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我不会害你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这方,琉璃姗随着女帝来到了晚晴宫,另一方,假意回去休息的洛宸在遣退所有伺候的侍奴后,换上了以往他最爱的黑衣后一个翻窗,顿时抹去漆黑之中。

    在另一方,被安排好修寝的琉璃旷和琉璃坤,两人同桌而坐。

    今日晚宴带给他们的震惊与疑惑不少。今夜,注定了不少人一夜无眠。

    看着一旁至离开百花园到现在都沉默不语的琉璃旷,琉璃坤有些担心:“爹,你还好吗?”

    琉璃旷抬了抬眼,当看到琉璃坤担忧的看着他后,他极为勉强的勾了勾嘴角,一抹皮笑肉不笑的弧度勾起:“坤儿,为父怎么也没想到你的母亲会是女帝。”

    “一直以来,为父都以为她是哪个官家的小姐…”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琉璃旷黝黑的眸浮满伤痛。

    伤吗?

    是的,的确是伤到了。他爱凤芙,爱了十多年都不曾想过放弃或不爱。他与凤芙之间的种种已经根深蒂固的刻入骨血里,一想到今日一见,物是人非。

    痛吗?

    很痛,很痛。宴中他深爱多年的女帝看他的每一个神情他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如今,他异常肯定,女帝于他,没有爱。她对他的爱,估计被时间磨灭,被这深宫多名贵君,侧君,正夫君的爱意冲毁。

    “爹,如今娘亲的身份…”看了看处于伤痛中难以自拔的琉璃旷,琉璃坤微微一叹。这种感觉他懂,他同样的爱上了一个身份使然,不因去爱的人。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的爱得义无反顾。

    “坤儿,为父是名战将。”悲痛的转头,琉璃旷看入漆黑的夜色,悠悠道:“好在她承认了姗儿,这样为父便放心了。”

    “爹,你有何打算?”心知知晓母亲的身份后,琉璃旷不会委屈自己留下成为什么勇侧君的呆在院落,看着他似是下定决心的样子,琉璃坤蹙眉,忍不住的问出了声。

    “自然是回营中去了。只是回去之前得听听姗儿的打算。”

    听此一言,琉璃旷蹙起的眉不由加深,回想着宴中种种,琉璃坤忧心忡忡:“爹,我担心姗儿她…要不,我们带着她一起离开吧。”

    “不。”琉璃旷摇了摇头:“姗儿不是贪图权贵之人,宴中她既是选择继承德王之位,想必是有她原因。我们要做的是支持她。”

    回想宴中多人紧紧盯着琉璃姗,而琉璃姗那面不改色的样子连他一个做父亲的都不能如此,他佩服,也更骄傲啊!

    画面跳转,晚晴宫女帝寝屋内。

    听着女帝那令人费解及不明所以的话后,琉璃姗清眸覆冷。

    这趟魂穿阴谋不断,刺杀不断,想要她命的人更是不少。她琉璃姗到底何德何能,让那么多人惦记着?

    “是谁?”

    女帝无奈一叹:“姗儿,你如今的实力不够,知道了也没用。”

    “这么说来,你十多年不曾与爹爹相聚,不与我相识是为了保护我?”无视女帝那真实的无奈面孔,琉璃姗一码归一码的询问。

    女帝一愣,她没想到琉璃姗此刻会提到琉璃旷。一想到琉璃旷,想到他那饱含爱意与相思的眸,女帝没来由的浑身一颤——那是被吓的。

    女帝那不自然的浑身一颤自然是没有逃过琉璃姗的法眼。随即眼眸加深,本是泛冷的眸更冷了几分:“你不是我母亲。”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这话一出口,琉璃姗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顿时豁然明了。

    女帝再度一愣,可没一会,注视着琉璃姗那冷得刺骨的眸后,女帝低低笑出了声:“姗儿还真不是一般的敏锐,如此,我也放心不少了。”

    琉璃姗挑眉,眸中冷意不减,只是多了丝疑惑。

    “好了,先不说这些。既然你来了,有些事还是必须要让你知道的。免得以后有人对你不利你还不知原因。”笑过之后,女帝又义正言辞的开口了,那转变的神态,连一项冷静处之的琉璃姗都不由得侧目。

    “先不管我到底是不是你的母亲,你且听我的,放心,我不会害你。”看着琉璃姗那面不改色的样子,女帝一番话落后,伸出右手、一缕绿油油的光芒顿时跳跃在她的掌心中。

    见状,琉璃姗不由得深思了。

    “姗儿,我不会害你。让我看看你的灵力。”女帝再度无奈一叹,收起右手赴于身后。

    言罢,琉璃姗眸光加深,可即便如此,她还是伸出右手,下一刻,一抹浅蓝光芒浮现。

    女帝见状,震惊了不少。看向琉璃姗的目光火热的不像话:“没想到啊,姗儿的灵力竟在我之上。这下,凤城国有救了。”

    这话一出,琉璃姗蹙眉了。收回手后语气有些不善道:“你什么意思?”

    “姗儿,你且随我来。”知道现下一时半刻的也解释不清楚,女帝开口后,一个转身。

    紧接着,她手中再度浮满绿油油之光,只见她朝着寝榻轻轻一挥,绿油油之光下一刻便将整个寝榻包裹。下一瞬,在琉璃姗及女帝的注视下,寝榻缓缓升起,下方,顿时出现了一道看似深不见底的通道。

    酉冥殿——四皇女凤美攸沙的居殿。

    外景绿树成荫,假山环绕。内景,几个荷塘缭绕,周边小径无数异花光鲜绽放。

    此时此刻,在那片地异花中央,静坐着一个身着深蓝华服的女子,再一旁,几个侍奴焦虑不安的看着、候着、等着。

    “踏踏~踏踏~”

    这种状态没有持续多久,突儿一道道迅疾却不失稳妥的脚步声由远驶来,几个侍奴循声望去,当看清朝着她们走来的人是谁后,个个面色更显不安的垂下脑袋,急忙行礼:“参见鸥贵君。”

    只见突然到访的鸥贵君冷眼扫过她们,继而看向异花中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子:“说说,四皇女怎么受伤的?”

    几个侍奴一惊,心底猛地升起恐慌之感。垂着脑袋用着眼角余光扫了扫身旁的几人,各个一副胆怯的模样。

    沉默片刻,在鸥贵君不耐的投去不善的目光后,凤美攸沙的贴身侍卫闻香这才咬咬牙,轻颤着身躯冷汗淋漓的小声道:“回鸥贵君,小的们…不知道~”

    “嗯?”鸥贵君眼中狠厉闪过,眸光泛冷的死死的盯着开口的闻香:“你乃攸儿贴身侍卫,攸儿怎么受伤的都能不知道?”

    被鸥贵君这么死死的看着,闻香心肝突儿一阵猛缩,顿时想也不想的“砰~”的一声双膝跪地,其余的几人见状,也急忙的弯下膝盖跪在地上,颤音道:“鸥贵君明鉴,小的们真的不知主子是如何受伤的。”

    闻此,看着眼前几个侍奴加侍卫惶恐的样子,鸥贵君蹙眉了。

    收回停放在她们身上的视线,鸥贵君看向异花中那抹倩影,问:“既然不知如何受伤的,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总该知道吧?”

    “知道、知道。”几个侍奴连连点头。

    “闻香,你说。”看也不看她们一眼,鸥贵君依旧注视着异花中的倩影,眸中闪过深思。

    “是这样的,盛宴中女帝突然承认了宸王妃是皇女,并赐予德王封号赠予凰城西郊府邸。主子气不过争上了两句后便这样了。”是的,她们所知道的就是这些,如今也这般道了出口。

    只是,听在鸥贵君耳里眼中狠厉又加重了不少。抿了抿感性的薄唇,视线再度停留在闻香身上:“这么说来,攸儿能如此,是女帝……”

    “小的们并未看到女帝出手。”听着鸥贵君话说一半留一半,闻香顿儿急了,再不明情况之前,她可不敢让鸥贵君误解。

    鸥贵君双眼一眯。冷冷的瞪向闻香后移开视线:“退下吧。”

    言罢,闻香几人如释重负的急忙起身,不出片刻,她们皆是脚下生风般的如同身后有鬼魅追赶似的跑开了。

    由此可见,在她们眼里,这鸥贵君比她们那喜怒无常的主子更可怕呀!

    偌大的酉冥殿内院,在凤美攸沙的几位侍奴和侍卫逃开后,随鸥贵君一同前来的几个侍奴同样的也无声的退开,徒留鸥贵君及异花中的凤美攸沙两人。

    看着静坐在异花中那脸色苍白的凤美攸沙,鸥贵君心中一疼。想到他在寝宫听到的只言片语,又看到了眼前之景。说不气不怨那是不可能的。

    宴中发生的事他多少也听说了些,而且能伤得了凤美攸沙的人也唯有女帝一人。

    可是,他深信女帝是不可能对凤美攸沙出手的。

    静默的盯着异花中的倩影,独站一旁小径上的鸥贵君蹙着眉头,眉宇间是化不开的忧虑与不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