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铲除异己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侯府商女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怎么啦?有大问题吗?”荣慧卿看见罗辰的脸色骤变,惴惴不安地问道。

    罗辰从来没有问过荣慧卿的身世,听她自己主动说过一次,都是关于她娘亲,还有她的家乡落神坡的。

    但是罗辰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这个道理。

    就算荣慧卿真的只是落神坡的一个村姑出身,她娘亲也只是凑巧有那样惊人的美貌,但是如何解释她刚出生不久,就有人在她体内种下那一缕寄生体一样的气息?

    这股气息完全是进可攻,退可守的架式。

    如果荣慧卿一辈子不修行,那股气息可能一直潜伏下来,等她寿元到的时候,那股气息可能逃逸出来,回归到天地之间。

    如果荣慧卿踏上修行之路,则她每一次晋级,都会有这股气息出来吸收她的修为和灵力。

    久而久之,很可能会培养出另一个神识,将荣慧卿夺舍。

    而且这种夺舍,是无声无息之间,谁都察觉不到。

    因为这股气息自荣慧卿出生不久就存活在她体内,对她的一切事情了如指掌。

    就算自己的魔界之主的身份,也逃不过这缕气息的窥视。

    想到自己和荣慧卿那样亲密的举止,也在这缕气息的注视之下,罗辰感受到深深的厌恶。

    如果不是这一次荣慧卿结丹,自己正好在身边,这件事也许永远不会被发现,甚至到那一天,荣慧卿真的被夺舍的时候,自己都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发现。

    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发现,也晚了。

    夺舍之时。一般都会对被夺舍的灵魂先行吞噬,吞噬不了,也会赶出体外。

    罗辰抱住荣慧卿,突然明白自己刚才突然而来的恐惧是什么。

    是在恐惧她突然变了一个人吧?就如同涂山姽婳在朴宫赢面前一样……

    罗辰拥住荣慧卿,“有,有大问题。我问你,你要完完整整跟我说说你的身世。不是你从小住在落神坡的事,而是你知道的你家所有的事。说实话,我是不信你们一家人都是落神坡那地方土生土长的人。”

    “这跟我的身世有什么关系?”荣慧卿狐疑地问道。

    罗辰顿了顿。还是将自己刚才探测的东西对荣慧卿说了一遍。

    荣慧卿霎时气得通红,很快又变得惨白。

    “有这么个东西在我身体里面,想想就要吐了。”荣慧卿十分嫌恶地瞪着自己的身体,虽然不知道那股寄生体躲在哪里,可是她知道就在她身体里面。光这一点就足够她呕吐了。

    罗辰也是同样的感觉,不过他没有多说,免得荣慧卿太过厌恶她自己的身体,做出自残的傻事。

    荣慧卿就将自己家的事又说了一遍,这一次,她不仅说了娘亲的样貌被掩盖的事,还有自己的爷爷荣老爷子的事。并且说了在浮岛上看见的有关发法家顶级宗门的事,告诉罗辰,她怀疑自己的爷爷,曾经是法家顶级宗门高阶修士的后裔。而且后来去了光明神殿担任枢机一职。

    “光明神殿的枢机?!”罗辰倒抽一口凉气,“你爷爷有这样大的来头?”说完又点头笑道:“难关你精通阵法。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爷爷在光明神殿大概是担任的阵法之道的枢机。所以你有这些宝物。”他指的是荣慧卿精通的易传,还有她用来卜卦的三片龟甲。

    荣慧卿着急地道:“好了。我的家世都说了,你还没有说。这些跟我身体内的那股气息有什么关系呢?”

    罗辰收了笑容,低声道:“我怀疑,你出生后不久,就被人注入了这股气息,简直是十二万分的隐秘。而且这股气息可以跟着你一起成长,完全不会被外界察觉。”

    荣慧卿也跟着倒抽一口凉气,“我出生的时候,不过是个小婴儿,跟人无仇无怨,为何要对我做这种事?”

    “不是针对你,也可能是针对你爷爷,或者你父母。”罗辰冷静地分析道,“你想,你娘亲生得那样美貌,不可能是平凡家庭养得起的。你爷爷十有八九,就是法家顶级宗门的后裔,也是光明神殿的枢机。而你爹的身份,就更加神秘。”

    “我爹有什么神秘的?”荣慧卿狐疑着问道,“他不过是一个普通又普通的山里汉子。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他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不像我娘,到底还是见过她的样貌,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可是我爹,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

    罗辰站了起来,来到荣慧卿身边坐下,偏头看着她完美无暇的侧脸,淡淡地道:“他能是你爷爷的儿子,娶你娘亲做妻子,甚至能生得出来你这样的女儿,足以证明他的不凡。”

    荣慧卿听了又好笑,又觉得心惊胆战。

    “我爹真的这么厉害?”荣慧卿蹙眉,跟着摇摇头,“不对。如果他们真的这样厉害,为何他们身上毫无修为?”看见罗辰张嘴想说话,荣慧卿忙制止他,“别说他们是九尾狐族,跟涂山王女一样在修炼狐尾。我知道他们不是妖修,他们是普普通通的人,不是修士。”

    罗辰别过头,平视着前方,淡淡地道:“……没有修为,还有一种情形,就是他们的修为被废了。”

    荣慧卿气急地捏紧拳头,“被废?!为何?谁能这么狠心?!”

    “光明神殿。我有个预感,这些问题,都跟光明神殿有关。”

    “你说,是光明神殿做得?!”荣慧卿气愤地问道,“这也太狠毒了。我不信我们的家人犯了弥天大错。以他们的性格和为人,他们是决计不会做那些大逆不道之事的。”

    “不行,我一定要赶快祛除这个在我身体里面的气息,然后想法去光明神殿。”荣慧卿下定决心,急切地说道。

    “你别急。现在我们知道有这个东西,想要祛除它,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罗辰想了想。伸出手指,凌空写了几个字。

    带着荧光的字迹消散在荣慧卿眼前,荣慧卿看了好久,才闭上眼睛,按照罗辰刚才写的法子修炼。

    罗辰给她展示的,是魔界的一门功法,专门用来涤除异己的。特别是那些寄生在魔族体内的异己。

    对于魔族中人来说,它们的修炼,需要从炼体开始。就是因为它们的身体特别容易招引寄生或者共生的生灵。

    这样的身体,是不能修成大道的。

    所以大部分魔族都修炼过这一门涤除异己的法门。

    只是荣慧卿不是魔族,罗辰不知道这个功法会不会太过霸道,让她的身体受不了。

    可是荣慧卿盘膝坐在床上,一打坐就是一个多月。其间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罗辰醒悟过来。

    荣慧卿因为一直修炼妖修卯家的旭日诀,其实也在炼体,所以她的身体,还是能够经受这个功法的洗涤的。

    涂山姽婳中途过来道别,说她要回葫芦城,跟她家人交待一番,明年去大荒山准备结婴。

    罗辰知道荣慧卿也想去大荒山。就代她向涂山姽婳询问,可否带她一起去。

    涂山姽婳倒是很直率地说,只要大荒山让荣慧卿进去,涂山姽婳带个路还是没问题的。

    罗辰很是惊讶。敢情那大荒山还能自己挑人?!

    涂山姽婳微笑。“大荒山是神山,当然能够挑选它想放进去的人。”

    “既然这样神奇,我都想去碰碰运气了。”罗辰笑着道。反正能不能进去,也不是涂山姽婳说了算。罗辰也不再担心会欠了涂山姽婳的人情。

    “行。到时候我怎么找你们?”涂山姽婳问道。

    罗辰跟她一个方位符,“到时候你捏碎这个符。我们就知道你在哪里,会来找你的。”

    涂山姽婳收好符纸,好奇地多问了一句,“那你们就要一直在海上漂流了?”

    罗辰笑而不语。

    涂山姽婳也没有再问,带着灵舞和她的八个男护卫告辞而去。

    浮槎上又只剩下荣慧卿他们的人。

    罗辰又静静地等了一个月,浮槎才找到一个海上的小岛。

    这里据说以前有上古大修士的洞府存在,灵气还是很充溢。

    罗辰担心有上一次的事情发生,专程下去查探了一下,发现确实没有人迹,只有一些在灵气的熏陶之下,快要拥有灵智的一些动物在岛上做窝。

    荣慧卿还在修炼当中,是罗辰将她带下去的。

    那大修士的洞府似乎已经有人来过,里面的东西几乎被一扫而空,只是地下的灵脉还在,灵气充溢。

    灵脉和灵矿不同。

    有大修为的修士,是可以将一整条灵矿都取走的。

    比如东之大陆的五行灵石矿出土之际,顶级宗门就派了司安过去,将整条灵矿都取了。

    而灵脉却是无法被取走。因为灵脉跟当地的环境息息相关,一旦取出,就立刻烟消云散了。

    只是这里的灵脉这样充沛,而来过这里的修士居然没有留下来修炼,足以说明那修士不是一般的大修士。他们拥有的修炼环境,肯定比这里要强多了。所以他们看不上这里,只是将洞府里面的宝贝取走,别的东西都不屑一顾。

    荣慧卿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坐在上古大修士的洞府里面。

    习惯了浮槎在海上一晃一晃的飘荡,荣慧卿还真不习惯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她站起来,四处走动看了看。

    罗辰端坐在洞府一角的蒲团上,看着荣慧卿温言问道:“你可好些了?”

    荣慧卿知道是在问她修炼那个功法的结果。

    “才修炼了一半,刚刚将那个东西的位置找到了。”荣慧卿沉下脸来。她才刚刚学会如何切断跟那个东西的联系。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才明白,那个东西早就将它的触角伸到荣慧卿的识海之中。

    荣慧卿记忆中的所有事情,都逃不过那东西的窥视。

    罗辰点点头,“找到就好。慢慢来,不要急。这个功法你能自行修炼,已经是矫天之幸了。不然的话,你可得吃好大一番苦头,甚至不惜损失一半修为,才能将那个东西除去。”

    当然,罗辰没有说,如果等荣慧卿修为更高的时候才发现那东西的存在,到时候,光损失一半修为都是不够的。如果那时候她已经结丹,则碎丹是志在必行。如果已经结婴,当然就更惨,要碎婴,然后碎丹。

    总之,是要将自己丢掉半条命,才能祛除那个东西。

    如果舍不得自己的半条命,就等着丢掉整条命,被它完全夺舍吧。

    这样说起来,那个给新生婴儿身体里注入这东西的人,还真够狠毒的。

    荣慧卿咋舌,跟罗辰分析道:“我修炼了一半的功法,就能找到它的位置,再过一阵子,应该就能完全祛除它吧。”

    “希望如此。”

    ……

    岛上岁月长。转眼半年过去,涂山姽婳已经传来讯息,说要启程去大荒山。

    罗辰将荣慧卿叫醒,问她修炼的如何。

    荣慧卿苦笑着道:“只能将那股气息圈禁起来,却无法祛除。”

    “这是为何?”罗辰十分惊讶。魔界中人修习这个法术,是拿来经常性涤荡身体的,怎么到荣慧卿这里,却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呢?

    “我也不清楚。我确实是按照你教的法子练习的。可是到了最后一步,却根本撼动不了那东西的位置。最后只好将它伸入我识海的触角斩断,然后用那功法将它圈起来,等以后再想办法。”荣慧卿苦笑着道。

    好在已经将它彻底圈禁起来,她倒不担心那东西会继续窃取她的记忆和修为。

    罗辰点点头,“我要探测一下。”

    荣慧卿闭上眼,祛除自己的防护,让罗辰探查。

    罗辰的神识来到荣慧卿给他指引的地方,仔细查探之后,确认那东西确实被圈禁了,才叹息着从荣慧卿的识海之内退出来。

    “那就暂时如此吧。我估摸着,要到你下次晋级的时候,才能借机将它一举铲除。”罗辰说着,又道:“涂山王女已经要启程去大荒山,我们一起去吧。”

    荣慧卿拍了拍额头,“差点把这事忘了。那就一起去吧。”

    跟肯肯、赤豹、狼七还有阿娥交待之后,荣慧卿和罗辰便踏上了去大荒山的路程。

    涂山姽婳看见他们两人到来的身影,笑着招招手,走入了一道两山之间的天堑之中。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