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为你守候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皇帝既然说这里闹鬼,大概或许是闹鬼吧。

    一般的老百姓也懒得去真的计较。

    反正装神也罢,闹鬼也罢,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让大家伙儿进去就是了。

    没过几天,这个荒凉如鬼蜮的地方,就从众人眼前消失无踪。

    京城里的老百姓都说是皇家寺庙皇运寺里面的高僧过来持诵过,将这个地方超度了。

    当然,大楚国的许多修士都知道,其实是被高阶修士设下新的结界,隐藏了这个地方而已。

    从顶级宗门传下命令,陆续派人开始在这个地方撅地三尺,不知在翻找什么东西。

    荣慧卿在密室里整整待了半年才出来。

    “真不愧是顶级宗门的修士点名要的丹药。”荣慧卿一手摸着酸痛的脖子,一手将终于炼成的两粒七品入虚丹放入灵玉瓶里。

    这两个灵玉瓶也是盈冲道长和了缘禅师随着药草一起送过来的。七品丹药的药性,只有在灵玉瓶里,才能得到最好的保存。

    她这半年,耗费了天价的药草,又索要了百万中品灵石,一万上品灵石,才炼成这两颗七品丹药。

    青云宗有地火可以炼丹,当然荣慧卿不会用罢了。

    药草和炼丹的丹火不需要她自己出成本,但是她出神入化的炼丹手势,就是最大的成本。

    索要灵石,是为了保持丹药的身价,同时也是保持自己的身价,否则无数的修士拿着丹方蜂拥而至,她这辈子就沦为给那些修士炼丹的奴隶了。

    索性明码标价,没有这样的身家,就不要想请五州大陆如今唯一能炼出七品丹药的炼丹师炼丹。

    赤豹和狼七经过这半年的专心修炼,已经成功地进入筑基中期。

    不过自从进入中期之后,它们都觉察到修为精进的速度减慢了许多,便也没有继续闭关修炼。而是走出自己的屋子,出来到青云宗里四处走动。

    它们是青云宗如今风头最足的大阵法师的灵宠,就算在青云宗里横着走,也只有别人给它们让路的。

    赤豹还好,循规蹈矩,从来没有与人争风。

    狼七就不同了,简直就像这辈子没有横着走过,在青云宗里跋扈得不得了。

    青云宗里几乎所有修士的灵宠都被它招惹过。打不过就耍赖,赖到人家主人那里,非逼着人家主人惩罚自己的灵宠不过。打得过的,那更是欺负个够本,不有风使尽帆,就如同锦衣夜行一样难受。

    “赤豹!肯肯!——看我给你们带什么回来了!”狼七兴冲冲地跑进洞府,怀里抱着一大捧药草。

    赤豹和肯肯探出头,看见那些青翠斑斓的奇花异草,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狼七!你又去哪里祸害去了!”肯肯几乎第一时间蹦了出来,顺着狼七的腿爬上它的肩膀。

    低头闻了闻那醉人的药草香味。肯肯的小爪子闪电般伸出,就要往狼七怀里挠去。

    荣慧卿大叫“住手!”。快步走了过来。

    “慧卿!你出关了!”肯肯正要发怒,抬头见是荣慧卿来了,大喜着往前纵跃,跳到荣慧卿肩膀上。

    荣慧卿伸手一招,将药草全部从狼七怀里掏出来,严肃地问道:“这些药草打哪儿来的?”

    狼七耷拉着脑袋,恨不得把整个身子藏起来。

    这个小祖宗!怎么早不出关。晚不出关,偏偏在它第一次去祸害青云宗的药草园的时候出关呢……

    “……是狼七从青云宗的药草园……摘回来的。”肯肯唯恐天下不乱,有些幸灾乐祸地道。

    狼七斜过眼睛。狠狠地朝肯肯翻了个白眼。

    肯肯见荣慧卿出来了,比狼七还得瑟,在荣慧卿肩膀上跳着脚训斥狼七,“……你翻什么白眼啊!我看你是反了天了,大师兄的话你也敢不听么?我肯肯跟着慧卿,出生入死、患难与共、肝胆相照,怎么会被你那个小白眼离间……”

    荣慧卿抚额。这家伙都在说些什么啊?完全驴唇不对马嘴好不好……

    赤豹搓着手站在一旁,看向荣慧卿的眼里充满崇拜和服从。

    “主人,有件事,我想您应该知道。”赤豹不理会肯肯和狼七之间“眉来眼去”的肃杀,郑重给荣慧卿回报。

    “什么事?”荣慧卿拿着药草放到一旁的长案上,仔细翻看,想弄清楚狼七造成的损失有多大。

    她这半年来沉浸在丹道当中,对各种药草的药性和生长周期都有长足的了解,当然更清楚如果药草不到成熟的时候,就被连根拔起,对于种植药草的人来说,该是多么痛心疾首!

    赤豹走到荣慧卿身边,“主人的一个朋友,在青云宗的内宗门大门之外,等了主人半年了。”

    呃?

    荣慧卿诧异,“我的朋友?谁?是林飘雪吗?还是韦世元?”

    赤豹也愕然,“都不是,是妖修卯三郎。主人不记得了?”

    “卯三郎?”荣慧卿更加惊讶,“他不是跟着妖修撤离葫芦街了吗?怎么到青云宗来了?”说完荣慧卿猛然想起来,半年前在青云宗内宗门大门口的一幕。

    卯三郎决绝的面容在她面前闪过,荣慧卿有些怅然。

    难道卯大叔没有将他带走?

    荣慧卿记得,当时卯三郎的确是信誓旦旦要陪着她,不惜提出给她做灵宠这样的低三下四的请求。她当然不会同意,而且立刻转身就走,丝毫没有给卯三郎任何余地。

    她原以为,只要她走了,卯三郎就算再闹,卯光也不会容许的,肯定是要把他带走的。

    可是听赤豹说的,卯三郎居然没有走,而是一直等在青云宗内宗门的大门口。

    “他在这里等了半年了,所有青云宗内宗门的修士都知道他。无论刮风下雨,他都盘膝坐在大门外的一块平坦的大石头上。后来有个女修同情他,给他在大石头上搭了一个小小的凉棚,后来也让他拆了……”

    赤豹一边说,一边带着荣慧卿来到卯三郎守候的地方。

    为了以防意外,荣慧卿戴上隐身草,坐在已经化作豹子原形的赤豹身上,来到内宗门的大门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