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都城偏远的荒郊之上。

    琉璃姗一众人才离开不久,琉璃姗停驻的位置悄然置落一抹纤长黝黑的身影。

    他的身后,随行的三人远远的看着。

    琉璃姗一众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便跟在了身后远远的看着。当琉璃姗扔出东西之后,他们也被那震耳欲聋的巨声响得耳鸣了一番。

    如今这般近距离的看着那东西造成的巨大伤害,同随的‘影’三人心底发虚。

    王妃好威武~

    反之那抹纤长的黑影,站在琉璃姗站立的位置,远远的看着,心底波涛不止。

    他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此刻复杂的心情。总觉得,此琉璃姗非彼琉璃姗,又觉得,这样才是琉璃姗。

    在她身上停驻久了,便会发现有很多你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

    这种感觉,再加上现在的时局,对他不利,相当的不利。

    “主~”‘影’三人观看了凹陷的大片土地后回到黑影面前,畏怯的抬头看去。

    “都回去吧。”心里的好奇得到了解译,洛宸也自认为这里没必要停留下去。毕竟刚才的爆炸声太响,肯定会惊扰到附近居民。

    不出几个时辰,肯定会有官兵过来巡查。

    于此,洛宸扫了‘影’三人一眼,长挥衣袍,绝尘而去。

    逸王府。

    前院客房,赶回来的琉璃坤和琉璃旷并无睡意,拉着琉璃姗品茶闲谈。

    而琉璃姗,也知道琉璃旷和琉璃坤见到那番场景后肯定毫无睡意,欣然的跟着他们回到屋中,她也有些事要跟他们说。

    “姗儿,你研制的那个...手雷能不能给爹爹一些?”圆桌前,琉璃姗为他们沏好茶水,都还没坐到椅子上,琉璃旷便耐不住先开口了。

    琉璃姗入座,面色平静的看了琉璃旷,又看了看琉璃坤,开口:“爹爹,先不谈这事行吗?”

    “啧~”琉璃旷哑然,心头上的激动同一时间也被琉璃姗一句话浇灭。

    “姗儿可是有事要跟我们说?”听着琉璃姗的话,在看她此刻的表情。琉璃坤开口询问。

    琉璃姗点点头。再度分别看了他们一眼,开口:“先说说爹爹的吧。”

    琉璃旷一愣,看了看琉璃坤,在看看琉璃姗,有些不明所以。

    “姗儿,爹爹能有什么事啊?”

    “爹爹,你还记得二夫人吗?”琉璃姗偏头,眼眸平静的看向琉璃旷。见状,琉璃旷点了点头,不解的问道:“记得啊,怎么了?”

    “你恨她吗?”想起黄董莹之前对自己做过的事,琉璃姗平静的双眸里,染上了一抹忧色。

    琉璃旷看着,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这好端端的,怎么提到了以前的那些人。

    反之琉璃坤一旁看着,眉宇微微一挑。提起黄董莹,就连他琉璃坤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当初琉璃旷带自己回去的时候就已经跟他说明了一切,而且他也是自愿的。

    过继在黄董莹膝下,她对他是不错。可是那不错中少了一个母亲独有的亲情。可以说,与黄董莹相处,他们都是相见如宾,客客气气的样子。

    “姗儿,你怎么就提起她了?”琉璃旷不解,如今他们一家子在一起,提一个外人似乎有些煞风景,印象心情呢。

    “爹爹,你先说说你恨不恨她?”感觉到琉璃旷想忽悠这话题,琉璃姗突儿面色严肃的开口。

    见此,琉璃旷轻叹出声:“姗儿,恨与不恨已经不重要了。”

    “那么说,爹爹已经不恨了?”琉璃姗扬眉。

    琉璃旷无奈的点点头。

    “那就好。”看琉璃旷点头,琉璃姗也松了一口气,继而道:“那爹爹,你能给二夫人一封和离书吗?”

    “和离书?”琉璃旷挑眉,看向琉璃姗的双眸里顿时多了一丝不解。

    “不瞒爹爹,爹爹离开后,二夫人便跟在我身边了。我看她是真心悔改,便也留下了她办事。”看着琉璃旷一脸费解的模样,琉璃姗笑笑,开口解释。

    闻此,琉璃旷眉头紧蹙,不解的双眸中多了担忧:“姗儿,她之前伤害过你,你怎可让她留在身边。”对琉璃姗这个做法,他是不认同了。

    以前黄董莹伤害琉璃姗虽然是形势所迫,不得已。可是伤害了就是伤害了。能伤害一次便又第二次和之后的很多次,琉璃姗这样做,太冒险了。

    “爹爹,她已经改了。”琉璃旷突然间沉下的脸表明着他的不喜。可是他是不喜,而她却做不到无情。三年前,黄董莹救了自己,便已抵消她之前对她所造成的伤害。之后又无条件的帮了自己那么多,说什么,她都要帮帮她。

    闻此,琉璃旷陷入了沉默。

    良久,琉璃旷眯着双眼,面容严谨的看向琉璃姗,开口:“她在哪?爹爹要见她。”

    闻此,琉璃姗微微蹙起了眉头,总感觉此刻的琉璃旷太过严肃了。“爹爹,你要见她我不反对,可是别伤害她。”

    琉璃旷和琉璃坤听言面上一愣,错愕,不解,惊疑。

    他们没有听错吧?

    “要不是她,三年前我就已经死了。”最不愿回忆的便是三年前自己临产的那一幕。一想到那一幕,琉璃姗的整颗心便会狠狠的揪疼。

    每当夜深人静,想起洛宸的表白、最后的真相、还有丧命的孩子都能让她痛得喘不过气来。那日,对她的打击有多大她已经不想去想,也不想去说。

    当日,若没有黄董莹和易正洪,便没有今日的琉璃姗。

    一旁,听着琉璃姗低沉的话,琉璃旷和琉璃坤的心颤了颤。再看,琉璃姗平静的面容微沉,清明如星辰的双眼满是幽暗,看到如此的琉璃姗,琉璃旷和琉璃坤心揪疼,却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三年前她经历了什么他们根本就不清楚,听过了一些可也不是全面。想问问她,又担心那会使她更加难过。

    “别想了,既然姗儿说不伤害,那爹爹就不伤害她。”看着琉璃姗陷入沉静当中,琉璃旷心疼的抚了抚她的脑袋,轻言出声。

    “恩。”敛下心底滋生的痛感,琉璃姗深吸了一口气,朝着琉璃旷浅笑的点了点头。

    “那姗儿,爹爹能问问,为何要给她和离书吗?”眼看琉璃姗的面容恢复平静,琉璃旷开口,不解的问着。

    “她已经在爹爹身上耗了十多年,在这番耗下去,她这辈子就得毁了。”琉璃姗轻言,看了他们一眼,端起面前的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有道:“我看易正洪对她不错,他们两相处也挺融洽的,不如给他们个机会,让他们自己去选择。”

    “也是。”琉璃旷了然的点点头。回想了一下今晚见到的那几个人,琉璃旷的脑海中便清晰的闪现了易正洪的模样。那个男人,的确不错。

    “好了,二夫人的事告一段落。”看到琉璃旷点头,琉璃姗也将他的举动自认为是同意了,于是乎偏头看向琉璃坤。

    察觉到琉璃姗的视线停在自己的身上,琉璃坤不解,低头看了看自己,再抬头疑惑的看向琉璃姗。

    “哥哥,那嫂嫂什么来历?”琉璃坤的举动落入琉璃姗的眼里,而她也相当直言的开口。

    闻此,琉璃坤面上一愣,继而晦暗的低下眼眉,置气般的开口:“我不想提她。”

    “唉~说实在的,我们也不知道晴晴是什么来历。”看着琉璃坤急速转变的模样,琉璃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闻此,琉璃姗越发好奇,偏头看向琉璃旷:“怎么说?”

    “这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琉璃旷话落,琉璃姗挑眉接口,看了看琉璃旷的无奈,再看看琉璃坤的晦暗之态,琉璃姗轻启红唇:“留着一个不知来历的人在身边你们也放心?”

    琉璃姗此话一出,本是晦暗低头的琉璃坤更是懊恼,羞愧的别开脸去。

    而琉璃旷,再度叹息。

    看着两人不一的神色,琉璃姗扬了扬眉。这事似乎不简单啊。

    “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这种事她可是猜不到,也不想去管。可是他们都是她的亲人,她不希望他们出事。所以在他们身边的每一个人,她都要去关注关注,以免有错失。

    可是在她这番关注之下,发现了那位‘嫂嫂’的异样。那种异样不是脸上的表情,也不是言行举止,而是又心滋生的异样。

    那位文晴晴至见面起便不敢直视她的双眼,每每抬头看她都是快速的扫过,被迫之下看她,眼神还带着闪躲的。这样子,不是自己的容颜吓到她了便是她自己有问题。

    “是这样的。”知道琉璃姗想一探究竟,琉璃旷看向琉璃坤,见他这番模样怕是不愿提及的。琉璃旷回头望向身旁的琉璃姗,开口。

    “三年前我们离开去寻你母亲的路上,遇到了匪徒打劫一群贫民百姓。你嫂嫂当时也在场,为父和坤儿上前治止后疏散了他们便也离开了。”

    “不想之后又在集市上遇到她被恶霸强抢,坤儿出于好心便再次救下了她,谁知她死赖着坤儿不放,去哪都跟着。”

    “为父和坤儿无奈,说是将她送回家,可是她却记不得自己叫什么,家住何处。所以我们只好将她带在身边。”琉璃旷一口气连说了一堆。

    琉璃姗听着,都是一些电视剧中常有的情节。琉璃旷话至此,琉璃姗也大概猜到结果了。

    看琉璃坤的样子,似乎并不喜欢那位嫂嫂。那又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两在一起?

    文晴晴失计成为他的人?

    别怪她这样想,电视剧、小说情节里这种事基本都是这样演化的。

    思索完毕,琉璃姗看了一眼琉璃坤,回首望向琉璃旷,开口:“然后呢?”

    “之后听到你被皇族护卫队追杀坠崖的消息,为父和坤儿带着晴晴赶到夜澜,因为身份使然,寻找你踪迹的人又多,所以我们只好停居在一家不起眼的客栈中。”

    “不想身份暴/露,太后的人追杀了过来,坤儿不慎中了媚香,晴晴为了救他,所以就......”说到这,琉璃旷本能的望向琉璃坤,见他依旧低沉着头,琉璃旷只好看向琉璃姗,微微叹气。

    琉璃姗点点头,琉璃旷讲诉的虽然和她预想的有偏差,可是文晴晴的来路不明就是让她不舒服。

    在想,琉璃坤和文晴晴能在一起,也是因为找她而暴/露/身份的。

    如此,她更加不知道该跟琉璃坤说些什么。总之就是内疚。

    “你们和她相处了这么久,觉得她的为人怎么样?”

    “说不上来,不好也不坏,就是太黏坤儿了,去哪都跟着。”琉璃旷轻叹,悠悠的开口着。

    如此,琉璃姗偏头看向琉璃坤。而此时,琉璃坤正好也抬头望向了琉璃姗。四目相对,一双眸里带有愧疚,一双眸里带着沉痛和不甘。

    琉璃姗转开视线,琉璃坤眼里的不甘让她很不是滋味。

    错误已经造成,她如何去弥补?

    “在没有弄清楚她底细之前,你们别太相信她了。我不想你们出事,所以以防万一,密切,重要的事不要让她知道。”偏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夜色,琉璃姗严肃的朝着他两开口。

    琉璃旷和琉璃坤点头。这个不用琉璃姗说,他们都明白。

    “已经很晚了,你们歇息吧。”该说的说了,该问的也得到了答案,琉璃姗起身,打算回屋休息去了。

    明日她要去沧澜山一趟,所以回去睡会,养好了精神才好办事。

    “你也忙了一天了,回去休息吧。”琉璃旷点点头,扫了琉璃坤一眼,眸光微闪。

    琉璃坤见状,也慢条斯理的起身:“我送送你吧。”

    琉璃姗刚想说不用,可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瞥到了琉璃旷微闪的瞳眸。于是朝着琉璃坤点了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姗儿,哥和爹爹打算多停留一段时间。围剿皇族护卫队的事,让哥和爹爹也帮你可好?”跟着琉璃姗缓慢的步伐,琉璃坤偏头看了她一眼,柔声道。

    “哥~这是我的事。我不想你们参合进来。”琉璃姗看着前方,面容平静,双眸如潭深不见底般的直言。

    她和皇族护卫队之间的事她不想别人掺和进来,更别提他们是她的亲人。

    皇族护卫队的人数众多,所说这几年被洛宸和洛烨追杀了一部分,可剩下的也不少,凭她如今的人手,想要全数灭完他们还是不可能的。只能先把他们的聚点摧毁,毁掉他们储藏多年的粮食和钱财,让他们方寸大乱才能更好的消灭他们。

    “姗儿,我们是亲人,你不必事事都缆在自己身上,你还有我们。”听着耳边琉璃姗毫不考虑的话,琉璃坤蹙眉。自琉璃姗死而后复活后,她便不在依赖他们了。

    看着她有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去,他就看得心疼。

    琉璃姗,不该过得这样艰辛。聪明绝美的她应该风风光光的出嫁,过上安逸的日子才对。

    “我知道。我只是想自己解决和他们的帐。况且,他们的人数太多,若是你们参合进来,面对的,不仅是太后的追杀,还是皇族护卫队众多人数的追击。”琉璃姗止下脚步,目光清冷的看向琉璃坤。他们的心意她懂,她只是不想他们参合进来。讨伐太后的事已经让他们焦头烂额的了,她不想再因为自己的事让他们操心。

    “姗儿,你该知道,哥和爹爹不怕。”

    “可是我怕。”琉璃坤话落,琉璃姗继而激愤的开口。

    琉璃坤一愣,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们不懂皇族护卫队的实力有多雄厚,可是我懂。在他们面对,我已经失去了我刚刚出生的孩子。若是你们在参合进来,只会让我分心你懂吗?”直视着琉璃坤略微无措的双眼,琉璃姗幽暗如潭的双眸快速的闪过一抹狠厉。

    这个样子的她,看在琉璃坤的眼里,是那么的无情,冷酷。

    心,微微刺痛。

    他无法想象,琉璃姗当初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又是以着什么样的决心,变成了这番令他越来越陌生的人。

    将琉璃坤毫不掩藏的幽痛之神看在眼里,琉璃姗敛下心绪,微微一叹:“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琉璃坤沉默与对,面对这样子的琉璃姗,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怕他开口,一句话不对会勾起她心底那幽暗的时光,让她不快,愤怒。

    “等我将事情处理好了,我们一起去找娘亲。”看着沉默的琉璃坤,琉璃姗也知道刚才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了,他们是出于好意,是关系她。

    可她却拒绝他们的援手,凉了他们的心。

    琉璃坤点点头,沙哑的嗓音:“好。”

    “屋子也不远,我自己回去便可。”深看了琉璃坤一眼,琉璃姗提起脚步,决然而去。

    看着那抹纤长娇瘦的身影,琉璃坤言不由衷的倾吐:“姗儿,你瘦了~”

    客房内。

    前去送送琉璃姗的琉璃坤,前脚刚缓慢的踏进琉璃旷的屋子,便被焦急等待的琉璃旷一把拽进屋中。

    回来的琉璃坤,看着琉璃旷面容焦虑的等着他开口,无力的叹了一口气,朝着他摇了摇头。

    等待的琉璃旷见状,身子一顿,回转身子看向慢慢的走到圆桌前坐下的琉璃坤,问道:“姗儿是怎么说的?”

    “她说不想我们掺和其中,她要自己解决他们之间的事。”琉璃坤再度叹息,总觉得胸口有一口气憋着,异常难受。

    闻此,琉璃旷整个人都不好了。

    “唉~女儿长大了,想操心她都不让操心了。”于后,琉璃旷悠悠的轻叹,怂着脑袋丧气的转身,悠悠的进入里屋。

    琉璃坤见状,起身跟了上去:“爹,您看要不我们这样......”

    听到身后的琉璃坤再度开口,琉璃旷停下脚步转身看去,只见琉璃坤凑到耳边,声声细语。

    一番讲解过后,琉璃旷紧蹙眉头,有些犹豫的开口:“这样能行吗?要是姗儿知道了,肯定会怪我们鲁莽行事的。”

    “那也比什么都不做好吧。”琉璃坤开口,除了这个办法,他真的想不到他们还能怎么帮琉璃姗了。

    “也是。”琉璃旷认同的点点头。知晓了琉璃姗的计划,让他什么事都不做干等,干操心着他就浑身不自在。况且,他也想看看,琉璃姗这些年培养出来的人有多厉害。

    “那明日一早孩儿便出去打听打听。”看到琉璃旷点头,琉璃坤心里算是好受了一些。

    琉璃旷再度点头,突然想起了个人,连忙开口:“对了,瞒着晴晴。不能让她有所察觉。”

    “孩儿晓得。”琉璃坤正色应着。

    如此,琉璃旷也放下心来。摆了摆手,自己便率先走进屋里去了。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