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实在太刺激人了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半空,一轮圆月薄雾遮掩,稀少的繁星若隐若现。

    琉璃旷突兀的站起,意识到现场还有这么一个人的众人静若无声。看看琉璃旷又看看女帝。今晚的盛宴,可是相当的刺激她们的心脏。

    同样的,她们也想看看,多时不理琐事的女帝是否会因为琉璃姗几人出现而走出寝宫,面对甚至是管理动乱的凰城。

    “凤芙?”琉璃旷那道喜悦、激动而脱口的话不胫而走的灌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高位上,站着身子本想走向琉璃姗的女帝微微蹙起了眉头。也因着这突如而来的呼喊,她的目光终于掠过琉璃姗,看向琉璃旷。

    也因着她这一看,她面上虽没有多余的表情,可那眼里闪过的神色还是一一落入琉璃姗眼中。

    “旷哥?”眼底的神色一闪而过,女帝紧盯着眼前那一把年纪却依旧丰绅俊朗的琉璃旷,挑眉轻问。

    “是,是我。”听到时隔多年的爱称在耳畔响起,琉璃旷激动了。可这一激动,这铁铮铮的汉子,因为寻到多年之妻,高兴的红了眼眶。

    见到这一幕,众人暗叹不已。

    可相比琉璃旷的激动及喜悦,高台上的女帝就平静不少。从她的面上,她们看不到任何表情流露。眼里,没有溢满喜悦。

    那不动声色的样子,让琉璃坤和琉璃姗两人看了都不经蹙紧了眉头。皇族中人项来多情,甚至无情。琉璃旷满腹倾心,而女帝一脸淡漠。琉璃旷爱了女帝十多年,找了她十多年,可如今那女帝的样子…哪里有琉璃旷眼中思念的万分之一。

    若说忘了,可她在见到他们的那一刻,还能喊出他们的名讳。

    那如今这种现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女帝对琉璃旷的爱…淡了、忘了。

    “爹,难不成女帝…”看了看平静的不像话的女帝,再看看激动得浑身轻颤险些当众落泪的琉璃旷,琉璃姗不忍,终是开口。

    “姗儿,是你娘亲,是你娘亲。”痛到极致方然划泪,喜到心头悄然落泪。随着琉璃姗那不确定的询问,琉璃旷在看过来的时候,终是忍不住的落下泪滴。

    见到这一幕,琉璃坤和琉璃姗两人的心狠狠的揪起,连带着一旁沉默无声的洛宸都不由得感染几分悲情。

    而琉璃旷这一状举,落入旁人眼中,除了震惊别无其他。在她们眼中,琉璃旷是丹雅国曾经战功赫赫的铁血将军,如今像个失足的孩童寻到至亲般的红了眼眶流了热泪,也仅是震撼了她们而已。

    许是琉璃旷久别重逢太过激动,忘乎了如今现状,忘乎了她们之间的身份。可一旁,琉璃姗几人却没忘。

    眼角余光扫过高台之上的女帝一眼,琉璃姗无法,只能冷下音调:“爹,现在不是认亲的时候。即便她是娘亲,可她也是凤城国的女帝。”

    琉璃姗狠狠地咬重‘女帝’两字,希望琉璃旷能从那份无边的喜悦中走出来,认清现实。

    不过,还有…琉璃旷没有让琉璃姗失望。

    多年战场摸爬打滚,经琉璃姗这么提醒,琉璃旷渐渐的从喜悦中走出。只是那悄然低落的泪太过刺眼,刺眼得琉璃姗不敢去看。

    愣愣的回望高台之上那熟悉的身影,琉璃旷仿如被人当头一棒。

    看着他眼中喜悦之色渐渐消失,看着他布满激动神情的脸逐渐惨白,旁人只当他认清消失,接受不了罢了。可在琉璃姗和琉璃坤看来,那何止是接受不了。

    “凤芙…”是的,对于此刻的琉璃旷来说,接受不了的成份居多。身影一晃,好在他身侧的琉璃坤眼疾手快,扶住不说还将其按回原位。

    “姗儿,这样会不会被岳父太残忍?”深知琉璃姗重情重义,眼看琉璃旷心伤,洛宸担忧了。

    哪知琉璃姗更绝,回瞪了他一眼:“长痛不如短痛。”

    “姗儿…”高台之上,至始至终看着琉璃旷神态转变却无一话的女帝见琉璃旷被人按回原位后,神色有些忽明忽暗的看向琉璃姗。

    “女帝,我等可是奉邀入宴而来,不是来认亲的。还请开宴。”生冷,疏离,隐隐中还有一丝疏离。

    琉璃姗的话,在旁人听来是胆大妄为。可在女帝听来,便深知琉璃姗话中含义。

    敛下眼中多余的光彩,女帝轻哼了一声,面朝众臣:“是本帝失态了。”

    一句话,说得在场的人听得云里来雾里去的。看看琉璃姗几人,又看看女帝,各个面带狐疑,就这么完了?

    女帝不是承认了琉璃姗吗?

    没有加予封号?

    然而,所有人的多虑了。

    “好了,既然爱卿们都知道了,本帝也不再隐瞒。琉璃姗乃本帝与琉将军之女,琉璃姗赐名凤美姗沙,封德王,赐凰城西郊府邸。”

    “母皇~”女帝语气一顿,居于下位且受重伤的凤美攸沙听闻,心中一惊,焦急起身。

    “闭嘴~”而,话音刚落,便迎来了女帝狠厉的眼神。

    凤美攸沙一惊,碍于女帝那狠厉眼神心有不甘的握紧拳头,隐晦不发的缓缓坐下。

    看到这一幕,皇子皇女出奇了。琉璃姗乃凤城国皇室子嗣,加封那是应该的。这凤美攸沙怎么会笨到想去阻止?

    只是这一番阻止,让在场的几人记在了心里。

    “琉璃旷虽为丹雅国将军,可也是本帝之夫德王之父,特封勇侧君。”

    “嘶~”女帝话音一落,在场的众臣又是一阵冷吸声。

    然,还不等她们消化完,耳畔,又响起了一道清冷之音:“我拒绝。”

    什么?拒绝?

    扑通~扑通~扑通

    心脏跳的很快,在场的众臣都块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够用了,这实在是太刺激人了。

    “姗儿?”女帝蹙眉,眼底明显的浮上不悦。

    “女帝,本王妃也说了,这次我们是受邀而来,并非认亲。”琉璃姗眸光一冷,直接肆无忌惮的迎上女帝投来的目光。

    这称号在旁人看来是光鲜,是地位,可对她而言那是累赘。这次凰城一行本是打算找到琉璃旷之妻。

    可,找是找到了。然却没爱了。

    她可不会让一国铁铮铮的将军沦入后宫。而眼前的女帝,也将不是琉璃旷的良配。

    既然认清,明白。那她也明确了目标。

    “你不喜德王一位?那太女之位呢?”琉璃姗迎来的视线太冷,太过犀利。女帝心下微惊,可面上还是相当镇定。

    这下,众臣又惊了。那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膛一般。就连那始终如一,平静无波的太女凤美沙沙听闻,都免不了的受伤、紧张。更别提凤美攸沙了,一听这话,立马炸毛了。

    不顾自身重伤,凤美攸沙一脸难以置信的愤怒:“母皇,你这样决定对儿臣们不公。”

    “不公?”闻声,女帝眸光一冷,阴测测的看向起身对峙的凤美攸沙,红唇勾勒出一抹冷嘲、热讽道:“你跟本帝谈不公?”

    “如今凤城国内忧外患。你及太女,以及以下众位爱卿不是一致对外反而内讧。”

    “凰城内外民不聊生,你们几个,有谁主动站出来治理过?”看了看身侧一一排开的皇子及皇女,女帝眸光深冷,语气极度深寒:“本帝就那么一段时日未曾管教你们,睁只眼闭只眼的看你们处事。结果呢?你们回报给本帝,回报给百姓的是什么?”

    “本帝给过你们机会,你们珍惜了吗?”深冷的扫了身旁几个子女,女帝继而将目光挑向下方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的众臣,一字一顿:“拉帮结派,把凰城搞得乌烟瘴气的,这便是本帝的好儿女,好爱卿的能力?作风?”

    “是,我们是让您失望。可琉璃姗呢?她一个外人凭什么加封,凭什么给予太女一位。”凤美攸沙不服,真心不服。凭什么她们累死累活的,而琉璃姗就那么一露面就能得到?

    “就凭她也是本帝的女儿。就凭她在外的声望比你们高。就凭她的目光没有你们那么短浅只放在凤城国。”

    三个‘就凭’从女帝口中溢出是那么的理直气壮。听得皇子皇女既是尴尬又是不服,听得众位大臣冷汗淋漓,也听得琉璃姗及洛宸两人眯起了双眼。

    “贵国的待客方式真是特别,本王佩服。”听着耳边你一句我一句的,再看脸色渐渐悠沉的琉璃姗,洛宸眯起双眼,直视上方。声音不大气场却十足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