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香气的来源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宸王府‘梦居’。

    洛宸和琉璃姗脚尖落地后,洛宸也及时的收回了抱着琉璃姗的双手,转身进入了寝屋。

    琉璃姗也不说什么,跟着他的脚步进入了寝屋。

    “小姐,你怎么浑身湿漉漉的?发生了什么事?”

    在琉璃姗脚步踏进寝屋后,身后经过的小曼见状,急忙脚步轻快的跟了上来,着急的问着。刚才她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才过了一个多时辰就变成这样了?

    听到身后传来小曼的声音,琉璃姗也止住了跟着洛宸的脚步,回头看向冲过来的小曼。

    “没事,就是突然兴起,跑去游泳了。”

    “小姐,如今你身怀有孕,做什么事之前先考虑一下肚子里的宝宝,你这样若是伤害到宝宝怎么办。”追上来的小曼见自家小姐除了身子湿了没别的外伤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苦口婆心的开口。

    “知道了。你去烧些热水,待会我洗一下去去寒。”琉璃姗浅笑,应着小曼的话的同时又吩咐着。

    “好。”闻言,小曼也快步的退了下去。

    屋内的洛宸,至进入寝屋后,便坐在茶桌旁,沉默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小曼和琉璃姗的互动。直到小曼离开,琉璃姗走了过来他才收回视线。

    “听说,你们在准备婚事了。”走过来的琉璃姗,看着近在咫尺,容颜俊美冷翼的洛宸,千思万虑的思念最终还是被她压了下去,红唇扬起一抹浅笑,平静的开口。

    洛宸抬眸,直视着琉璃姗投过来的视线,沉默的点了点头。

    见此,琉璃姗面上的浅笑依旧,可心宛如开了一个裂口,生疼。

    “打算什么时候成亲?”掩下眼里的那抹受伤,琉璃姗故作无事的坐到洛宸的对面。

    反之洛宸,并未回答琉璃姗的问题,视线依旧停在琉璃姗的身上,只是这一次是上下打量。

    琉璃姗见状,有些不明所以,低头看下自己。湿漉漉的红衣长裙紧紧的贴在自己曲线完美,丰满孕优的身姿上。这副身子,她是相当的满意的。

    不过如今这个样子,对琉璃姗来说并没有什么,毕竟对她来说,衣服湿了粘着身子那是正常不过的。可是对于这里思想不开放的人来说,那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抬眸,洛宸的视线依旧在自己的身上打量,尽管琉璃姗觉得没什么,不过被一个男人这般打量,还是有些不自在。

    就在她想着要先换身衣裳的时候,洛宸开口了。

    “你身上,是什么东西那么香?”

    闻言,琉璃姗的想法瞬间被打断,不解的看看洛宸,在低头看看自己。

    有香味吗?自己怎么没有闻到?

    继而抬头,不解的看着洛宸。

    见此,洛宸蹙眉,起身,直径走到琉璃姗的面前,将琉璃姗从椅子上拉了起来。然后在琉璃姗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唰~”的一声。

    琉璃姗只觉得一阵凉意席卷而来。低头看向自己,身上,除了肚兜和亵裤,什么都没有。再抬头,洛宸的手中,已然拿着他的外袍和自己的红衣长裙,不过那长裙已经不能再穿了。

    洛宸扔下自己的外袍,拿起琉璃姗的红衣长裙在鼻端轻轻的嗅着。可是嗅着嗅着,他舒展的眉宇也越嗅也皱。见此,琉璃姗不解了:“我的衣裳有香味吗?”

    看着洛宸这个样子,琉璃姗是无法理解了。若是有香味,那她怎么没有闻到?反而是洛宸这般,直接把琉璃姗给弄的脸红了。

    一个男人拿着你的衣服闻来闻去的,你不尴尬试试。

    “不对,不是这衣裳。”良久,洛宸将红衣长裙放下,视线再次落在了琉璃姗的身上,见此,琉璃姗惊了一把。尽管她思想在怎么前卫,这洛宸的视线太过直接了吧。

    急忙双手环胸,不知所措的看着渐渐逼近的洛宸。

    而洛宸,这一次靠近琉璃姗后,并没有对她做什么。虽然琉璃姗肤若凝脂,由于怀孕了,她的身姿更加的丰韵。可是此刻,他没有心情去想这些,他只想弄清楚,那股清幽的香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以前和琉璃姗同榻而眠,他清楚的知道琉璃姗的体香不是这个味道。

    而如今的这个味道,让他有种不详的预感。

    “怎...怎么了?”琉璃姗无措的抬头,看着在自己身上嗅来嗅去的洛宸,心中也开始渐渐不安起来。洛宸的表情太过严肃,严肃得让她都感染了几分。

    “这段时间,你就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香气吗?”在靠近琉璃姗之后,那股香气才越发的浓烈。至从,洛宸沉着双眼开口问着。

    听着洛宸的话,琉璃姗突然沉默下来。脑中不停的思索着洛宸的话。

    这段时间,她有闻到什么香气?

    好像没有,又好像有。

    思之及,琉璃姗猛然想起梦中的那股幽香。

    即刻抬头看向洛宸,而洛宸,也沉默的看着琉璃姗。见此,琉璃姗沉默的转身,走进了內寝,来到软榻前后琉璃姗才停下了脚步。

    “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洛宸紧随身后,当看到琉璃姗停在软榻前,他也跟着上去。视线在软榻边沿还有整个屋子来回巡视了一圈。

    “这段时间,每次我睡过去之后,都会闻到一股说不出来的香气。”琉璃姗双眼微咪,因为洛宸的态度让琉璃姗紧觉那股香气的不正常。

    之前闻到的时候她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而且醒过来后根本就没有嗅到那种香味,所以也就没有多想。如今洛宸说自己身上有股香味,而她又闻不到,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听闻,洛宸收回视线,直接将目光停在软榻上,来回看了几番,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而琉璃姗,在巡视了一圈后,直接打开一旁的衣橱,想着拿出一件衣裙穿在身上。可当她拿出衣裙后,视线不经意的扫向衣橱下方,一个精美的盒子映入了她的眼帘。

    见此,琉璃姗好奇的蹲下身子,将那精美的盒子拿了出来。

    只是在她拿出盒子之后,还不等她打开看看里面的东西,洛宸突然逼近,不等琉璃姗反应,手中的盒子被洛宸大手一挥。

    “哐啷~”一声。

    精美的盒子以及里面的珠宝全都掉在了地上。

    看看地上的珠宝,在转头看看一旁突然冷着一张脸的洛宸,琉璃姗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

    “这东西是哪里来的?”洛宸并没有回答琉璃姗的话,反而是看向琉璃姗,一只手指着地上的东西。

    琉璃姗郁闷了,再度看了看地上的东西,在看看质问的洛宸,摇了摇头,开口:“我也不知道啊。”

    听到琉璃姗的回答,以及琉璃姗迷茫的表情,洛宸肯定,琉璃姗是真的不知道。视线回转,停在了地上的珠宝上。那里,几颗圆润剔透的白色珍珠及绯色圆滑的翡翠玉品执落一地。

    琉璃姗上前,刚想蹲下身子拿起来看看,洛宸便先她一步的将她拉了起来。

    “别碰那些东西。”随即,耳边传来洛宸警告的声音。

    琉璃姗一愣,转头看去。

    “难道你没有闻到?那盒子以及这些珠宝都有香气。”看着琉璃姗迷茫,不解的表情,洛宸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浓烈。

    听言,琉璃姗一愣,回头看向地上的珠宝。这些都有香气?可是,她怎么没有闻到?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没有闻到?”感觉事情越来越玄乎了,琉璃姗郁闷的同时也开始害怕起来。伸出手摸了摸隆起的大肚子,一脸不安的转头看向洛宸。

    “别担心,一切有我。”感觉到琉璃姗的不安,洛宸伸出手,轻轻的将她拥进了怀里。

    “小姐,热水......王...王爷~”

    在洛宸拥住琉璃姗轻慰的时候,正门口,传来了小曼惊呼的声音。

    琉璃姗和洛宸转头看去,只见小曼惊呼之后,急忙低下头退到了门边。

    “你先去洗洗,别染了风寒。”见此,洛宸松开琉璃姗,在她耳边嘱托着。

    琉璃姗点点头,离开他的怀抱后刚想离开,想到了什么后又回头看向洛宸:“你...大概什么时候离开?”

    洛宸扬眉,有些无法理解琉璃姗这话的意思。是巴不得他赶紧走?还是想要他留下来?

    “我会留下来,把事情弄清楚了再离开。”虽然不知道琉璃姗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不过洛宸还是决定留了下来。毕竟这事弄不清楚,他不放心。

    如今陌震去找药材,不能随时给琉璃姗诊脉。所以,他不能让琉璃姗出事。

    “好。”琉璃姗笑了笑,收回视线便离开了。

    ......

    被琉璃姗单独安置的浴室内,琉璃姗头枕着浴桶,任由着小曼给自己擦着身子。

    “小姐,王爷怎么突然回来了?还那般对你。”看着自家小姐闭着双眼,小曼好奇的开口问着。

    “别多想。”听言,琉璃姗慵懒的睁开了双眼。脑海里,满是思索着那梦中的香味还有洛宸所言的她身上的幽香。

    “对了,这段时间,你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想着,自己闻不到,不代表小曼也闻不到吧。于是琉璃姗转头看向小曼。

    小曼动作一顿,有些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何这般问。不过看小姐认真严肃的表情,小曼点了点头:“小姐的寝屋里就有香味啊。”

    琉璃姗一惊,小曼真的能闻到,那为什么独独她没有闻到?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

    “特别是小姐身上的香味更香。”看着自家小姐沉默下来,小曼再度开口,语气中,还带着点喜气。

    然而,沉默中的琉璃姗再次惊呼。抬眼,看向一脸笑意的小曼:“这香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闻言,小曼一愣,不解的看了过来。

    “我闻不到,若不是王爷今日过来,说屋里有香气,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小曼脸上的惊讶毫不掩饰,就是这般,琉璃姗才觉得事情不简单了。

    “什么,小姐你闻不到?”小曼惊呼,连带着手边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

    浴室内,琉璃姗各种思索,小曼各种疑惑不解加惊疑。

    而寝屋内,洛宸将‘梦居’内的丫头婆子都叫到了他的面前。

    眼神阴翳,俊脸冷态的看着跪在他面前的一众人。

    “‘梦居’的所有摆设及卫生都是由你们打理的,其中,有些什么东西你们最清楚。那么,本王想问问,这些东西,既不是王妃的,也不是她身边的丫头的。那么,这些都是从那里来的?”看着面前的一众人,洛宸沉着脸,语气冰冷的开口质问着。

    琉璃姗离开后,他便开始在屋内翻找,寻着味道,他翻出了面前的这些看似平常的东西。

    而且他敢肯定,那些香味,也是缘由这些。

    可是有一点他不明白,为什么琉璃姗的身上,也有这些香味,而且散发的香味,比这些还浓。

    “爷,这些东西都是经过奴婢之手的,可是有什么问题?”看着被洛宸摆出来的东西,为首的丫头一脸不解的开口。

    “经过你手?”洛宸挑眉,视线停在开口的那名丫头身上。这丫头和她身侧的几个丫头都是当初,为了洛夕梅的安全而苦练出来的丫头,她们的存在,是为了保护洛夕梅。如今洛夕梅没有嫁给他,所以她们的职责变成了保护琉璃姗。

    “是的。”开口的红音丫头点头,口气恭敬谦卑,却也不似唯唯诺诺。

    “那这些都是什么人送过来的,你该有映象的吧。”看到红音直言,洛宸冷声询问,就连自己练出来的人都没有察觉到其中的问题,那么是后来才出现问题的?

    “这绣着鸳鸯戏水的香囊是郑婉玉夫人在王妃从‘锦城’回来后送予的,说是有安神的作用,其中奴婢也检查过了,并无不妥。”红音开口,等了一会,也不见面前的洛宸开口,她的视线又从香囊移向一旁的同心结挂饰。

    “这同心结挂饰是肖池夫人送予的,也是在王妃回来之后给的,其中,奴婢也检查过。”

    “那百花争艳图是汪秋水夫人送予,其中王妃也是亲眼目睹了画,这才将其留下。”

    “而这孩童的衣裳是余永清夫人为王妃肚子里的孩子准备的。王妃看过之后便让奴婢收起来了。”

    红音说出这些来历的时候,洛宸并没有开口插言。只是待红音说完之后洛宸才挑起眉宇,视线停在一旁的物品上。

    “这些东西,送过来的时候,可有香气?”

    “没有,一切都很正常。”红音继续开口。

    “那么,其他四位夫人都纷纷送礼了,为何唯独不见刘艳丽的礼品。”看着那些东西,洛宸想到的是,这府中有五位美人,可琉璃姗收到的礼品却只有四样,而刚才被琉璃姗拿出来的那个精美盒子里的东西又是谁送的?

    “刘艳丽夫人是送过了,不过王妃并没有收下,而是退了回去。”红音继续直言道,心中不免好奇,这些东西送过来的时候都是好好的,怎么一隔几月,都纷纷散出同样的香气了。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联系?

    “噢,她送过来的是什么东西?”洛宸好奇了,是什么东西能让琉璃姗直接退了回去。

    “是...是一本画集手册。”响起刘艳丽送给琉璃姗的那本画集,红音的脸颊,不由的红上了几分。

    看着红音的这个样子,洛宸好奇之余却也没有开口。看了看其余的人,冷声道:“红音留下,其他人散了吧。”

    于后的人听到吩咐,也都沉默的起身退了出去。

    “青雀,去通知陌震一声,让他赶紧回来。”看着人群渐渐散去,洛宸这才转头看向一旁沉默的青雀吩咐着。如今已经知道了这些东西是来自何处。可是他不像陌震,不明白这种香意味着什么,有着什么样的伤害。

    所以也只能等陌震回来。

    “是。”青雀应了一声,也脚步轻快的离开。

    而此时,梳洗过后的琉璃姗也回到了寝屋,看到青雀急冲冲的离开,不由好奇的看向寝屋。

    只见洛宸冷着一张脸坐在桌椅前,他的一旁,摆放着前段时间四位美人送给她的东西。而他的面前,跪着一个丫头。那丫头,好像是‘梦居’除了小曼之外,身职最高的大丫鬟。

    琉璃姗走进,看了那位丫头一眼,视线直接停在了洛宸的身上。

    “这些东西,你都有印象吧。”看到琉璃姗走进,洛宸也抬眸,与她的视线相对,指了指一旁的东西,开口。

    琉璃姗点点头,移开视线看向那些东西。

    “那香味,来自这些东西。”洛宸直言。

    琉璃姗一愣,突然哑口无言。

    这些东西除了那个香囊之外她都见过,而且每一样都是府中的那几位美人送过来的,当时自己觉得没什么便留了下来。

    可是如今洛宸却告诉她,那些香气都是由这些东西散发的。散发了也就散发了,可是这香气有什么作用?再且,为什么就单单她一个人没有闻到?

    是她的嗅觉除了问题吗?

    “这些东西最好是扔了,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我已经让陌震赶紧回来。这几ri你就呆在府里,安心养着。”看到脸色阴翳的琉璃姗,洛宸无奈一叹,起身柔声的开口着。

    如今,除了等陌震回来还能怎样?她不了解这古代的各种异香有什么作用,也不知道那种有毒那种没有毒。这种如同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的感觉差极了。

    “好。”琉璃姗点点头。也不看洛宸,直接坐到了椅子上。

    看着脸色不好的琉璃姗,洛宸知道,自己如今留下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看了沉默的琉璃姗一眼后便离开了。

    直到洛宸的身影消失,琉璃姗这才抬起头,目光冷然的看着桌面上的东西。

    不管它们散发的香气有没有毒,她都有必要见见那几位美人了。

    “小曼,你去通知一声,让那些美人明日一早过来见我。”沉思过后,琉璃姗也拿定了主意,这才仰头看向小曼开口吩咐着。

    “是。”

    “还有,你去陌震的药房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医术之类的,那些过来给我看看。”眼看小曼快要走出了屋子,琉璃姗再度开口。

    小曼听言,急忙的应了一声,可良久后不见琉璃姗再有吩咐,也就离开了。

    而一直跪在地上的红音仍然低着头,宸王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让她起来,也没有让她离开。那么肯定是交给眼前的王妃处置了。

    待吩咐过后,琉璃姗这才看向跪在地上的丫头,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奴婢名为红音。”红音开口,不卑不亢的模样顿时让琉璃姗满意了许多。

    “起来退下吧。”

    “奴婢有罪,还请王妃责罚。”深知宸王将自己留下的意图,所以王妃让她回去,她也不敢,将头低得更低,忏言道。

    “这件事也算我疏忽,若说责罚,是不是连我也一起?”琉璃姗扬眉,语气稍微清冷了一些。

    “奴婢不敢。”

    “好了,下不为例,退下吧。”

    “是。”感觉到王妃无心责罚,红音从地上起身后,胆大的抬眸看了王妃一眼。只见她目光清明,虽面容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可也不似那种凉薄之人。

    于后,低下头沉默的离开。

    总感觉,宸王妃和宸王,才是真正的一对。毕竟她们身上,有很多地方是一样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