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可谓是两大强敌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姑娘,夜澜国的宸王求见。”

    正厅内,随着琉璃姗一句直白的话,使得温龙禁下声,举目,沉默不语的望着。

    琉璃姗回望,亦是不语。

    耳边,绿衣不卑不亢的话音传来。收回目光,琉璃姗定睛看着面前的茶杯,陷入沉思。

    “既然姑娘有客,那老夫就不多叼扰了。”听着耳边突响的话,再看低眉沉思的琉璃姗,温龙识趣的起身,谦卑有礼的朝着琉璃姗轻言而出。

    抬眸,目光清冷,面无表情的琉璃姗开口:“统帅这般急着回去作甚?这夜澜国的宸王不是你的老相识吗?何不留下见见,畅谈一番?”

    “额~”当场被琉璃姗刻意的回绝,温龙微微眯眼,心下的不满腾然而生。因为洛夕梅、因为她。护卫队可是和夜澜国闹翻了。为了避免遇见尴尬,引发生变,他觉得能不见就不见。

    可如今,琉璃姗这般刻意的不让自己走,是存了什么心?

    “来者是客。绿意,请宸王过来吧。”虽是有些好奇洛宸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可温龙被自己的话噎得愣在原地的表情她还是将其看在眼里。

    心底不由的冷笑一番。没办法,谁叫他自己找上门来的。只要他在护卫队一天,她们终究是敌对的姿态相对。

    “是。”绿意轻言应声,在退下之际,举目轻扫了一眼里面的琉璃姗,继而神色不安的退下。

    绿衣退下后,起身准备离开的温龙终是无奈的又坐了回去。如今要面对护卫队的两大强敌,他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此番前来沐阳国,他们是以合作成为沐阳君的客人,只要没有离开,他也相信,洛宸和琉璃姗不敢明面上对他怎样。

    微微收起躁乱不安的心思,温龙一举往常,镇定自若的看着眼前,沉默不语,浅笑连连的琉璃姗。

    两年前,黑白煞现世,如何照拂那些百姓的他就不便多说了。就说说那些她针对护卫队的事,只要她所到之处,当地的护卫队不是死就是伤。

    至于原因嘛,她只留下一句‘这些只会欺负百姓的人,上天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好吧,他也承认被黑白煞所杀的那些人的确是该死。知道黑白煞多处杀了他护卫队的人,他是有追查过。每每从那些百姓口中得知的结果,都是被杀的那些人行为可恶,嚣张跋扈才会被黑白煞一举歼灭。

    于此,他也就没有深究这黑白煞两人到底是什么人。

    如今知晓黑白煞其中的黑煞便是琉璃姗后,温龙也想明白了为什么黑白煞现世后便一直处处针对护卫队。

    对于一个刚刚生产完孩子的女人,突然失去孩子,还面临追杀,心中肯定会恨。如今看琉璃姗这般深明大义的对已经*的护卫队出手,她也算是手下留情了。

    “盯着我看了那么久,统帅可是有什么话想说?”没有刻意回避温龙看过来的视线,琉璃姗直言不讳。温龙能这般此果果的看着她,相信也不会尴尬。

    “姑娘,老夫知道你恨护卫队。可是当初取你孩儿性命和追杀你的那些人早已经被你杀了,如今余留下来的那些,是无辜的。他们都不曾参与到你的那事当中,更不知道那事是怎么发生的。所以、可否放过他们?”直视琉璃姗投过来的视线,温龙真诚的开口。

    他相信,如今的琉璃姗想灭了护卫队,那绝对是信手拈来。看昨晚一万人全数被杀就可了然琉璃姗如今的实力了。

    他想求情,为那些无辜的护卫队求情。

    “如今的护卫队不用我多说,想必统帅比我还了解。我不是一个好人,可也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护卫队当中、仁慈行善之人我不曾杀过。死在我手中的那些,可都是jian、杀、掳、掠样样做尽。”听完温龙一番话,琉璃姗有些好笑的加深嘴边的笑意。温龙这是什么意思,向她求情了?

    难道如今的护卫队真的这么不堪一击?这才刚刚毁去一个沐阳国的聚点呢,这便来投降了?

    温龙不语,因为琉璃姗所说的都是真的。

    “再则,当初杀我孩儿,要治我于死地的那些个帮手死了没错。可是没有你们的吩咐,他们会莫名的动手?没有你们的指令,他们会突然对一个才刚刚来到这个世上几分钟的孩子下手?对一个身子极度虚弱,随时都有可能失血过多而死去的妇人追杀至丛林?”

    “统帅,你说要我放过那些无辜之人?当初的我就不无辜吗?我的孩子就不无辜吗?换位思考一下,若是你母亲刚刚把你生下来,你就被人杀了,你可想过你母亲会不会恨?会不会拼尽一切为你报仇?”

    那段痛苦的回忆经温龙一句话挑起,回想那些足以让她再死一次的画面,琉璃姗面部上的淡然笑意撑不住了,至她眼底透出来的视线顿时异常的冰冷刺骨,也使得屋中的气氛渐渐冷却。

    感觉着周边突变的气息,恳请中的温龙自然也知晓了琉璃姗的恨有多深。

    只是他不懂的是,那个孩子,是琉璃姗来到这里的第一个亲人。从怀了那个孩子,她就一直期盼着那个孩子能快点出来,然后陪着她。

    可是,护卫队扼杀了陪伴她八个月的孩子,让她的期望竹篮打水一场空。这让她如何不恨?

    深呼吸,一番吐露真言后,琉璃姗的心异常轻松了些。这些年,她一直压抑心底的怨恨及痛处不愿提起,就怕当时的她不奔溃,以后想起,提起会不由自主的崩塌。

    不过如今好好的,是不是代表,她放下了?

    “想要我放心那些无辜的人,可以。”琉璃姗冷眸一挑,语气中夹杂的冰冷也随着缓变的情绪好上了一分。温龙定睛望去,又见琉璃姗悠悠的开口:“不过得是仁慈行善之人。”

    “对于统帅,要是弃暗投明那更好。至于你们的宗主嘛,我可不打算让她好好的过。”

    “这么说,护卫队当中,只要是仁慈行善之人姑娘都会放过?”琉璃姗说得义正言辞,可温龙还是不太相信的开口确认。

    琉璃姗扬起红唇,不点头也不应声。从容再举手边的茶水,轻抿。

    “老夫相信,姑娘说到做到。”见琉璃姗如此,温龙再继开口。心下,也不由自主的松懈下来。

    洛夕梅如此,这些年的护卫队更是如琉璃姗口中所说的那般。这其中,也有一些仁慈善念的人,他要做的,便是保下那些无辜的人。

    “姑娘,宸王到。”

    屋内再度陷入沉默,这时,站在屋外的绿衣这才得到洛宸给的提示,出声禀报。

    她此话一出,站在她身后有好一会的洛宸这才越过她,不等琉璃姗让其进入,他依然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身后,绿衣抬起清眸,看了看洛宸的背影,再看看琉璃姗的身影,无奈一谈。始于今日,她才知道,一直压在琉璃姗心中的是这么一件令人悲伤的事。如此,她也能理解,为何琉璃姗处处正对护卫队,欲铲除而后快了。

    这些个护卫队连一个刚出世的孩子和妇人都能忍其心杀害,的确不该留。

    屋内。

    随着洛宸的进入,温龙收回停在琉璃姗身上的视线,抬眸望去。而琉璃姗,举目轻扫了一眼,继而指了指一旁的椅子,淡漠的语调,轻飘的语气,疏离的态度开口:“请坐。”

    洛宸无避讳,琉璃姗此话一落,他并未顺着琉璃姗的意思坐到温龙身旁,而是坐到了琉璃姗身边的位置,那个位置,一项都是由沐南怡入座的位置。

    见此,琉璃姗沉默不语,微咪着双眼细致打量。温龙一样,沉默的同时,看着上座的洛宸,在看看一旁的琉璃姗。心中感叹,当真是金童玉女来着,他们两坐到一起,绝配啊。

    “你的位置,在那。”看洛宸如此,打量过后的琉璃姗指了指温龙一旁的位置,看着洛宸开口。

    “本王想跟王妃坐的近些。”因为有外人在场,洛宸冷眼斜视了温龙一眼,继而眸光转动,柔情似水的看向琉璃姗。

    听着耳边的话,琉璃姗一阵咂舌,本王、王妃的称呼都出来了。看了眼在场的温龙,顿儿也明白了洛宸口中的改变。

    “逸王如今病重,所以只能本姑娘代为接待,若有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温龙笑笑,若说琉璃姗是易主待客,那刚才的态度的确是怠慢了。可他知道,琉璃姗不是。是他自己上门找刺扎的,怪不得旁人。

    “逸王怎么了?”洛宸也察觉有一天没见到沐南怡的身影了,眉头微微挑起,好奇的问道。

    “中蛊了,如今昏迷不醒。”琉璃姗看也不看洛宸,直接实话实说。

    这沐阳国,毒术蛊术已经见怪不怪了,如今知晓一个人中了蛊,想必也不会过于惊讶。

    果然,洛宸明了的点点头,将目光收回投降相对而坐的温龙身上。冷漠邪魅的俊容上不勉扬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意:“统帅,多年未见,可过的好啊?”

    温龙嘴角触动,瞥了一眼洛宸。直言:“日日被王爷的人追杀,能好那真是奇迹了。”

    “看统帅的样子,似乎并不似统帅所言的这般狼狈吧。”洛宸轻言,眸光悠闪。他是天天派人给温龙和洛夕梅找些事做,可温龙自若气闲的样子,似乎那些事难不倒他嘛。

    “王爷说得那是什么话,如今要来见见姑娘,自然要装扮一番。”

    看着两人一问一答,琉璃姗低眉,真心不懂洛宸这个人。虽然不明白他的所作所为,可是洛宸之前的做法她都看在了眼里。有些不懂,不明白,可她也不会笨到去问。

    反之温龙看着他们,他们的样子,就如同同仇敌忾一致对外一般。而他们的对外,就是对他护卫队了。想想今后的日子,护卫队面临的,可是眼前这两大强敌,他就更加的心灰意冷。

    当初,就不该听信洛夕梅的话。

    以前的他,是真的相信了洛夕梅。洛夕梅说,琉璃姗才是对她下毒的凶手,还可耻的霸占了洛宸的王妃一位。他没有多想,也就下令让人去杀了她们。

    可是之后的追杀当中,他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多番逼问下,才知道那都是洛夕梅骗的。

    如今伤害已经造成,他没有立场请求琉璃姗的原谅,更没有资格让琉璃姗放过护卫队。他能做的,也只能做的,便是改善那些人从良了。

    “姑娘,ye已深,熟人已见。老夫就不再叨扰了。”心下做了决定,温龙也没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起身,有礼的朝着琉璃姗微微拱手。

    见状,琉璃姗点点头。本来留下温龙就是想看看他们之间的关系恶化到那种程度了。可如今,她失望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到白日化的那种。不过猫捉老鼠般,若是那日老鼠急了,戏耍了猫一番就不好了。

    “那,老夫就退下了。”看到琉璃姗会议的点点头,温龙余光扫向洛宸。

    洛宸依旧别有深意的看着他浅笑,那番模样,看的他汗毛都快立起来了。抖了抖身子,温龙直接快步的转身离开。

    温龙这一走,正厅内,便剩下了琉璃姗和洛宸两人。

    这是多年以后两人对坐得这般的近。

    看着近在迟尺的人,洛宸难以压下心中的激动,可一想得到的消息,洛宸又面色沉重,指尖泛白的开口:“你,是不是要离开这里?”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