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取信于人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疤痕?!

    还真当自己是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了!

    周毫善只觉得一股浊气上涌,全身哆嗦得跟打摆子一样,脸上一转红,一阵白,上下牙齿咯咯打架,怒气之下,腾的一下一蹦三尺高,卷起袖子就要动手。

    圆滚滚一团hua红柳绿的东西如球一样朝荣慧卿扑过来,气得都忘了施展筑基修士的威压,就拿整个人当武器,直接往荣慧卿身上撞过去。

    荣慧卿轻轻巧巧地往旁边晃了晃,避开周毫善的锋芒,立在一旁,摊开玉白的手掌,笑盈盈地对周毫善道:“这是百年生的荀草。”

    荀草的外形跟兰草很相似,hua朵却是四方形的,茎干黄色,上面结着几颗红色的果实,根像藁本的根。

    “周大丹师对荀草不陌生吧?

    用它炼制的丹药,吃了可以美容养颜,祜除疤痕,让你的肌肤宛若新生。”荣慧卿想起前世见过的一个护肤品广告,不知不觉嘴角高高翘起,弯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周毫善一听百年生弄草的名头,硬生生勒住自己前冲的身形,一下子站立不稳,倒栽在地上,也顾不得仪态,马上又从地上爬起来,瞪着眼睛看向荣慧卿手掌上的荀草“真的是百年生?据我所知,市面上连十年生的荀草都是有价无市了。”

    荣慧卿在心里偷偷扮了个鬼脸。百年生的荀草算什么?她的乾坤袋里,还有五百年生的荀草呢……

    “货真价实。周丹师如累不信,可以自己亲自来验。

    ”荣慧卿大方地槽荀草递到周毫善手里。

    周毫善如获至宝地将荀草捧了过去欢天喜地拿去查验。

    “真的是百年生荀革!、,惊喜的声音从周毫善丹房的里间屋里传出来。

    荣慧卿气定神闲地抱着双臂站在丹〖房〗〖中〗央两眼紧紧盯着青铜丹炉,和从丹炉下方露出来的蓝紫色的火焰,已经开始筹算她第一炉丹药的配方。

    荣老爷子曾经对荣慧卿说过炼丹和阵法一样,算术是最牢靠的基础。最好的炼丹师,不是能照着前人的丹方依葫芦画飘的人,而是能推陈出新,自己根据药理和实践,亲自设计新丹方的人。

    而一个新丹方从概念到成形,需要许多次的计算和推演还有实践。算术不好的人,是做不了一流的炼丹师的。有时候,丹方和丹方之间的差距不过毫厘,但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也就是所谓的细节决定成败。

    庸才和天才之间,只有一线之隔。可是那一线的距离,就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还有见识太少的人,也是做不了一流的炼丹师的。

    荣慧卿虽然从来没有亲自开炉炼过丹,但是她从小的时候,就得到荣老爷子的亲自传授,把一本记录天下药草的奇书《百草集》背得滚瓜烂熟对各种奇珍异草认了十之八九。又因练习阵法,还有她在算术上的天赋,都让她俱备了做一个一流炼丹师的前提条件。

    不过会背书的医生,不等于就是一流的好医生。

    荣慧卿也知道,自己的弱点,就在于实践经验太少特别是炼丹的时候,对火候的控制,没有千百次的重复试验是做不到控制自如的。

    那青铜丹炉看上去倒是像个古物,下面的火焰看上去也不俗丹炉和火源都有一定水准,如果能说服周毫善让自己试一试,应该能炼出不错的丹药。

    荣慧卿一边琢磨,一边运起灵力,分出一缕神识,往青铜丹炉里面飘过去。

    青铜丹炉里面只有一炉最基本的培元丹,是给练气期的修士固本培元用的。

    龙虎门新收了不少弟子,需要大量的培元丹来帮助他们巩固练气期的修为,为筑基做准备青铜丹炉上面有一层淡淡的障碍,要开了天眼才能看见,阻挡着荣慧卿神识的探入。

    荣慧卿不甘心,运起旭日诀,同时往丹炉那边加大灵力,很快就突破了那层障碍,往丹炉里面钻进去。

    此时里面的丹药正是到了紧要关头。

    一股热气铺天盖地,裹挟住荣慧卿刚刚钻进来的神识,滚烫炙热,烁日融金。

    没有修士能抗得住丹炉里面的高温。

    荣慧卿算是比别的修士坚持的时间稍长一些,只来得及看见里面的丹药已经颗颗饱满圆润,正青绿的颜色,笼罩着丹药的,是一层碧色的雾雳。荣慧卿的神识甚至还能嗅到一层淡淡的清香,那是蘼芜草的香味,好像还有参草、灵芝、雪莲和茯苓的香味。

    参革和灵芝可以固本,雪莲和茯苓可以养精。

    这一炉药,应该是用来固本培元的。对筑基以上的修士无用,但是对练气期的弟子却是好东西。

    这些念头不过在荣慧卿脑海里晃了一晃,荣慧卿就明白过来。一周毫善是在为龙虎门新入门的弟子炼丹。

    “火候到了。再练下去,就要糊了。

    荣慧卿连忙对里间的周毫善叫了一声,,丹药要出炉了。”一边说,一边拔出日钩,冲着青铜丹炉顶端的把手钩了过去,手臂用力,将数百斤重的青铜丹炉的盖子拎了起来。

    培元丹出炉,一股青气直冲上来,在丹炉上空翻卷滚动,颜色化为乌黑,如雷雨云层一样,罩在丹炉上方,扯过几道闪电,再响起几声闷雷,才渐渐散去。

    周毫善屁滚尿流地从里间屋里冲出来,对着荣慧卿大叫:“谁叫你动我的丹炉的!

    你知道这一炉丹我hua了多少心血!还差十息的功夫才能成丹你知不知道”说了一半,周毫善的声音戛然而止,耸了耸鼻子“什么味道?这是什么味道?”

    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品味着“至少是五品,不,也有可能是六品。或者真的有可能到了七品?!”周毫善顾不上再数落荣慧卿,一个纵跃,高高跳起,往丹炉里面看过去。

    一炉青绿色的丹药,还散发着原草药的芳香,静静地躺在丹炉里面,用丹炉里面最后的余温滋养,整个开炉的时间,不多不少,算得刚刚…好。

    周毫善炼了一百多年的丹药,从来就没有这样精准的把握过开炉的时机。总是不是早了一点点,就是晚了一点点。

    这一点点,就决定了他”直只能做个四品炼丹师,无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周毫善整个人挂在青铜丹炉的边缘之上,呆呆地看着丹炉里面的培元丹出神。

    培元丹是最简单的丹药,也是最难炼出上品品质的丹药。

    也是五州大陆炼丹师大比的时候,必考的科目。

    如果上一次,他能炼出这样一炉丹药,别说五品炼丹师,就是七品,他也够格了。

    真是让人内牛满面的结局。

    “你是如何知道开炉的准确时机的?一别跟我说,你是瞎猫撞到死老鼠!”周毫善从丹炉上面跳了下来,气急败坏地对荣慧卿问道。

    荣慧卿的眼神往丹炉那边飘了又飘,有些不自信,又有些〖兴〗奋,

    “周丹师,这个火候应该是恰到好处吧?”“好!好!好!

    好到不能再好!再早,丹药还没成形。

    再迟一些,就过火了,药性会减损很多。”周毫善说起开炉的时辰,就滔滔不绝起来,过了好半天,才醒过神来,对荣慧卿吹胡子瞪眼睛“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如何知道该这个时辰开炉出丹的!”荣慧卿笑了笑“周丹师是筑基修士,为何要明知故问呢?一你用神识进去看一看,不就知道该什么时候开炉了?”

    这么说,比瞎猫撞到死老鼠还让周毫善气愤。

    “神识!神识!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可知道,正在炼丹的丹炉的温度有多高!别说我才是筑基修士,就算是化神修士,也不敢把神识探入丹炉!

    那是老寿星吃〖砒〗霜,不想活了!”周毫善气愤愤地道,胡子气得一翘一翘,肚子更是涨得把腰枣都要崩开了。

    ……,

    荣慧卿一时语塞。她刚才明明是将神识送入丹炉之内,才能探测到丹药的状况。当然,她的神识在丹炉里面停留的时间非常短暂,再长一些时间,她也是受不了的。到现在她还记着刚才那阵似乎要把她整个人烫焦的刺看。

    好吧,她是傻大胆,刚才做了很多人谈虎色变的事,所以才撞大运了。一应该是这样吧?

    荣慧卿有些气馁,垂下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大概是运气好吧。”

    运气好……

    周毫善再也受不了,转身喷出一口鲜血,回头拿袖子抹了抹嘴,问荣慧卿道:“把你的荀草给我,我给你炼一炉祜疤痕的丹药,如何?”荣慧卿当然不肯,摇头道:“我给你半株荀草,当做是我借你丹房的使用费,如何?我还要那半株给自己炼药的。”

    “你要自己炼?

    你以前学过?你师父是谁?”周毫善的双眼差点冒出星星,暗道说不定这小妮子真的是名师出高徒,刚才差点被她骗了。

    荣慧卿不好意思地道:“我没有学过,就是看人炼过一次,知道一些皮毛,打算自己试一试。”又对周毫善表示“只借用丹炉和火源,别的东西都是自己准备,如何?”

    周毫善大失所望,对那半株荀草十分心疼“还是我来给你炼吧。半株百年生的荀草啊,糟蹋了是要天打雷劈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