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一夜万年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如果说之前这些高阶修士还对荣慧卿可以炼制七品丹药这件事有所怀疑,现在听了她的说辞,倒也不怀疑了。

    本来就算是七品炼丹师,也没有成功率超过五成的。

    炼制失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没关系。荣道友尽管尝试,需要什么器械、药草,只要跟我们说一声,一定马上奉上。”顶级宗门的两个高阶修士将丹方和一袋药草递到荣慧卿手边,对青云宗、太华山和华严寺的三派掌门略点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司安看了荣慧卿一眼,也跟着离开大厅。

    荣慧卿就问青云宗的掌门,“掌门大人的,我的洞府今日被人损毁,我没地儿住了。”

    说起先前的黑衣人,青云宗上下只有少数几个人亲眼见到。

    青云宗的掌门、大长老,还有从顶级宗门过来的高阶修士,丝毫没有感觉到此处有高阶修士出没过,所以应对不是很及时。

    “今日毁你洞府之人,我们会派人出去探查,一旦找到他的消息,一定会马上通报上来。今日他从你的洞府都抢走了什么东西?荣修士不如列个单子,也好去查访。”青云宗的掌门对此事十分重视。毕竟光天化日之下,自己的内宗门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然后有不着痕迹的消失,不管怎么说,都是对他们青云宗**裸的威胁。

    荣慧卿听说让她列单子,眼角几不可见地抽了抽。——怎么列单子?她总不能说,对方偷了她男人吧……

    “没……没丢什么东西,就是来捣乱的。”荣慧卿闷闷地说道。

    “荣修士,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青云宗正式的大阵法师。大阵法师的铭牌,已经早就给你了。现在是正式授你职位,你可以搬到大阵法师专用的洞府里去了。”青云宗的黄大长老走过来,将大阵法师的洞府铭牌交给荣慧卿。

    荣慧卿反正没有地方住了,也就没有推辞。

    到了晚间时分,荣慧卿已经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和灵宠,住进了青云宗大阵法师的洞府。

    这个洞府在青云宗最好的地段,不论是面积大小,里面的陈设,还有灵气的供应,都比她先前住的精英弟子的洞府不知道好多少倍。

    荣慧卿只心疼她在原来洞府里精心设下的诸多阵法。都被那疯子一样的黑衣人毁于一旦了。

    赤豹和狼七发觉这个新洞府的灵气比以前的地方要好的多,也很高兴,各自回自己的屋子修炼去了。

    肯肯和肉芝玩了一天太累了。抱着肉芝坐在墙角不断打盹。

    荣慧卿不顾劳累,先去把这个洞府的结界加固,然后又多加了几个遮蔽的阵法,想想不放心,害怕那个黑衣人会再来一次。又在洞府里第一次设下有镜像攻击作用的阵法。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以弱胜强的重要法门。

    半夜里,肯肯悄然醒来,将打着小呼噜的肉芝放到榻上,自己来到盘膝打坐的荣慧卿身边。跟着盘膝坐下。

    荣慧卿睁开眼睛,诧异地低笑,“肯肯。你居然也有修炼的一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哦,不对,太阳还没有出来呢。你这是发什么疯啊?”

    肯肯白了荣慧卿一眼,欲言又止,毛茸茸的爪子托着毛茸茸的小脑袋做沉思状。

    荣慧卿越发惊讶。“肯肯,你有心事?”说着。荣慧卿想起自己要盘问肯肯的事,便将它拖过来,放到自己的膝盖上,点着它的小鼻子问道:“你跟我说实话,当年在落神坡后面落神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肯肯一哆嗦,暗道慧卿怎么会知道它在想什么?

    不过嘛,它确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它刚冲进那个结界,就被一股大力击飞出来了,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到……

    荣慧卿纤长的手指移到肯肯的腋下,“说不说?——不说我上大刑伺候了。”一边说,一股灵力已经悄然从荣慧卿的指间射出,击中了肯肯的腋下极泉穴。

    肯肯立即咯咯笑得喘不过气来。

    极泉穴管挠痒痒的,一旦被触,痒的你哭爹喊娘。

    这可比大刑还要难熬。

    肯肯跟着大叫,“我说!我说!我都说!”

    荣慧卿停手。

    肯肯就告诉她,“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我能感觉到,那里有一个结界,结界里面的力量,异常强大,强大到……”肯肯顿了顿,似乎在想要如何描述,过了许久,才悄声道,“强大到跟天地之威一样,现在没有任何修士,给我那种强大的感觉。”

    荣慧卿听完肯肯的叙述,才知道肯肯也没有看清楚当时结界里面发生的事情,只知道里面有两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在彼此争斗。

    “这可奇怪了。”荣慧卿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还是想不通。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丹方,她甩甩头,将这些想不清楚的地方抛之脑后,还是先炼丹要紧。

    现在炼丹对她来说,不仅是一门手艺,也是一个筹码。她只有在炼丹上的修为越高,她才越有筹码跟人讲条件。——因为她需要向那些高阶修士打听,如何在四大海洋里,寻找一颗丢失的心……

    “我去密室炼丹,你在外面守着。如果有人硬闯,不要客气,直接发动攻击阵法,让他们自己跟自己打着玩……”荣慧卿站起来,淡淡地对肯肯吩咐一声,就走进了这个洞府自带的密室。

    进去之后,她又给这个密室重新布置,阵法、结界,还有各种保护措施,都一一加固、加牢。

    确信这里再无人能够窥视之后,荣慧卿将卯光送她的青铜丹炉拿了出来。

    自从她用这个丹炉炼出七品丹药之后,这个丹炉上那些古朴的笔画,似乎又清晰了许多。

    “小乌,出来!”荣慧卿分好炼丹用的药草。按照份量配置得当,摆在密室一边的长案上,然后将能够喷出蓝火的火神鸦后裔小乌唤出来。

    小乌上一次吃饱了变异妖兽的肉,美美地睡了一觉,今天的心情就极好,出来乖乖地给荣慧卿喷火炼丹。

    本来小乌打算喷两口火,就傲娇一把,要点妖兽肉再继续干活。

    可惜从它盯着青铜丹炉上的那些古朴笔画之后,脑袋就开始昏昏沉沉,只听得见荣慧卿吩咐它干活的声音……

    荣慧卿开炉炼丹的时候。正是大楚国京城里葫芦街的妖修们收拾好行装,排队走向传送阵的时候。

    他们在这里住了上万年,祖祖辈辈在这里繁衍。今日却要弃掉这个他们可以称为“家”的地方。

    胖大娘走到卯光身边,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自己家的小院子,两眼红通通的,肿的像两个桃子。

    “依依,你就不要再难过了。去了葫芦城。咱们可以原样再盖一座这样的小院。”卯光轻声安慰她。

    胖大娘哽咽着道:“我哪里是舍不得这里的房子?我是舍不得……三郎。你说你怎么这么狠心?把他一个人扔在青云宗。慧卿性子刚硬,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是他殷勤小意儿,慧卿就能被打动的。你这样扔下他,岂不是毁了他一辈子?”

    卯光也很无奈,摊了摊手,“我能有什么办法?强行将他带回来。才是真正毁了他一辈子。让他留在青云宗门口,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再说,他也大了。也不能一直生活在我们身边,让他出去闯闯,才知道他以后要如何修行。”

    胖大娘重重地叹口气,和卯光一起进入传送阵。

    一道白光一闪,两人从传送阵上消失了身影。

    他们是葫芦街最后两个进入传送阵的妖修。他们一走。整个葫芦街就空荡荡的。

    过了一会儿,传送阵上又亮起一道白光。然后轰隆一声,传送阵上冒出一阵黑烟,整个传送阵从内里开始,完全坍塌毁灭,变成一堆齑粉。

    又过了一会儿,一阵风吹来,将这对齑粉吹得干干净净,连传送阵的影子都没有了。

    整个地方空空如也,似乎没有人来过,没有人住过,更没有人离开过。

    没有生机,没有人气,更没有妖力,就如空旷了万年的一个空地。

    阵法的能量渐渐耗尽,结界的效用也渐渐消失。

    随着结界的失效,葫芦街里面所有的街道房屋也在不断衰老、风化,无数的杂草树木开始疯长,攀上街道,又爬上屋檐,将一座座以前有过欢声笑语的屋舍严严实实的遮盖起来,似乎一万年的沧桑岁月,都浓缩在这一个夜晚当中。

    到了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第一缕阳光照到葫芦街街东头那株玉兰花上,葫芦街的全部景象展现在大楚国京城的凡人眼前。

    破损到一推就倒的房屋,无数杂草丛生到寸步难行的小路,还有狐虫鼠蚁出没在树丛林间。

    住在这周围的凡人大大地惊讶了一番。

    什么时候大楚国的京城,大楚国最繁华的地方,会出现这样一个荒山野岭?!

    寸土寸金的京城,怎么会有这样大面积的一个绿化地带?

    这些凡人还没有感叹完毕,这个地方已经被大楚国的皇帝派人团团围住,说是这里闹鬼,不许普通人自由出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