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伸手不打笑脸人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那按照朝阳郡主的说法,这是种慢性毒气了?”文太医震惊过后,急忙开口询问着。

    琉璃姗点点头,看了一眼处于惊愕中的太后,继续说道:“太后娘娘嗅此等香气尚早,不过是偶尔头晕目眩,体力不乏罢了。身子并非受到伤害。”

    “所以,刚才你才建议本宫的。对吗?”太后回神之后,看向琉璃姗的眼神中,也越发的布满恋爱。这孩子,真是聪明。

    琉璃姗点点头,不说话也不解释。

    “你这孩子。”说着,太后拍了拍琉璃姗的手,很是无奈的样子。

    “娘娘,这两种花种是当初韦尚书的夫人觐见的。您看,她们如此是无意还是......”

    李嬷嬷的话并未讲完,只见太后伸出了手。而李嬷嬷,也会意的静声不再多说。反倒是太后,牵着琉璃姗的手走向高位,将琉璃姗拉着同她一起落座。

    如此,琉璃姗赤果果的吓了一跳,要知道,这高位除了本人之外,其他人是不能坐的。

    而太后娘娘却是不管那些,眼眸扫向一旁低着头的文太医,开口说道:“有劳文太医白跑一趟了。回去忙着吧。”

    “官职告退。”轻问,文太医也不多说,行礼之后便快步的退了出去。后宫险恶的道理他知道。可身为太医,他能做的,便是挽救那些即将逝去的生命。

    唉,有时候他也是苦不堪言啊。

    特别是那些个刚出生的公主和皇子,死去的哪一个不是被人毒害了,医治好了大喜,医治不好了龙跃大怒。

    唉......

    “李嬷嬷,差些人手将那些盆景全都撤了一并销毁,在将那幕后之人给本宫找出来。”文太医离去后,太后娘娘顿时冷着一张脸,厉声的对着李嬷嬷吩咐着。这件事最好是无心之失,不然要是让她查出个所以然来,休怪她不客气。

    “是。”李嬷嬷沉声的回答。

    “不可。”李嬷嬷领命后,刚想转身离开。琉璃姗的话音适时的响了起来。

    太后不解的回望,而本想退出去的李嬷嬷也看向了琉璃姗。

    同时收到两道不解的目光,琉璃姗无奈,开口道:“太后娘娘,如若想要查出这幕后之人,这些盆景便不能这般急促的撤去销毁。”

    太后娘娘沉默,想想琉璃姗所说的也不无道理。若是今日便将这些盆景销毁,怕是那幕后人已然知道自己知晓了此事,怕是会毁灭了证据躲起来。

    好在琉璃姗及时提醒。想着,又看向李嬷嬷,开口道:“你且下去找些花卉上来,慢慢的将这些盆景撤去。”

    “是。”闻言,李嬷嬷应了一声后,抬眸看看太后娘娘和琉璃姗,见她们都没有意见之后这才退下。

    “朝阳郡主果真是冰雪聪明,要不是你的提点,本宫怕是招人毒害而不自知了。”事情都交代下去了,太后娘娘这才看向琉璃姗。越发的觉得此女陪她的宸儿正好。

    “太后娘娘过奖了。臣女不过是看了一些书籍,正巧知道这两种花卉不能合并一起置放。反而让太后娘娘见笑了。”琉璃姗笑笑,谦虚的开口道。

    “呵呵,你这孩子还真是谦虚。不过,且听本宫一言。有些时候谦虚是好事,可过分的谦虚那就坏事了。”看着琉璃姗如此,太后娘娘也喜上眉梢,开怀的劝导着。

    “臣女明白了。”琉璃姗点点头。面上除了柔和的微笑之外并无其他神情。

    “好了。都什么时候了,朝阳郡主是不是该改改口,称本宫一声母后了?”听着琉璃姗一声太后娘娘太后娘娘的,太后有些不乐意了。今日宫宴之后,明日就要为她和宸儿举行婚典了,这声’太后娘娘‘格外生疏啊。

    琉璃姗一愣,继而尴尬了。“可太后娘娘不也是一直称着臣女为朝阳郡主嘛。臣女还以为太后娘娘不喜欢臣女了。”

    啧~

    太后囧了,继而想想,好像真的是自己一开始便称着她为朝阳郡主的。也难怪她一声太后娘娘长太后娘娘短的了。于是乎,太后笑了,继而再度温和的拍了拍琉璃姗的小手,亲切的喊道:“姗儿。”

    随后,琉璃姗裂开红唇,高兴的喊道:“母后。”

    于是,两人皆是开怀大笑。

    一旁伺候的宫女看去,皆是满脸黑线。

    她们果断勇猛,腹黑冷却的太后娘娘如今陪着宸王妃像个孩子一般,要不要那么惊人啊。感觉有点毛骨悚然啊。

    这慈宁宫一阵开怀大笑。而御书房内,本是陪同洛夕梅的洛熙此刻正严肃的看着眼前的人。那气氛别提有多紧张。紧张到一旁候着的小李子都冷汗淋漓。

    而两位主人公,皆是冷着一张脸,看似严酷,可这隐藏其中的气场一个比一个大。

    “说吧,这般着急的让我完婚,是为了什么?”良久,洛宸低眉开口。

    “朕说过,是为了夕梅。”洛熙置地有声的说着。眼中,更是不容置疑的肯定。

    洛宸疑惑,可俊脸上依旧是冷漠。

    “不管如何,你与那朝阳郡主,尽快诞下子嗣。”看着洛宸不说话,洛熙莫名的叹了一口气,别开脸看向别处。洛宸查到琉璃姗的时候他也查到了。可是赶到的时候琉璃姗已经死了。谁知道他的人前脚刚离开,洛宸便赶了过去,还让那死去的人复活。

    看来,洛宸身旁的那个神医,真的能起死回生。

    而洛夕梅,也有救了。

    “若是为了夕梅,我无话可说。”良久,洛宸沉声的吐出了一句话。

    这听在洛溪耳里,很是变味啊。

    “宸,你...”

    “我会放下的。这是我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所以,皇兄不必介怀。”不等洛熙将话说完,洛宸很是冷漠的开口。

    “唉~你别怪她,是为兄的错。”看着洛宸如此,洛熙心中也非常不是滋味。他们之间何时有过这般的闹心。可如今,为了洛夕梅,却真真实实的让他们兄弟两有了介怀。

    难道,真的不能回到从前了吗?

    “我从来没有怪过她。这是她的选择,我尊重。”说罢,洛宸瞥了一眼洛熙,转身,潇洒的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洛熙再度哀叹。此刻的他,只能将希望放到朝阳郡主的身上了。希望她尽早打动洛宸。

    开心的时候,日子总是过得比较快。

    和太后娘娘闲聊了一会,便有人过来禀告,说是宫宴马上开始了。

    而太后娘娘则是看向琉璃姗,笑而不语。琉璃姗亦是如此。随后,琉璃姗便沉默的扶着太后娘娘的胳膊,朝着举办宴会的文朝殿走去。

    而洛宸。离开御书房后。便直接奔到坤宁宫。看洛夕梅去了。

    总之,琉璃姗和太后娘娘感到文朝殿的时候,除去皇上,皇后娘娘文和洛宸之外。武百官及家属都已经到了。放眼望去,行规导举。

    “姗儿,我国以那丹雅国的皇宫,区别大吗?”看着此景,太后娘娘浅笑的转过头,一脸慈母般的看向身旁搀扶的琉璃姗。

    而琉璃姗,低眉微笑:“各有各的好。”

    太后一愣,片刻之后回神,开怀的笑着。这琉璃姗,真是一点亏也不肯吃啊。不过这样也好,习惯就行了。

    说话之余,她们的到来,也随之礼官高呼声响而使得在座的人纷纷起身行礼。

    而太后,则是拉着琉璃姗渐渐入座。也因为太后的要求,琉璃姗的洛宸的位置,被安排在了太后娘娘的右侧,至于左侧,便是皇上和皇后了。

    看着还没有赶来的皇上,皇后和洛宸。太后心里便已然猜到了什么,继而看向琉璃姗的双眸中,都有些歉意。

    反之琉璃姗,也感受到了太后的歉意,继而温和的笑笑,并不多言。在且,她心里很清楚,洛宸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肯定是去找他心爱的人去了。

    这不,随着琉璃姗的猜想。礼官的声音顿时又在耳边响起。

    “皇上,皇后娘娘到~”

    “宸王到~”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皇上一脸柔和的搀扶着有些病态的皇后娘娘缓缓走来。而洛宸,则是跟在他们的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皇上和皇后娘娘的举动。

    见此,琉璃姗有些好奇了。

    这皇上,有着洛宸相似的五官,唯一不同的是,洛宸双眸中是一层无形的冷漠,而皇上,很是温驯,连带着面容上,都是谦和的俊美。

    而皇后,一身华丽出场却很难掩饰她本身的病态。那张很是平凡的面容上了艳妆,可是依旧挡不住她苍白而憔悴的脸。

    怎么看,这皇后都是一个算的上是清秀的女子,可却迷了两个男子的心。在看看她几步一喘气,便知道她此刻正受病魔的折腾。

    然,病态美的姿态也完全在她身上展现。

    娇弱,柔软。

    放眼天下,哪个男子见到如此女子不会升起保护的*?

    就连她一个外人看去,都不免有些担忧。

    随着皇上和皇后入座,在场的人又一次起身行礼。只是这一次,坐在太后身旁的琉璃姗,也跟着起身行礼了。也就洛宸,慢悠悠的走到琉璃姗的身旁,毫不理会的坐了下去。

    皇上见此,也很无奈的挥了挥手,温和的开口道:“免礼。”

    “谢皇上。”众人回礼,也都安安静静的坐了回去。

    只是这当中,有无数到好奇的目光扫向琉璃姗。

    而琉璃姗,也淡定从容的坐着,毫不理会。

    太后看在眼里,相当满意的点点头。受人瞩目而不是分寸。

    当然,琉璃姗的存在,自然也引起了皇上和皇后的瞩目。皇上看到琉璃姗的时候,也只是温和的朝着她笑笑,并无其他表情liu露。可皇后那便不一样了。

    当她与琉璃姗对视之时,本是苍白的脸更加显得苍白。就连同坐在她身旁的皇上,也都感觉到了她自身的颤抖。有些莫名的看向琉璃姗。而琉璃姗,依旧面和微笑的看着他们。

    至此,有些不解的看向洛夕梅,低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洛夕梅收回视线,看向关心自己的洛熙,浅笑的摇了摇头。

    只是她的笑,过于勉强。身侧的太后娘娘看去,相当不满意的冷嘲着:“当然不舒服了。看到宸王妃如此高端大气,心里很不是滋味吧。”

    “母后~”

    “母后~”

    太后娘娘的一句话,顿时引来了两道男音。琉璃姗一愣,继而看向一同开口的两个人。洛宸面色难看的紧盯着开口为难的太后,而皇上,则是一脸无奈。

    只是,被嘲讽的当事人面上更加的苍白了。愧疚的拉了拉皇上的手,对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果然,皇后的一个动作,远比太后说的更有效果。

    这不,两个大男子见到洛夕梅轻微的摇头,也都收回视线,看向台下。直接气得太后直想拍桌而起。

    “今日举办宫宴想必各位爱卿都已知道缘由了。这便开始吧。”先前的尴尬之后,皇上清了清嗓子,笑容满面的朝着台下的各位大臣及家属开口着。

    台下静声。也只有一旁的公公招了招手。随后,各个宫女便纷纷穿梭在各个大臣身旁。端水果,上菜肴糕点,倒美酒。而台中央,也陆续走上美人,动作优美的舞动着。

    “朝阳郡主连日奔波,今日还被朕邀请来参加宴会,多有不便还请见谅。”看着台下的气氛已经起来了。皇上这才端起酒杯,一脸歉意的看向琉璃姗。

    琉璃姗心中冷笑,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如果这皇上真的觉得有愧,何必还急冲冲的不让他们休息便请进宫?

    想是这般想,可琉璃姗也并没说出口。优雅的端起酒杯,淡漠的开口:“无妨,皇上不必介怀。宸王心系太后,此次进宫也能免了宸王的担忧,甚好。”

    听闻,洛宸和洛熙面上一愣,继而听明白了琉璃姗话中的意思。

    “本宫一切安好,不必担忧。”然而,也只有这太后娘娘不太明白她们的意思。继而笑容满面的开口。连带着看向洛宸的双眸中也染上了一丝祥和。

    见此,洛宸嘴角抽了抽,很快又若无其事的自顾自的饮酒。完全不理会这场宫宴要如何举办下去的样子。

    “也对,皇弟和母后感情一项深受,一些时日不见也难免会想念。”于后,皇上干笑的接了口。说完之后便同琉璃姗对饮了一杯。

    放下酒杯之后,有很温驯的开口:“明日朝阳郡主与尔等便是一家人了。如若哪里不合心意的只管说,皇弟定不会亏待于你的。”

    “谢皇上。”琉璃姗笑笑,心中却不停诽谤着。看来,这两兄弟都是腹黑之人啊。为了那个女子,尽然快速的将别人赶着上位呢。

    几句闲聊之后,高位上的人也都沉默的将目光投入到台中央。欣赏着舞女的美资。

    当中,也只有那病怏怏的皇后娘娘神情飘忽不定了。偶尔几次哀怨的审视琉璃姗。绝美的面容,高贵的气势,优雅的举止。不管她从哪一方面看琉璃姗,琉璃姗都比她好上百倍。如此,她那颗心又阵阵剧痛了。以前,她可以很自信的相信洛宸只会爱她一个。可如今,琉璃姗的出现让她的信心动摇了。

    如此绝美的女子放在她的眼前,她都看得不能自己。而洛宸呢,被自己抛弃的他肯定也会注意到琉璃姗的好。更何况他们即将成为夫妻。

    光是想想种种可能性,洛夕梅的心便如蚂蚁般啃咬,无所能及。

    可能是无法再无视这般哀怨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琉璃姗收回视线,朝着扫过来的目光看去,正好,对上了洛夕梅一双痛楚哀怨的神情。

    随即微微一笑。见此,那洛夕梅心慌意乱的移开视线,不安的双手放在那里都不是。就彷如被人看穿了心思,让她无地自容一般。

    见此,琉璃姗无语的笑了。

    当然,她也明白了一件事。

    洛宸和洛夕梅那是真心相爱的。可是她不解的是。到最后,这洛夕梅怎么就抛弃洛宸成为他的皇嫂了呢?

    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才迫使她遗弃洛宸的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