娘亲那般的美人站在她旁边,才有可能跟她分庭抗礼。

    荣慧卿有些奇怪,从圣女的五官轮廓中,她居然隐隐看出了自己娘亲的影子。

    不同的是,自己娘亲的双眸是淡蓝色,而圣女的眸子,是浅浅的碧色。而她的姿势,更是如波斯猫一样慵懒迷人。

    真是很难想象,这就是光明神殿执掌黑夜的圣女。

    在荣慧卿的想象中,光明神殿的圣女一直是女金刚一般威武的存在。

    没想到她看上去这样温婉,这样和顺,这样迷人,毫无攻击型的美,反而让人不由自主地屏息凝气,不敢在她面前造次。

    荣慧卿腰间的白纱已经消失,可她还是毕恭毕敬地站在圣女面前,如同被绑着一样。

    圣女笑了一声,招手道:“过来,让我看看你。”

    荣慧卿迟疑着看了她一眼,往前走了一步。

    圣女拉住荣慧卿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旁,仔细打量了一下她的面容,忡然变色,急切地问道:“你是姓荣吧?那你娘亲姓什么?”

    荣慧卿没想到仪态万方的圣女会突然失态,见了她的面,又觉得分外亲切,便下意识回答道:“姓管……”

    圣女明澈的双眸里一下子涌出了泪水,她紧紧抱住她,靠在她肩上无声地抽泣起来。

    在圣女的抽泣声中,荣慧卿听见她在耳边不断呢喃着“姐姐……姐姐……我终于找到你的亲生女儿了……”

    荣慧卿脑海里警钟长鸣。——这是什么情况?圣女在说什么?

    荣慧卿的身体顿时僵硬起来。

    圣女抱着荣慧卿的肩膀,静静地流了好一会儿的泪,才平静下来,哽咽着道:“孩子,是不是吓着你?”

    荣慧卿点点头,然后马上摇摇头,紧接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圣女看着荣慧卿的笑颜,和姐姐如出一辙,更觉得心里难受,转头拿帕子止了泪,半晌没有转过身子。

    荣慧卿也没有催她,默默地坐在一旁,在心里寻思这圣女到底是敌是友。自己的爷爷当年是去了光明神殿,难道自己的娘也是出身光明神殿?那自己的爹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