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他可是襄王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入夜。

    明月悬挂高空,点点星辰一旁点缀,似有薄云从旁而过,可也遮不住星辰的闪烁,直破薄云而出。

    书房前,洛宸一身黑衣长袍久站窗前,纤细挺直,衣裳宽大却又紧束颈部和腰部,线条紧凑又张扬。

    “查到了?”

    语气微含诧异。这声音极轻也极清,极平也极冷。似寒冰沼泽深处的凝结的冰晶,让人从心底泛出寒意。彷如高山上的雪,寒光四射,触及可伤人。

    身后赶回来的‘影’三人浑身一颤。

    “没查到?”

    月光下洛宸的脸隐在暗影里,眉直目长,眉梢和眼角都微微挑出上扬的弧度,眸光如墨色琉璃闪亮,整个人更显出几分逸兴遄飞之态,偏偏他的神情却又是刺冷的,寒霜的。

    “属下无能,请主子责罚。”实在是顶不住主子的气场攻击,‘影’三人齐齐跪在地上。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三天内我要得到结果。”感知身后的人跪在地上,大气都不管喘息。洛宸心中无奈,他太着急了。

    “主子,属下等回来的时候,发现‘梦居’四周埋伏了一批人。怕是对王妃不利。”洛宸松口后,跪在地上的‘影’三人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一一禀报着他们得到的消息。

    洛宸眉眼一沉,至窗前转身,背光而立:“什么时候发现的?”

    “一个时辰之前。”影一沉声开口。

    “那些人是什么来历?”闻此,本是敛下的冷恻气场再次因为影一的一句话瞬间迸发。洛宸低眉望向影一,冷声质问。

    “是江湖上的小门小派,也不知道是谁聘请他们,来了二十多个高手。”影二和影三迫于压力一直未曾出声,也只有影一,内力深厚,勉强的能撑住洛宸散发的寒冰之气。

    “本王的王府他们都敢闯?”听言,洛宸嘴角扬起邪恶的笑意,好久没有打上一场了,如今他人来犯,他又怎么能放过。

    低眉,面无表情的冷声指令道:“传令下去,杀___无___赦”

    随着洛宸口中的‘杀无赦’一出,跪在地上的‘影’三人顿时一喜。

    当真是安逸太久了手痒痒了。如今主子放话,他们自然要过过手瘾。不等洛宸再度指令,‘影’三人起身后便齐齐消失在漆黑的书房中。

    看着空无一人的书房,洛宸双眼微咪,眼眸里,迸发的是邪狂般的杀意。随即,身子一翻,整个人也没入了夜色中。

    ‘梦居’

    如同以往一般,在琉璃姗用过晚膳后,院中干活的人都回屋休息了。徒留几个守夜的丫头激灵的在院中来回巡视,左顾右盼。

    而琉璃姗的寝屋内,琉璃姗看了一会小曼带过来的医书后便躺在软榻上,准备入睡。

    耳边,传来轻生推门的声响。

    本是要躺下的琉璃姗僵直着身子,目光警惕的看着房门。

    一会,门开了。一个身影也进入了琉璃姗的眼帘。

    琉璃姗眨了眨双眼,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还没睡?”走进的洛宸看到坐在软榻上的琉璃姗,淡而清,清而柔的开口。

    闻此,琉璃姗眯眼,困惑至她脸上浮现。此刻的洛宸,依旧俊美的容颜,可是这容颜上,不似以往的冰冷木然,反而是几分邪,几分怅。更多的是柔。

    如此,琉璃姗脑海中,突然迸出了烨洛的脸。

    两者对比,琉璃姗惊讶的张开了小嘴。

    她怎么到现在才发现,洛宸和烨洛有几分相似。

    “怎么了,一副见鬼的表情?”当看到琉璃姗见到自己困惑的表情,又转变成惊讶的神情,洛宸一扫先前的沉闷,脚步轻快的来到软榻前,坐到琉璃姗的身边。

    “你...你怎么来了?”感觉洛宸的靠近似乎有些不正常,琉璃姗收起刚刚发现的奇闻,敛下惊讶,困惑的看着身旁的人。

    洛宸红唇一勾,不似以往的自然,而是邪魅至极。

    见此,琉璃姗的脑海中,又跳出了烨洛那邪魅的笑意。突而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不确定的看着洛宸,开口:“你能不能不这样笑,太像烨洛了,受不了。”

    洛宸扬眉,嘴边的笑意渐渐回笼。视线直视琉璃姗的双眼,仿佛要将她看透,看穿一般。

    “烨洛?”

    琉璃姗点点头。看到洛宸眸中染上一丝困惑,琉璃姗柔声道:“就是今日我身边的那个人,他叫烨洛。”

    “烨洛?”

    “烨洛!”

    “烨洛,烨洛......洛烨。”

    随着琉璃姗此话一出,洛宸开口,突而连续几次喊着‘烨洛’之后,脸色一沉,直盯着琉璃姗的双眼,开口:“他跟你说他叫烨洛?”

    看着突然转变神态的洛宸,琉璃姗不由得心底一惊,无措的点了点头。

    “他靠近你之后,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琉璃姗一点头,洛宸心底诧异过后,又急忙开口问着。

    “没...没有。你别这样,弄得我好紧张。”看着如此的洛宸,琉璃姗整颗心都不规律的跳动了。这不似心悦激动的跳动,而是不安的躁动。

    “啧~”耳边传来琉璃姗紧张的语气,眼前,一项面无表情的她也蹙起了眉头,不安的看着自己。洛宸一愣,视线下移,只见琉璃姗的双手,不知何时搭在了隆起的肚子上,一副保护肚子的姿势。

    抬头,沉着的双眼渐渐清明,明白自己吓到琉璃姗了,这才扬起一抹浅笑,冷硬的语气柔和下来:“抱歉,吓到你了。”

    “你今天怎么了?”耳边,传来洛宸的歉语,琉璃姗越发的肯定今日的洛宸肯定有心事。

    “没什么,就是觉得烨洛身份不简单。”洛宸笑了笑,伸出手将琉璃姗额角的发丝搁到耳后,继续开口:“你知道夜澜病逝的襄王的乳名吗?”

    琉璃姗摇摇头,怎么就提到襄王了?说起襄王,她就恨得咬牙切齿的。可如今洛宸提起襄王,在想想刚才说起的烨洛。

    想着,琉璃姗一惊,一双水眸睁大,不敢确定的看向洛宸。

    洛宸点点头,直言道:“襄王的乳名叫洛烨。而且刚才你说,我笑起来和他很像。那么说,只有一种可能。”

    果然,洛宸直言的话正中了她的想法,惊讶过后,琉璃姗再度细看了洛宸的俊脸,脑海中浮现烨洛的样子,这般对比之下。

    不无可能。

    可以说,有可能。

    也可以说,那就是襄王。

    想着自己跟襄王处了两个多月,琉璃姗只觉得此刻自己满头黑线。

    抬眸,清明的双眸里染上忧郁:“我...我不知道他是......”

    好吧,琉璃姗承认,此刻的她是真的说不出口了。之前时时刻刻惦记着见到襄王后好好的问问,阴年阴月阴时阴日出生的人是不是跟他有仇,结果......

    “好了,别乱想。今晚院中可能有些不太平,我陪你。”看着琉璃姗脸色由阴转青,由青转白。洛宸抿唇,敛下眼中浮动的复杂,本能的揽住琉璃姗的香肩,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然,也因为洛宸的这个举动,本是懊恼加悔恨的琉璃姗愣神的转头看向洛宸。

    此刻,他离她如此之近,近到足以听到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而她的心跳,也随着洛宸的举动,异常的跳动。

    当然,靠在洛宸的怀中,贴着他宽厚温暖的胸膛,她也听到了洛宸那不规律的心跳声。

    “那个,怎么办?”沉寂了许久,琉璃姗仰头,抬眸看向同样低着头看向她的洛宸。

    不安,紧张的继续开口:“我不甘心。”

    洛宸挑眉,黝黑的双眸染上困惑。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看着如此温柔细腻的洛宸,琉璃姗突然鼓起勇气。她怕,她怕她再不开口,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即便有机会,她也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说出口。

    毕竟,他已经在筹备他和洛夕梅的婚礼了。

    琉璃姗此话一落,洛宸面上一愣,身子一颤,揽着琉璃姗的双手更是一僵。

    琉璃姗看去,他眼中的困惑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复杂。见此,琉璃姗满怀的心一沉,点点痛感蔓延全身。

    本是寂静的屋子,因为琉璃姗的一句话,更加的沉静。

    良久,得不到洛宸的一句话,琉璃姗这才低下头,盖住眼里的受伤,苦笑道:“我知道如今我没有资格说喜欢,也没有本事插足你和皇后多年的感情。”

    “可是怎么办?我就是喜欢上了。”

    “连什么时候喜欢的都不知道,在你转身之后才察觉到。即便是晚了可我也不想放弃。”

    说着,琉璃姗再次回头,只是她眼中的受伤被她遮去,染上固执的双眸炙热的看向洛宸。

    而洛宸,依旧保持着低着头瞩目的姿势,当琉璃姗如同小女人一般,矫情过后满怀希望,希望落空受伤后又突然的固执落入他的眼中,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只觉得因为琉璃姗的一句话,他的心很乱,很烦躁。可是他不反感琉璃姗的话,甚至喜欢她的喜欢。

    低头,蹭着琉璃姗扬起头的同时,快速的擒到她的红唇,吻了上去。

    尽在咫尺的俊脸,温热的红唇,淡、柔、微微湿润,像月色下弥漫开的水汽,琉璃姗甚至感觉到呼吸喷在肌肤上的细微热气。

    洛宸的这一举动,无疑的让琉璃姗感受着接触到的感觉,同时,也因为洛宸的举动,令她僵直了身子。

    察觉到唇上一点点的湿润,琉璃姗这才反应过来,洛宸对她做了什么。

    同时,心中一喜,眉眼一弯,本能的闭上了双眼,双手环上他的腰肢。

    轻柔的细吻在琉璃姗的回应下,渐渐加深。

    琉璃姗说不出此刻的吻是什么感觉,总之,她很喜欢,很喜欢。

    而洛宸,思绪复杂,可是吻上琉璃姗的红唇后,渐渐沉lun,不能自拔。脑海中,浮现的所有画面,都是琉璃姗的一拈一笑。她的所有表情,所有举止都充斥着他整个脑海,散不去,挥不掉。

    心底异常的悸动,悸动到他不舍离开这张红唇。

    “砰~”

    “哐当~”

    屋内,上演着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屋外,上演着令人惊心动魄的画面。

    一内一外,上演的差别如此之大。

    “唔~洛...洛宸~”沉于洛宸温柔的吻中,琉璃姗本想忽略屋外的突然想起的打斗声。可那打斗声太过剧烈,剧烈到琉璃姗不得不回神。

    察觉到琉璃姗的不专心,让琉璃姗呼吸了一口气后,洛宸双手枕住琉璃姗的脑袋,不让她反抗的继续加深这个令他不舍离开的吻。

    “砰~”

    事与愿违,还没尝够琉璃姗的甜美,耳边突然响起的破裂声以及迎面而来的强劲气息迫使洛宸离开了琉璃姗的红唇,大手揽住琉璃姗的腰肢,快速的朝着一旁飞去。

    而琉璃姗,在这一过程中,被洛宸吻得空气稀薄,呼吸急促待加脸红心跳。在洛宸搂着她闪到一边的时候,她的脑袋,还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

    搂着琉璃姗闪到一边的洛宸,冷着一双眼,嘴角勾起邪魅的笑意,看着破屋而入的来人轻笑出声:“襄王!”

    那笑,即轻、即淡,即冷。偏偏他的神情却又是懒的、散漫的,不在意的。

    也随着洛宸的一句话,迷糊中的琉璃姗思绪回笼,抬头,看向被破坏的房屋一角。

    再看看破坏的作俑者。

    “我的屋子......”看着被破坏的屋子一角,琉璃姗有些肉疼。视线扫过突然出现的人,眼眸一愣,没好气的开口:“烨洛,你脑残是不是,有门你不走,非要破坏文物算什么事?”

    闻此,烨洛嘴角一抽,本是气怒的他因为琉璃姗的一句话弄得愣在原地,连同浑身凌厉的气息都逐渐消退。

    “喂,你发什么呆,赔钱啊。”看着烨洛站在原地风中凌乱的样子,琉璃姗丝毫不给面子的开口着。

    “姗儿,他可是襄王。”听着琉璃姗直言的话,就连一旁的洛宸都有些吼不住了。如今这什么情况,这琉璃姗怎么就没有注意到重点了呢。

    现在这个时候,哪里是让人家补偿的时候......

    “我管他是谁,毁坏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得赔钱。”不理会洛宸的话,琉璃姗继续盯着久站不动的烨洛。

    洛宸捂额,好吧,他又见识了琉璃姗别样的一面。不过,霸道的很有气质。

    而凌乱中的烨洛,回神后,便看到了琉璃姗怒目的直视自己,反之洛宸,则是在一旁无语的捂额。

    “琉璃姗,跟我走。”不理会一旁的洛宸,烨洛视线炙热的盯着琉璃姗,开口的语气中,是满满的命令口吻。

    琉璃姗蹙眉,转头看向洛宸:“你们这一辈的皇子都是这么理直气壮的?”

    “差不多。”洛宸点头。

    “皇家使然啊~”琉璃姗感叹,回头看向烨洛,冷声道:“之前不知道你是襄王,如今见到了,你可知我有很多话想问你。”

    烨洛一愣,扫了一旁的洛宸一眼,便直视着琉璃姗的双眼:“你想问什么,跟我离开再问。我都会毫无隐瞒的一一答复于你。”

    “襄王这是想公诸于世,跟本王抢人吗?”听闻,洛宸收起了懒散的目光,抬步走到琉璃姗的面前,将她整个人都挡在身后,这才与烨洛的视线相对,邪魅的开口。

    “为了她,公诸于世又如何,本王可不像你,心中没有她还处处与她纠缠。”烨洛冷哼一声,在于洛宸相对的同时,周召凌厉的气息再度围绕在他的四周。

    而洛宸,因为担忧自身的戾气会伤害到身后的琉璃姗,所以在应对烨洛的同时也在顾及身后的人,显得束手束脚。

    “难道襄王就不怕公诸于世后落了个欺瞒天下的下场?”

    随着洛宸的一句话,他的面前,烨洛突然发起了快而凌厉的攻击。洛宸双眸一沉,只手凝聚内力将其打散后,他也敏锐的察觉到身后的琉璃姗受到波及向后退去了几步。

    也就那么几秒的分神,烨洛再次发起了攻击,手握长剑,直接朝着洛宸刺来。

    “小心~”

    身后,琉璃姗惊呼一声提醒。洛宸回神,抽出腰间的软剑迎了上去。

    看着他们一促即发的战斗,站在原地担忧的琉璃姗明显的感觉到了洛宸在刻意的拉开她与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琉璃姗心中一暖,连带着看着洛宸的眼眸里也多了些担忧。

    洛宸的武功有多好她不知道,而烨洛的功夫看起来是很厉害。她相信洛宸也不会差,可是她就是免不了心头的担心。

    就说刚才,洛宸散去烨洛的攻击后,身后的她都受到了气流的冲击,震得全身麻痹,四肢无力。那么他呢?他有没有伤到?

    琉璃姗的面前,洛宸和烨洛打的不可开交。琉璃姗的身后,不知是谁和谁也打得火热。

    除了这响彻四方的打斗声之外,还有院中少许的婆子丫头惊呼声。

    比起她们的安危,琉璃姗更担心洛宸,所以一双水灵的大眼,紧紧的盯着越打越远的洛宸。想要跟上去,奈何此刻的自己,四肢无力。

    “洛宸~”想要开口喊着,又担心自己的呼唤使得洛宸分神,琉璃姗只能在心中呐喊,心中的担忧也越渐越浓。

    “小姐~”

    “小姐~”

    打斗声中,突兀的响起了一声另类的娇弱女声。

    听到这声音,琉璃姗心中一喜,回头看去。

    只见小曼急冲冲的赶了过来,期中,还险些被打斗的人给伤及到,吓得站在原地的琉璃姗心口一跳一跳的。也好在小曼够灵活,几番躲过之下才跑到琉璃姗的面前。

    “小姐~”看到自家小姐完好的站在这里,小曼焦虑的心松了下来,双眼中,便快速的浮满了水雾。

    琉璃姗看着,心有不忍:“别哭,我没事的。”

    “吓死奴婢了。”听着自家小姐的话,小曼一个没忍住,泪水还是哗啦啦的掉了下来。

    琉璃姗上前,伸手帮着小曼抹掉低落的泪水,感动着,心疼着:“好了。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照顾好自己,像刚才那样,真的太危险了。若是你受伤了,谁来照顾我?所以啊,你不能受伤,知道吗?”

    “奴婢就是担心嘛,下次奴婢会注意的。”知道自家小姐担心自己莽撞后会受伤,所以很识趣的点了点头。

    知道小曼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琉璃姗这才回头,看向不远处,依旧打得激烈的两人,双手,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