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用意在此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脚下的房屋中,室内四方角落烛光通明,使得整个屋子亮堂如白昼。

    这间屋子设置得很简单,似寝屋又似书房。一张不算大也不算豪华的木榻置于东面窗前,木榻前径几米之处,摆放着一张陈旧的书写台,那陈旧就好似被这家子老小用了几个年代一般。书写台后方,两架木制的书架耸立。

    两道身影,毫无征兆的凭空出现,入目的,便是眼前这一番简单到朴实的场景。

    相互对视,两人都下意识的敛去气息,扫过西方木窗所摆放的几张桌椅后,皆是将目光停在了这间屋子除去他们两人以外的人身上。

    他俩的出现,并未惊动原本就在屋中的人。看着眼前的屋主身处书桌台及书架之中,自顾自的一手一边寻找书籍,另一手一边撑着手中的书细阅。

    对她而言,出现的两道人影,当真如同空气一般,被她毫无所察甚至是忽略不记。

    洛宸挑眉,看着眼前自顾自的身影,眸底浮上狐疑之色。别过头,看向身侧的琉璃姗。

    此时的琉璃姗,气定神闲。一点也没有因为突然出现在别人的地盘而感到冒昧。看着人家做着自己的事,她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再度转头,洛宸回望依旧处于书写台及书架中央的人,眼底狐疑更甚。难道,眼前这位,便是琉璃姗口中能解惑的人?

    青色布衣隆身,木簪束发,腰板挺直,四肢健硕有力。虽然看不到此人的容貌,可就凭她的背影…嗯,第一感觉不错。至少在他眼里,上了年纪的女子如她这般让他看得顺眼的,不多。

    就在洛宸盯着青色身影尤为满意之时,自顾自的人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继而,一声悠叹至她口中溢出,使得处于她身后的琉璃姗和洛宸两人,不径的眨了下眼。

    回转身子,目光随意一扫。突然间的,三道视线在空气中相撞。琉璃姗依旧气定神闲,洛宸则是不为所动。而回转身子看了过来的人则是目露惊愕。

    可那惊愕,也只在她眼里停留了那么一会便被她压了下去。

    眸光一转,青色布衣之人先是将目光锁在了琉璃姗的身上,至上到下,眸光四射的将琉璃姗看了个遍。最后得出了一个结果:是很美,一种能使眼前一亮的美。只是这种美,还不够格与那个人的美相比。

    若是琉璃姗知道此刻别人给她的评价,保准会一阵无语,甚至无力的感叹…又一个以貌取人的。

    不过,也不怪人家这么评论。谁叫她这一路上,都用胭脂水粉改去了她大半真实容貌呢?其实啊,咋看之下,不认识琉璃姗的人还真会认为她不是琉璃姗。可认识她的人呢,多看几眼,还是能认出来的。

    这,便是她的化妆技术了。

    仿若一层白纱敷面,似真似假。

    眸光再一转,视线从琉璃姗的身上移到了洛宸身上,还是那番精明的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只是这一番打量之后,她给出的评价比琉璃姗字数要少,好评更好。

    完美。

    是的,青色布衣给洛宸的好评便是完美。

    可,真的就完美吗?

    “草民叩见宸王,宸王妃。”精光至眼中敛去,青色布衣顺了顺衣摆,上了年岁颜容看不出喜怒的朝着静若安然的琉璃姗和洛宸两人行礼。

    受之一礼,若换在平常,琉璃姗肯定会开口客气一句。而洛宸嘛,即便是不想开口,也会虚拟的来一个动作。

    然而今日,面对这看似平凡普通的百姓,能一眼认出他们的人,他们突然的不想开口,也不想有所动作。

    场面有那么一刻的陷入僵局。琉璃姗和洛宸不动不语,叩首的青色布衣之人也察觉到了突转的气氛。

    然,另琉璃姗和洛宸侧目的一幕出现了。本以为僵局还会持续一会,至少在他们两不为所动的情况下僵局还会继续,可谁曾想到?那青色布衣之人竟自己直起了腰板,岁月在她容颜上留下的皱纹在她展出一抹笑意后,竟协调得让琉璃姗和洛宸明显的感觉到了来自对方的善意。

    是的,是善意。那残留在她眼底之处的不是客套的善意,不是虚伪的迎合故意为之的善意,也不是做作做个样子的善意。

    这善意,让身处谋利取舍,杀伐果断长年的洛宸不由的舒心一畅。让冷心冷情的琉璃姗身心一暖。这细微的感觉,都让他们有种说不出口的舒适感。可也是这种面对陌生人而产生的舒适感,让琉璃姗和洛宸舒畅片刻后变得更为的警惕。

    看向青色布衣之人的视线,冷厉几分,刺骨寒颤的气场也不由扩大几分。

    也正如此,琉璃姗纠结了两天的问题得到了答案。

    “能锲而不舍的上门宴请三日而没受到任何一方势力的打压。你的这门绝技…不错~”清眸冷厉的落在青色布衣之人身上,直视着她投来的‘善意’目光,琉璃姗红唇处似笑非笑的勾起一抹意味深长,出口的话至尾,还不由得将‘不错’两字拖长了音。

    此言一出。怪异的气氛出现了一丝破解。洛宸惊愕,可幽眸及面色不改。倒是青色布衣之人错愕了。

    嘴边的笑意不见,可琉璃姗和洛宸都看的分明,她那善意的眸色划过惊讶。数度虽快,却快不过他们的眼。

    短暂的惊讶并未让青色布衣之人有别的神态。只是再看向琉璃姗的时候,面上显而易见的多了认真:“宸王妃识得这门绝技?”

    青色布衣之人也不遮遮掩掩。她知道,琉璃姗既然能一眼看出问题所在,定是明白其中深奥。遮掩,只会成为笑谈。

    琉璃姗一声冷笑,要说识得,那还真小看她了。

    然,看着琉璃姗冷眼冷笑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青色布衣知道,自己先前的举动,触怒了眼前两人。

    没办法,绝技被她惯用多年,已与她融为一体。眸中善意不改,青色布衣转身,一边朝着西方那摆放桌椅的位置走去,还一边语态软中有力的开口:“王爷王妃请上座。”

    青色布衣的举动毫无疑问的让洛宸不满的冷下了眼。可再不满,他也清楚今晚过来这里的目的。听着刚刚琉璃姗出口的话,他已经猜到,眼前的这位是谁了。

    扫了眼跟上的琉璃姗,他抿了抿唇,面色极为不好,可再不好,他还是得跟着。

    “不知王爷王妃深夜到访,所以没有什么准备,这些粗茶糕点,还妄王爷王妃别嫌弃。”眼看琉璃姗和洛宸两人随她入座,青色布衣慢条斯理的倒了两杯茶水,在琉璃姗和洛宸的瞩目下,推至他们面前。

    洛宸依旧是不为所动,眼角余光扫过杯中还冒着热气的茶水,继而垂眸,一副我只是陪同,琉璃姗才是正主的样子。

    反观琉璃姗,在青色布衣将茶盏推至面前后,她毫不矫情的伸手。在青色布衣的来回扫视下,无声的抿上一口。

    眨巴了下嘴…苦中带甜,口留余香。

    眸底一抹暗点一闪而过,琉璃姗抬眸,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开口:“朴绣怜…”将手中茶盏轻搁桌面,琉璃姗又道:“雾灵山涯顶盛产的灵茶来到你这,竟成了粗茶?”

    洛宸惊愣,垂着的眼帘在琉璃姗的话出口后,惊愕的猛地抬了起来。

    视线扫过面前未曾动过,冒着热气的茶盏,又看了看身旁一脸不行于色的琉璃姗。出手,不出一秒的时间,琉璃姗面前那杯被她品过的茶水落入了洛宸手中。

    不假思索的抿上了一口,细细品尝了一番后,洛宸不淡定了。

    这茶,可不就是两年前凭空出现,且火热大卖,最终因无法供应大众,变成皇家独有的灵雾茶吗?

    “果然。”看了看洛宸品尝过后的反应,又看了看琉璃姗一脸的平静,朴绣怜低低一笑。那双善意的眸有意的扫过洛宸,最后停在琉璃姗的身上。只是那善意的眸由最初的淡然渐渐变得火热。就好似眼前的琉璃姗,是一块无价之宝一般:“就连宸王也不知道这灵雾茶出自宸王妃之手吧?”

    洛宸再度惊愕,幽眸早已不受其控制的展露了他所有不该表现的情绪。别过脸,震惊的看向琉璃姗。

    只见琉璃姗似笑非笑的勾起红唇,淡淡的回头迎上洛宸投来的视线。她不开口,洛宸亦是。只是四目相对,无声胜有声。

    回头,目光浅浅的看向朴绣怜:“若是本王妃没记错的话,灵雾茶已被归类皇家。你,锲而不舍,不怕世态威压的坚持上门宴请…”琉璃姗语气一顿,听得朴绣怜一张上了年纪的臃态脸瞬间敛去了笑意,而后,琉璃姗的话又紧跟而出:“开门见山吧,我不想多说废话。”

    “宸王妃就那么沉不住气?”朴绣怜眉眼一挑,突儿有些不满起了琉璃姗的态度。

    “这不是沉不沉得住气的原因。”琉璃姗双眸微眯,唇边笑意不减,扫了洛宸一眼,继而开口:“灵雾茶都已在手,想必本王妃的部分事情,你都知道吧?”

    朴绣怜不语,默不作声的等着琉璃姗接下来的话。

    “既然知道,那你该明白本王妃很忙,忙的实在抽不出时间来与闲杂人等闲谈。”

    朴绣怜脸色一沉,眸中善意退去,带着火花的恼意取而代之。即便如此,她都极力忍着。

    她是闲杂人等?

    好吧,外表看去好像真的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朴绣怜暗暗告诫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不知女帝亲卫的身份,可能让宸王妃抽出点时间?”

    “女帝亲卫?”琉璃姗眉梢一挑,饶有意思的笑了。

    而洛宸,则是幽眸泛冷的投入了怀疑的目光。

    “我的确是女帝身边的亲卫。不然,你以为我能买到名贵的灵雾茶?还能在太女和四皇女的监/视下完好如初的上门宴请你们三日?”洛宸投来的怀疑让朴绣怜心里一阵不舒服。可没办法,相较眼前两人,她还是比较看好洛宸。琉璃姗也不错,可是她没人手,没兵马呀,她是帮不了女帝的。一番对比下,朴绣怜心里的那杆秤,毫无疑问的偏向了洛宸。

    “说吧,你这么做的目的为何?”明显的感觉到朴绣怜格外在意自己的看法,洛宸抿了抿薄唇,又看了一眼一脸深沉的琉璃姗,开口了。

    得到洛宸的回应,朴绣怜舒了一口气,笑了。

    起身,单膝下跪,腰板挺直,双手抱于面门。几个动作,眨眼的瞬间便完成了:“女帝亲卫朴绣怜,奉女帝之命,请求宸王派兵协助凤城国。”

    “喔~”幽眸微闪,洛宸面无表情的拖长了音。余光扫过静静端坐一旁的琉璃姗,不冷不热的继续开口:“想要本王派兵协助?”

    “是。”低着头垂着眸的朴绣怜一听,连忙应声。

    “那你们是不是应该休书一封快马加鞭的送到夜澜国征求国主意见?”

    洛宸幽眸一冷,探向朴绣怜的目光中毫不遮掩的凌厉起来。朴绣怜一听,心底一紧,面上一惊。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

    洛宸这话中的另一层意思,她如何能听不出来…

    即便是听出来了,她能说什么?能直接道明女帝的用意吗?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