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神秘的女子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慈宁宫’,太后居住的宫殿内。

    片地金色,雕梁画柱,名器古董。这里装饰的每一样,都是奢华名贵的器具。

    而奢华名贵之中又带了点简朴。

    此刻,这名贵的装潢中,一位妇人面色焦虑的在chuang榻边上走来走去。而chuang榻边沿,几个年迈的太医正轮流看诊着。

    “母后~母后~”

    一阵缓急的声响瞬间打破了屋内的僵持。太后回头,只见一身明黄色的身影背光而来。俊朗的脸上连带着眼底都是担忧。见此,太后一喜,刚想抬起脚步上去,却被后面出现的人止住了脚步。

    洛夕梅随着洛熙的脚步前来。当看到躺在chuang上的洛宸后,柔和谦卑的脸上浮上了一丝明显的担忧。可能也是过于担忧,所以她才忘了太后的警告,忘了分寸的疾步上前。

    “宸~宸~这是怎么了?宸~”来到chuang榻前,洛夕梅更是急的未经思考便将自己的担忧唤了出来。

    见此,身后的太后和洛熙,整张脸都黑了。

    而一旁为洛宸诊脉的几位太医,皆是尴尬的抬头看看洛夕梅,又看看身后的太后和洛皇。这皇家之事他们虽是不懂可也听说了不少。

    这皇后娘娘比皇上和太后还急,不用想都知道这其中的猫腻。而他们,能做的只能是敬忠职守,不关乎他们的事别去参和。

    “太医,宸王身子如何?”洛熙上前一步,亲切的问候着。洛宸的身子如何他是知道的。如今能在宫中晕倒,怕是过于疲惫导致的。

    “还请太后娘娘,皇上莫要担心,宸王不过是疲劳过度,体力耗尽导致晕眩的。休息一会,吃点东西便无碍了。”果然,年迈的陈太医起身,说出的话正中了洛熙的想法。

    可洛夕梅听去,却是更加的难过了。洛宸疲劳过度肯定是因为自己。可自己今日,还对他讲了那么过分的话。想着,洛夕梅忍不住了,几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至脸颊。

    让人看去,不免的一阵揪心。

    “好了,你们退下吧。”洛熙点头,挥了挥手示意那些个太医下去。

    而一旁的太后,眼底虽是布满担忧,可是面上不难掩饰的愤怒。看着这洛夕梅痛心疾首的样子她就来气。既然这般喜欢宸儿,又为什么背信弃义嫁给熙儿,这不是使得三个人都难过吗?

    可泪流满面的洛夕梅到了洛熙这里,却是心中阵阵就疼。连带着那股内疚越发的浓烈。

    “皇后,注意形象。”可尽管难受,他也感觉到了身旁太后的怒意,上前一步轻声的开口着。他知道太后不喜洛夕梅,而如今洛夕梅成了他的妻太后没有过分的阻止已经是让步了。所以他不能再让太后失望。

    想着,说话至于更是将低声哭泣的洛夕梅从chuang榻边上扶了起来。

    “哼,这等三心二意的女子哪里值得你们这般......”

    “母后,臣弟累了,我们先退下让他好好休息吧。”不等太后把话说完,洛熙转过头看向太后,言语柔和的开口着。

    而太后,在听到这话后果然消了不少气。瞪了洛夕梅一眼后,便随着李嬷嬷的搀扶下,慢慢的走出了内寝,朝着一旁的偏殿走去。

    洛熙见状,皆是松了口气。回头看了看正在擦拭泪水的洛夕梅,无力的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皇上,妾身失态了。”待洛夕梅擦好脸颊上的泪珠后,皆是抱歉的看向洛熙。刚才她那般失礼,怕是已经惹太后不高兴了。

    “没事。记住了,不管你有多爱臣弟,但你已是朕的皇后了。要想为他着想,便要让他长痛不如短痛。”看着如此的洛夕梅,洛熙心中除了痛别无其他。这一刻,他多希望自己是洛宸。能够得到洛夕梅这般的关怀。

    “是。妾身明白。”洛夕梅点点头。

    “好了,出去吧,让臣弟好好休息。这一路,辛苦他了。”说着,洛熙满脸柔和的扶着一脸苍白的洛夕梅慢慢的走出内寝,朝着偏殿走去。

    回到偏殿的太后,当看到两人携手走来时,她就忍不住生气。可是一想到自己的chong儿此刻还躺在里面,她又一阵难过。横竖怎么看她都看不出这洛夕梅有哪里好。可偏偏她两个孩子都爱的死去活来的。

    “见过母后。”来到太后跟前,洛夕梅拉开洛熙的手,有利的朝着太后行礼。

    可得到的却是太后的一句冷哼。

    “不是哀家说你。在外人面前,你怎可这般的失态?哀家的确不喜欢你,可你也不能让皇家的脸面尽失啊。这让皇上日后如何在文武百官面前处之?”冷哼了一声后,太后又开口训斥了一句。真真是越说越来气。那搭在腿上的手也都狠狠的拍打了下她的双腿。

    “母后,别生气了。皇儿相信,夕梅不是故意的。”看着太后生气的皱起眉头,洛熙便急忙上前开口。

    一旁的李嬷嬷见状,也是上前一步。顺了顺太后的胸口,开口道:“是啊娘娘,别生气了,生气伤身啊。”

    “唉。”听着耳边两人的劝语,太后皆是一阵无奈。可是无奈之余,她还是狠的将目光放在洛夕梅的身上,看得洛夕梅心中一惊,身子本能的朝后缩了缩。

    “这一次看在皇上的面上哀家便不跟你计较,不过你的行为举止,礼仪谦卑这方面哀家甚是怀疑。李嬷嬷......”说着,太后转过头看向一旁的李嬷嬷。

    “奴婢在。”闻声,李嬷嬷急忙开口应声道。

    “从今日起,你且跟在皇后身边,教教她宫中的礼仪。一个月后哀家要看到成果,所以,你不能有半点马虎知道吗?”太后继言,阴柔的目光看向李嬷嬷。

    而应声的李嬷嬷再收到太后的眼神后,也明白的低下头道了句:“是,奴婢明白该怎么做。”

    “母后,夕梅身子本就不好,可经不起这宫中的礼仪啊。”一旁的洛熙听言,心中皆是一惊。再看看一旁脸色吓得惨白的洛夕梅,亦是上前一步开口着。这宫中的礼仪要是全压在洛夕梅的身上,她定会受不了的。

    “嗯?”太后双眸暗沉的扫了洛熙一眼,继而又看向洛夕梅。讽刺的开口道:“哀家没有阻止你娶她已经不错了。如今不过是想要教教她宫中的礼仪这都不行?这皇后是有多珍贵?连这点都不敢学吗?”

    听着太后强硬的话语,洛夕梅心中一颤,握在一起的双手也不由的渗出了一丝冷汗。

    “母后,夕梅她......”

    “妾身谢过母后。”不等洛熙把话说完,洛夕梅拉过他的手,苍白的小脸上顿时浮上一丝笑容。对着太后道谢之后又面朝李嬷嬷居了一礼,开口:“那日后就有劳李嬷嬷了。”

    “不敢。”李嬷嬷应声。

    这事也在洛夕梅应下之后结束了。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恩恩爱爱的样子,太后一阵烦躁便驱赶他们离开了。

    等到洛夕梅和洛熙两人离开后,李嬷嬷这才恭敬的站到太后面前,一脸不忍的开口道:“娘娘,这皇后体质不好,又身染毒素。这宫中的礼仪要是强加在她身上,怕是她会受不住的。”

    “怎么,连你也要劝哀家了吗?”闻声,太后一脸冷意的扫向前方的李嬷嬷。这李嬷嬷跟在她身边已经几十年了。大风大浪也都见过,可是此刻她却为了一个不上心的人来劝她,感觉很不美好啊。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担心要是这皇后倒下了,心疼的可是皇上而宸王啊。”李嬷嬷低头,对于太后扫过来的冷眸她也没太在意。而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洛夕梅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皇上和宸王虽是不会怨太后,可是也会为了那洛夕梅心疼的。本想让宸王忘了洛夕梅来着,可是这样不是更加的火上浇油吗?

    太后沉默。很显然李嬷嬷的话她听进去了。

    可是沉默了良久后,太后面色危难的看向李嬷嬷,开口道:“可是若是不**的话,日后她毁了皇上的脸面该如何?”

    “那这样吧。奴婢先教一些首要的礼仪,待皇后身子安康了再教其他的也不迟。”李嬷嬷继续开口,只见面前的太后不是很同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松了口气。

    呆在太后身边几十年了。她不曾有过一儿半女,而皇上和宸王是在她眼皮底下长大的。她也将他们视为她的孩子。如今看着他们难过她也于心不忍。

    她不像太后那般严苛,她只希望两个孩子能快快乐乐的。

    可如今两个孩儿都为了一个女子上心难过也是令她头疼不已。能做的,也不过是让他们的心上人好过一些了。

    “好了,吩咐御膳房备些饭菜过来。哀家不能让宸儿饿着了。”待两人陷入沉默的境地后,还是太后开口打破了这僵局。这李嬷嬷视皇上和宸儿为己出她是看得出来。同时她也感到很欣慰。至少有些方面她想不到的她也会在一旁提醒。这才让他们母子三人关系和睦。

    随着太后出口,李嬷嬷便退下去准备了。

    离开的洛熙和洛夕梅,皆是相扶持的走向坤宁宫。这看在他人眼里,异同是金童玉女般。男的俊美,女的秀气,再加上这如画的美景,只让人看得忘了自己。

    入夜。

    昏睡了一天的洛宸终于悠悠转醒。睁开酸涩的眼皮,入目的,是太后一脸焦急、担忧的在他周围走来走去。

    毕竟这都睡了一天了。这太后能不急吗。这摆好的饭菜可都换了好几次了。

    “母后~”

    就在太后犹豫着要不要再叫太医过来的时候,一声低沉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闻言,太后止下凌乱焦躁的脚步,一脸不确定的转过头看向chuang榻。

    洛宸一双深邃的眼略带疲惫的深深的看着自己。性感的红唇因为欠缺水分而干涸。见此,太后面上一喜,继而上前坐到chuang榻边上,执手握住洛宸的手,幸喜道:“宸儿醒了?饿不饿?母后已经让人给你准备了些吃的。快些起来吃点吧。”

    “母后~”见此,洛宸没来由的红了双眼。长久以来的误解在丹雅国知晓事因后,他便觉得对不起眼前的人。如今看到此人关怀的问候自己,洛宸的心中不由一酸,通红的双眼看似要掉下泪水一般。

    可此刻洛宸心中的想法太后却不知晓。还以为他是因为洛夕梅一事而伤心难过,不由的拍了拍洛宸的手,柔声劝慰道:“孩子,别伤心了。天下的女子那么多,总会遇到一个适合你的。别伤心了。”

    闻此,洛宸面上一愣,继而想起洛夕梅的事。心底再次揪疼。可是揪疼之余,他却是将目光停在太后的脸上。太后无微不至的关心他是感受到的。

    唯有洛夕梅这件事她却是不肯让步。以前洛夕梅受伤,或是被人杀害,他都以为这是太后的手笔。却不想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使用的障眼法。

    想到这,洛宸便觉得自己对不起太后。

    “别难过了宸儿,快些起来。吃点东西吧。”看着洛宸沉默的盯着自己。太后面上祥和的笑了笑,温柔的伸出手,将洛宸扶了起来。

    “母后,孩儿不饿。”起身后,洛宸看着不远处的桌面上,摆放在丰盛的佳肴。可他自己,却是一点也感觉不到饿。

    “不行,即便是不饿也得吃点。”太后脸色一沉,严肃的开口着。自己的孩子怎可为了女子绝食呢。她不容许。

    洛宸无奈,起身随着太后走到食桌前坐下,太后便亲自为他添粥夹菜。

    尽管面前的美食是多么的丰富,多么的香气逼人。他就是吃不下去。

    “对了宸儿。你此次回来不是还带着你的王妃吗?她在何处?长得如何?”看着洛宸盯着眼前的饭菜却不见动,太后双眼一转,继而好奇的朝着洛宸开口。想着找个话题来转移。

    “王妃?”洛宸一愣,脑海里继而想到那个倔强,绝美的琉璃姗。嘴角不由的浮上一抹笑意。

    太后见此,双眸中不由的一亮,有些好奇的询问到:“看宸儿的样子,那位王妃定是个不错的女子吧?”

    “是不错。可孩儿只能说,她是一个神秘的女子。与她相处的这些日子,孩儿到现在都还不了解她。”洛宸开口,将对于琉璃姗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太后一听,困惑了。能让自己这般优秀的孩儿说出‘神秘’两个字。那个女子能有多费解?

    “这怎么个神秘法?”很明显的。本是太后想要转移话题。可结果却被洛宸给勾起了好奇心。

    洛宸微微一笑。这是他这几天以来豪不掩饰,真心的笑出来。这看在太后的眼里,终是觉得欣慰。

    “孩儿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洛宸摇了摇头。也便是他这般什么都没有说,急的太后那是一阵白眼。

    “怎么会不知道如何说呢?她长得怎么样?是否刁蛮?是否知书达理这些你都不知道怎么说吗?”太后急了,那股好奇心一上头,便是揪着弄清楚才罢休的样子。

    这宫里呆久了。见到的事物也都不新鲜了。如今看自己孩儿微笑出神的样子。她对那位神秘般的女子也来了兴趣。可别草草几句便划过啊。

    “母后似乎对孩儿的王妃很感兴趣啊。”洛宸轻笑,看太后憋屈的样子,洛宸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太后并不计较自己之前对她的看法与做法。

    “宸儿这话说的。那可是哀家的儿媳妇,哀家多多了解一些怎么啦?”太后不满了。故作生气的转过脸去。

    看着如此的太后,洛宸不由的想起了琉璃姗及琉璃邝两父女之间那微妙的关系。恐怕也和自己同母后这般的温馨般。

    想着,洛宸低眸一笑,轻声的开口道:“她很美。时而冷淡时而执拗。不仅多才多艺还很聪明。”说着,洛宸抬眸,眼中的笑意和暖意竟达眼底:“母后知道吗?此次蝗灾一事,还是她提出的策略。孩儿相信,此次蝗灾一事定能解决。”

    听到洛宸的前半句,太后那是高兴。可是到了后半句,有些高兴不起来了。继而沉着一张脸,有些不满了:“这女流之辈,怎可参与政策呢。不行,待她面见母后时,母后要好好教育她一番。”

    “噗嗤~”听闻,洛宸不由的笑出了声。很容易想象到,若是自己的母后训斥琉璃姗的话,琉璃姗那张绝美的脸肯定会黑下来。

    洛宸这一声笑,笑得太后那是一个莫名其妙。她有说错吗?没有吧。

    “母后,若是她真的能被您三言两语的便该了,那孩儿还真的瞧不上了。”笑过之后,洛宸开口。

    “......”太后静声,一脸费解。

    “母后不觉得如此随意的女子才真实吗?想那些畏畏缩缩装模作样的女子,看着也不舒服吧。”

    “的确。”太后点点头,心中越发的对那位‘神秘’人感兴趣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