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有人要杀我?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这笑,很浅,很真实。

    真实到身侧的洛宸都能察觉到来自她内心深处的喜悦。

    是的,此刻的琉璃姗的确是喜悦的。发生了那么多事,没有一样是提升实力来的让她高兴。

    实力一但提升,她可以不用畏惧这世界的人,还能更好的保护她身边的所有人。这,本是值得开心的一件事。

    抬眸,看了看席台上的佳肴,琉璃姗自行动手了。

    一旁,洛宸细微的看着。当看到琉璃姗很满意面前的兽品后,他越发勤快的开始为她布菜了。

    高台之上,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的女帝见状,红唇勾了勾,眼底毫不遮掩的涌上满满的溺/爱:“姗儿,凰城西郊的府邸上就圈养了不少深山逮捕的野兽,你若喜欢,不妨住进那里。”

    台下,正在用食的琉璃姗眨了眨眼,女帝的话莫名的让她产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抬头看去,美眸中虽清澈见底,可思维却快速的运转。

    刚刚,女帝册封她王位时,那被自己刺激的晕过去的凤美攸沙可是相当不满的,可是在女帝说要将凰城西郊府邸赐给她的时候,凤美攸沙坐不住了。

    难道凰城西郊的府邸上有什么?

    深思中,一旁的洛宸良久不见琉璃姗回答,知道她在思考去那里的利与弊。可于他而言,他私心的不希望,也不想琉璃姗承了王位。

    她如今的身份,已经够复杂的了。若是再加个凤城国的王爷,那她肩上的担子不是更重了?

    “承蒙女帝厚爱,姗儿…”

    “好。”几番寻思,洛宸刚开口想要回绝女帝的好意,不想身侧一直与女帝对视的琉璃姗突儿就直接一个‘好’字答应了。

    女帝听闻,当场乐了。

    唯有洛宸愣了半响,待反应过来琉璃姗都说了什么后,幽眸划过疼惜:“姗儿,这王位可不是那么简单……”

    “我知道。我会答应自然也有我的用意。你不必担心。”不等洛宸把话说完,琉璃姗言语淡淡的阻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她何尝不知一旦承下王位,会有很多的不得已与责任?

    视线扫过对面一直将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的慕容浩和绍青涵两人,想到他们身后的西厢国,琉璃姗勾起红唇,深意的朝着他们笑着。西厢国吗?她可不怕。

    这笑,看在对面两人眼里不由的心底腾升不祥之感,可看着洛宸眼中,那是一种赤果果的挑衅。

    “姗儿,今夜可否留在宫中陪陪本帝?”得到琉璃姗的答复,又看了看一项号召力强悍的洛宸无言与对,高台上,女帝忍不住请求了。

    天知道她见到琉璃姗的那一刻有多激动。除了气质相反,旁的简直太像了。

    琉璃姗挑眉,洛宸微微蹙起的眉也在女帝这话一出稍稍舒展。两人看了看女帝,又看了看旁边的席位,只见琉璃旷目不转睛的,满含思念的看着高台上的某人。

    见此,琉璃姗悠悠一叹。这女帝给她的感觉,让她腾升一种陌生之感而非亲人间的亲厚。如果拒绝,某人可能会难受吧。

    想着,琉璃姗抿了抿红唇,淡淡出口道:“好。”

    简单的一个字,听在女帝耳中不由得让她欣喜不已,可听在洛宸和琉璃旷、琉璃坤两人耳中,心中意味不明。

    “同意就好,同意就好。”听到琉璃姗答应,女帝又激动了,连连道了两声后,顿儿偏头看向身侧候着的安嬷嬷:“你去安排一下,莫怠慢了宸王及勇侧君。”

    “是。”安嬷嬷俯身应声。

    见此,女帝满意了。今日的晚宴本是被迫举办的,不想受邀的人中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意外的琉璃姗。也好在因为琉璃姗,她可以明着请求他们留下,到时候…

    想着,女帝丹眸中闪过精芒,偏头看向另一侧至高调出场后便沉默下来的慕容浩等人:“听闻浩王子隐居深山多年,不知此次出山,所谓何事?”

    一侧,听到女帝提及自己。慕容浩微微收敛了自己,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忍不住的激动。再度看了一眼对面正在品食的琉璃姗,慕容浩眸光幽柔:“实不相瞒,浩此次出山为了两件事。”

    说着,不等女帝开口,他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了洛宸的身上,继续道:“第一件事,便是为了莫璃而来。”

    洛宸眸光一冷,心下不悦猛然腾升。这慕容浩,好大的胆。

    女帝、琉璃旷,琉璃坤微愣,从刚才琉璃姗和慕容浩的交涉来看,他们是认识的没错,可是这么直接的道明来意,就有些……

    “噢~那第二件事呢?”高台上,随着慕容浩满含温情的看着琉璃姗,而琉璃姗丝毫不见反应的该干嘛干嘛,就好似她们谈论的不是她一般的样子不经让女帝侧目了。可想到慕容浩才是这场盛宴的主角,她又不得不顺着他的话问下去。

    “前段时间,浩的弟弟误闯了凤城国和沐阳国边境的迷雾林,如今身重剧毒昏迷不醒。早些间,听闻女帝在召集医者,所以浩自作主张,携带弟弟前来恳请女帝帮帮忙,让那些医者为他看看。”

    女帝微愣,而下方众大臣满面汗颜。

    女帝召集医者之事已经被传的很广了。而这作庸者还是琉璃姗。

    只是,大部分医者来是来了,可是却被四皇女的人暗中阻挡的阻挡,杀害的杀害。

    “原来是寻医。”微愣过后,女帝精眸闪烁,扫了扫台下某些不安的大臣,心中冷笑不已:“本帝虽是召集大量医者,但已经很长时间了并未有医者前来面见本帝,所以这事,本帝可能帮不了浩王子。”

    “噢~浩可是听说神医陌震几日前来了凰城还见了女帝。”慕容浩眉梢轻挑,意味不明的道。

    “是这样没错,可神医脾性随然,要请他出手还得他愿意才行。”听着耳边慕容浩那不似请求的话,女帝勾起一抹冷笑:“再且,神医此时并不在凰城。”

    “浩知道,若神医归来,还请女帝帮忙引荐引荐。”慕容浩起身,谈不上对女帝有着恭敬,但礼仪方面,他还是做的有模有样的。

    “这是自然,浩王子放心。”女帝点点头。看了看慕容浩,又问:“那迷雾林沼泽毒物盛多,地势凶险。泽王子怎的就跑里面去了?”

    “前段时间迷雾林不是传出有鬼魅野兽吗,弟弟可能也是好奇才会探往,好在只是中毒并没有生命危险。”慕容浩笑,笑的同时,还不忘朝着对面的琉璃姗看去。

    “还好没有生命危险,真是万幸。”女帝明了的点点头。

    下方,我行我素的琉璃姗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垂眸无声的冷笑着,无视对面投来的视线,反正她们此行目的已经达成。只是,她没想到慕容浩此行是寻陌震而来。

    想到这,琉璃姗偏头看向洛宸:“陌震不是经常跟你在一起么?怎么突然跑这里来了?”

    “三年前你出事之后,他便走了。如今他在哪我也不知道。”想到陌震的身份,想到他也来了这凤城国。再看了看对面的慕容浩,洛宸幽眸微眯,侧首,顿儿在琉璃姗耳畔轻声道:“当初陌震欠女帝一个人情,此次能过来,估计是女帝身边真的有人病重。”

    “那会是谁?”琉璃姗悠悠的呢喃着。抬了抬眸,目光清幽的扫向高台之上的女帝,她的身边…到底有谁能让她秘密召集医者?

    台上,察觉到下方有人注视,女帝回眸,当看到琉璃姗在看自己,精眸顿时染上喜色,绝色的面颊还微微爬满了红润之色。

    台下,将女帝所有的变化看在眼里的琉璃姗红唇微不可查的抽了抽,心底不经一次的疑惑着:这眼前的女人,真的是琉璃旷多年前的妻子?她的母亲?

    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

    “不急,早晚会知道的。”看着琉璃姗垂着眸凝思,洛宸动作娴熟的将琉璃姗的小手握在掌心中。与此,感受着掌中的微凉,难得的令他安心不少。

    盛宴仍在继续,台下台上的人仍面色各异的处在席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唯独几个面皮够厚的人,好似眼前有什么珍宝一般,两眼放光的紧紧的盯着某个淡定自处,悠然自得,该吃吃该喝喝的琉璃姗。

    这场盛宴,最终也在这种令人无语的气氛下草草收场。

    知道的人都明白,今日突然举办盛宴的主要目的是给足西厢国王子面子,而琉璃姗几人只是附带的,谁叫他们身份同样的不简单也同样的身处凰城中。可不知道的,都会认为这场盛宴,琉璃姗才是主角,那突然冒出来的慕容浩几人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盛宴过后,琉璃旷和琉璃坤被安嬷嬷安排的人带下去休息了。慕容浩及他的皇子妃则被四皇女的某位忠臣、如同侍奉神谛一般的毕恭毕敬、任劳任怨的带离前往宫中别院。

    只是途中离开的时候,慕容浩几番举步不前,犹犹豫豫的不舍的看着席中不动分毫的某女。直至被他身侧的绍青涵拉扯不断这才远离众人视线。

    “宸王,本帝还有话要与姗儿相谈,不知你可否先行回避?”知道洛宸与琉璃姗之间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女帝语气轻和,客气不少。

    听闻,洛宸看向琉璃姗。

    “去吧,我没事的。”琉璃姗面无表情的朝他点了点头。

    进宫之前,他们两就商量好了,如今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靠近女帝,洛宸自然也可放心的去办他要办的事。

    于后,洛宸离开了。而琉璃姗也和女帝离开了百花园,朝着女帝寝宫走去。徒留下来的几个皇女及皇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也都一副无趣的起身离开。

    晚晴宫——凤城国历代女帝的寝宫。

    这里,琉璃姗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只是之前每次进入这里,都是暱去身息的稍稍进入。如今随着女帝带路,跟在后方的某女,终于可以好好的打量打量四周的一切。

    庄严,华贵。

    总结两个字——奢华。

    悄无声息中,随着女帝七拐八弯后,琉璃姗来到了女帝卧榻休眠的镶金雕凤的凤榻边上。

    看了看举步不前且又看着自己的女帝,琉璃姗不经疑惑。她可不会认为女帝不由分说的将自己带到这里没有原因。

    只是这相谈的地点,再看看女帝看着自己那饱含爱意、露/骨,直接的眼神…有点那啥啥呀。

    喂喂…她可是女的,而且还是她的女儿……

    “咳咳…”面对这么直接的眼神,琉璃姗灵光一闪,突儿有些明白这目光代表的是什么了。

    “姗儿~”眼看琉璃姗尴尬的转移视线,女帝仍我行我素的紧紧的看着,若不是身份使然,若不是还有很多事要说,她估计会扑上去狠狠地……

    “这有密道?”尴尬之后,琉璃姗果断的来了个无视。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跟女帝闲聊的。看了看周朝,又看了看女帝停留站定的位置,琉璃姗咪起了双眼。

    “呵呵,姗儿真是聪明。”听言,女帝不怒反喜。可看琉璃姗认真的样子,她也明白此刻不能说别的,于是言归正传道:“姗儿,将你体内的灵力汇集到手中让我看看。”

    琉璃姗惊愕,顿儿有些诡异的看向女帝那双染满温情的眼。她都不自称‘本帝’而称‘我’了?

    呸呸、呸~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怎么知道自己体内的力量的灵力?

    看着琉璃姗一脸警惕的盯着自己,女帝呵呵一笑,解释道:“姗儿,你本是凤城国皇室一脉,而且还是最纯正的一脉。你本不该流落在外的,可是凤城国已不同以往,若早些将你接回,你必丧命。”

    琉璃姗美眸一冷,虽不明白女帝为何说些有的没得,可是她抓到了一个重点,挑眉一问:“有人要杀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