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我爱他,就值得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午夜时分。

    高空的明月似乎感觉到下方的杀伐气息太过浓烈,抖了抖自身的光芒,隐入了厚重的云彩中。

    后方的‘梦居’前院打得热火朝天的声响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平息。而前方,洛宸和烨洛依旧在战,仿佛不知疲惫一般。

    尽管他们双方都受了伤,可也比不上他们棋逢对手般的兴奋。

    身后赶来的人纷纷站到琉璃姗的身后,一脸兴奋难耐的看着打得火热的两人。

    “你们,上去帮帮忙啊。”看着身后赶来的人没有一个想着上去帮忙的意思,琉璃姗急不可耐,回头厉声的开口着。

    这场战斗中,她以一个观众的身份观看着,同时也急在心中。

    洛宸每每受伤之时,她的心,仿佛没了呼吸一般,连带着四肢的力气都抽空了一般,若不是小曼一旁扶着,她真的担心自己会倒在地上。

    “王妃有所不知,高手对决,属下等若是贸然前去,不仅伤及他们,属下等也会受伤。”琉璃姗身后的几人中各个沉默的注视着前方的两人,只有青雀转眸看了琉璃姗一眼,严肃得开口。

    “那怎么办,这样得打到什么时候?”听言,琉璃姗急了。第一次懊恼自己没有他们那神一般的功夫。如今的自己,除了担心着瞩目还能做什么?

    她突然好恨现在的自己,这种躲在男人身后让男人保护的感觉她恨透了。

    “小姐,别担心,宸王不会有事的。”感觉到自家小姐的担忧,小曼扶着自家小姐的同时,也开口劝导着。

    真的会没事吗?她不见得。

    毕竟眼前的宸王和烨洛,都负伤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到他们嘴角残留的血丝,以及他们飘忽不定而摇摇欲坠的身子,仿佛要掉下来却又强撑着稳定身形,不让对手攻击一般。

    “够了~”

    “够了~”看着他们如此,琉璃姗的心口上,仿佛有一只手,时不时的将她的心往外抽拉一般,痛得她不能自己。

    随即,上前一步,对着面前打斗的两人大喊着。

    “砰~”以此同时,前方传来一声巨响,一股强劲的气流更是朝着四周挥散,而琉璃姗一众人也不能幸免的受到了波及。

    纷纷向后退去了几步。

    “砰~”

    “砰~”

    紧随那声巨响之后,耳边再次传来了两声巨响。

    琉璃姗稳住身形后定睛看去,洛宸负伤的摔落在她的面前。心中一惊,急忙拉开小曼扶着自己的手,脚步微软的朝着洛宸奔去。

    “小姐。”身后的小曼被拉开后,急忙忧声的开口,快步的跟了上去。

    而琉璃姗,几步来到洛宸的面前,由于大着肚子,所以她只能半膝跪在地上,眸光里满是忧色与害怕,吐出来的话更是带着几分颤抖:“洛宸~”

    “我没事。”看到奔上来的琉璃姗,以及她眼中的担忧和颤抖的话,洛宸听出了她话中的害怕,随即扯了扯带血的嘴角,回以一个安心的笑。

    可也正因为他这勉强的一笑,胸口一阵生疼,喉中一股腥甜,随即,嘴角处涌出了更多的血液。

    见此,琉璃姗更急了。水灵的双眼顿时涌上水雾,只要一眨眼,泪水便会低落下来。

    “我没事,真的。”看到如此的琉璃姗,洛宸的心,莫名的揪痛着,而这揪心的痛,竟然还比刚才的那阵痛更让他难受。

    看着洛宸如此,琉璃姗颤抖着手,将他嘴角处的血轻轻抹去。可不管她怎么抹,依旧止不住血液的外流。随即,泪水模糊了双眼,心口的痛感使得她的手颤抖不停:“都已经这样了,怎么可能没有事。”

    “别哭~”看着倔强得忍住不掉落泪水的琉璃姗最终还是因为他滴下泪珠,洛宸牵强一笑。浑身的无力感不得不让他放弃了为琉璃姗抹擦泪水的举动。可奈何看着琉璃姗滴下的泪珠,莫名的让他的心口生疼,剧痛。想着还有一个人,洛宸这才轻微的转头看向不远处与他相同情况的烨洛。

    烨洛此刻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

    想不到,隐匿的襄王,功夫跟他不相上下,若不是先前强行挡下他的第一个攻击还护住了琉璃姗伤了心肺,以及之后的全力以赴,怕是此刻他会伤的很惨。

    看到洛宸看向远处,琉璃姗转头,怒瞪着身后沉默的几人:“还站着干嘛?赶紧去请大夫啊!”

    随着琉璃姗这一吼,身后的人也终于有了反应,毕竟在他们的记忆当中,他们的主子还是第一次受伤,明显的有些反应不过来。青雀即刻转身,快速的离开了。而剩下的几人,也都纷纷围上洛宸。

    看到他们都围了上来,琉璃姗这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转头朝着洛宸看去的方向看去。不远处,烨洛同洛宸一般,负伤的倒在地上,只是此刻,他因为没有人搀扶,所以自己勉强的站了起来。

    相互比较一般,似乎,洛宸所受的伤最为严重。

    于是,琉璃姗在所有人的瞩目下,起身。

    朝着烨洛的方向走了过去。见此,洛宸刚想伸手拉住她,可是奈何自己的伤已经让他无法抬起手。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琉璃姗慢慢的走到了烨洛的面前。

    而站好的烨洛,一身华衣着身。虽然此刻也受了重伤,可依旧不减他自身的柔美。反而使得洛宸看起来狼狈不堪。

    然,看到琉璃姗渐渐的朝着自己走来,烨洛苍白的容颜上勾起了一抹笑意。尽管他知道此刻的自己也相当的狼狈,可他还是将自己美好的一面展现在琉璃姗的面前。同时,琉璃姗能过来,他是高兴的。

    “啪~”

    就在众人都秉着呼吸看着走过去的琉璃姗和烨洛时。

    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众人错愕。就连负伤的,一脸阴翳的洛宸,及当事人烨洛,都诧异的看着琉璃姗。

    只因此刻的琉璃姗,狂傲,大胆。

    被打得烨洛,只觉得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连带着受伤的唇角因为琉璃姗的这一巴掌,扯得生疼。

    可是更疼的,还属他跳动的心。

    能明了心意本就不易,能让他开口表明心意更是不易。能让他放弃隐藏,提前行动、大胆抢人更是不容易。可是不想,眼前被他刻入眼里,装入心里的女子却毫不领情。

    愣过半响,烨洛暗沉的双眸渐渐有了反应,随即染上一抹受伤和不敢置信。

    “你~”

    “啪~”

    烨洛的呢喃声一出,空气中再度传来声响。以此同时,琉璃姗突然再起的这一巴掌,将烨洛的脸扇得偏了头。

    身后的洛宸一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都在佩服着琉璃姗勇气可嘉的同时也在担心她的安危,她可是一介女流,还怀着孩子。

    “为什么?”

    这一次,烨洛不在愣神,反而是直勾勾的回头盯着琉璃姗残留着泪珠的双眼,开口相问。

    “为什么?”

    烨洛再次开口,语气中满满的不敢置信不言而喻。可琉璃姗就这般站在他的面前,紧咬红唇,倔强的睁着欲滴泪珠的双眼看着他。

    看着如此的琉璃姗,他心疼,他想要将她拥进怀里。

    可是,却生生的被她眼里的怒意和举止止住了他所有的动作。

    “算起来,你们是兄弟。说起来,他是我的夫君。”良久,在烨洛受伤的看着琉璃姗的时候,琉璃姗开口了。只是语言中,没有一丝感情。

    冷,冷侧心扉。

    “伤害我可以,伤害我夫君,就必须接住我的怒意。”

    身后的人听言,各个震惊在场。

    “唔~”

    随着琉璃姗的话落,紧接着传来了烨洛一声刺痛的低喃声。

    身后的人,震惊之余根本就看不到琉璃姗有何动作,便看到烨洛只手捂住腹部。嘴角,渗出了点点刺眼的血红。

    而烨洛,怎么也不敢相信,琉璃姗会真的对他出手。低头,看向腹部,一把短小的匕首至琉璃姗手中刺入,然后又无情的拔了出来,当真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再抬头,琉璃姗的眼中,怒意渐渐消退,紧咬的红唇也缓缓松开,透着鲜红的血丝。

    “琉璃姗~”看着倔强而固执的琉璃姗,烨洛的心窒息般的痛着。因为这痛,因为这样得琉璃姗,使得他的强撑坍塌,挺/直的身子摇摇欲坠,脚步更是虚浮的朝后退去几步。

    “他不爱你,你这样做值得吗?”

    “我爱他,就值得。”看着朝后退下,几番险些摔倒却又稳住身子的烨洛,琉璃姗冷着双眸,口气执着肯定。

    是的,只要她爱,都值得。

    身后的人听言,心中再次震惊,这可是变相的告白啊。

    也唯有被告白的对象洛宸,被琉璃姗前后两句话冲击着大脑,而她挺/拔的背影更是闯入了他的心扉。

    “呵~呵呵~”琉璃姗出口的话,如同无数根尖锐的针,纷纷朝着烨洛的心口扎去,本是强撑的身子,因为她的‘爱’而无力的倒在地上。

    烨洛如此,站着的琉璃姗无动于衷。若说他还是烨洛,就只是烨洛的话,她可能不会这般对他。可是他是洛烨,他是襄王。

    是那个连一个三岁孩子都不放过的襄王。

    那时候,她才三岁,那么他呢?他几岁?他的年龄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多少。那时候的他就如此心狠手辣,那么现在呢?是不是更残忍?

    在琉璃姗低眉沉思的时候,她的面前,‘烨洛’的身边,不、应该是‘洛烨’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还不等琉璃姗和其他人看清来人的面貌,那人便扛起负伤的人飞奔而去。

    那动作快得,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看着眼前消失不见的洛烨,琉璃姗眨眨眼,这才将手中的匕首仍在地上。

    转身,看着不远处同样看着她的洛宸,开口问道:“我很残忍,对不对?”

    闻此,其余人心中虚了一声,纷纷别过脸去。王妃这般何止残忍?

    不过她的举动,真的大快人心啊。

    而洛宸,看向琉璃姗,察觉到她眼中的不安后,这才扬起一抹温和的笑意,朝着她摇了摇头。

    见此,琉璃姗心中一喜,顿时也毫无顾忌的走向洛宸。

    其实,她是怕的。她怕洛宸嫌弃这样得自己,不喜这般狠辣的自己。

    随着琉璃姗的走回,其余人也都纷纷合力的将洛宸扶了起来。

    这番打斗过于激烈,‘梦居’也被他们毁得不成样子。最终,还是洛宸开口,让琉璃姗同他回去书房养伤。

    而回到书房的洛宸,也因为重伤陷入了昏迷。

    身后赶来的大夫在一番急诊后才将洛宸浑身的伤口清理干净,写下药方后也都回去了。

    因为这书房洛宸不让其他人进入,所以煎药和照顾洛宸便落在了琉璃姗的身上。即便轮不到她照顾,怕是她也会抢着照顾。

    一番忙碌过后,天边也渐渐泛起了白色,伸出手抚了抚洛宸光洁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琉璃姗这才松了一口气。

    于后几日,琉璃姗也相当尽责的照顾着依旧昏迷的洛宸。

    只是这其中,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翻了天一般的乱了起来。

    众人皆知逝去多年的襄王死而复生,因为躲避仇人的追杀,所以隐藏身世过活。而当今皇上知晓后,也恢复其身份加封封号,赐予府邸。

    众人知晓,襄王现世,是因为宸王府的宸王妃。因为宸王对宸王妃不好,所以襄王心之所向,拔刀相向夺取宸王妃。

    众人知晓,宸王与襄王一战,宸王负伤,入榻养伤。

    而成为风尖浪口的宸王妃,至始至终未曾出面。不由的,宸王妃成了世人眼中的红颜祸/水。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宸王和襄王一战的同时,皇宫之中,一样的涌进了大批不知身份的黑衣人,不仅杀了不少侍卫,连同宫中的皇上、皇后、太后都受了伤。

    皇上有功夫榜身乃是轻伤,而皇后和太后一介女流,事情又发生的如此突然,所以受了重伤。

    朝堂中,各个心生不安,可尽管如此,也都纷纷的不敢直言,更不敢外传。

    都觉得这事与突然现世的襄王有关,可是又无从查起。被他们抓获的那些人不是当场自刎便是之后咬舌自尽。于后严谨的盘查,却也无从查知。

    那些逃脱的人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毫无匿迹。

    兴许是洛宸此次受伤相当的严重,连同赶回来的陌震极力医治,洛宸才在第七日悠悠转醒。

    睁开承重的双眼,思绪回笼,洛宸这才感觉到全身蔓延的刺痛。思绪回转,这才忆起这伤,是和洛烨一战留下的。

    勉强的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视线在屋子里打转,才发现这里是自己的书房。

    继而,耳边传来轻微而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洛宸转头望去,只见琉璃姗一身单薄挺着大肚子端着药走了进来。看她稳妥的身形,洛宸眼尖的察觉到,琉璃姗廋了。

    “你...你醒了!”

    在洛宸看着琉璃姗出神的时候,走进来的琉璃姗也发现了坐起来的洛宸,高兴的同时,忽而忘了手中还端着汤药,一个不慎,撒了个满怀。

    “啊~”不幸的是,她的双手,也因为这惊喜而被洒出来的汤药烫到。

    尽管如此,琉璃姗都没有将碗松开。反而是看着她的洛宸急了。她的手都被烫红了,加之那碗汤药此刻还冒着热气。如此,洛宸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刚想起身过去,这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虚弱,想要站起来是多么的艰难。

    与此同时,琉璃姗已然走到了他的身旁,将汤药放下后这才扶着他:“你的伤还没有好,别乱动。”此刻的琉璃姗,虽然高兴洛宸醒了过来,可是她还没被高兴冲昏了头脑,看洛宸想要起来,急忙将他扶好,把软枕垫在他的身后,这才让他慢慢的靠了下去。

    而洛宸,也随着琉璃姗的动作靠去。待他靠好了之后,洛宸这才拉起琉璃姗的双手,低眉,心疼的看着浮上绯红的小手,沙哑的开口:“怎么这般不小心。”

    “不是看到你醒了嘛,没注意而已。”看着低眉的洛宸,琉璃姗看不到他眼里的神情,不过这般被他细语的说道,她还是很高兴。

    比起日日对着昏睡的他担忧而什么都做不了来说,琉璃姗更宁愿他醒过来,不理她,躲她都好。

    听言,洛宸抬头,黝黑如潭的双眸里染上复杂。

    见此,琉璃姗勾了勾嘴角,扬起一抹浅笑:“睡了那么久,应该饿了吧?”

    听着琉璃姗的话,洛宸眉宇间轻轻的皱了起来,可是感觉到腹中空空的,也就沉默的点点头,开口:“我睡了多久?”

    “整整六日,若是今日在不醒来,我怀疑我得跑下去找阎王要人了。”看着洛宸沉下了脸,琉璃姗开玩笑的开口着。

    本想着开个玩笑缓和缓和,哪知洛宸听了她的话后,脸色更沉,抓着她的手也紧了紧。

    “好了,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弄些吃的。”看着洛宸沉下的脸,琉璃姗反手,拍了拍他的手后,欲要起身离开,却被洛宸再度反手将她的手握住。

    回头看向洛宸,以为他有什么要让他带的,却不想,等来了一句他关心的话。

    “让下人准备就好,你的手,受伤了。”

    琉璃姗抿唇笑了笑,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碍事,她们准备的不好,还是我自己来放心。”

    感觉到琉璃姗的坚持,洛宸也只好松开了她的手。

    见状,琉璃姗也起身,在洛宸不经意的时候,她俯下了身子,在洛宸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吻便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

    而洛宸,感觉到贴在脸上的柔软后,抬眸,只见琉璃姗疾步的走了出去。

    心底一股暖流划过,脑海中,不由得闪过和襄王一战后,琉璃姗决绝而固执的画面。

    “伤害我可以,伤害我夫君,就必须接住我的怒意。”

    “我爱他,就值得。”

    是的,她爱他。他感觉到了。

    如同对战之前,她的告白,他也感觉到了她的心意。

    思绪回笼,洛宸双眸复杂的看着空荡荡的书房。脑中想起了这段时间忙乎的事。是的,因为皇兄的放弃,成全,所以这段时间他除了陪陪洛夕梅,看看琉璃姗,其余的便是筹备与洛夕梅的婚事。

    可是如今,他突然只想这般与琉璃姗过下去。

    没有皇兄,没有洛夕梅,也没有洛烨。

    就只有他和琉璃姗。

    可是事与愿违,尽管他想,事态的走向都不是他所希望的。

    就好比以前,他想着和洛夕梅在一起,一起遨游整个大陆,一起欣赏美景,一起相扶到老。可是琉璃姗出现了,皇兄插足了。

    而如今,在面对洛夕梅的时候,他无法如同以前那般的心境对待洛夕梅,处处想的都是琉璃姗。他也能感觉到,皇兄对洛夕梅,是真的喜欢,喜欢到成全。

    如今,他想这样和琉璃姗一直走下去。可是他却要迎娶洛夕梅,舍弃琉璃姗......

    耳边,再度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只是这一次不似先前的不急不缓,反而是稳妥了些,轻快了些。

    洛宸收起思绪,抬眸望去。

    琉璃姗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当看到自己看着她时,她扬起了一抹柔和的笑意。而这笑意,也瞬间刻入了他的心里。

    这不似以往她的那似笑非笑,也不似敷衍的笑、更不似冷笑,同样的,也不似妩媚妖娆般的笑。

    这笑,笑得舒心,笑的香甜,笑得安心。笑得他都觉得这世间因为有她而变得美好。

    再定睛看去,这才发觉,如此的琉璃姗和他,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他拥有绝美的妻子,拥有属于他们的孩子,也拥有因为她们的存在才有的家。

    如此,洛宸眷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