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一家团聚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逸王府。

    逸王府门外极为隐蔽的一角,停着一辆普通的马车。

    马车前,架马的小厮一双贼眼不停的乱转着,久盯着逸王府的大门,有谁进入有谁出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可是看了大半天,依旧没有自家主子所说的女子出现。

    “坤儿,你确定那人真的是姗儿吗?”已经到这里一早上了,除了看到一些家奴和丫鬟进进出出之外,根本就没见到他们要见的人。

    “爹,你别急,若真的是姗儿的话,总会见到的。”知道琉璃旷急,他也很急啊。

    “夫君,要不我们两过去问问?”看着两爷们在这里干着着急也不愿上门问问,马车里唯一的女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行,还没有弄清楚那是不是姗儿之前,莽撞的上去问只会暴/露/身份。”琉璃坤立马正色道。

    “那这样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啊。”女子低下眉,相当无语的开口。也不知他们口中的女儿,妹妹究竟有多好,好到能让这两爷们这般无助焦急。

    看着这两爷们这般模样,她心中好奇那琉璃姗什么样的同时心里也有着丝丝妒忌。琉璃坤都从未这般的紧张过自己,真是不爽。

    “坤儿,要不你们去问问?”昨晚沐阳君寿宴一过,末呈谦传回消息,说是这两年名声震旺的黑煞可能是琉璃姗的时候,他和琉璃坤激动的不能自己,连夜从临城赶来就是为了一探究竟。

    “不太好吧,要是暴/露/了身份......”琉璃坤偏头看向琉璃旷,他也想上去问,可若是去了,被他们发现,那他们一路的隐匿不就白费了?

    “不管了,难道被他们发现还比找到姗儿重要?”琉璃旷愤恨的开口。至从跟了末呈浩和末呈谦以后,他们便过着猫追老鼠般的日子,他也是受够了。为了找到琉璃姗,他才不管会不会被他们发现。

    “说的也是,晴儿,你跟我一起去问问。”琉璃坤听着也觉得有理。琉璃姗可是他们的亲人,相比追杀他们的人,琉璃姗更重要。于是偏头看向身旁的文晴晴。

    文晴晴点点头。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后便也随着琉璃坤走下马车。

    琉璃旷掀开一角帘布,紧紧的盯着前往的两人,心下祈祷着,那个人真的是琉璃姗。

    回想三年前得知琉璃姗坠崖的消息,他悲痛欲绝,若不是琉璃坤一旁安慰,劝导,他不难怀疑自己会杀进宸王府。直到最后寻不到琉璃姗的身影,他深信她还活着这才罢休。

    “姗儿,一定要是你,一定要是你啊~”紧盯着逸王府大门,琉璃旷心中默念着,期盼着。

    而前去询问的琉璃坤和文晴晴,来到逸王府大门后,琉璃坤上前,敲了敲大门。

    “谁啊?”大门里传来一道困惑声。

    还不等门外的琉璃坤和文晴晴开口,那紧闭着的大门被拉开了一道细小的门缝,随着这门缝打开,一个年迈的老人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老伯,我们是来找人的。”看到开门的老伯透过门缝打量他们,琉璃坤急忙开口。

    “找人?”听到他们说找人,老人又将门拉开了一些,探出身子来到琉璃坤和文晴晴的面前。

    见状,文晴晴急忙点头。

    “你们这是要找谁啊?”老人扬眉,和颜悦色的询问着。

    “我们找黑煞。”不等琉璃坤开口,文晴晴急忙道。

    反之老人听到黑煞后,偏头仔细的将文晴晴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又看向未开口的琉璃坤,说道:“我们这里没有黑煞。”

    “老伯别听她胡说。”琉璃坤蹙眉,不满的瞪了一眼文晴晴,歉意的对着老伯笑道:“我们找莫姑娘,不知她可在府上?”

    “找莫姑娘啊!”闻此,老人明了的点点头,刚想摇头说莫姑娘不在,脑中灵光一闪,急忙警惕的后退一步,开口:“不知两位是?”

    “哦,我们是莫姑娘的哥哥和嫂嫂,还有那边,家父也来了。”说着,琉璃坤担心老人不信,急忙转身指了指不远处的马车。

    老人看去,也就一秒的时间又看向琉璃坤,困惑着:“莫姑娘没说过她有家人啊!你们......”

    说着说着,老人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再看了琉璃坤和文晴晴一眼,又道:“那你们等会,老奴这去禀报王爷。”

    琉璃坤点点头,拉着文晴晴一同站到大门一旁。

    见此,老人也关上了门。

    听着门后渐渐远去的脚步声,琉璃坤松了一口气,庆幸着逸王府看门的不是个年轻小伙,不然,他们还得下些功夫。

    “夫君,那莫姑娘真是姗儿吗?”感觉到牵着自己的琉璃坤手心冒着汗液,文晴晴有些担忧最后他和琉璃旷会空欢喜一场。

    末呈谦传来的消息中也说了,沐阳君寿宴上,莫姑娘可是否认她是琉璃姗的。若他们见到人,真不是琉璃姗的话那该有多失望。

    “怎么样了?”呆在马车里实在等不下去的琉璃旷离开马车,朝着他们奔来的同时。也询问出声。

    看着跟过来的琉璃旷紧蹙着眉头,琉璃坤知道,他也和他一般的紧张。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看门的人已经去通报逸王了。”琉璃坤松开文晴晴,上前扶着琉璃旷。

    “那就好。”琉璃旷点点头,心里顿时也松了一口气。

    于此,他们三人一同站在逸王府大门前,静静的等着。

    可能也是他们太过专注一件事,使得他们的身后有人靠近都浑然不知。

    “爹?”

    同易正洪回逸王府的琉璃姗,停住脚下的步伐,不确定的看着逸王府门前的三个其中一个身影。

    听到身后传来声响,琉璃旷三人本能的转身。

    入目的,是一个身着黑衣紧身服的女子和一个一身淡青长袍的中年男子。

    女子面容妩媚动人,一双水灵的双眼疑惑的望着他们。男子五官端正,微抿薄唇,深邃的双眸暗沉的打量着他们,打量的同时,也因她身旁女子开口的话惊了一番,那暗沉的视线变为惊疑。

    反观琉璃姗,由先前的不确定、到面前三人转身后的双眸染上惊喜,几步上前,再度开口轻唤出声:“爹~”

    “姗儿?”琉璃旷蒙神,完全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你是姗儿?”看着眼前熟悉不过的绝美容颜,琉璃坤惊疑的开口。

    闻此,琉璃姗有些激动的,急忙朝着他们点点头。

    一旁的文晴晴看着,刚从琉璃姗绝美的容颜中回神,便看到了父子两同样失神般的模样。

    心中一紧,嫉妒的再一次看向琉璃姗。

    没想到,他们口中的女儿、妹妹是个绝美的人,连她一个女子看到她都会被她的美惊艳一番,甚至恍惚其中,也难怪他们父子两会这般的紧张了。

    见惯了琉璃旷的英俊,她也曾猜想他口中的女儿也不会差,多少是个美人之类的。不想却是这般的绝美,美得太不真实。

    “真的是姗儿!”琉璃旷从失神中回神,看了同样惊喜的看着他们的琉璃姗一眼,又看向琉璃坤开口。

    琉璃坤回望,朝着琉璃旷点头。

    随即,两人激动的几步来到琉璃姗的面前,由着激动,使得他两个红了眼眶,哽咽而艰难的开口:“姗儿~”

    “姗儿~”

    “爹爹~”

    “哥哥~”分别看了他们一眼,琉璃姗也被感染了一般,即刻红了眼眶,喜悦的冲击在他们来到她面前后,她忍不住,扑向了琉璃旷的怀中。

    感受着怀中的人轻颤的身子,琉璃旷终是忍不住,掉下泪珠。琉璃坤看着,也相当难受的抬头,倔强的不让眼中的泪水滑落。反之他们身后的文晴晴,看着看着也跟着哭出声来。

    看着一家子激动相拥而泣的场面,跟随琉璃姗而来的易正洪心里也很难受,不由的别开脸向别处看去。

    “吱~”

    一道厚重的开门声至他们身后响起,却丝毫不影响拥在一起的一家子。

    听了通传的沐南怡刚走出王府大门,便被眼前的一番场景愣在了原地。

    当追寻到自己要见的那抹身影时,他又被琉璃姗此刻的举动震住。

    这个坚强、独立自主,将柔软、脆弱掩在冰冷外表下的琉璃姗,哭了......

    心,微微泛疼。

    她不是不会哭,而是选择,忍着不哭。同时,自己也没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让她在自己的面前卸下伪装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

    心,剧烈的阵痛,痛得他呼吸不稳。

    由此,他又突然害怕起来,听着耳边传来的声声抽泣声,几步上前,担忧的开口轻唤:“莫璃~”

    闻声,琉璃姗从琉璃旷的怀中抬起头,看到走到她身旁的沐南怡,细长而沾有泪珠的睫毛颤了颤,微红的双眼丝毫不减她的美感,反而让旁人看去,心都痛了,都有着要拥她入怀安慰一番的冲动。

    “既然伯父找来,都请他们进府吧。”看着琉璃姗一双泪眼的看着自己,沐南怡忍下抱住她的冲动,温柔的开口。

    “好。”听言,琉璃姗这才反应过来如今他们还站在府门口,急忙松开琉璃旷,抹了抹脸上的泪痕。

    “参见逸王。”见状,琉璃坤朝着沐南怡轻轻俯首。

    “不必多礼。”沐南怡伸手,虚扶状的面朝琉璃坤。

    见此,琉璃坤也不再多礼,看向琉璃旷道:“爹,我们进府里再说吧。”

    “好,好~”琉璃旷明显的还没走出见到琉璃姗的激动中,满脸横泪的抓着琉璃姗的手不放开,仿佛一放开,琉璃姗会离开,会使他再次失去她一般。

    而琉璃姗,也不见怪,歉疚的看向沐南怡。

    沐南怡温和的朝她笑笑,谦和的开口道:“都进府吧。”

    逸王府前院。

    琉璃姗的屋中,琉璃旷和琉璃姗相携而坐,他们的左侧,琉璃坤和文晴晴相携而坐,右侧,沐南怡和易正洪一起。

    几人看着首位上的琉璃姗和琉璃旷,默不作声。

    “姗儿,三年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惹到夜澜国的皇族护卫队呢?”紧紧的握着 琉璃姗的小手,琉璃旷到现在,身子都还是激动的轻颤着。

    琉璃姗眼底闪过一抹疼惜,勾起红唇笑了笑:“爹爹,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不提好不好?”

    “难道真的是因为宸王,洛夕梅才容不下你对你下狠手?”看着琉璃姗只字不提的样子,琉璃旷再次开口,心狠狠的揪着,当初就不该相信洛宸的片面之词。

    “爹~姗儿不愿提咱们就别提了。”看着琉璃姗面上浮起的苦涩,左侧的琉璃坤急忙开口。

    琉璃旷偏头看向他,见他一脸的担忧后,终是点了点头。

    “姗儿,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不来找爹爹呢?”琉璃旷回头看向琉璃姗,询问着。自己和琉璃坤的踪迹虽是隐秘,可以着琉璃姗这些年突起的势力,肯定能找到他们。

    琉璃姗尴尬一笑,清冷的眸里染上歉意:“抱歉,这些年忙着一些事,所以没能去找你们。”

    闻此,琉璃坤和琉璃旷叹了一口气。琉璃姗所忙的是什么在他们知道琉璃姗就是黑煞的时候便猜到了。

    这些年,黑白煞现世后,不仅救助贫民,惩歼除恶,还处处针对着皇族护卫队。她这些年,想必真的很忙吧。

    “在怎么忙你也要爱护自己啊,你看看你,都瘦了。”随着思绪翻飞,琉璃旷心疼的拍了拍琉璃姗的手,嘟喃着。

    琉璃姗笑笑。偏头看向坐在琉璃坤身旁的女子,好奇的开口:“这位是?”

    看到琉璃姗将目光停在文晴晴的身上,琉璃坤脸色不自然的低头。琉璃旷见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开口:“这位是你嫂嫂,文晴晴。”

    琉璃姗惊讶的微张小嘴,视线扫过琉璃坤,见他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情,又看向一旁的文晴晴。只见文晴晴羞红着脸,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

    知道自己错过了琉璃坤的婚宴,琉璃姗偏头看向呆在身旁候着茶水的绿衣一眼。绿衣会意,悄无声息的放下茶壶后走进了琉璃姗的里屋。反之琉璃姗,则是勾起红唇,问道:“哥哥是什么时候成亲的?”

    “两年前。”琉璃旷应声。当事人琉璃坤和文晴晴低着头,似是羞涩的模样。

    可也只有琉璃旷知道,琉璃坤那并不是羞涩。

    看着琉璃坤和文晴晴如此,本是染上喜庆的双眸闪过暗芒,细微的看向低着头的琉璃坤。

    琉璃坤的为人多少她还是知道一点。如今被人提及自己的婚事他没有表现的很高兴,那是不是说,他并不满意这桩婚事?

    又或者,他是被强迫的?是无可奈何的?

    打量过后,琉璃姗将目光停在了文晴晴的身上。先前因为太激动,所以没能好好的看看眼前的女人。如今这般正眼看去,眼前的这位文晴晴面容还算清秀,是那种越看越顺眼的。

    此刻,被自己这般不讳的盯着,眼前的文晴晴双颊更是通红,一双不算大的杏眼转来转去的,就是不敢抬头看她。视线往下,琉璃姗的目光停在了她搭在膝上的手。细微的发现,她膝盖部分的裙衫被她双手狞坏。

    如此,琉璃姗潋滟的双眉微微蹙起。文晴晴这般模样,是羞涩?是紧张?

    “姑娘~”随着琉璃姗的打量,回到里屋的绿衣端着一个锦盒走到了琉璃姗的身旁。

    琉璃姗偏头看去,又回头看向低着头不敢看她的文晴晴,开口:“不知哥哥和嫂嫂成亲,希望妹妹这份迟来的礼嫂嫂能接受。”

    闻此,琉璃坤抬头看向琉璃姗。

    只见琉璃姗一双潋滟的眼犀利的停在文晴晴的身上,仿佛要将她看透一般。

    见此,琉璃坤心中涌起一丝感动。

    琉璃姗已经开口了好一会,文晴晴直觉身上那一道炙热的目光来自琉璃姗,心怦然乱跳着,想要抬头去看却又不敢。琉璃姗这个样子,好可怕。

    “晴儿,怎么不回话呢?”看着文晴晴这般样子,琉璃旷言语中带着浓浓的不满。

    闻此,文晴晴心紧了紧,胆怯的抬起了头。

    不敢直视琉璃姗投过来的视线,文晴晴双眸闪躲的别开,勉强的勾起红唇笑了笑:“都是...都是自家人,妹妹不必如此客气。”

    见此,琉璃姗收回视线,扫了身旁的绿衣一眼,绿衣会意的将锦盒送到了文晴晴手中。

    文晴晴见状,急忙起身接过,过后又朝着绿衣笑笑,坐了回去。

    “爹爹,这些年可有找到母亲了?”试探完文晴晴后,琉璃姗偏头看向琉璃旷,当初琉璃旷和琉璃坤离开的原因,便是寻找她的生母,算算时间,已是四年了。

    “唉~”琉璃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忏愧着:“都是为父无能。”

    “当年在寻找母亲的途中遇到了逃离的二皇子,知晓丹雅国的近况后,爹爹和我便跟随着二皇子,筹备兵力,对抗太后势力。不想这一斗,却斗了三年。”

    “那如今如何?”琉璃姗惊愕,偏头看向看口的琉璃坤。之前她是听过末呈浩起兵对抗丹雅国的太后,可是这对抗也对抗了三年,毫无效果。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打算的。

    “如今二皇子和三皇子结盟,一起消除太后的余党势力。只是,有一股强劲的势力我们无法攻破。”说着,琉璃坤抬头看向琉璃旷,见他点点头,有道:“那道势力,是来自夜澜国襄王的。”

    琉璃姗蹙眉。若是这样,那么就能解释从前,为何她人在丹雅国,洛烨的手都能伸到她的身边了。

    回想丹雅国的太后,琉璃姗也认为她是个狠辣的女人,真不明白,那样的女人怎么就生出了末呈文那么一个翩翩公子了。

    “对了,是三皇子给你们消息让你们过来这里的吗?”想着寿宴上和寿宴之前的末呈谦,琉璃姗开口。

    “是他没错,可是寿宴一过,我们赶来的一路上,都能听到你的消息。”琉璃坤点头。

    琉璃姗惊愕,偏头看向一直看着他们保持沉默的沐南怡。

    感觉到琉璃姗的视线,沐南怡轻柔的笑笑。那些流言今早出府进宫的时候他便知道了。想想那些流言,还真说得有模有样。

    琉璃姗的确美如仙姿,更是跳得一场惊心动魄的舞蹈。

    可是令他不满意的是,这流言中,都纷纷确定莫璃便是琉璃姗。这让他格外的不爽。

    “这一次我又名声震旺了。”看着沐南怡,琉璃姗直言不讳的嘟喃着。

    沐南怡笑笑开口:“你本就这般出色,不需在意外面的言论。”

    “说的也是。”琉璃姗点了点头,偏头看了看窗外的日光,又看向绿衣,开口:“你去看看膳食准备好了没,爹爹和哥哥赶了一日的路,肯定饿了。”

    “是。”绿衣点头,轻移脚步而去。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