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司安的秘密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侯府商女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黄鹂不知道为何,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了出来,索性伏在卯三郎肩上,呜呜咽咽地哭起来我不是王妃无弹窗。二号首长

    卯三郎眼望着夜空,想起了荣慧卿,嘴角浮起一丝微笑,“……你知道吗?有一个小女孩,那时候的年纪比你还小,就已经家破人亡,一个人浪迹天涯。可是她从来没有哭过,至少在我面前,从来没有哭过。”

    黄鹂的哭声戛然而止,只能听见她不断哽咽的声音。

    “我那时候就很想照顾她,让她一辈子都那样开开心心,但是我也知道,那个时候,她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不会就停在那里,等着我x近魔兽三部曲最新章节。所以我狠心离开,也放她单飞。我总觉得我们的年岁都不大,天地那么广阔,山不转水转,总有一天,我们会有相逢的一天。不过我倒是没有想过,当我们重逢的时候,她已经不是她了……”

    卯三郎深深叹一口气,垂下头,心里堵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

    黄鹂的抽泣终于止住了。她呆呆地看着卯三郎俊朗的侧脸,隔着那么近,却又离得那么远。

    “卯三哥,我错过了她,你很遗憾,也很后悔。所以我不要和你犯同样的错误。我不会放弃你,更不会错过你。不管你讨厌我也好,喜欢我也好,反正我是跟定你了。”黄鹂鼓足勇气说道。

    卯三郎有些惊讶黄鹂居然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一般人界的女修都是比较含蓄、矜持的。就如荣慧卿那样爽朗的女子,也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这样直率的话。

    他对黄鹂的性子倒是颇为赞赏,无奈感情不能强求。他以前不明白,如今见过荣慧卿,是彻底明白了。

    “你自己的帐篷里面。

    帐篷的门帘放了下来,在黄鹂面前无风自动。

    黄鹂盯着那门帘看了许久,握了握拳头,终于下定决心,转身从卯三郎的帐篷前离开,回自己的帐篷去了。

    这个夜里,注定很多人都失眠了。

    青云宗内宗门贵客住的一个洞府里,斗大的夜明珠镶在石壁上,将空荡荡的洞府照的如同白昼。

    司安一个人坐在桌前,沉默许久,左手挥出,往空中划了个十字。

    化神修士的结界顿时笼罩了整个洞府的屋子。

    司安为人谨慎,又放出神识,在结界上下都重新检查了一遍,确信没有任何人、动物和神识在四周窥探他,才放下心来。

    “出来!”司安长身玉立,站在洞府石壁上的一颗夜明珠前,低喝一声。

    洞府里面静悄悄的,并没有别人。

    他在叫谁?

    没过多久,结界里面荡起一阵涟漪,而涟漪中心,正是司安站在那里。

    等那层涟漪褪去之后,司安的身后居然出现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无论是面容、身形,还是服饰、神情,都让人不分轩祗。只是这人的修为,只到金丹,并没有化神,甚至连结婴都还没有。

    司安骤然转身,盯着那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半天,才冷笑道什么时候?”

    那人的表情一片麻木,似乎不什么。只是在听到“明月”的名字的时候,眼里微微有了些许神采,身子也几不可见地晃了晃。

    “不装无知了?”司安绕着那人转了个圈子,前后左右地打量他,“我倒是不知,一个傀儡,居然也有了自己的自主意识!如果我不错哈十八!”

    那人浑身一震,脸上逐渐不再古井无波,而是开始有了神情的变动。

    就像一个石像,终于被赋予了生命,也有了自己的喜怒哀乐,厌恶喜好一样。

    只是他的一举一动,跟司安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就连说话时候嘴角扯动的角度,都和他不差分毫。

    “你是我的元神分身,你跟我说说,明月的孩子楚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猛地抬起头,终于露出了跟司安不一样的表情。

    司安眉头紧皱,看着他的目光怒火重重。

    那人却瞪着眼睛,面上神色似悲似喜,“……你说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明月……明月她真的有喜了?”

    “有喜?!——你闺女都能嫁人了!还有喜,你不记得过了多少年了吧?!”司安重重地哼了一声,一掌重重挥出,击在那人胸口。

    “啊——!”那人一声惊叫,被打得倒飞出去,扑通一声,撞在对面的石壁上,嘴角流出鲜血,歪着头晕了过去。

    司安死死地握住过去的那人,恨不得一拳将他打死算了。

    可是“他”又不是别人,他也是他的一部分,是他的元神分身。一旦将他弄死,自己的修为至少要下降到化神之下。

    他无法冒这个险。

    修士的修为到了一定的层次,大都会开始修炼元神分身,可以当自己的助手,也可以在危急关头舍弃一次,保自己一命。——就像九尾狐一样,可以有九条命。每一条尾巴,都可以修炼出一个轮回,成为替自己挡灾的一个分身。

    司安修炼混元三清功,到结丹的时候,一直都很顺利。后来他代表宗门去参加五州大陆的顶级门派大比,瞥见了光明神殿的圣女管轻纱,从此心里就有了心魔,而混元三清功恰在这时停滞不前。他的师门长老们费了很多功夫,帮他寻找破解的办法。

    后来还是他的授业恩师认为,他以童男之身修炼混元三清功,本来应该没有心魔,但是其后又对圣女管轻纱动了情,就有了心魔。要破除此心魔,需要他去尘世历练,体会男女之间那种的感情,才能有助于他破除情之心魔。

    不过因为他需要保持童男之身,他的师父再三叮嘱他,不能跟女子**。一旦失去元阳,他这么多的修为,就白炼了。

    为了监督他,他师父提议,让他炼出一具元神分身,带着跟他一起下山。

    那元神分身,是司安的血脉所化,就跟他的孪生兄弟一样。

    五州大陆的元神分身,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定,就是没有自己的自主意识,只能听从原主的召唤行事,绝对不会背叛他,更加绝对不会有事瞒着他!

    可是什么!

    司安走到那男子身边,半蹲下来,看着那张跟自己生得一模一样的脸,一股灵力挥出,注入他的丹田,将他的金丹包裹起来,“你再装晕,我就捏碎你的金丹!看你有几条命可以跟我装糊涂!”

    那男子浑身打个激灵,慢慢睁开眼睛,也定定地看着司安。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面面相觑,就像在照镜子一样。

    “说吧,你都有哪些事瞒着我?——你要自己元神分身体内的金丹。

    那男子痛呼一声,额头上冒出斗大的汗珠,闭了眼,依然不说话。

    司安见对方居然还是不招,有些诧异,进一步威胁他道错哈十八”

    那男子浑身一震,似乎司安的话触到了他的痛脚,脸上一片惶恐,牙关紧咬。

    “知道害怕就好。我师父对我怎样,我想你是知道的,所以你还是先招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司安一面威胁着面前的男子,一面感到十分违和贵族舰队。——就像他精神分裂,在自说自话一样。

    那男子听见司安这句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师父对你怎样,我确实很清楚……哈哈哈哈……这个世上,没人比我更清楚了……”

    男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扶住石壁,摇摇欲坠。

    回头看着司安,那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怜悯的微笑,摇头道什么?!”

    司安微微一愣。这家伙说得倒也不自己虽然是万年以来唯一一个化神成功的修士,可是在他们道门的顶级宗门里面,活过几万年的老家伙还是有不少,自己在他们面前,就是一个后辈而已。

    比如自己的师父,就是一个大乘期的大修士。

    按理说,大乘期之后,他就应该飞升到仙界了,但是不知为何,他还是宁愿留在人界,主持顶级宗门的日常事务。闲暇时候,更是费尽心机教导自己,将自己从一个炼气期的弟子,一手提拔引导,经过千年时间,终于成功化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