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高下立判

作者:寒武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侯府商女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补天记最新章节!

    魏卿卿这样的小伎俩,完全不放在荣慧卿眼里。

    荣慧卿笑得一双明眸成了弯弯的月牙,“你娘很漂亮?那你为什么生得这么难看?是因为你爹太丑吗?”

    魏卿卿的容貌,跟荣慧卿小时候的容貌一模一样,最多只能算清秀。不过,荣慧卿小时候的那幅容貌是假的,是为了隐藏她真正的绝世容颜,和管凤女的容貌一样,都是曾经被封印过的。

    不过这些事情,不仅魏卿卿不知道,就算她那个便宜爹魏楠心,也不知道。——如果知道,他就不会弄出这样一个大乌龙。

    魏卿卿涨红了脸,泫然欲泣地拽了拽管轻纱的衣襟,“师父,您看她骂我……”

    管轻纱闭着眼睛道:“人家说实话,怎么叫骂你?”

    魏卿卿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了满脸,真是说哭就哭,极是厉害。

    荣慧卿抿嘴一笑,也跟着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不再跟她拌嘴。

    其实看见魏卿卿的样子,荣慧卿心情十分复杂。

    她这张脸,她曾经顶了许多脸。她一点都不知道,原来那张脸只是伪装,她的真实容貌,曾经被人封印过。

    当然,不管哪个女人,如果真的生得倾国倾城,美绝尘寰,都不是一般普通人家养得起的。

    天妒英才,人妒美人,人之常情。

    以前的荣家,避居在落神坡那样的小山村,为了保险起见,肯定是要遮掩容貌的。

    不然的话,没有强大的实力,也想拥有绝好的资源,只能说自不量力。

    绝世美女跟稀有矿藏一样。都是稀有资源,会被高位者争来夺去。

    比如荣慧卿的娘管凤女,离开了光明神殿的护持,就只有将容貌隐藏,变成个相对丑陋的农妇的样子,才能在落神坡安安静静过了八年普通人的日子。

    但是就算是遮掩了容貌,最后也被魏楠心看穿了,引来杀身之祸。

    荣慧卿睁开眼睛,仔仔细细打量魏卿卿。

    她同样穿着光明神殿的长袍。腰上松松地围着一根腰带,一头秀发倒是漆黑靓丽,是她身上最吸引注意力的东西。

    只是那张和自己以前酷似的脸,却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荣慧卿恍然间又想到一个人,那个跟在孟林真身边的傀儡。

    跟魏卿卿不一样。魏卿卿的脸。在荣慧卿看来,应该是动过刀的,整过容,所以能跟自己以前很像,但是同时她也是人,会长大,而且她已经渐渐变得跟荣慧卿以前的模样不太像了。毕竟就同一个人来说,八九岁时候的样子,和二十多、三十多肯定不一样了。

    魏卿卿已经筑基了,所以容貌还能保持着少女的样子。

    而跟在孟林真身边的傀儡。却根本就不是人,所以她能永远保持八九岁的样子……

    荣慧卿打了个寒战,感觉到身上的龙骨钥匙突然间变得滚烫,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没过多久。管轻纱睁开眼睛,微笑着道:“到了。我们先下去吧。”说着。一手挽住荣慧卿,一手挽住魏卿卿,从步辇里面消失了。

    荣慧卿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等她眼前出现光明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一个巨大的大殿里面。

    大殿都是用白色的石头盖起来的,四周有巨大蔚蓝雕着花纹和人物的窗户。

    外面的天光透过这样的窗户照进来,像是被过滤过一样,显得柔和温暖。

    画着各种浮雕人物故事的屋顶形如苍穹,高得难以想象。

    荣慧卿抬头看了一眼那高高在上的屋顶,都觉得高得有些让人眩晕窒息。

    在这样的屋子里说话,大概都会有回音的。

    空旷的屋子,就如同寂静的旷野,人站在里面,只觉得天苍苍、野茫茫,魂魄不知在何方。

    荣慧卿又飞快地扫了魏卿卿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待久了,又或者是受圣女管轻纱的影响,她的神态,倒有几分庄严肃穆的样子,流露出一丝圣洁的味道。

    当然,最神态凛然,飘然若仙的,还是站在她们前面的圣女管轻纱。

    “见过掌教。”管轻纱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微微晗身,向大殿正面高高的宝座鞠躬问好。

    荣慧卿想抬头看一眼那宝座上的有没有人,却被一股灵能威压锁定,怎么也抬不起头,就像有一股大力在按着她的脖子,拼命要将她按入水里一样,让她很不舒服。

    魏卿卿也抬不起头。她的状况比荣慧卿更糟,全身都在颤抖,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楚,可是又对那痛楚甘之如饴,不舍得丢弃,感觉十分复杂的样子。

    从前面的宝座上传来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很好,今年终于又出了一个七品炼丹师。人界倒是藏龙卧虎,隔几百年,就出现一个不错的人物。”

    管轻纱恭敬地答道:“掌教,这一次,不仅是七品,据炼丹枢机检测,已经到了八品,甚至九品的神级品级。”

    大殿前方突然没了声响。

    荣慧卿疑惑之余,突然觉得周身毛骨悚然,有一股神识已经来到她身边,正在仔仔细细打量她,似乎想要看清楚她的里里外外。

    “咦?这个炼丹师,居然已经结丹了。——不错,不错。”那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又想起来,是从前方的宝座上方传来的。

    荣慧卿松了一口气,只觉得汗流浃背,腿都快软了。

    那股神识实在太过厉害,跟她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数量级的。自己在他面前,大概就跟蚂蚁在自己面前一样,随时能化成齑粉,粉身碎骨。

    说话间,炼丹枢机也来到大殿里面,对前方宝座上的掌教微微晗身行礼,“见过掌教。”

    “都来了。——让无关人等下去吧。”掌教吩咐了一声。

    荣慧卿连忙想退下,可是刚刚动了一步,她就发现自己像是被定住一样,动弹不得。

    倒是魏卿卿沉默不语地躬身行礼,转身离开了大殿。

    这个大殿这么大,这么宽,魏卿卿似乎也不能使用法术,只能靠一双腿,一步步走出神殿的大门。

    足足花了一顿饭的功夫,荣慧卿才感觉到魏卿卿的脚步声消失了。

    “以后不要让她到神殿里面来。圣教宗虽然在沉睡,但是每次她一来,圣教宗就在睡梦里面皱起眉头。”掌教的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

    荣慧卿虽然知道他们说得是刚刚离开的魏卿卿,心头还是大震,明白自己无意中似乎听到了光明神殿最隐秘的秘密,一时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全身而退。

    管轻纱蹙起眉头,语气轻缓地问道:“圣教宗还在沉睡吗?数十年前,他不是醒过来一次?”

    掌教的声音十分不悦,“光明神殿不需要疑问。只要我说,你们就听。——圣女,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见一遍。”

    管轻纱低下头,轻声应“是”,没有反驳。

    荣慧卿听了,在心里大摇其头,对这个神秘莫测的掌教的印象又低了几分。

    炼丹枢机没有说话,低着头,荣慧卿也看不清他的神情。

    神殿里面一时安静下来。

    过了许久,又一个声音从掌教那边传过来,跟掌教虚无缥缈的声音不一样,新的这道声音清朗温润,带着一股天生让人信服的味道。

    “掌教,对与错,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光明神旨的教谕,只说过神爱世人,从来没有说过世人必须对神无条件服从,甚至连质疑都不许有。既然连神都允许人的疑问,掌教居然不允许,难道是要把自己置身在光明之神的上面吗?”那个声音虽然清朗,可是问话的内容却咄咄逼人。

    荣慧卿非常想抬头,看看那人是谁。

    她的心念一动,突然觉得脖子上的威压小了许多,似乎她能抬起头了。

    荣慧卿的脖子动了动,眸光一闪,便看见远方那个金光闪闪的宝座旁边,站了一个白袍男子。因隔得太远,看不清他的模样,但是那股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样子,还是让荣慧卿印象深刻。

    而白袍男子身旁的宝座上,其实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人。

    刚才那个虚无缥缈的“掌教”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荣慧卿心里的疑惑更多。

    她千方百计进入光明神殿,是来寻找答案的。

    可是她发现,目前来说,她不仅没有马上找到答案,反而疑团越来越多。

    这个在世人眼里尊荣无比,万能无比,也超脱无比的光明神殿,看上去也不是一块人间乐土啊。

    “见过圣子大人。”站在荣慧卿斜前方的炼丹枢机这时才微微躬身,向前方的白袍男子弯腰行礼。

    荣慧卿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目光,就见前方白光一闪,那白袍男子已经来到自己身边。

    荣慧卿大胆地看了他一眼。

    唔,这就是传说中光明神殿的圣子大人,裁决光明,简直是正义和道德的化身……

    明亮的双眸,挺直的鼻梁,温润的双唇,五官看上去并不是如同罗辰那样谪仙一样的俊美,也不像是孟林真那样妖孽般的诱惑,但是站在荣慧卿面前,却如同阳光一样,要命的吸引着她的视线。

    这种感觉好熟悉……

    荣慧卿眼里一酸,有无数委屈涌上心头,竟对那圣子升起了一股孺慕之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