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差点假戏真做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思量与对比之后,洛宸很大胆的在心中给了琉璃姗一个定义。那便是琉璃姗的心性很是凉薄。

    “那最后呢?你离开了,成全了她们两个?”洛宸轻声的开口,这一刻,他竟有些害怕自己出口的话会再度引起她的难过。

    所以问的时候,不免的有些小心。

    听闻洛宸的问题,琉璃姗笑了。浅浅的低笑。只是这笑,笑得洛宸很是莫名其妙。自己问得不对吗?遇到琉璃姗之后,她的身边并没有多余的人出现。更别说她心中的那位张浩或者是她最好的姐妹苏芊芊了。

    “我也不知道。在我醒来之后,在你出现之时,他们两个,便消失了。”笑过之后,琉璃姗轻声的开口,回答这洛宸的问题。

    本来就是如此。自己离开之后,她相信,张浩肯定也离开了那个世界,因为她相信她的枪法,况且又是那么近距离的射击,想不死,很难。

    至于苏芊芊,她就真的不知道了。

    总之,在这个世界,他们两个,都不会出现。

    “你的意思,他们两私奔了?”从琉璃姗的眼神看来,似乎真的不知道他们在哪,洛宸再次轻声的开口说着,也只有这样说,才能解释他们两个,为什么会不见。

    “也许吧。”琉璃姗点点头,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那,你还难过吗?”看着琉璃姗无所谓的样子,洛宸困惑了。刚才谈起他们的过往时,琉璃姗明明还很难过,甚至是哭了。

    可是现在这般样子,相差很大啊!

    琉璃姗摇摇头,扫了洛宸一眼,一边帮着自己盛酒一边开口道:“过去的不值得一提,他们两,只能算是我人生中的过客。人嘛,总是要往前看得,始终停留在原地,不是我琉璃姗该做的事。”

    说到后半句,琉璃姗有意无意的抬眼看了洛宸一眼,这话说出来的同时,实在告诫自己,也在告诫洛宸呢。

    果然,听完琉璃姗的话,本还想问什么的洛宸顿然沉默了,眼眸久久的停在琉璃姗的身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总之,看过去的琉璃姗,真的看不透洛宸这个人,够深邃,无懈可击啊。

    “我和夕梅,是自小便认识的,同皇兄一起也算是青梅竹马。”久久的,洛宸终于移开了视线,只是他的视线,停在了桌面上的酒杯中。

    琉璃姗一阵错愕,顿时有些意外。

    这洛宸会这么听话?真的跟她交换了?

    “从小,因为夕梅的身份特别,所以被送到了宫里保护着。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唯唯诺诺,很是胆小。”

    “你知道吗,那个时候的她,因为一句大声的话都会吓得躲在椅子下不敢抬眼看人。当时我和皇兄,都不知道在夕梅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后来,我们相处了几年,才知道她的家世是帝君捍卫军。他们,是除了军队之外,可以任意招兵养兵的存在。为的,只是保护在位的皇上。”

    “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捍卫军团里出了什么事,唯一能接任捍卫军团的继承人便只剩下她了。而她,也不知道被什么人自小下了毒,很多毒。每一种毒都很棘手。”

    “所以导致她一见到陌生人就极度的害怕。发起病的时候也如同死而复生一般的虚弱。”

    说到此,洛宸陷入了回忆当中。

    看着洛宸面上的表情以及眼底的疼惜,琉璃姗竟莫名的产生了一种错觉。

    他,会不会是因为洛夕梅自小的遭遇而同情,不是爱情?

    “至此,我和皇兄便想尽一切的办法寻她开心,让她看看外面的世界。”

    “终于,花了两年的时间,夕梅渐渐的开朗了起来。同时,也渐渐的依赖了我和皇兄。那时候的我们,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而我和夕梅,是因为一次遇刺之后,才确定了相爱关系。”说道这,洛宸停止了。抬眼看了琉璃姗一眼,只见她默然的望着他,认认真真的聆听着。

    见此,洛宸恍惚间意识到,原来有这么一个人静静的听着自己述说,是一件多么好的事。

    顿然看向琉璃姗的双眸中,不由的染上了一层祥和之色。

    “什么样的刺杀?”看着洛宸这般久久的看着自己出神,琉璃姗莫名的眨了眨眼,有些坏坏的想着,他不会把她误看成是洛夕梅了吧?

    不要吧,说真的,洛夕梅和她相差很大的好吗?自恋一点的,洛夕梅根本就没有她好看行吗。

    实在是看得琉璃姗都不好意思了,洛宸这才收回视线,将目光转移到窗外的月色上。当然,琉璃姗顿然也松了一口气。

    心中嘀咕着:回神便好,回神便好。

    再这么看下去,琉璃姗都怀疑自己身上会被他看出一朵花来了。

    “四年前,父皇当时还在世。父皇其中的一个妃子‘香妃’不知道犯了什么罪,除了她膝下的孩子‘襄王’,她和她的家族都被满门斩首。而襄王,自那晚之后的第三天,也莫名的暴毙身亡了。”

    “于后每隔一段时间,宫里便频繁的出现刺客。那些刺客,主要刺杀的并非是父皇,而是我们这些皇子。”

    “出事的那天晚上,我和皇兄都因为中毒导致昏迷不醒。皇兄有幸的被仅存活下来的暗卫救走。而我,即将面临着被杀的局面。”

    说道这,洛宸又一次抬眼的看了琉璃姗,轻轻的勾起了嘴角,溢出一丝苦笑:“是夕梅,是夕梅不顾一切的将我救出。当我醒来后,看到她满身伤口却依旧紧紧的把我护在怀里,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一个害怕陌生人的她竟为了我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袒护着我保护着我。看到她深一道浅一道的伤口,当时的我只感觉快要窒息了。”

    “而她,在看到我醒了之后,留下一句话那才晕了过去。”

    说道这,洛宸又陷入了回忆。

    回忆了,洛夕梅一脸苍白,满身是血却又开心的看着醒过来的他。而他,看到她暗自松了一口气,留下一句“别丢下我,我害怕”便晕了过去。

    当时,他的心,几乎痛得快要窒息了。

    从那之后,他便彻底改变了。很冷漠,很无情,甚至嗜血,可唯独对她,保留着满满的爱意。

    “她,说了什么?”看到洛宸陷入回忆当中,琉璃姗忍不住了,究竟是说了什么,这便确认了相爱?

    洛宸回神,扫了琉璃姗一眼后,这便微笑的摇了摇头。

    见此,琉璃姗囧了。要不要把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啊?很吊人胃口的啊!

    “从那之后,你便到处寻找良药,为她解体内的毒?”好吧,不说也就罢了,琉璃姗又问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当然,也因为这个问题,所以才牵扯到她。

    洛宸点头,再度开口:“太医曾说过,夕梅年长一岁,体内的漫步摇变回越发的严重。直至陌震的出现,这才研制住出控制她体内毒素的药丸。”

    “所以,你们便竟全力的寻找跟她相同岁厉的人来做药引?”琉璃姗再问。

    洛宸再次点头。

    “所以你们才发现与她相同岁厉的人都同样中了毒?”琉璃姗再问。

    “没错。因为你还存活着,所以我们寻到了下毒的人。不过现在证据不足,还不敢确认。”听着琉璃姗出口的问题,洛宸便知道她之后要问什么,于是乎干脆都直接说了出来。

    “这样啊,你们怀疑的人是谁呢?”闻此,琉璃姗明显的感到了失落。

    “这个你不必知道,知道了对你没好处。”看着琉璃姗失落的样子,洛宸也坦然的开口着,本来,知道了对她没好处,看她胆大妄为的样子,如果知道了是谁,自己跑去调查反而还坏了他们的计划。

    在且,她现在怀有身孕,不适合冒险。

    一想到她怀孕的事,洛宸的目光不由的往琉璃姗平坦的腹部望去。反之琉璃姗,处于失落状态,根本就没注意洛宸的目光。

    于后,两人都莫名的沉默了下来。这其中,两人也分别对饮了几杯酒来掩饰这突然的尴尬。

    毕竟,这新婚之夜,两个不相爱的人呆在一起不聊点什么的话气氛显得很尴尬啊,长ye漫漫,要如何度过啊。

    随着时间的流逝,屋里屋外都异常的安静。

    当然,没过多久,洛宸和琉璃姗便感觉到了来自屋顶的轻微脚步声,两人对看了一眼,洛宸了然,可琉璃姗就不明所以了。

    那么晚了,还有人不睡觉来看他们俩啊。

    “王妃,ye深了,该就寝了。”突然,洛宸就这般唐突的开口说了一句,只把琉璃姗愣住了。

    “啊?”抬眼望去,有些莫名其妙。

    只见洛宸微微一笑,很似绅士,又很温柔的走到琉璃姗的面前,二话不说的便将琉璃姗从椅子上抱了起来。

    当反应过来洛宸做了什么之后,琉璃姗刺果果的吓了一跳,被他这般温柔的抱在怀里,琉璃姗只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了出来,就连呼吸都不正常起来。她能这样,完全不是她动情了,而是因为此情此景,极度爱昧啊~

    红烛幔帐,美男在旁。怎么看都会想到那方面的好吗。

    琉璃姗欲哭无泪了。

    窝在洛宸怀中的琉璃姗,完全没反应过来洛宸是如何将她放到chuang上的,只感觉屋里瞬间黑了下来。然后腰间,传来了一阵刺痛。

    “啊~痛~”琉璃姗惊呼......

    “你干嘛......”腰间的一阵刺痛顿然将尴尬恬羞的琉璃姗拉回清醒状态,刚想出口开骂,唇上便覆上了一张柔软而略带温度的香唇,将她未出口的话憋回了肚中。

    诧异的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顿然扩大的俊脸,下一刻,琉璃姗‘唰’的一下,红透了双脸。

    而本是稳住琉璃姗香唇的洛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琉璃姗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后,竟开始轻轻的雕琢起琉璃姗的红唇,一下一下的。

    只弄得琉璃姗有些莫名其妙。

    这简单的拥吻对琉璃姗来说并不见怪,毕竟生活在现代的她可是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吻计,有时候也会和张浩来个香吻什么的。

    所以洛宸此刻的举动她除了不解之外,并没有过多的情意产生。

    可没一会,洛宸在琉璃姗郁闷之际,竟与她的香she纠缠起来了。时而xi允时而啃咬,这弄得琉璃姗欲哭无泪。

    这厮到底会不会接吻啊......

    心想着,琉璃姗突然伸手,反正这家伙已经吻上了她,那她便教教她什么才叫接吻吧。于是乎,琉璃姗在伸手之际,舌尖也不由的绕上了洛宸的香she。

    感觉到了琉璃姗的回应,洛宸浑身一震,可是没多久,竟也随着琉璃姗的带动加深了这个吻。

    而屋外,本是深夜造访的几个人在听到屋里的动静之后,这也笑容满面的离开了。

    反倒是屋里,本是做戏的两人弄得屋里一阵涟漪,暖意四起。

    在极度缺氧的状况下,差点陷入洛宸温柔的吻计下的琉璃姗这才渐渐回神,似是惊呼的用劲力道推开了身shang的洛宸。

    而被推开的洛宸,意犹未尽的喘息着,明显的没有从琉璃姗的香唇中回神。反之琉璃姗,喘息的途中更是慌乱的从chuang上爬到了chuang头,意味不明的盯着洛宸的举动。

    她很担心洛宸会不会将她当成替身,饿狼扑食啊~

    而洛宸,在短暂的喘息下也渐渐的回神,抬眼看了琉璃姗一眼,只见她有些防备的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刚才的自己做了些什么。

    目光不由的停在了琉璃姗微微张开喘息的红唇上,很红,很柔软。心,突然漏了一拍的狂跳着。

    这种感觉,是他与洛夕梅相处的时候不曾有过的。

    而且,刚才在吻琉璃姗的时候,那种感觉很微妙,微妙到他舍不得放开,直至快要窒息了他都舍不得松开。还有,随着她的牵引,他竟然不满于此,要不是她突然紧紧的抓住他的双手,怕是他已经如同那夜一般的将她吃掉了吧。

    想到刚才会发生的事,洛宸的心再度一阵快跳,就连看向琉璃姗的双眸中都显得了一丝尴尬。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你...你没事吧?”看着沉默良久的洛宸,时而喘息沉重时而之手捂着胸口,只把琉璃姗弄得不安起来。

    “他们走了,你...可以放心的睡吧。”闻声,洛宸别过脸,背对着琉璃姗开口着。

    见此,琉璃姗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险些假戏真做了。

    要是真做了,那她算是陌震的女人还是洛宸的女人?

    想到这一层,琉璃姗囧了。完了完了,自己快变坏了,这种想法她怎么可以去想......

    “那,你呢?”想归想,琉璃姗还是庆幸事情没有发生,看了看洛宸的背影,轻声的出口询问着。

    “放心,就为了给足你面子,今晚我是不会离开的。就在你身边守着。”说话至于,洛宸已然转过头,很是柔和的看着琉璃姗。

    见此,琉璃姗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洛宸的态度,以往都是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这次突然这般温柔,不适应啊~

    还有,他在身边守着,自己能睡得着那才是怪事好吗。

    “放心,我不会做什么的。”看着琉璃姗发窘的样子,洛宸顿然觉得琉璃姗突然间好可爱。这便转身,在琉璃姗有所防备之下,将她靠在chuang头的身子平躺在chuang上,再在琉璃姗诡异的眼神中将棉被盖好,这才坐躺在琉璃姗的身边。

    然,他的举动,还是将琉璃姗吓到了。本是躺好的,在洛宸躺倒她的身边后,琉璃姗“嗖”的一声,即刻坐了起来。

    “你...你...就这样躺在我身边?”看着洛宸因为自己的举动而睁开的双眼,琉璃姗有些胆怯的开口着。

    “不然呢,你想让我在外面坐一个晚上?拜托,我也要休息的好吗。”看琉璃姗的表情,洛宸很是无奈的开口。

    “可,可......”琉璃姗还想说什么,洛宸便直接丢给了琉璃姗一个白眼,很不给面子的又将琉璃姗按回了chuang上躺着,当然,在为她盖好棉被后,这才说了句:“休息。”

    于后,便又闭上了双眼。

    躺回chuang上的琉璃姗见此,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做什么就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