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往事重现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浮岛既然被叫做岛屿,面积自然是极大的。先前他们在船上的时候,还不觉得特别巨大,不过像是一座漂浮在海上的冰山一样。直到他们来到浮岛之上,才发现将它比做冰山,倒也没有太出格。――因为他们看见的,就是冰山一角而已。

    现在来到“冰山”之上,他们才有了“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感觉。

    举目望去,前后左右都是崇山峻岭,山上树木参天,郁郁葱葱,根本看不见海岸在那里。若不是他们刚刚才从宝船下来,连眸子里都还留有沉星海的余影,他们是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是在沉星海海上漂浮的一座岛屿上的。

    荣慧卿觉得不妙,立刻驾起飞梭,飞到半空中。

    就算在空中看过去,四面八方也还是连绵起伏的山脉。

    四周静悄悄的,居然连海风海浪的声音似乎都被隔绝了。

    能够出现这样的情况,仔细琢磨起来,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个可能,就是这个岛屿确实特别巨大,大到跟一般人的身材完全不成比例,所以人类在上面,才完全看不到边界。

    第二个可能,就是他们这些来到岛上的修士,身体一瞬间都变小了。所以相比之下,这个岛屿就显得大得无边无际。

    他们到底是身体变小了,还是这个岛屿真的是巨无霸?

    荣慧卿东张西望,却找不到可以用来对比的参照物,只好把这个念头放下,将目光专心投向前面那个熟悉的山庄。

    荣慧卿愣愣地盯着两座山的山坳之间出现的那个熟悉的山庄,从半空中飞了过去。快到山庄门口的,时候,她无法再飞行,只好从云端降下来,完全挪不开脚步。

    她知道那个山庄一定不是朵铃山庄。因为她亲眼见到朵铃山庄被天雷击毁,然后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但是眼前这个山庄,却在视觉上对她造成极大的冲击。

    也许是物有相似,人有相同而已?

    荣慧卿意随心动,几个纵跃,已经来到那个山庄门口。

    看见熟悉的大门前那个大大的牌匾,荣慧卿心里最后一丝侥幸也悄然破碎。

    那牌匾上正写着“朵铃山庄”四个大字,和她记忆中的字体一模一样。

    “别进去!”阿贵大叫一声。从后面飞速地窜过来,拉着荣慧卿往后急退。

    荣慧卿修为比它差的远,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被它拽着一瞬间就退得远远的。

    朵铃山庄又成了远方的一个小黑点,是崇山峻岭中凹下去的一个深坑,也是苍绿嫣红之中点缀的一丝苍白。

    白墙黑瓦,庄严肃穆,承载着数千年的沧桑,就跟那些天雷和天火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卯三郎随后跟过来,赞同阿贵的做法。“那个地方有些古怪,确实不能进去。”

    荣慧卿跟他们两人的感觉不一样。那个地方对她有特殊意义,她一见之下,除了思考这个地方的真假问题,就没有想过别的。

    现在被提醒那地方有古怪,荣慧卿才放出神识,往那个山庄的方向试探过去。

    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那座巍峨熟悉的山庄。居然在她的神识里空无一物,似乎完全不存在一样!

    荣慧卿大惊,转头问阿贵和卯三郎。“你们都感觉到异样?是不是完全感应不到山庄的存在?”

    阿贵和卯三郎一头。

    对他们来说,这个山庄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就是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出现一处奇怪的房子而已。既然是奇怪,当然他们第一反应都是小心翼翼,不是和荣慧卿一样,先入为主地认定这里就是一个山庄。

    荣慧卿喃喃地道:“都说眼见为实。可是有时候,眼见也未必为实啊。――这山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有什么看法?”

    阿贵觉得自己帮助荣慧卿躲过了一次危险,得意洋洋地抢着说道:“我听我们族里的大巫师提过浮岛,说这个岛的最大关键,是八个字:实者虚之,虚者实之。――只要弄明白这八个字,就不会在岛上迷失方向。”

    荣慧卿笑道:“说得这个岛跟迷宫一样,有没有那么悬乎啊?――刚刚宝船的船主还说魔界入侵人界的时候,在人界搜刮的所有奇珍异宝、功法秘诀,都被放在这个浮岛之上了。如果真的是虚虚实实,那谁能真的从这里找到宝贝?”

    “不信你自己去试啊。刚才那个山庄不是很能说明这个道理?――你看见它在那里,以为它是真的,其实那边根本空无一物,就跟镜中花,水中月一样,看得见,摸不着。”阿贵抱起胳膊,斜着眼睛盯着荣慧卿,觉得这姑娘看着挺聪明,怎么这会儿就钻了海螺尖了……

    荣慧卿不甘心,远远地站在路上良久,终于下定决心道:“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进去看一看。你们不熟悉这个地方,我可是非常熟悉。它既然在这里,一定不是没有来由的。”还有一个心事,荣慧卿没有说出口。因为先前那宝船的船主说过,这个浮岛本是魔界之王所有,而她在上这个岛之前,就能够感觉到这个岛上有着强烈的罗辰的气息。

    那种感觉,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虽然知道进去一定很危险,可是只要这个岛屿真的是跟罗辰有关,她就不害怕。因为她相信,罗辰一定不会伤害她的。

    也许这个山庄出现在这里,是真的有深意的。而她没法错过任何跟罗辰有关的东西。

    “你一定要进去?”阿贵放下胳膊,肃然问道。

    “当然。――你们在这里等着就是了。”荣慧卿抓了兵器在手,准备往山庄走过去。

    眼看怎么拦也拦不住荣慧卿,阿贵握了握拳,大步走过来,抓住荣慧卿的手,猛地在她的手背上咬了一口。

    荣慧卿惊叫一声,连忙把手夺过来,用帕子蹭了又蹭,再低头看去。手背上已经被它咬了一口整整齐齐的牙印。

    “你擦什么擦?我又不脏。”阿贵没想到荣慧卿完全不领情,一脸别扭地侧过头,脚底下使劲地踢着地上的石子儿。

    荣慧卿没好气地道:“不嫌你脏,但是嫌你有毒!”想起阿贵的原身是一只巨大的海蛇,荣慧卿顿时觉得腿软脚软,头晕眼花。

    “……你是有毒的……还是没有毒的……”荣慧卿有些不好意思,将那个“蛇”字说得含含糊糊。毕竟阿贵自跟她相识以来,并没有害过她。反而都在帮她。

    阿贵听明白了荣慧卿的意思,脑袋仰得更高,不屑地道:“有毒怎样?没有毒又怎样?你咬都被我咬了,这辈子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我们海蛇族有个天生的神通,便是寻踪觅迹。被我咬一口,就连你的魂魄上都打上了我的烙印,任你跑到天涯海角,甚至是转世投胎,我都能找到你。因为你有我的印迹。”阿贵笑得很猖狂,其实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它只知道。惹得对面的女人发怒生气,它就觉得心情愉快。浑身舒坦。

    话音刚落,卯三郎面色一沉,手里寒光连闪,一柄明晃晃的长剑已经抵在阿贵的咽喉之处。

    “把解药拿出来。不然我现在就扒了你的蛇皮,挖了你的蛇胆,总能做解药!”卯三郎的声音不大,却充满了威胁和恐吓。

    “你倒是试试!”阿贵大怒。身体突然往后倒仰,整个身子如同没有骨头一样,平平地从卯三郎剑下滑开。

    卯三郎长剑跟着送出去。居然能够缠着阿贵不放。

    嚓!

    阿贵一时不察,被卯三郎的长剑在胳膊上划开一条口子。它拔地而起,飞到半空中,手里出现一条长鞭,回手向卯三郎抽过去。

    “原来你是妖修!哼,妖修有什么了不起?跟那只臭龙神一样,你们有自己的地盘,不好好待着,非要到别家的地盘捞过界!小爷我今天就替天行道,教训你一顿!”阿贵不再缩手缩脚,结丹修为展现出来,立即就占了上风。

    卯三郎是妖修,天生就比妖兽高一等。阿贵是海兽,虽然跟陆地上的妖兽有所不同,但是差别也不是太大,只是它在海底横行惯了,别的海兽精灵看见它就躲,它的实战经验却是不高。

    卯三郎这几年在外流浪,比以前在葫芦街的时候沉稳多了,心智也成熟许多。

    两个家伙一时斗得旗鼓相当,难分难舍。

    一股股腥风从阿贵那边吹了过来,将四周的树丛吹得呼呼作响。

    卯三郎踏着长剑,以身驭剑,速度比流星还快,一次次逼近阿贵,但是也一次次被阿贵的结丹修为碾压驱逐。

    荣慧卿无语地看着两只打得难解难分的少年郎,拿出帕子将手上的伤口绑住,一个人往山庄走去。

    卯三郎百忙之中瞥见荣慧卿的身影,对阿贵怒喝道:“你到底是来帮……念辰的,还是来跟我打架的?如果你是来跟我打架的,等我帮念辰做完她要做的事,咱们再打!如果你是来帮忙的,你确定你不是在帮倒忙?!”

    阿贵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念辰?是她的名字吗?真好听。”

    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追到这里……

    卯三郎无语,唰地一声将长剑收回丹田祭炼,转身就往荣慧卿走的方向追过去。

    阿贵大叫一声,“等等我!”追上卯三郎,开始缠着卯三郎问长问短。

    卯三郎懒得理它,一路追上荣慧卿,再一次来到朵铃山庄大门前面。

    大门关得紧紧的。

    荣慧卿想起来那一天,她就是被朵铃夫人从落神山下接过来的,叹息着看了看那条她记忆中的小路。

    “啊……天哪,那是什么?!”荣慧卿这一瞅,瞅得心跳都要停止了。

    只见对面那条小路,已经从山路,变成了荣慧卿记忆中那条从落神山通过来的小路。

    小路的尽头,从无到有,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行走的人影。

    荣慧卿拿出隐身草,注入灵力想要隐身。

    卯三郎诧异,一把拉住荣慧卿退后到大门旁边不远处的一块石头后面,给她传音道:“你没隐身。你的隐身草好像失效了。”

    荣慧卿也很惊讶,“从来没有过的事。”仔细想了想,“应该不是隐身草的问题。我觉得是这个岛屿的问题。”

    卯三郎点点头,两人一起从大石头后面探头看过去。

    阿贵看着不高兴,强行挤到他们中间,“让一让,让一让,你们站这么近做什么?”

    卯三郎白了它一眼,三个脑袋一起伏在大石头后面,偷偷往外看。

    远处那群人影越来越近,看得越来越清楚。

    一群行走的人群当中,那顶大红色的轿子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抬轿子的轿夫,都是些十来岁的少年,眉清目秀,穿着藏青色棉服,头戴毡笠。

    来到山庄门口,这些轿夫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地将大红轿子停下来。

    荣慧卿的心头如遭雷击。

    这一幕是如此熟悉。这一幕,明明就是当年她被朵铃夫人带回到朵铃山庄的情景!

    她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那时候,她浑身上下脏兮兮的,站在一群衣衫洁净,面容俊秀的少年面前,有些窘迫。

    轿子停下来,那些轿夫垂手站在一旁,没有人说话。

    一个穿淡黄色裙衫的美貌少女掀开轿帘,探头向外看了看,回头对轿子里面道:“到了山庄了。”

    荣慧卿的眼睛瞪得更大。这是朵铃夫人的侍女沉心!

    大红色的轿帘掀开,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走下来轿子。

    荣慧卿再也忍不住,从大石头后面走了出来,呆呆地站在路边,看着这眼熟的一幕。

    阿贵大惊,飞身从大石头后面扑出来,挡在荣慧卿身前。

    卯三郎也拔出长剑,跟着冲过来

    荣慧卿两眼直愣愣地将阿贵和卯三郎都推开,定定地看向那大红色的轿子,还有朵铃夫人、沉心,以及所有那些她熟悉的场景。

    轿帘再一次掀开,荣慧卿知道,一定是自己走出来了。

    看见多年前的自己,她会是什么心情?

    多年前的自己,会认得出多年后的自己吗?

    荣慧卿心头似暗似明,不知道是什么感触,似乎她正处于一个关键的时刻。

    卯三郎和阿贵却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了惊诧。

    因为就在他们前面不远的地方,那些人谈笑风生,对他们这边的三个人,完全是视若无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