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有本钱就应该嚣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陆奇宏看着鲁滢滢半边血肉模糊的脸,叹了口气,劝她道:“你是修士,外貌只是皮相,不要放在心上。你的脸,我会想法帮你医治。你莫要心急。”

    鲁滢滢大失所望,一时忘了掩饰自己,恨恨地指着自己被毁了一半的面颊道:“我要去掌门那里告状!――真是岂有此理!我的脸就这么被她给白毁了?!”原以为自己挟着前一世的经历重生,这一次一定能搏个花好月圆!

    可是这个荣慧卿,就像是她命中注定的冤家对头一样,就算她重生一次,她还是如影随形。

    她昨天才刚刚重生回来,今天就发现荣慧卿也进了宗门……

    鲁滢滢忍不住以泪洗面,半垂着头,露出一截粉颈,和右脸上狰狞的伤口形成鲜明对比。

    陆奇宏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沉吟半晌,从自己腰间的乾坤袋里掏出一个银色面具,递给鲁滢滢。

    “在我给你找到好的丹药之前,先戴上这个吧。”

    鲁滢滢不敢抬头,往后瑟缩了一下。

    陆奇宏抬起她的下颌,拿着银色面具在她脸上比划一下,就轻轻扣在她的右脸之上。

    “现在好多了。不信你照照镜子。”陆奇宏的声音出奇的温柔,如一只羽毛一样,一拂一拂地在鲁滢滢芳心上扫动。

    鲁滢滢闭着眼睛,也不敢哭泣,生怕泪水落到伤口里面,更加难以恢复。

    陆奇宏拿过鲁滢滢梳妆台上的镜子,摆在她面前,“你看看。”

    鲁滢滢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菱花镜里,自己半边脸莹白如玉,半边脸却蒙上一层银色面具,更增丽色。那银色面具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紧紧贴着她的右颊。但是右颊的伤口又不觉得磨得慌,服服帖帖,心情立时就好了几分。

    “谢谢小师叔。”鲁滢滢双眸含情,定定地看着陆奇宏。

    陆奇宏别过头,“不用谢我。你也别记恨你荣师妹。她刚入门,又得少宗主欢心,已经要让她兼任阵法师,以后会有元婴修士保护她。你就不要太计较了。”

    鲁滢滢吃了一惊。忙道:“她也配做阵法师?我们青云宗最讲品行,她做出这种事,就算不将她逐出门墙,也断断不能让她做阵法师?!”

    陆奇宏知道鲁滢滢肯定会心怀不满。可是这也不能怪她。任谁因为一只不入流的灵宠惹事生非,而被毁了容,都咽不下这口气的。

    陆奇宏苦笑一下,心里有事,在鲁滢滢的洞府坐了一坐,就起身离开。

    看见他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洞府门前的小路上,鲁滢滢眼底的阴霾更盛。

    如果让荣慧卿真的坐上阵法师的位置。她再想做掉她,就是完全不可能了。

    鲁滢滢立时拿了主意。急匆匆地从自己的洞府出来,先去找执法堂的执事,给他看了自己的脸,哭诉了荣慧卿的恶行。

    执法堂的执事跟鲁滢滢当然更熟悉一些,看到她的伤口当然是大吃一惊,忙带着她去见掌门宗主和几位大长老。

    青云宗的掌门宗主看见鲁滢滢的脸,又听她说了事情始末。也有些惊讶,便命人将陆奇宏也叫了过来。

    按照鲁滢滢刚才所说,陆奇宏是在场的。

    “奇宏。今日是怎么回事?”掌门宗主指着鲁滢滢的脸问道。

    陆奇宏回去也仔细琢磨过这件事,当下便恭敬地答道:“回宗主的话,今日之事,两方都有不对。”

    可是当他把话都说完之后,青云宗的几位大长老明显对荣慧卿的意见更大。

    “……就算滢滢出手了,可是并没有打到那只灵宠。至于后来那只灵宠受伤,奇宏和滢滢说的话是一样的,都是荣慧卿的另一只灵宠出手做的。――这种事,怎么能栽到滢滢身上?!那荣慧卿仗着懂几分阵法,也忒嚣张了些!这女子如此心狠手辣,一言不合就毁人容貌,品行实在有问题。别说让她做阵法师,就算收她做青云宗弟子,我都不是很满意。”

    掌门宗主坐在上首沉默不语。他本来答应了他儿子,就是少宗主朴宫赢,很快就要任命荣慧卿做青云宗的大阵法师,以后她出入都会有金丹修士做护卫,出外做任务有元婴修士护卫。

    可是因为荣慧卿的年纪,还有她身边那个罗辰,让青云宗别的大长老很不放心,一直不肯松口。

    前几天,已经有大长老动身外出,打算再去寻几个真正厉害的阵法师回来。

    荣慧卿这里,就让她做个过渡,暂时试用一下。

    结果掌门宗主还没有说服剩下的几个大长老,荣慧卿就出了这种事。

    而且他儿子,青云宗的少宗主朴宫赢正好收到有关涂山王女的消息,便马上离开青云宗,出去游历去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没有朴宫赢在这里据理力争,这些有先入为主的成见的大长老,是很难被说服的。

    没办法,他只好先缓一缓了。

    “既然大家都这样说,我们就暂时先不任命她做大阵法师吧。让她就做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好好修行。等万长老找了好的阵法师回来,再做计较。”掌门一锤定音。

    鲁滢滢嘴角微翘,对这个决定还算满意。

    别的大长老也纷纷微笑附和,表示接受掌门的提议。

    从青云宗的正殿大厅出来,鲁滢滢迅速回了自己的洞府,暗自筹划起来。

    这样说起来,她的脸毁的也算值了。第一,让荣慧卿做不了大阵法师,以后她出入都没有高阶修士保护,想除去她,就容易得多。第二,因这件事,却拉近了她和小师叔的距离,这一点,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上一世,她就算再努力,小师叔也没有对她这样温柔过……

    陆奇宏从正殿大厅出来,想了想。直接去了荣慧卿的洞府。

    荣慧卿在里屋吐纳修行,让陆奇宏等了一顿饭的功夫,才从里屋出来,淡淡地问道:“陆师叔有事吗?”

    陆奇宏看着荣慧卿的容颜,微微叹口气,低声道:“女孩子,还是温柔和顺些好。你何必把自己弄得刀枪不入呢?”

    荣慧卿好笑,悠悠走到洞府大厅的石凳上坐下。随便指了张石凳让陆奇宏坐下,才笑道:“陆师叔到底有什么事,直说吧。”

    陆奇宏咳嗽一声,道:“我想了想,觉得你还年轻,性子太冲动,对你以后的修行不利,还需要磨练,所以我同意了掌门和大长老的看法,暂时不任命你做大阵法师。还是从内门普通弟子做起,一步步往上升。才有利于你的修行。”

    荣慧卿越听心越往下沉,到后来连脸上的笑容都维持不住,沉下脸道:“陆师叔是来转告他们的决定的?――我不仅不能做大阵法师,就连内门精英弟子都做不上?只能做内门普通弟子?!”荣慧卿唰地一声站起来,“既然如此,我走就是了。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陆奇宏大急。忙出手就是一个定身符,将荣慧卿定在当地。

    荣慧卿更加生气,看见陆奇宏一步步走近。一咬牙,喝道:“赤豹、狼七,给我上!”

    啊呜!

    一声狼啸,加一声豹子的狂吼,往陆奇宏身边扑了过来。

    陆奇宏是金丹修士,对付筑基修士当然不在话下。

    只是狼七和赤豹是筑基妖兽,近身攻击的实力实在太过强悍。陆奇宏一不小心,就被赤豹的尾巴扫了一下,脸上被刮出一道青痕。

    “住手!”荣慧卿大叫道。她看得出来,赤豹和狼七都被陆奇宏的灵力攻击,似乎受了伤。

    狼七和赤豹马上停下来,往后退到荣慧卿身前守候。

    肯肯从里屋偷偷挪出来,趁陆奇宏不注意,悄悄爬到荣慧卿背后,将她身上的定身符取了下来。

    荣慧卿身形一振,却依然装作被定住的样子,以防陆奇宏再出别的妖蛾子。

    以肯肯视结界如无物的本事,就连元婴修士也不一定能感觉它的存在,陆奇宏这个金丹初期的修士就更不用说了,丝毫不知道荣慧卿的定身符已解。

    陆奇宏缓缓抬起一只袖子,抹了抹自己被扫的青紫的面颊,摇头苦笑道:“你也未必性子太烈了。一言不合,不是打,就是骂,还有没有点女人的样子?”

    荣慧卿冷冷地道:“我先是修士,然后才是女人。――作为修士,第一要能活下去,如果连活都不能活下去,还谈什么修行?!”

    “活下去?谁不让你活了?”陆奇宏再好的涵养,也被荣慧卿气得要吐血,“是滢滢不让你活了,还是我不让你活了?!你为了你的灵宠出气,能将滢滢毁了容。我还多方劝她,答应帮她治伤,才让她没有来找你算帐……”

    荣慧卿嗤笑一声,摇头道:“鲁滢滢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当然,情人眼里出西施。你和她双|修吧,她可是求之不得呢。”

    陆奇宏脸上黑了一半。他一向自诩君子风度,为人做事都是端方有礼,可是一见到荣慧卿,他的修养就开始出岔子。

    这叫不叫冤家路窄呢?

    “你简直不可理喻!我跟你说,修行之人,第一要讲究修心养性,第二才是锻炼修为。你如果做不到修心,就不要想在修行之路上走得远!”陆奇宏沉声道,看见荣慧卿面上倔强的神情,他又有些心软,放低了声调,苦口婆心地道:“……我是为你好。”

    荣慧卿默然半晌。她记得这个陆奇宏,似乎还是帮过原女主几次的。原女主曾经感激涕零。可是在荣慧卿看来,那点帮助实在是杯水车薪,不够,远远的不够。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自己的路,自己走。你帮你的滢滢就行了。”荣慧卿冷冷地道,丝毫不假辞色。

    陆奇宏脸上露出受伤的神情,似乎对荣慧卿粗暴的拒绝十分诧异。――还从来没有人,将他的好意拒之门外的。

    可是对荣慧卿来说,辰叔没有灵魂的身躯在里屋长睡不醒,她对任何别的男人都没有耐心,更不关心是不是伤了他们脆弱的小心肝。

    “……定身符一个时辰之后就解了。你,好自为之吧。”陆奇宏不敢再看荣慧卿美艳绝伦,却又冷若冰霜的面庞,半垂着头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等他离开了荣慧卿的洞府,荣慧卿才“哎哟”一声,捶了捶肩膀。――被定身真的够累的。

    “慧卿,咱们怎么办?”肯肯担心地问道。

    不能做大阵法师,甚至连精英弟子都不能做,还要从内门普通弟子做起,实在是欺人太甚!

    狼七跟着附和,“居然敢欺负我狼七的主人!都是渣!看我狼七不撕了他们……”

    “你闭嘴!”赤豹对狼七吼了一声,转头看向荣慧卿,“主人,您先前对那位鲁师姐的做法,确实有些欠妥。”

    “她伤了狼七。”荣慧卿闷闷地道,也不能说那位鲁滢滢到底做过些什么事。

    “是我打伤狼七的。主人要怪,就怪我吧!”赤豹在荣慧卿面前匍匐下来,等着荣慧卿责罚。

    荣慧卿叹口气,撑着左腮沉吟。这个鲁滢滢,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真不愿意把她想成是另外一个大纲的傀儡……

    可是她又不得不往那方面想。

    因为鲁滢滢的出现,她设计的好好的道路,又被打回原形,做回了内门普通弟子,这可是原女主在青云宗的位置。――除了大纲,有谁还有这样的本事?!

    不,不行,她一定不能屈服!

    荣慧卿站起来,“我去见掌门。”

    来到青云宗的正殿大厅,荣慧卿发出信符求见掌门。

    掌门迟迟不出来,荣慧卿在大厅冷笑道:“我知道掌门贵人事忙。不过我的时间也很宝贵。既然大家都避而不见,我只好收拾东西离开青云宗。――青云宗内门精英弟子铭牌奉还!”说着,将那铭牌平平往前弹出,落到掌门座椅前面的青玉石的地面上,啪嗒一声摔得粉碎。

    掌门见躲不过去了,才对另外几个大长老传信,和他们一起出来,见荣慧卿。

    “这是对你的考验……”掌门干巴巴地道。

    荣慧卿笑了笑,“考验?我以为修复青云宗的护山大阵才是考验。如果这也算考验?那我来错地方了。”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