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应龙和息壤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侯府商女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一股浩大的妖气从龙虎门后山的龙潭处冲天而起,将满天浓黑的云层捅了个窟窿。

    明亮的阳光从云层的缝隙处洒落万点金辉,径直照向龙潭深处。

    卯光的旭日诀飞速运转,承接着从长空之上落下的阳光,不断将日光里面的能量转化成灵力,帮助他承接一次又一次轰过来的五色神雷。

    从高空看去,只见到无数道霞光沿着一个圆圆的盆地边沿绽放。

    金色阳光和五色神雷交织在一起,将龙虎山后山的龙潭装点得霞光溢彩。

    轰!轰!轰!

    五色神雷不断往卯光的头顶狠命击打。

    卯光只能运转灵力,护住自己的识海和丹田,用脊背硬生生抗下一记又一记的雷击。

    他的背上已经焦黑一片,伤口深的地方,险些刺透他的肺骨。

    荣慧卿设下的休门太阴阵也开始运转。从埋在地下的八面阵旗里爆发出莹白色的光芒,如同蚕茧一样,将卯光紧紧包裹在里面,帮他承载了一部分五色神雷的攻击。

    狼七趴在离龙潭不远的一块大石头背后,抱着头,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

    对面的天雷如此厉害,它生怕自己出气大一些,就把雷神引过来了。

    看守卯光的那个结丹修士看见劫雷的威力如此之大,而卯光那边又有阵法护持,他根本就讨不到半点便宜,早就偷偷溜走了。——若是那劫雷劈偏了怎么办?他可不想受池鱼之殃。

    ……

    “想结婴?哼,没那么容易!”钟仁义回望着龙虎门的方向,骤然明白过来。

    钟仁义的长剑发出一道白光,往鲁大长老那边飞去,绕着他的身周追打起来。

    元婴后期剑修的长剑。可不是一般的长剑,已经有了剑灵,打斗起来,不用修士操纵也能逼得人手忙脚乱。

    鲁大长老手里的半月型圆盘明显不够用了,只得往后突地急速后退,避开剑灵的锋芒。

    钟仁义趁着这个机会,驾起一团云光,往龙虎门疾飞而去。

    荣慧卿远远地看见那道蓝光往龙虎门的方向去了,忙启动起京城上空的禁飞阵法。迅速往城外偏移了数里。

    阵法的移动,是顺着天地元气的方向,非常迅速。

    钟仁义跟鲁大长老斗了半天,灵力有些枯竭,驾着云光也跑得不快。

    禁飞阵法迅速笼罩了京城外数里的天空。

    就像一堵墙突然出现在钟仁义面前。他咚地一头撞了上去,脚下的云光一下子凝聚不稳,很快就丝丝缕缕地消散了。

    钟仁义如断线的风筝一样从空中掉了下来。

    急追过来的鲁大长老见状大喜,大喝一声,将自己的法器掷了过去。

    半月形的圆盘腾的一声砸过去。

    钟仁义在半空中刚刚稳住身形,就被那半月形的圆盘砸在胸口,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鲁大长老大笑着追过来。随手将圆盘招了回来,得意洋洋地道:“束手就擒吧你……”

    话音未落,钟仁义猛地抬起头,将口一张。他的本命剑从他腹中飞了出来,往鲁大长老胸口刺过去。

    同时先前就追击过鲁大长老的飞剑也无声无息地盘旋而至,向他后脑攻击过来。

    鲁大长老被前后夹击,一愣之下。只得飞身躲过钟仁义本命剑的攻击,背后却还是被那把有剑灵的长剑击中。顿时从云端掉了下来。

    钟仁义回身企图再次驾起云光飞行,却发现还是不行,每一次都会如直线般往下坠落。

    几次三番之后,钟仁义终于放弃了。他回头面无表情地盯着龙虎门那边的方向,知道自己是来不及阻止了。如果不能飞行,靠走的话,他得走上八个时辰不可。

    八个时辰,完全够卯光结婴,然后巩固了。

    卯光是妖修,本来就是炼体为重,然后还能结婴,他的实力,到时候绝对不会比自己这个元婴后期的炼气修士要差。

    钟仁义愤愤地回过头,知道自己一定要在天黑之前拿下葫芦街,不然等卯光回来,他就前功尽弃了。

    “鲁大长老,对不住了。”钟仁义阴侧侧地道,出手就是一道捆仙索,将晕迷的鲁大长老捆了起来,然后拖着他,往自己的妖兽大军那边飞过去。

    “给我打!无论哪个城门先开,我都重重有奖!”钟仁义手持长剑,站在一个高岗之上,对自己的妖兽大军大声吩咐道。

    “应龙!”钟仁义大喝一声,将麾下的妖修之一叫了过来,“你去,对付北城门。如果能打开北城门,我让你第一个冲进葫芦街!”

    那叫应龙的妖修面色呆滞,应了声是,翻身化为一道白色长龙,往北城门冲过去。

    它麾下的一队妖兽连忙跟着跑过去。

    哗!

    应龙来到北城门处,对着城内叫道:“观主有令,令你等打开城门!不然的话,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守城门的修士当然不予理会,各自拿起法器和护身的防具,准备迎战。

    应龙等了半天,见这些修士还是不肯打开城门,怒吼一声,大口一张,一股滔天巨浪从天而降,冲入城内。

    应龙属水,本身就是水系妖修,使出个调动水的神通,完全是家常便饭。

    洪水从天而降,流入北城。

    城内的修士无事,但是普通的凡人却遭了殃。无数人哭爹喊娘地从自己屋里冲出来,企图跑到高处躲避洪水。

    可是洪水来得又快又急,很多人没跑几步,就被汹涌的洪水吞噬了。

    京城的北城顿时成了一片泽国。

    陆奇宏得到消息,知道妖修应龙在北城兴风作浪,赶紧带着荣慧卿一起来到北城门处。

    “陆师叔,你能不能对付应龙?”荣慧卿看了看北城区的水患,知道这是应龙的神通所致,对付这种洪水。也必须用非常手段。

    “陆师叔,你先支撑一会儿,我去寻个东西回来对付这些洪水。”荣慧卿说着,驾起飞梭,往葫芦街的方向飞过去。

    如今的葫芦街入口处,已经再没有监视的修士。

    自从他们二级宗门的修士接管了京城,荣慧卿用阵法让那批监视的修士自相残杀之后,这里就再没有过监视的修士了。

    上一次她来的时候,胖大娘给了她几个联系的信符。

    荣慧卿来到入口处。捏碎了一个信符。

    胖大娘接到消息,忙让卯三郎过来带她一起进来。

    “卯大娘,妖修应龙在北城兴风作浪,已经用洪水将北城区淹成一片泽国。我想问问,你们这里谁有息壤?”荣慧卿着急地问道。息壤是一种特殊的泥土。是应龙身上的龙鳞所化,也是对付应龙洪水的最佳法子。

    胖大娘和卯三郎对视一眼,道:“我家就有,你等会儿,我给你取过来。”

    荣慧卿大喜。

    胖大娘进去取息壤。

    卯三郎就给荣慧卿解释,“……应龙以前犯下大错,是被我爹赶出葫芦街的。当时我爹打败了他。从他身上取来一片龙鳞,化为息壤。一直放在家里。”

    荣慧卿也跟他说起卯光,“卯大叔正在结婴……”

    “什么?!”卯三郎听见这个消息,一下子跳了起来。“现在在结婴?怎么会这样?会不会有危险、不行,我要去给我爹护法。”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

    荣慧卿笑道:“不用了。我有阵法在那里给卯大叔护持。最厉害的钟仁义也被我圈在这京城附近,卯大叔暂时没有危险。”

    “先前我们听到的劫雷声,原来是你爹在结婴!”胖大娘从屋子里走出来。也听见了荣慧卿说的话,顺手将手里的一包息壤塞到荣慧卿手里。“快拿去救人吧。”

    荣慧卿点点头,跟卯三郎一起离开卯家的院子。

    没想到卯家外面的街道上,聚集了一群妖修,各自拿着自己的法器,群情激昂。

    “慧卿,我们跟你一起去。你们为了我们妖修,在城门跟钟仁义那群假仁假义的混蛋斗法,我们不能只躲在后面做胆小鬼。”一个妖修愤然道。

    荣慧卿很是感动,忙道:“钟仁义的目标,是葫芦街。你们守好你们的家园,才是正理。我们人界修士,既要维护当年的同盟协议,更是不齿钟仁义那样的行径。你们放心,有我们在,钟仁义的妖兽大军攻不进来的。”

    可是妖修并不愿意一直守在这里。

    “我们去守城门,也就是守护自己的家园。慧卿,让我们跟你一起去吧。”

    荣慧卿也没法子花太多时间劝说,只好折衷道:“这样吧,你们留一半人在这里,另一半人跟我一起过去。”

    这个法子得到大家的同意。

    荣慧卿带了一部分妖修一起去守城门。卯三郎当然也跟着她一起过来了。

    来到北城区不远的地方,大家就看见滔天的洪水正往别的城区汹涌而来。

    半空之中,陆奇宏和应龙斗的难舍难分。

    荣慧卿从手里的息壤里剥取了一个小块,往前面汹涌而至的洪水抛了过去。

    那息壤一落到洪水里,立刻疯涨起来,从一个小土块,变成土堆,又变成一大片土地,在洪水中迅速生长。

    而应龙发起的洪水一遇到息壤,就如同遇到天敌一样,迅速退却。

    “杀——!”城外的妖兽见状,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喊,无数包了火烛的铁箭往城墙上射了过来。

    轰隆!

    又一声雷响。

    倾盆大雨哗地一声从空中倾倒下来。

    一道闪电在空中亮起,照在城墙上卯三郎俊美的面庞上,分外触目惊心。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