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先下手为强 下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侯府商女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画影图形上面,是一个负着手的俊美男子,身边带着一个稚龄少女。

    那男子的长相实在太过出色了,看过这画影图形的人,目光马上就被那男子吸引过去,对旁边清秀模样的少女倒是没有多加关注。

    那掌柜也是一样,明明觉得那少女的模样有些眼熟,可是看见她身旁俊美无双的男子,立刻就摇头否认:“没有。这么好看的男人,我们这里还从来没有见过。”说完对着那图形还啧啧有声,八卦地追问道:“可是哪家的小姐,被这戏子拐带了?生成这样,不做戏子还能做什么?”

    正义盟的修士愕然不已,将图形胡乱收起来,矢口否认,“怎么会是戏子?!——这对狗男女都是龙虎门的叛徒,欺师灭祖,同门相残,我们是奉了正义盟魏楠心魏王爷的命令,出来替龙虎门声张正义的!”

    掌柜的脑袋缩了缩。龙虎门是大楚国的三大派之一,都是仙师,不是他们这些凡俗之人能置喙的,只好讪讪地笑道:“啊,这样啊,龙虎门离这里万里迢迢,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整个大楚国,哪里没有我们正义盟的人?总之这一次,我们设下天罗地网,让他们两人插翅也难飞!”正义盟的修士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将掌柜案面上的杯儿碟儿都震得跳了起来。

    掌柜一脸肉疼,唤小二过来将他们带了上去。

    罗辰自从来到这馆陶山附近,就换作了一副山里汉子的木讷样儿,至今没变,自然跟那画影图形上面的俊美男子搭不上界。

    掌柜当然也无从得知,只是一边拨着算盘算帐,一边嗤笑道:“正义盟?把人当傻子呢。那龙虎门又没有被灭门,什么时候让皇运寺的人出来帮他们声张正义了?这两人看上去就不是坏人,谁知道到底官兵捉强盗,还是贼喊捉贼?”

    罗辰心里一动,笑着道:“掌柜这话说得很在理啊。”

    掌柜没提防罗辰还在旁边,他虽然发了牢骚,可是无论皇运寺还是龙虎门,或者现在的正义盟,都不是他惹得起的,忙反口道:“我可什么都没说啊。你也别生事。快回去吧,今儿住店的人多,你要吃饭还是热水,都要早早吩咐下去,不然就有的等了。”

    罗辰微笑着谢过掌柜,往客栈的楼梯口走去。

    正义盟这一次既然派了金丹修士过来,罗辰的修为就有些藏不住了。

    修士之间要隐藏修为,一般只有高阶修士,在低阶修士前面才有可能隐藏。当然,如果低阶修士有什么法宝,可以探测修为,就算高阶修士也是隐藏不了的。

    罗辰才金丹初期,幸亏在阴栖之地养了一阵子伤,那里的灵气不是一般的灵气,才让罗辰的伤势有所好转,并且让他巩固了初期,但是还没进入金丹中期,和那位正义盟派来的大修士,是同等的修为。

    刚才向掌柜打探消息的,是先来探路做准备的修士,都是筑基期。

    他站在旁边,看见的就是这些筑基期的修士在问话。如果他感觉不错,那金丹修士已经带着几个修士往客栈这边过来了。

    罗辰敛住气息,走上二楼。

    正义盟的修士先来的有七八人,两个人一间屋子,已经占了四间,又预订了一间天字号上房,给领队的金丹修士住,另外还有一间,给服侍金丹修士的人居住。

    都是筑基期了,举止自然不同凡人,也听不到各种闹哄哄的声音。

    一到二楼,罗辰就隐匿了身形,往正义盟修士住的第一间屋子走去。

    他们这边只有一人两妖兽,是有一定战斗能力的,但是如果硬碰硬,他们是斗不过此次正义盟的人。

    而正义盟拿着他和荣慧卿的画像,这一次掌柜的没有注意到,迟早有人还是会认出来荣慧卿的样子,比如说,皮氏村的那些村民。

    罗辰的唇抿得更紧,伸出手,推开正义盟修士住的第一间屋子。

    屋门无声无息地打开,并没有人站在门口。

    “谁?!”屋里正在打坐的修士大惊。他们是设了结界的,没想到被人举手就破了。

    “出来!”一个修士大喝,同时祭出自己拿手的本事,“流沙,破!”

    屋门口马上出现了一块黄色的沙坑,里面的流沙不断旋转着,在门口逡巡。只要一踏进门内,就会陷在流沙里面。

    这一招,他不知坑杀过多少同等级修士,就连高他一阶的修士,也阴过几个。

    另外一个修士也祭出一柄长剑,手捏剑诀,念念有词,“追云,咄!”

    罗辰踏进屋门,现出身形,一甩袖子,将身后的屋门无声关上,脚步轻忽,晃过第一个修士的流沙术,随手抓过第二个修士的长剑,扎进了第一个修士胸口。

    第二个修士大惊,正要从乾坤袋里掏出信符捏碎,就被罗辰欺到跟前。

    “想报信?迟了点儿。”罗辰淡淡地道,抓住第二个修士胸前的衣襟,将手往他天顶盖上一拍,一股灵力顺着他头顶的百汇穴而下,顿时封住了他的五识,然后面不改色地将他扔到了第一个修士刚才在门口设的流沙堆里。

    五识者,耳、眼、鼻、舌、身。

    五识被封,就跟死人差不多了,多的,只有一丝作为活人的意识。

    可是虽然有意识,但是不能说,不能看,不能听,不能动,比死还难过。

    第一个修士已死,流沙的法术本来已经快失效了。

    可是罗辰是金丹修士,流沙术又不是什么秘术,很快就加持了一些灵力,在那流沙堆上。

    第二个修士双脚一触流沙,便陷了进去。

    他五识被封,也动弹不得,只好在流沙里面越陷越深,渐渐被闷死过去。

    第一个房间的修士解决了。

    罗辰拍了拍手,施施然来到第二间,用同样的法子,对付了这里的修士,然后是第三间,第四间。

    等那正义盟的金丹修士带着两个女弟子过来的时候,正义盟的八个筑基修士已经命丧黄泉。

    罗辰回到他们的房间,荣慧卿已经吃完晚饭,用净尘术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正在床上闭目打坐。

    肯肯吃得肚皮撑得老高,躺在她身后的枕头上消食。

    赤豹忠心耿耿地蹲在她床前面的地上,盯着在墙角缩成一团的狼妖出神。

    狼妖虽然和赤豹修为相当,可是它天生有些胆小,虽有贼心,却没贼胆,除了腹诽一下赤豹,完全不敢跟它一对一的单挑。

    看见罗辰进来,狼妖呜地一声扑过来,对罗辰极尽谄媚之能事:“大爷,咱们另要一间屋子吧。——这屋里四个人,实在挤得慌。”

    赤豹化为人形,站了起来,对狼妖不屑地道:“……你也能算个人?你就是只色狼!”

    荣慧卿噗哧一声笑出来,睁开眼睛,对赤豹道:“狼七就是嘴贱一些,它倒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啊——!我的祖奶奶,您真是慧眼识狼啊……”狼妖转身扑通一声给荣慧卿跪下了。想想真是内牛满面,它狼七故意隐藏了这么多年的真性情,终于被荣姑娘发现了,真是好感动,它要不要以身相许?

    罗辰脸色变了一变,问赤豹:“……色狼?怎么回事?”

    赤豹性子耿直,一五一十地道:“荣姑娘在那边打坐,这只色狼,企图用透视术……看荣姑娘!”

    罗辰右手捏成拳头。狼妖立刻觉得自己如被一只铁掌扼住咽喉,喘不过气来,扑通一声趴在地上,直翻白眼。

    荣慧卿笑着道:“辰叔,给它点儿厉害瞧瞧就是了。你知道我有护甲,任它多厉害的透视术,都没用的。”

    罗辰的拳头松了松,凌空踢了狼妖一脚,喝道:“下次再让我知道这种事,直接将你剥皮抽筋,捏碎你的命根子!”

    狼妖从地上一跃而起,捂住自己的胯下,冷汗淋漓地求饶:“大爷,老爷,祖爷爷,狼七再不敢了……”

    “一边儿去!”罗辰大步走过去,来到荣慧卿跟前。

    狼妖不敢对罗辰发脾气,只好瞪了赤豹一眼,作了个口型,“就知道告黑状!都是渣!……”

    赤豹也没有料到罗辰的脾气涨了这么多,也吓了一跳,在旁边若有所思地看着罗辰。

    罗辰并不理会它们,只是对荣慧卿道:“正义盟的八个修士,我刚刚已经结果了。这里不能待了,我们明天就走吧。”

    荣慧卿瞪大眼睛,从床上站起来,“你都杀了?”

    罗辰点点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他们拿着你我的画影图形过来,不对付他们不行。”

    荣慧卿咬着下唇沉吟起来。

    “除了他们,还有一个金丹修士。对于这个人,我没有全胜的把握。”罗辰说完就对赤豹道:“你出去守着,注意隐匿身形,不要让人发现了。”

    赤豹听令,悄没声息地走了出去,消失在他们的屋门口。

    狼妖躲躲闪闪地在墙角蹭啊蹭,打算也躲出去。

    罗辰看了看它,右臂一长,将一道灵力打入狼妖体内,对荣慧卿道:“狼妖虽然猥琐,但是胆小,也有些本事,极好控制,我刚才已经给它下了禁制,让它认你为主。以后它若是想伤害你,那禁制会立刻反噬。”

    狼妖恨不得以爪挠墙,痛哭流涕地表示就算不种禁制,它也不会伤害老大的女人好不好,可是没人会信它的话。

    色狼名声在外,不怪别人不信它……

    狼妖郁闷地耷拉着脑袋,过来让荣慧卿滴血认主。

    荣慧卿不忍,对罗辰道:“我已经有肯肯,还有赤豹……”

    罗辰脸色愈发冰冷,瞥了一眼在荣慧卿身后呼呼大睡的肯肯,还有屋外敌我难分的赤豹,罗辰摇摇头,“你别大意,狼七说不定以后是你最得力的手下。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

    荣慧卿大急,抓住罗辰的手,一脸惶恐地问道:“辰叔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罗辰对狼妖传音,“出去,盯着赤豹。把它的一举一动都要盯好了。”

    本来正在感叹自己“命不好”的狼妖一听罗辰的传音,立时精神大振,想到自己有可能从小喽罗变身为大跟班,喜得浑身发痒,哧溜一声就溜出门外,化作一只大狗,守在屋门前。

    隐匿在黑暗中的赤豹看见狼妖得意洋洋地做看门狗状,鄙夷地别过头,仔细打量周围的情景。它也感觉得到,一个有着大修为的高阶修士,正往这边过来了。这个修士的修为,跟里面的老大罗辰差不多。难怪它们的老大如临大敌,把它们两只筑基妖兽都放出来了。

    屋里头,罗辰看了一眼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肯肯,还是设了一个结界,将自己和荣慧卿都圈在里面。

    荣慧卿不好意思说结界对肯肯没用,忙转移罗辰的注意力,“辰叔,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自从离开落神坡,在朵铃山庄遇到罗辰之后,他们似乎就联系在一起。虽然中间罗辰也有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但是最后总会回到她身边,而且是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

    对这样的罗辰,荣慧卿早就有了些雏鸟情结,她那声“辰叔”,可是叫的真心实意的。

    罗辰神情复杂地看了她一会儿,轻轻拍拍她的后背,“先说赤豹的事。我这一次出去疗伤,听见了一件奇怪的事,应该跟你说清楚。”

    荣慧卿睁大眼睛,“赤豹怎么啦?”

    “山鬼的事情,我们先前都以为是巧合。可是见到狼七,我才知道,早在一年前,就有人假托山鬼娘娘,派遣赤豹使者,向馆陶山的一些筑基妖兽传令,说人界修士要展开猎妖行动,让它们都去阴栖之地躲起来。”罗辰沉吟良久,还是将阴栖之地对荣慧卿合盘托出。

    “一年前赤豹传令?!”荣慧卿惊呼起来,“一年前,我们还在龙虎门吧?那时候,还没有妖兽夜袭,甚至连猎妖小队都还是没影儿的事!”

    “正是如此。所以你在馆陶山遇到的赤豹,和一年前传令的赤豹到底是不是同一只妖兽,一直是我疑惑的地方。”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