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狴犴古卷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荣慧卿和罗辰看见涂山姽婳走入天堑之中,也紧跟着跳下。

    倏倏的风声在耳旁掠过,他们急速往下坠落。

    罗辰伸臂挽住荣慧卿的腰身,侧身帮她抵挡着堑底的寒风。

    在一片轰鸣声中,荣慧卿和罗辰都看见脚底黑乎乎的天堑突然绽开一条细缝,无数五色光环从细缝里射出,直冲天际。

    在他们前面坠落的涂山姽婳已经一跃跳入那细缝当中。

    荣慧卿和罗辰立刻将神识放开,探入那细缝里查探一番。

    却见那里面是崇山峻岭,草木葱茏的一个所在。

    两人脑子里同时闪过一个词:大荒山。

    “跳!”罗辰揽紧荣慧卿的腰,荣慧卿也抱住了罗辰,两人一起加大灵力,迅速往那处细缝跳了进去。

    那细缝处本有一层层云雾缭绕,像是屏障一样,试图将那细缝和外界隔开。

    若是大荒山不允许,任何人接触到这一层层云雾,只会被反弹回去。

    只有通过大荒山选择的人,才能穿透那层云雾,进入大荒山。

    荣慧卿和罗辰是幸运的那批人。

    当通过那层云雾的时候,几乎毫无阻碍,两个人就顺利地跃入了细缝。

    头顶的裂缝霍然合拢。身边的五色光也瞬间消失。

    荣慧卿抬起头,只看见湛蓝的天空,虽然没有太阳,但是柔和的光线无处不在,空气中似乎有玉兰的芬芳,天地元气充溢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低下头,看见脚底起伏的山峦,连绵不绝,延伸到无穷无尽的远方。山上郁郁葱葱。生长着高耸入云的蕨类植物。有一些看着怪里怪气的动物生灵在山与山之间的水洼处懒洋洋地徜徉。

    涂山姽婳站在最高的一处山峰上向他们招手。山顶红衣烈烈,映着蓝天白云,分外妖娆。

    荣慧卿和罗辰迅速往涂山姽婳那边飞过去。

    从高空落下,涂山姽婳偏着头打量荣慧卿和罗辰,笑盈盈地道:“真看不出来,你们还是这大荒山的有缘人。”

    荣慧卿笑道:“我们都是好人,这大荒山不会太挑剔吧?”

    “据我所知,大荒山可不是看好坏来放行的。”涂山姽婳笑得欢畅,似乎荣慧卿说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

    荣慧卿禁不住脸红。赶紧转换话题,“我看这个地方,怎么这样奇怪?天上好像没有太阳,但是又有阳光一样的光线。还有那边的大树,看起来都不像是树。但是一点都不比参天巨木矮小。”

    涂山姽婳看着这里的情形,悠然叹息道:“这里的情形,跟亿万年前完全没有差别。”

    “你怎么知道?”荣慧卿咋舌,“说得好像你见过亿万年前是什么样子一样。”

    “你不是想看那几幅图吗?我给你带过来了。”涂山姽婳说着,两手一摊,手上出现了几幅古卷。那古卷的材质看上去像是皮质,但是绝对不是他们熟悉的羊皮等各种用来做卷宗的兽皮。

    “不用惊讶了。这是龙族的龙皮所制。”涂山姽婳淡淡地道。然后制止荣慧卿更多的问题,“别问我老祖宗是如何得到龙皮制作这些古卷的,因为我也不清楚。”

    荣慧卿只好闭嘴,凑到涂山姽婳身边。仔细看着她手上的龙皮古卷图。

    第一副图,画着一幅天道有损,众神祸乱,人界遭殃。一幅众生遭劫,惨不忍睹的样子。

    第二幅图。则是画着一个身披兽袍的妙龄女子,立于大荒山上,好像就是他们现在站的山头,面前燃着熊熊烈火,正在炼制五色石。正是盘古之后最大的神灵女娲。

    第三幅图,则是那女娲手持五色石,凌空飞举,展大神通以补苍天。在她周围,盘旋着无数面目狰狞的异兽妖灵,看着她和她手里的五色石垂涎不止,却被五色祥云所阻,不得近前。

    第四幅图,无数暗灵从四面八方围堵过来,向荒火发出一次又一次猛烈攻击,只有覆灭荒火,它们就能对付那女娲。女娲一手持五色石补天,一手持软绸回击,和那些企图破坏她补天的暗灵异兽展开殊死争斗。

    第五幅图,女娲得胜,顺利补上最后一个窟窿,天地间飘散起无数花朵,凤鸟往来其间,翩翩起舞,场面热闹欢快,似乎都能让观画之人身临其境,听见凤鸟美妙的歌声。

    第六幅图,一男一女单膝跪在女娲面前,似在回话。女娲侧耳倾听,面露祥和的微笑。那一男一女背对着画面,看不清他们的样貌。

    第七幅图,画面骤然变暗,天空上乌云压顶,压得密密麻麻,根本看不见天空的情形。浓密的乌云当中,一个裂缝时隐时现。裂缝里面电闪雷鸣,不时有罡风往外吹举。而女娲面前只有了一个女子,另一个男子不知所踪。两人面对面站着,背对着画面的女子两臂伸出,推向女娲。女娲往后急退,往那裂缝处疾飞……

    整整七幅图,展现了一个完全不同于人界传说的女娲补天记。

    荣慧卿忍不住将这七幅图从涂山姽婳手里拿过来,翻来覆去地看,最后指着第六幅图上单膝跪着的一男一女,对涂山姽婳问道:“这些真的是你们老祖宗亲眼所见?”

    涂山姽婳重重点头,“确实是老祖宗亲眼所见。为了以防他记忆有乱,他特意找了狴犴,向它求了一段狴犴皮,将自己识海里面的画面拓印上去。”

    “狴犴?”

    “是的,狴犴是上古神龙第七子,它长得像老虎,最好诉讼,天生能辨别谎言和真话,而且急公好义,仗义执言,能明辨是非,秉公而断。用狴犴皮做成的卷宗,不能承载谎言。”涂山姽婳不慌不忙地道,将手里的龙皮古卷收了起来。

    原来这龙皮,是狴犴之皮。

    荣慧卿默然。

    如果这七幅图都是真的。那么人界的传言就是假的。

    “……你们老祖宗当时是在这里亲眼所见,所以能有这七幅图的诞生。那人界的传言,又是谁传出去的?”荣慧卿指出这个明显的疑点。

    “大荒山从来就不在尘世当中,普通凡人是进不来的。只有被大荒山选择的修士,还有妖兽或者妖修、妖灵才能进来。”涂山姽婳冷静地分析,“而大荒山本身,是跟女娲息息相关的。也就是说,大荒山的选择,就是女娲的选择。如果大荒山完全听命于女娲。那么那些先前对女娲补天发起攻击的异兽妖灵又是从哪里进来的?而后来对女娲发起致命一击的那个女子又是怎样进来的?这些都是疑点。”

    荣慧卿点头,“这些,应该跟我刚才提出的问题是一脉相承的。也就是说,能进来对女娲发起攻击,和后来在人界散步有关女娲补天的不实谣言的人。是一伙的,或者说,是同一个人。”

    “最后这幅图上的女子,你家老祖宗看清楚她的样子没有?跟第六幅图上的女子,是不是一个人?”荣慧卿仔细问道。虽然从这几幅图的顺序来看,第六幅图和第七幅图上的女子似乎就是同一个人,但是两个人穿得衣衫并不一样。头发也是一个披散,一个盘卷,似乎从背影看,很难一口咬定是同一个人。

    涂山姽婳赞许地笑道:“这正是老祖宗不确定的地方。所以它没有画这女子正面的图像,只有背面。因为它自始至终,只看见了背面,不敢判断是不是同一个人。它甚至连她们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罗辰一直沉默地站在一旁。等荣慧卿不做声了,罗辰才问道:“那个男子去哪里了?”

    “哪个男子?”

    “第六幅图上。有一男一女单膝跪地向女娲回报,明显他们都是女娲的下属。如果这第六幅图和第七幅图的女子是同一个人,那整件事就是女娲的属下叛乱,所以能趁其不备,将女娲击杀。这也能够解释,为何大荒山能放那些异兽妖灵进来。——因为那些异兽妖灵,是那个犯上作乱的女子带进来的。而她应该是女娲比较心腹的属下,说不定掌握着进出大荒山的要诀,所以能够自由出入。”罗辰先分析了那个女子,认为两幅图上的女子是同一人。

    接着罗辰又道:“如果是女娲的属下叛乱,那么这个男子有没有参与其中?他到哪里去了?还有,最后人界的谣言如果是这名女子传出来的,她应该就在人界修士当中。当然也有可能,是协同作乱,那个谣言,是这个男子在人界放出来的。”

    荣慧卿和涂山姽婳心里同时一震,互相对视一眼,又别过头去,望着远处十万大山沉吟不语。

    过了良久,大荒山的天色逐渐变暗。白日过去,夜晚到来。

    涂山姽婳和荣慧卿、罗辰在山顶各占一个地方,盘膝坐下,设下各自的结界,默默打坐。

    不知过了多久,涂山姽婳第一个达到结婴的状态,开始结婴。

    大荒山的天空上立刻出现五色劫云,还有轰鸣的雷声,往涂山姽婳这边奔袭过来。

    “你们先离开这里。”涂山姽婳对荣慧卿和罗辰传音道,“我的天劫还有妖修之王的考验在里面,你们是不能替代的。”

    荣慧卿和罗辰迅速飘然远离,将山顶让给涂山姽婳。

    远远望着涂山姽婳在山顶苦苦挣扎,接受着劫雷一次又一次击打,荣慧卿的脑海里却只回想着那龙皮古卷上男子的背影。——跟罗辰是那般相似。

    第四卷纵横四海(完)。明天开始第五卷,也是最终卷光明神殿。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