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 悔不当初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然,将军府里的洛宸焦不可耐,可市级上一家毫不起眼的客栈,某个房间里的雕花大chuang上,相续躺着两个喘着粗气的人。

    男子俊美的面容上渗着汗珠,脸色红润,一双鹰眼此刻正唤上柔腻。

    而女子,清秀的脸上满是潮红,微微轻启的红唇此刻正小声的喘息着,额上,身上的汗珠足以表明刚才做了剧烈运动。唯有那双清澈的双眼,此刻正空洞的看着纱帐。

    就连一旁的男子都已然感觉到此刻女子的心情,难过之外还带点无奈。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喘息过后,女子转过头,那清澈的双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清冷。回想到来到这里,见到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后,得到的第一句话,她的心就痛得无法呼吸。

    “朕知道你想他。”男子叹了一口气,轻声开口着。

    “这一切,是不是你设计好的?”看着开口称朕的洛皇,女子抓起被褥掩住自己雪白的身子,起身冷然的看着他。现在仔细想想,她真的不相信洛宸会那么快的便爱上别人。

    自己和洛宸的感情是别人破坏不了的。可是今日,自己尽然如此鲁莽,更是做错了事。

    “不是。”说着,洛皇起身,同样端坐在女子的面前,一双鹰眼里满是痛楚,看着眼前的女子,尽管此刻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可她的心里,依旧残留着别人。可尽管是这样,他都无法生气,更是无法将她撇下不管。

    “朕只是让皇弟联姻,将战神的三女儿带回夜澜。因为那女子对夜澜有用。”看着女子依旧清冷的面容。洛皇再度开口解释。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他来联姻,别的臣子不可以吗?为什么要挑他联姻。”女子愤恨的开口,可是这才把话说完,那双清澈动人的双眼,赫然滴下了泪水。

    “夕梅,你要知道,要是換作其他臣子来联姻,那战神大将军肯定不会同意的。”看着眼前的洛夕梅如此,洛皇心中一疼,这便伸出手,将夕梅揽进了怀中。

    “你可知道,这样做彻底的毁了我和他。”洛夕梅挣扎,一双透彻的双眸染上了一丝怒意。不可否认,即便知道自己误会了。可是自己已然对不起了洛宸。而也因为自己这般,彻底捣毁了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洛皇沉默。鹰眼下也顿时的浮上一丝懊悔。能得到洛夕梅是他这辈子不敢想的事情。他爱她,可也只能默默地爱。他想见她,也只能远远的注视着她。她是洛宸的他知道。自己夺了洛宸的皇位之后,他便不敢在抢夺眼前的女子。他害怕,害怕夺过来之后,他会失去唯一的弟弟,以及最有力的臂膀。

    洛宸远在丹雅国,而他每日见到洛夕梅朝思暮想,茶饭不思,整个人都瘦了下来。于心不忍这才将她带到这里。只是来到这里,他万万都没有想到,洛宸会说出这样的话。当时,他也是震惊不已。可是震惊之余,他更是担心眼前的洛夕梅。

    没想到,带着她离开后便出事了。

    漠然的转头,看向一旁茶桌上的酒壶。要是她们都不曾喝酒的话便不会有现在的事情发生。

    可是,发生了便是发生了,她已然是他的女人,这是改不了的事实。

    “以后,你便是朕的皇后。”说着,洛皇看了洛夕梅一眼,起身抓起地上的衣裳披在身上后便快步的离开了。事以至此,后悔也没有用。

    反之chuang上的洛夕梅,错愕的抬起一双泪眼,茫然的看着出去的洛皇,没一会,便又伤心的痛哭起来。

    将军府。

    跑回来的洛宸在身子狂热般的状况下,烦躁而急切的在陌震的药箱里翻腾。他没想到这qing药的作用会突发的这么快这么厉害。

    此刻的他,只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南阳之物更是胀痛的厉害,急需一个突破口。可是他又不想这么做,在自己还有一丝清醒的状况下,双眼更是锐利的寻找解药。

    可奈何他怎么寻找,始终找不到他所要的东西。

    而他,已然快要坚持不住了。

    “翻得乱七八糟的,这是要找什么呢?”

    然,处于狂躁状态中的洛宸,仅存的那思清醒也奔溃了。而这个时候,琉璃姗清冷的话顿时在耳边响起。

    转身......

    “你...怎么了?”然而,走出来的琉璃姗,在洛宸转身之际,便看到了他眼中熊熊燃烧的火焰,顿时有些不明所以,自己、好像没有忍到他吧。

    随后,只见洛宸疯一般的朝着琉璃姗扑了上来。琉璃姗顿然吓了一跳,本能的转身想要逃跑,只是在她迈开脚步之后,后劲上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便全身瘫软,毫无知觉的倒了下去。

    看着眼前倒下的女子,意识模糊的洛宸那里管得了那么多。快速俯身将人抱起来后,便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翌日。

    随着太阳的升起,洛宸一行人也都浩浩荡荡的运输着琉璃姗的棺木开始出发。而琉璃邝,则是跟在后面,一路追随一路哭泣。那样子让不少人揪心。

    前来相送的,也有不少人。此刻的他们,都明白一件事情。琉璃姗,永远都不存在了。就仿佛是做了一场梦,如今梦醒了,他们也回到了原点。

    只是那颗怦然心动的心,每到想起琉璃姗的时候,都会隐隐作痛。

    连续赶了两天的路,洛宸一行人已然离开了丹雅国的边境。看着眼前蔚蓝的天空,葱郁茂盛的树林,波澜的湖面,洛宸决定在此扎营,让这些跟来的将士们好好休息一晚。

    得到消息后的将士们,扎营的扎营,到处狩猎的狩猎,忙的不亦乐乎。

    反之洛宸,则是走到湖边,看着眼前的美景陷入了沉思。

    他选择这一路上让琉璃姗昏睡过去,便是不知道在她醒来之后该如何面对。可是算算时辰,躺在棺木中的琉璃姗就会醒了。要是她问起,他该怎么回答?

    “不打算给我个解释吗?”不知何时,洛宸的身边,异同站着一个人。洛宸侧目,陌震以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冷着一张脸看着他。

    是的,他欠他一个解释。可是那种情况下他别无选择。

    “当时我神智不清。”洛宸开口,话中有数不尽的歉疚。

    “神智不清就可以对她那样吗?”陌震眼角一愣,愤恨的开口着。那天天才蒙蒙发亮,他赶回去见到的一幕,此刻还时时上演在他的脑海里。

    一地的破碎衣裳,昏迷不醒却满是污痕凌乱不堪的琉璃姗,及衣衫不整,面色绯红紧搂着琉璃姗的洛宸。看到那一幕,天知道他的心有多痛,有多绝望。

    可是洛宸呢,洛宸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便是:他不是故意的,他被人下yao了。

    他一个警惕性极高,武功高强的人都能被人下yao?下了药也就罢了,可是他尽然那般的对待琉璃姗,这能让他不气愤?

    “都说了当时我神智不清,身边的人是谁,我做了什么我根本就不清楚。”洛宸冷言开口,提到这事,他是内疚不已,可也非常的担心。

    他知道陌震爱上了琉璃姗。可是自己又和琉璃姗发生了关系,这层关系,会不会影响到夕梅?

    是的,他害怕了。更加后悔了,后悔自己怎么可以失神,让别人有机可乘。

    陌震冷冷一笑,事情已然发生,好在他赶紧给琉璃姗服用了昏睡的药草。不然等她醒来,他们该如何解释?该如何面对?想到这,陌震也默默的算了算时辰,可算了之后面色顿然严肃了起来:“她快要醒了,你要如何向她解释?”

    “你爱她吗?”

    然而,陌震得到的不是洛宸的回答,反而被这般的询问了一句。陌震一愣,有些不明白洛宸的意思。他爱琉璃姗,一直都没有变过。

    “你爱她吗?”看到陌震沉默,洛宸再度开口询问,眼眸里满是严肃。

    “那又怎样?”陌震蹙眉。

    “那你,介意吗?”洛宸再次开口,只是这一次,他问的格外小心。要是陌震不介意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只见陌震沉默,没一会便低下头摇了摇。

    见此,洛宸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那晚的他,记忆里是要了琉璃姗无数次。药效过后他又本能的再来了几次,尽管琉璃姗早已昏睡过去,可是她带给他的感觉,是欲罢不能的美好。

    现在回想,虽然有些面红耳赤,可是如此反复几次,在加上日后让陌震给她弄些受孕的药草来补补,她是不是就可以有身孕了?

    “要是她问起的话,你就说是你做的。”良久之后,洛宸缓慢的开口。

    陌震一愣,继而不可思议的看向洛宸:“你说什么?”

    “告诉他这是你做的。”洛宸再度开口。

    “混蛋。”紧接着,陌震愤怒的低吼着,捏成拳头的手更是无情的打向洛宸。而洛宸,也稳稳的受了他那么一拳。

    “你为什么不躲?”看着洛宸如此,以及他嘴角上渗出的一丝血迹,陌震怒吼。他无法容忍,他以为洛宸该作敢为,没想到现在他尽然想要推卸责任。要是将来琉璃姗知道真相,那不是更加恨透了他。

    看着陌震愤怒的样子,洛宸伸手,轻轻的摩擦嘴角上的血迹,凄凉一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