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杀鸡儆猴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坤宁宫内院。

    一个人面色沉静的站在那里。久久的看着屋内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不曾上前一步进去,也不曾转身离开。

    好似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心里的痛楚,以及他做错的事。

    如今她们这样,他和洛夕梅都有错。

    他不是圣人,自己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哭泣他做不到不去安慰,更做不到不去相陪。美酒下腹,他也做不到心爱的女人就在自己面前而不去扑倒。

    如今强行的将她绑在身边,更是错上加错。

    都这样了,洛宸还能不在乎的相陪洛夕梅,照顾她,安慰她。

    而他呢,做了什么?

    就因为知道洛夕梅心中没有自己,所以自己吃醋,冷漠她,不去看她。

    呵,想到这,洛熙无声的笑了。

    一旁的小李子看着,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他不明白,明明皇上那么爱皇后娘娘,而且她们也在一起了,为什么还放任皇后娘娘和宸王这样,这不仅算是打了他的脸,更是伤了他整颗心。

    “回去吧。”停驻良久,洛熙这才收回视线,轻微的转身,脚步漂浮没有规律的离开。

    小李子连忙跟上,即便皇上的脚步繁乱没有弄出声音,可他不一样,在抬脚落地之间,故意的弄出了声音。

    寝殿内的洛宸闻声,转头望去,屋外空无一人。

    而他怀里的洛夕梅也同样听到了声音,睁开双眸淡淡的瞥了一眼屋外,这才抬眸看向一脸阴翳的洛宸。

    “别走,就当陪我好吗?”洛夕梅开口,语气中,请求更甚。

    洛宸低头,将眼里的暗沉收尽,如往常一般,眼中尽是柔情,面容换上笑意的点点头。

    御书房。

    从坤宁宫回来后,洛熙便坐在御台前,久久的盯着御台上的折子出神。小李子跟随,看洛熙如此,他也沉默的低着头。

    “明日让宸王妃进宫见朕,朕有话对她说。”

    沉寂的御书房内,突然迸出这么一句话。

    久站沉默的小李子虽然听到了,可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抬头看向洛熙,眼里满是惊疑与不解。

    “还有,派个人到坤宁宫外守着,宸王出来了让他也来见朕。”沉默良久后,洛熙再度开口,此次开口,他也抬眸看想了小李子。

    “是,奴才这就这吩咐。”小李子点头,虽然惊疑,可脚下还是生风般的转身退了出去。

    御书房内,洛熙看了看眼前的奏折,突然间笑了。

    沉默那么久,思索了那么久。下定决心后突然感觉轻松了不少。拿起奏折,开始批阅起来。

    ......

    还真是一ye无眠。

    天色蒙蒙发亮的时候,挣扎辗转了一晚上的琉璃姗终于睡了过去。

    可当她感觉自己根本没睡了多久的时候,屋外的谈话声便将她吵醒。揉了揉酸涩的双眼,琉璃姗平静的起身。

    “小曼。”

    小曼闻声推门而入,口中更是歉意的开口着:“小姐,你醒了?”

    琉璃姗点点头,目光扫向外面:“外面怎么这么吵?”

    “还不是那刘艳丽,一大早的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我们根本就拦不住。”闻此,小曼一阵气结,回想刘艳丽凶巴巴的样子,小曼就一阵讨厌。

    琉璃姗点点头,听到是刘艳丽过来闹,她心下也了然一些。顿然起身,朝着小曼招了招手:“过来给我盘发。”

    小曼点头,随着琉璃姗来到了梳妆台前。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一如既往的美容下脸色有些发白,眼角下,爬上了丁点黑眼圈,纷嫩的红唇一张一抿,格外的诱人。

    “小姐,你今日看起来精神不怎么好,昨晚没睡好吗?”看着铜镜中的人,小曼担忧的开口。

    “是啊,作了一晚的梦,没睡好。”琉璃姗点头。

    “琉璃姗,你给我出来~”

    儿时,琉璃姗的话落,屋外,便传来了一声怒骂声。

    琉璃姗眨了眨双眼,不以为意:“别理她,先帮我盘发。”

    听言,小曼点了点头,她本来也就没打算理会那个刘艳丽的。刚才她不过是怕她吵醒了小姐,才会出言劝导。可如今小姐醒了,她也没必要去理会。

    “琉璃姗,我知道你已经醒了,你给我出来,躲在里面算什么。”屋外,刘艳丽双手叉腰,一脸的气势汹汹,活像个泼妇骂街一般。

    若不是洛宸安置在这里伺候琉璃姗的几个丫头合力阻拦,怕是这刘艳丽真的会毫无顾忌的冲进去打骂了。

    “刘相府的千金就这点教养吗?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啊。”

    说话间,琉璃姗已然随着小曼一同踏出了寝屋,冷眼看着过来闹事的刘艳丽。

    “我这点教养怎么了,总好过你言而无信吧。”看到琉璃姗出来,刘艳丽脸上的怒意更甚了。也只有拦截刘艳丽的几个丫头看到琉璃姗后,纷纷沉默的朝着琉璃姗行礼退到一旁,以防刘艳丽真的出手伤了她。

    毕竟她如今身怀有孕,还是宸王的,她们可不敢大意。

    “我言而无信?”琉璃姗眨了眨双眼,水灵的双眼里一片迷茫,“我答应你什么了说我言而无信?”

    “哼,你不是答应我们让我们分别照顾王爷的吗,昨晚王爷根本就没有去我们那里,是不是你心中妒恨,不让王爷来我们那。”看着琉璃姗一脸迷茫不知的样子,刘艳丽心中更气,不仅气她言而无信,更气她连迷茫的表情,动作都没得极致。

    这种极致的美,让她疯狂的妒忌。

    “我的确是说让你们分别照顾王爷,可我也没答应你们说王爷昨晚就一定会去你们那里啊。”琉璃姗再度眨眼,心里也倍感无奈,这刘艳丽都什么脑子:“况且,选择权还是在王爷身上,我说是这么说,可怎么做那是王爷的事,难不成你觉得我能给王爷做决定?”

    随着琉璃姗出口的话,刘艳丽嫉妒之余,更是被琉璃姗出口的话说的哑口无言。随即脑袋一转,顿时才反应过来。对啊,琉璃姗是谁?不过是比她们幸运的人而已。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可不敢帮王爷做决定。”看到刘艳丽眼眸里的怒意渐渐消退,儿时张了张小嘴,琉璃姗突而好笑的出口。

    这才让刘艳丽那张欲要开口的小嘴稳稳的合上。

    “再且,王爷昨晚进宫了根本就没有回来,难道你不知道吗?”琉璃姗是真的不想打击刘艳丽了,洛宸心中有人,她这个枕边人都没能让他上眼,她们这些人又怎么可能成为洛宸的女人。

    那洛宸的定力可不是一般的好,为了洛夕梅,到如今都守身如玉的。更别说能如了这些个美人的愿了。

    听言,刘艳丽面上一愣,眼睛直溜溜的看着面前冷笑的琉璃姗。几秒过后,心下了然,顿然得意的开口:“原来你也只是表面上风光而已嘛。王爷进宫为了什么你知道吗?”

    琉璃姗依旧面容冷笑,可是却不开口回答刘艳丽的问题。

    “你不知道了吧。”看到琉璃姗沉默不语,刘艳丽再度得意的扬了扬下巴,高傲的斜视着:“王爷心仪皇后娘娘,能让王爷一晚不回来的,也肯定是陪着皇后娘娘。怎么样,心里舒服吗?即便你怀有王爷的种那又如何,还不是敌不过皇后娘娘。”

    闻此,虽然一旁的几个丫头都知道此事,可也不敢在琉璃姗面前议论。在转头看看此刻的琉璃姗,清冷的面容渐渐暗沉,双眼微咪,眸光里凝聚的暗沉越来越深。

    “你是听谁说的王爷心仪皇后娘娘,且笃定王爷一ye不归是陪着皇后娘娘?”没错,演戏自然要演全套。虽然她知道洛宸离开肯定是因为洛夕梅,没回来也肯定是因为洛夕梅。可以说,能让洛宸反常的都是因为洛夕梅。可外人不知道她知道这些啊。

    “听谁说?整个夜澜国谁人不知道王爷心仪皇后娘娘?”刘艳丽冷笑,看着沉淀着怒意的琉璃姗,刘艳丽可谓是心头畅快。

    “来人。”琉璃姗点点头,冷声开口。

    “王妃。”

    一旁的丫头听到琉璃姗叫唤,急忙齐齐应了一声。

    而这突变的状况也顿然让刘艳丽蒙神,刚得意太久,她那里反应得过来琉璃姗这是要做什么。

    “刘妾侍辱没王爷及皇后娘娘,拿下。”听到身旁的丫头应声,琉璃姗如同上位者一般,冷眼看着刘艳丽,冷声出口命令着。

    她正找不到理由敢这些美人出府呢,这刘艳丽真是深知她心中的烦恼啊,大早上的就给她机会。她又怎么会错过呢。

    “是。”丫头们再度应声,同时也几人朝着刘艳丽走去。

    看着刚才拦住她的丫头们此刻冷硬着表情朝自己走来,刘艳丽莫名的慌神了,后退几步怒斥道:“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有说错吗?”

    “你说没说错我不知道到,能拿下你自然是因为我是王妃,你是妾侍。”

    “你...你...”几度后退之后,刘艳丽顿然没了语言,一番挣扎后,便妥妥的被那几个丫头钳住了。抬头,怒意中烧:“大胆,我是刘相府的千金,岂是你们这些下等人能抓的。”

    “啪~”

    “啊~”

    刘艳丽话落,两声突兀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刘艳丽只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痛,定睛看去,只见琉璃姗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跟前。而脸上的火辣还是眼前的琉璃姗给予的。

    “啊~”

    明白过来后,刘艳丽发狂了。生气的大叫了一声,使劲的想要摆脱几个丫头的钳住的同时,更是张牙舞爪,咬牙切齿的怒瞪着琉璃姗:“你打我,你竟然敢打我,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啪~”

    空气中再度传来一声巴掌声,而刘艳丽的怒骂声也随即消失了。

    放眼望去,刘艳丽蒙神惊讶的看着琉璃姗,而琉璃姗就这般静静的站在她的面前,冷眼的看着发狂的刘艳丽。

    只是在治理刘艳丽和刘艳丽反抗的同时,她身边的贴身丫鬟早已跑得不知所踪。

    琉璃姗虽然看到,也不去理会。她的目标是眼前的这位,不管那丫鬟是去帮救兵还是逃跑,都碍不了她的事。

    “你,你怎么敢......”思维回笼后,刘艳丽呆呆的看着琉璃姗,语气中,全然的不敢相信。

    “若我手上没有实权我肯定不敢动你。不过很不巧,王妃的实权在我手中,而且王爷也曾说过,只要你们不听话,我可以‘先斩后奏’”看到刘艳丽终于安静了下来,琉璃姗面无表情的开口。只是说到‘先斩后奏’这句话的时候,她咬的比较重。

    聪明的一听自然会明白。

    不过看刘艳丽这个神情,怕是不撞南墙不知悔改的。

    “小曼,去通知其他几位美人,就说本王妃有话要说。”说完之后,不再理会刘艳丽,吩咐了小曼一声后便朝那几个丫头招了招手,也都跟着琉璃姗走向‘梦居’的前厅。

    没过多久,其他几位美人便纷纷的赶了过来。

    进入前厅时,只见琉璃姗悠哉的坐在主位上,一脸冷然的看着到来的她们。而她的面前,几个丫头钳着跪在地上的刘艳丽。

    刘艳丽呢,正满眼恶毒的看着琉璃姗,恨不得扑上去撕了琉璃姗一般。

    “妾身郑婉玉。”

    “妾身余永清。”

    “妾身汪秋水。”

    “妾身肖池。”

    “见过王妃姐姐~”四人进入前厅后,纷纷站在琉璃姗的面前,也不去理会刘艳丽便一同齐齐的向琉璃姗行礼。

    四人当中,除了余永清见过回来后的琉璃姗之外,其余三人也都是刚刚见到一别几个月的琉璃姗。

    此时的琉璃姗,虽然和以前一样,面无表情,冷清。可眼里的戾气却毫不掩饰的展现在她们的面前。不得不说,此刻的琉璃姗,当真有着王妃的做派。气质高贵,庄严冷傲。

    “坐吧。”琉璃姗一一扫过面前的四位美人,冷意不减,语气却清了不少。

    “是。”四人眼看着这阵势,怕是琉璃姗有什么话要说,所以琉璃姗开口后,她们也都沉默的一一入座。

    “我叫你们过来,是想说说一些事。”看着几位美人入座后,琉璃姗也直言的开口。

    几位美人沉默,个个都表情认真的听着。

    “你们都是名门将后的千金,所学,所识,所言都是经过严谨的考量。皇上将你们赐予王爷,是让你们一同与我照顾王爷,为王爷分忧开枝散叶的对吧?”琉璃姗开口,视线在在座的几位当中来回巡视。

    她们的表情,眼神,动作都一一进入了琉璃姗的眼里。

    众位美人听言,齐齐点头。

    “那么你们说,身为王爷的侍妾,该不该诋毁王爷的名声,该不该辱没王爷。”琉璃姗再问。

    “不该。”众位美人再度开口,其心下也都了然。可尽管了然,她们也都不敢去看咬牙切齿的刘艳丽。当初王爷在她们面前,亲口将实权给了琉璃姗,她们可不敢没达到目的便与琉璃姗翻脸。

    琉璃姗点点头,显然的很满意这些美人的回答。

    “当然,我也知道身为名门将后的你们自然不会没品的去诋毁自己的夫君来降低你们的教养。所以,一律诋毁王爷,辱没王爷者,被我知道了可没有商量的地步。一律统统赶出府去。”

    “你凭什么赶我出府,你不过是王妃而已,而且还是王爷不爱的王妃,你有什么资格赶我~”听到琉璃姗说要将其赶出府去,刘艳丽待不住了,五官扭曲的看着琉璃姗,开口直吼。

    其他的几位美人听言,也都明白刘艳丽为何会跪在这里了。

    “王爷不爱我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给了我王妃之位和实权。同样的,他也不爱在座的几位妹妹。”说了,琉璃姗冷眼扫了在场的几位。

    她们,都心知肚明,况且琉璃姗也没有说错。

    “我们的形成,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也并不是非我们不可。少了我们,还有别人女人取代你们的位置呆在王爷的身边,照顾王爷。”

    “所以,想要呆在王爷身边,得到你们想要的,就必须要恪守本分,不给王爷添乱,不给王爷添扰。几位妹妹,我说的对吗?”说完,琉璃姗不理会跪在面前的刘艳丽恶毒的眼神,视线飘向其他几位美人。

    “姐姐说的是。”几位顿时其口应声。

    “身为王爷的枕边人,刻意的辱没王爷和皇后娘娘,将其名声捣毁捣臭,你说,若是王爷知道了,他会放过你吗?再且,若是让皇上知道,他会任由一个妾侍侮辱他的皇后而不责罚吗?”

    “你们进入宸王府后,一言一行都关乎着宸王府,一旦其中一人出事,受到牵连的不但是你们的娘家,还有宸王府。所以,身为宸王府的后院职权人,我可不能让这种事发生,所以通犯者,一律将其赶出府去。”说着,琉璃姗看向刘艳丽,语气不带一丝感情,口齿清晰,决然的开口:“来人,刘妾侍诋毁王爷在先,辱没皇后娘娘在后,本王妃绝不股息没教养的人在府中嚼耳根,所以将其免除名册赶出府去,永生不得踏入宸王府半步。”

    “是。”压着刘艳丽的几个丫头掷地有声,纷纷觉得,王妃的做法太给力,太漂亮了。

    “你敢,琉璃姗你敢~啊~放开我,放开我~”

    随着琉璃姗的话落,几个丫头应声后便抓住刘艳丽,不顾她的反抗将她往外拖去。

    看着那几个丫头的身手,在座的几位美人心中微凛,待到刘艳丽愤怒的叫骂声渐渐变远后她们才回神,纷纷抬头看向琉璃姗。

    “姐姐,刘妹妹毕竟还年轻,不知事这才会犯罪......”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琉璃姗收回视线,不等开口的郑婉玉将话说完琉璃姗便直言的打断她的话:“想做白莲花也得看对象,她三番两次的挑衅我你可见我惩罚她,这一次若不是她开口的话牵连到王爷和皇后娘娘,我也不会这般。”

    “你们也别忘了,你们进入宸王府便是宸王府的人,连你们都乱嚼王爷跟皇后娘娘的耳根,更何况外面。若是皇上真的翻脸不认人,追究起来,整个宸王府连同你们都可能会被牵连。”

    “而我,不容许有这种危险潜质在里面。至于刘妾侍,像她那种人,连番挑衅有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当然,辱没这种没教养的事也不会例外。”

    “她便是我等的前车之鉴,你们明白了吗?”连番说了一同,琉璃姗嗓子都干得厉害,看了看在坐的四位美人,表情不一。

    “妹妹知晓了。”琉璃姗话落,郑婉玉带头,齐齐应声着。

    “好了,王爷侍寝一事那要看王爷的意识,我能做的便是在王爷耳边劝劝,所以,你们也别怪我不尽力。”琉璃姗点点头。

    “妹妹们不敢。”

    琉璃姗点点头,挥了挥手:“都回去吧。”

    “是,妹妹们告退。”刘艳丽被赶一事已然在她们心中打起了警铃,所以琉璃姗让她们离开后她们也都快速的退了出去。

    谁都不愿在琉璃姗面前多加停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