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药,回击其三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次日清晨。

    荒郊野岭外,琉璃姗一行人休息好后,简单的在煮了点美食,吃好了之后这才慢悠悠的继续上路。

    看着行程极慢的队伍,洛宸不解,那日在小城镇的时候,看琉璃姗的样子,可是很着急着要赶去迷雾林的,怎么这才过了一个晚上,又慢了下来?回头,不解的扫向同他一样坐于马背上的沐南怡:“你说,姗儿为何把行程慢了下来?”

    沐南怡侧目,很平淡的扫了他一眼,继而看向前方:“你忘了?莫璃说过回家之前先解决一个人的。”

    闻此,洛宸这才想起昨晚琉璃姗说过的话。于是乎,回头看向前方缓慢行驶的马车。

    另一边,天边刚刚泛起余白。休息好了的慕容泽一行人来到楼下,想着准备些干粮在路上充饥。不想,干粮她们都还没有接到,腹中的隐隐痛感越发强烈。

    不到一刻,本是呆在楼下等候慕容泽下来的知画几人,瞬间跑了个没影。

    慕容泽下楼的时候,扫了四周一眼,完全没有自己熟悉的身影。几步上前,停驻在客栈的柜台前,询问:“掌柜,可有见到我的那几位夫人了?”

    掌柜抬头,疑惑的扫了眼刚才那几位美人坐的位置,那里,除了小二被她们准备好的干粮,人影都不见一个。即时,掌柜摇摇头,面无表情的道:“刚才是有见到她们的,估计是出去了吧。”

    慕容泽默不作声,扫了一眼刚才掌柜看去的位置,无声的走了过去。

    没等他坐下,最先离开的姚歌回来了。看到慕容泽站在那里,急忙上前:“小主,我们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上路。”

    听到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慕容泽侧目看去,只有她一个人:“其他人呢?”

    “额...”姚歌愣了几秒,再度扫了一圈四周,喃喃道:“刚才属下肚子痛,离开了一会,也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

    慕容泽点头,继而坐下:“等等吧。”

    姚歌点头,刚想坐下,突儿,腹中又是一阵翻滚,且来得异常迅速。姚歌抬头,想跟慕容泽说声她去方便一下,可,话到嘴边,她说不出来。

    而慕容泽,感觉到姚歌的不正常后,抬眸看去,只见姚歌捂着腹部,一脸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以为她要说什么,慕容泽不语,等着她开口。

    不想,话没等到,得到的,是她慌乱逃开的背影。

    姚歌前脚刚离开,知画后脚便进入了慕容泽的眼中。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知画,慕容泽本是打算问问她刚才去哪了,可谁知,知画还未走到他的面前,就如姚歌一般慌乱离开。

    见状,坐在原处的慕容泽郁闷了,脸色相当的不好。

    于后,舞蝶和梦语也相续出现,可都是没有与他说上一句话,才刚刚漏脸便又快速的离开。

    就这样,这一上午,这几个人反反复复的出现又离开,离开了又回来,回来后还不等靠近自己,又无力的转身离开。这下,坐在原处等着她们的慕容泽已经不是脸色不好了,而是整张脸阴翳的黑了下来。

    晌午时分,她们的状况才微微好转。

    看着一个个脱力得毫无形象走回来坐好的几人,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她们被算计了。

    “小主,今日,属下等可能不能赶路了,要是急的话,小主先行,属下等休息好后在追上?”跑了一上午的茅房,此刻她们几人,既是双腿发麻,又是浑身无力。

    看着她们一个个像个阉掉的黄花菜一样毫无精神可言,慕容泽黑掉的脸这才有了缓解,举目,眸光泛冷,一字一顿的开口:“待会自行找个大夫看看。”

    知画几人点头,她们、已经无力在开口说话了。

    见状,慕容泽压下心底的忿然。想着自己先行离开去追琉璃姗。

    没等他走出客栈,腹部突入而来的绞痛顿时让他止住了脚步。回头,慕容泽意味不明的扫了看着他的知画几人,刚想开口说点什么,话在嘴边就说不下去了。

    而知画几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的看着站在门边的小主,只见他欲言又止的看着她们,继而脸色渐渐泛白。下一刻,不等她们反映,慕容泽脚步生风,顿时朝着她们早上走过的那条路跑去。

    知画几人见状,眼皮直跳。

    “该不会,小主也跟我们一样吧?”看着消失不见的慕容泽,姚歌喃喃的开口,道出心中不算肯定的肯定。

    “应该。”舞蝶轻言。

    “......”看词情形,梦语很快便意识到了不对劲。左右看了她们一眼,极为肯定的开口了:“我想,我们都被人算计了。”

    “谁?”知画眼眸一冷。

    “不知道。”梦语摇摇头。

    “难道是昨晚的那些饭菜?”回想着她们到了这里后,除了用食过昨晚的饭食便无其他。难道是那些饭菜里被人做了手脚?

    “应该不是,昨晚我有验过的,那些饭菜都没有问题。”姚歌摇头,肯定的开口。小主在外,所用所食都必须谨慎,所以,每一样近手的东西,她都一一检查过。

    “既然不是那些饭菜那又是什么?”舞蝶不悦了,愤愤不平的开口。最好别让她知道是谁算计她们。

    “好了,你们先回去休息,我去找个大夫过来给我们瞧瞧。”知画扫了她们一眼,继而起身,拖着虚弱不堪的身子离开。

    这里,知画几人倒是不用再相续跑茅房了,她们都呆在屋里,等着被请来的大夫一一为她们诊脉。而慕容泽,连番光顾那间小小的茅房。嗅着空气中那恶臭的气味,有那么几次,慕容泽想要暴走,可奈何气血上涌,腹中的痛感来得更为猛烈。

    无奈之下,他只好找了个东西塞到鼻翼下,为保持体力,他又直接在茅房里呆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未出来,直接气的客栈中的好些客人找掌柜的理论。

    掌柜是想找她们说说,可奈何刚见面,话都还没有出口,知画几人便直接扔了一袋银两给他,还不悦的说了句:“那凉快那呆着去。”

    好吧,既然给了大量银两,那茅房就是她们的了,喜欢呆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吧。掌柜离开后,分了些少量的银两给那些反映恶劣的客人后,客栈又恢复了以往。

    画面转动。

    慕容泽那里是既无力又无奈。呆在茅房里整整一个下午,出来后他泡上了两个多时辰的澡,想要去掉身上那恶臭的味道,不曾想,不管他怎么洗,那味道始终残留在他的鼻息间。

    琉璃姗这里,虽是一路放缓行程,可与慕容泽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一大截。后方的慕容泽要想赶上他们,估计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入夜。

    一处小山丘中,琉璃姗,洛宸,沐南怡悠闲的仰躺在草地上。

    看着后方陆续传来的纸条,琉璃姗乐得这一路上都是笑容满面。而身旁的洛宸和沐南怡看着,心里虽是高兴,可也暗自心底发虚。

    对此,沐南怡发虚之外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洛宸不同,久久的盯着纸条上的内容,侧目,一脸好奇的看向琉璃姗:“姗儿,那灵王究竟是看到了什么才会晕倒的?”

    琉璃姗回首,眼眸含笑印证着她此刻的心情愉悦,顿时好心情的抽出袖口中的纸张送到了洛宸的面前。洛宸接过,只一眼,便被纸上的画面惊得瞳孔扩张。

    “嘿嘿~”耳边,突然飘出一道隐忍,压抑的笑声。洛宸偏头,不满的瞪向偷笑的沐南怡。

    “这画面是恐怖了些,可那灵王也不至于被这画面吓晕吧?”看到这画面的那一刻,他是吓得心有那么一刻停止跳动,可转眼间便恢复了。想那灵王与自己差不多,应该不会被这个吓晕吧。

    “这仅仅只是一张纸而已,若是在加上莫璃设置的迷幻阵,你要是没有心理准备,估计也会同那灵王一样晕过去。”看着洛宸一脸费解的样子,沐南怡好心的开口解释。

    闻此,洛宸挑了挑眉,顿时来了兴趣,起身,一脸肯定的看着沐南怡:“这么说来,你也曾被吓晕?”

    沐南怡脸色一白,继而尴尬的收回视线。心中不满的诽谤,这洛宸,要不要那么聪明?

    回想当初见到这些画面的时候......沐南怡再次一脸囧色。

    洛宸看着,心情格外愉悦,继而看向琉璃姗的神色中,都染上了浓浓的爱意。这样的琉璃姗,怎能让他割舍?让他放弃?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