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在其位谋其政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姽婳有些意外朵家老祖的养气功夫,将笞龙鞭在手里转了转,道:“我可以把笞龙鞭还给你,但是你要把我的人,还有卯三郎都放了。”

    “没问题。”朵家老祖嫣然一笑,伸手往空中三击掌。

    几个手下抬着刚才被捆起来的灵舞、卯三郎,还有她的八个英俊男护卫,一起给姽婳送了过来。

    朵家老祖纤纤玉手伸出,往捆妖索上凌空一抓,几根索子便从灵舞他们身上松开,飞回到朵家老祖手里。

    灵舞气呼呼地从地上爬起来,来到涂山姽婳身边,指着朵家老祖,对姽婳大声道:“王女,这个老女人对王女不敬,我们不能放过她!”

    朵家老祖没有理会灵舞,径直看向姽婳道:“王女阁下,可以把笞龙鞭还给我了吧?”

    姽婳面无表情,不动声色地把玩着自己手里的笞龙鞭,右手一紧,抓住笞龙鞭的鞭尾,暗运灵力,注入到笞龙鞭里面。

    笞龙鞭里面的龙筋爆发出一阵反弹,企图抵抗姽婳的灵力。可是姽婳的灵力里面有着龙筋熟悉的气味,很快就被驯服,龙筋里面的灵力顺着姽婳的灵力注入的轨道,回流到姽婳的筋脉里面。

    到底是上古神兽龙族的后裔,蛟蛇虽然没有真正化成龙,可是龙筋里面已经有了龙的浩淼之气。

    很快,笞龙鞭里面龙筋的灵力都被姽婳吸收到自己身体里面。不过她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那股灵力既浩淼,又凌厉,很快刺得她筋脉千疮百孔,出了状况。

    不过是为了将灵舞他们和卯三郎都救回去,还要解除对妖修伤害最大的笞龙鞭的威力,姽婳咬着牙,尽力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将笞龙鞭扔了出去。“拿去吧。――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朵家老祖伸手接过笞龙鞭瞧了瞧,觉得有些怪怪的,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大家三个人六双眼睛盯着,量那姽婳也玩不出什么花招。

    “放他们进去吧。”司安觉得心里一直狂跳不止,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要发生。自从他冲破了师父的封印,往事历历在目,心里的异样就越来越明显。

    朴宫赢也颔首应允。主动让开一条路。

    朵家老祖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将笞龙鞭收回自己的乾坤袋,笑着道:“放你们进去可以,不过你们得答应将魔界妖人给我送出来。”

    姽婳面色一沉,不悦地道:“先前你可没说,你这不是故意耍赖吗?”

    朵家老祖笑眯眯地道:“一码归一码。你还我笞龙鞭,我放了你的人,这样打平了。现在你要进葫芦街,我当然应该再要一个条件,这样才公平。――你们说是不是?”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着司安和朴宫赢说的。

    司安和朴宫赢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姽婳的脸色更加难看。本来论修为。她就要比朵家老祖略逊一筹,不过她战斗力强悍。精于搏斗攻击,两相加加减减,也能跟朵家老祖战成平手。

    可是刚才她一时心急,为了解除笞龙鞭对妖修的杀伤力,她以自己身上从先祖继承的上古神力为饵,将龙筋里面蕴含的龙族灵力牵引出来,没料到那龙筋里面蕴含的灵力这样霸道。她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现在根本就不是朵家老祖的对手。更不用说,还有两个太华山以及青云宗的年轻一代的高手在旁边虎视耽耽。

    姽婳咬紧了下唇。脸上阴晴不定。

    朵家老祖脸上的笑容越发和煦,“只要你答应我,我立刻就放你进去。”

    姽婳踌躇半晌,正要开口,就听见朵家老祖身后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见过涂山王女阁下。卯光救驾来迟,还望王女恕罪!”

    姽婳眼前一亮,抬头看见一身白云的卯光,带着一个胖胖的中年女子,缓步从半墙那边走出来。

    朵家老祖回头,看见卯光的样子,眼里精光连闪,不发一言地站到司安和朴宫赢中间的位置。

    司安和朴宫赢看见妖修陆续从葫芦街里面出来,个个面色严峻,劲装素服,手持各自拿手的兵器,似乎要背水一战的意思,不由都有些头疼。

    “大长老,这件事,我看还是缓一缓,让他们先进去吧。”司安略一沉吟,就提议道。

    朵家老祖板了脸,双袖连击,在自己这一边划了一条界线,对界线外面的妖修冷语道:“把魔界妖人交出来,咱们就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们执迷不悟,一定要包庇窝藏魔界妖人,可别怪我们人界修士撕毁和你们的同盟协议!”

    此话一出,就连朴宫赢都有些觉得不妥。

    人界修士和妖修的同盟协议,是最高级别的修士订立下来的。别说朵家老祖只是一个三流门派龙虎门的大长老,就算是他们二级的青云宗掌门,也不敢说出这种撕毁协议的话。

    卯光听了,也冷笑道:“真是荒谬!我看你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就凭你,也想拉整个五州大陆下水,废除人界和妖修的协议?你以为你是光明神殿的大掌教吗?!”

    司安咳嗽一声,淡然道:“朵长老,这句话却是不妥。你没那个资格说这种话。”

    朵家老祖被自己人当面驳斥,养气功夫再好也受不了,脸上气得通红,忘了掩饰自己真实的嗓音,声音十分尖利刺耳:“我哪里说错了?!当年妖修能被人界修士庇护,不就是他们同咱们一起死战魔族?――现在他们明显是有了异心,公然庇护魔界妖人,那和我们人界修士的同盟协议,还有什么遵守的必要?!”

    争吵间,姽婳的脸色越发苍白。

    灵舞跟随姽婳多年,看见她的样子,顿时明白她是受伤了,忙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拿出一顶长长的幕离,给姽婳戴上。白色面纱从头遮到脚,挡开了外人窥探的视线。

    胖大娘走过来,从灵舞的护卫手里接过依然晕迷的卯三郎,含泪谢过姽婳。扶着卯三郎转身就回葫芦街去了。

    灵舞拉着姽婳的手,用力支撑她的身子,让八个男护卫团团围住自己和姽婳,跟在胖大娘和卯三郎后面,一起走进葫芦街。

    最重要的人都进去了,卯光心里轻松许多,对朵家老祖颔首道:“承认。”又对司安和朴宫赢拱了拱手,转身也走回葫芦街。

    守在断墙周围的人界修士张大嘴。看着这些妖修就像消失在空气中一样,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朵家老祖脸色铁青,低斥道:“……让这些牲畜骑在我们人界修士头上,我虽修为低微,也受不了这气!”

    司安看了看朴宫赢。

    朴宫赢对他点点头。

    两人达成一致意见,就对朵家老祖道:“我们刚来,很多事情还不了解,请老祖稍安勿躁,给我们一点时间,先了解一下真实情况再说。好不好?”

    司安的修为深不可测,朵家老祖最忌惮的是他。

    现在见他也出来打圆场。朵家老祖不能不卖他一个面子。

    “那好,我们先回荣升客栈,看看魏楠心怎样了。然后让他来个你把详情说清楚。――我要回去做早课,就恕不奉陪了。”说着,朵家老祖拂袖而去。

    朴宫赢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摇头道:“女人有那么高的修为真是可怕,一点都不可爱。”

    司安横了他一眼。一伸手抓住他的衣领道:“你还没有跟我说清楚,那个戚黛黛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跟叶菁,和涂山王女都生得一模一样?”

    在恢复对那位光明神殿圣女的记忆之前。司安以为自己心里的最爱是叶菁。

    可是在恢复记忆之后,他发现自己心里陡然间空荡荡的。

    往日的深情蜜意既像是一场梦,也像是一场空。

    叶菁绿色的罗裙,姽婳大红的衣衫,还有圣女那一身洁白的长袍,在他眼前一一闪过,突然让他更加迷惘。

    什么是情?什么是爱?

    他对圣女到底是迷恋,还是心爱?

    他对叶菁到底是心爱,还是不甘?

    司安呆呆地站在那里,脑子里翻江倒海,全部意识都集中在识海里面,看着那片海域掀起了惊涛骇浪。

    修炼一直过不去的瓶颈处,竟然隐隐有了松动的意思。

    一股狂喜从内心深处升腾而起。

    他突然明白过来,光明神殿的圣女,是他的劫数。叶菁,是他的心魔。而姽婳,是他的救赎。

    因为姽婳的出现,他突然从情爱的桎梏里跳了出来。

    朴宫赢觉察到司安身周天地元气的变化,面色一肃,悄声道:“……这里不是晋级的地方。你要忍一忍。”

    司安立即将自己的意识从识海中抽离出来,全身放松,深深吐纳几下,放开朴宫赢的衣领,对朴宫赢点头道谢,“多谢朴宫兄提醒。晋级这样重要的事,还是办完差事之后,回老家去比较好。”

    修士晋级,是最危险的时候,个人的防御形同虚设,就连一个五岁孩童,都可以拿匕首杀死一个正在晋级的修士。所以一般修士晋级,有门派的,要有门派修为高深的长辈护法,或者躲到深山野岭,人迹罕至之处,悄悄晋级。只是级别越高,引起的天劫越大。天露异相,再想瞒别人,就只能看造化了。

    一行人跟着回到荣升客栈。

    荣慧卿改换了装扮,和小花住在荣升客栈对面的一个小客栈里,此时两个伙伴正趴在二楼房间的窗口,看着那些修士跟在朵家老祖身后,进到荣升客栈里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