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各种猜疑满天飞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在洛宸携带之下,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将军府。来不及跟琉璃邝道声平安,琉璃姗便被洛宸强行的拽到了他们所住的客房里。

    正好这个时候,陌震正在房屋里研制丹皇所中之毒的解药。看到琉璃姗及洛宸快速奔来,继而放下手中的器具,不解的看向他们两人。

    “怎么了?神色如此慌张。”

    “快,给她看看,是不是又中毒了。”陌震的话才刚说完,洛宸便将体力不支的琉璃姗往他面前一推。要不是陌震及时扶住,琉璃姗也免不了要跟地上来个亲密接触。

    被陌震扶着站稳之后,陌震早已面色凝重的捂住她的手腕,细心的把起了脉。

    可良久之后,陌震皱起的没有依旧没有舒展。至此,洛宸有些不耐了。唯一活着的人就只剩下琉璃姗,所以不能出事也不能死。急忙开口问道:“怎么样,知道是什么毒吗?”

    闻言,陌震松开了琉璃姗的手,满是不解的开口询问:“你确定她真的中毒了吗?”

    洛宸无语了,难道不是中毒吗?那潇皇后给她吃的又是什么?

    “不对,你再仔细看看,这潇皇后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落在她的手里,不可能完好无损的回来。”想着,洛宸再度开口。

    然而,听到洛宸的话,陌震也跟着紧张起来。是啊,这丹雅的潇皇后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就连这般爱她的丹皇他都忍心下手,更何况旁人呢。

    想着,陌震再一次握住琉璃姗的手,再度仔细的把脉着。

    “姗儿~”就在这时,本是安静的客房顿时响起了一声不确定的叫喊声。琉璃姗回头,便看到了正往此处赶来的琉璃邝。

    虽然距离不是很远,可琉璃姗也清晰的看到了琉璃邝脸上的担忧与焦急。

    反之临近客房的琉璃邝一边走向他们一边开口唤着。琉璃香回来之后便道明琉璃姗被潇皇后给带走了。如今回来还是同宸王一起。再且,回来不去向自己报平安而是跑向这里,要不是出了什么事?

    想着,琉璃邝刚想再次开口唤着,琉璃姗的声音已然从客房里传了出来。

    “爹,我在这。”

    闻声,琉璃邝急忙加快脚步走到了客房,只是,入目的却是洛宸一脸紧张的神情。想要从洛宸脸上看到这种神情那是多么的难,如今却是在他面前展/露/了。再且,琉璃姗就站在他的身旁,而陌震,却是抓着琉璃姗的手腕进行把脉。

    看到这,琉璃邝急了,难道真的出事了。急忙上前一步,担忧的问道:“怎么了?”

    琉璃姗摇摇头,在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她是真的不敢妄言。她知道琉璃邝担忧,可是没有结果的结果更能减轻知道结果后的心痛。

    对于琉璃邝,她是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父亲。在这里,唯一最亲的非他莫属。

    “神医,姗儿这是怎么了?”看到琉璃姗摇头,在加上洛宸面色紧张,甚至连陌震的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他慌了,难道潇皇后对琉璃姗做了什么吗?

    “现在还查不到。可是越是查不到的毒越是危险。”陌震回答,脸上的神情也跟着紧张起来。

    “是潇皇后下的?”陌震抬头,看向琉璃姗。只见琉璃姗沉默的点点头。

    “下了多久?”陌震继续。

    琉璃姗转头看了一眼洛宸,多久?这古代的时间她都不怎么会的,该怎么形容呢,要是唤作现代,也大概半个小时吧,于是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一个时辰不到吧。”

    闻言,陌震皱起了眉头。一个时辰都没有显示中毒迹象,难道是巫术?

    “那潇皇后是如何下的?是给你吃了什么?还是从你身上拿走了什么?”陌震继续,现在琉璃姗的身子还没有显示中了其他毒的迹象。知道的越多他才能估计是什么。

    “唔~就一粒药丸。红色的,而且还蛮香的。至于那香味,好像是混合了几种花香,其中最为清晰的便是那梅香。”琉璃姗扬起脑袋,尽数的回想着之前的情景,以及自己嗅到的味道。

    “红色的?几种花香,梅香。”陌震呢喃。随即陷入了沉思。尽量的在脑海中寻找可能的药丸。

    他这一沉默,顿时让洛宸和琉璃邝急了。

    “那姗儿,你身子可有那里不适?”琉璃邝担忧的问道。

    琉璃姗摇摇头。可是接下来响起了什么,急忙开口道:“对了,我从皇后寝宫出来后走到莲池边便发觉视线黑了。可是没过一会视线又恢复如常。甚至......”说道这,琉璃姗顿了顿,这也是吃了那药的于后反应。

    “甚至什么,赶紧说。”一旁的洛宸难耐,继而阴冷的开口道着。

    “凶什么凶,温柔一点行吗?”反正是将生死置身事外,在洛宸低吼一声后,琉璃姗也不满的回顶了他一句,继而朝着琉璃邝开口:“就是恢复如初之后,我发现,我的视力竟然比以前还要好。几百米之外的我都能看清。”

    闻言,几人陷入了沉思。好像所有的毒药当中,根本就没有对人体有益的。琉璃姗说吃了那药之后视线比以前清晰?这让几人都丈二摸不到头脑了。

    “那,你身子除了眼睛有变化之外还有其他的吗?”陌震再次开口,琉璃姗所说的,他是真的闻所未闻啊。

    “有啊,我好累,也好饿。”琉璃姗眨巴了下双眼,可怜兮兮的开口着。别怪她这样说。宫宴之时,虽然桌面上是有摆放糕点,可是那时的她不确定皇后让她参与的目的,又害怕皇后暗中下手,所以那些东西她一样都没有碰。

    在加上半途中还潜入水底来回两次救人,她是真的又累又饿了。现如今还被这两人折腾,她根本没法进食休息啊。

    随着琉璃姗出口的话,陌震嘴角一抽。而洛宸,直接是想杀了她的心都有了。他们问的正事,她却回答这些不沾边的话。能让人不气吗?

    也唯有琉璃邝,在听完琉璃姗的话后,赶紧说道:“等着,爹爹让厨房准备些吃的。”说着,便转身快速的离开。

    也只有琉璃邝知道琉璃姗为何会饿,但是说道累,琉璃姗的身子本就不好,又遭受这些定然也是吓到了累坏了。所以他能理解。可就是理解,所以才会心疼。那种害怕的感觉又一次袭来,让他不得不转身躲开。他怕,在他没有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之下面对苦命的琉璃姗他会忍不住哭出来。

    越是如此想着,他的脚步也更加的快了起来。

    而琉璃邝离开后,琉璃姗便随着他的背影看去,一直到消失不见,面上的委屈这才恢复清冷。

    继而淡然的开口道:“不管结果如何,都不要告诉我爹很严重,可以吗?”

    两人面色一愣,继而看向消失的琉璃邝,沉默着。在琉璃姗这里,他们是真的见识到了父爱。琉璃邝很chong爱琉璃邝,而琉璃姗呢,又何尝不是怕琉璃邝担忧。这样的父女,看在他们的眼里竟觉得非常的羡慕。

    尽管两人都沉默,琉璃姗也当他们同意了。低下头,空灵的双眸里满是复杂。要是自己真的有什么事的话,绝对不能让琉璃邝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心爱的人,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又怎么了,或者是命不久矣,他该如何承受。再坚强的男人,在最亲最爱的人相续离开都会奔溃的。

    就像她现代的父母,他们抱着自己的遗/像痛哭流涕的样子,她始终忘不了,所以,他不希望琉璃邝这样。

    然而,琉璃邝这一趟离开,却是走了很久。当然,在这途中,陌震也惊然的发现了一个重要现象。那便是,在划开琉璃姗手腕之时,流出来的血不再是浑浊的。反而清澈了许多。

    琉璃姗本就不清楚这些。所以看到两人震惊的神情后竟也好奇了。开口问道:“怎么了?是知道什么毒了吗?”

    “我想,我可能猜到是什么毒了。”看着琉璃姗手腕处流出来的血液,陌震皱起的双眉也得以舒展,这看在洛宸眼里,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只要知道是什么毒便可以对症下药。还是有机会的。

    “那是什么?”琉璃姗不解,别说得神神秘秘的好吗?看陌震说得不清不楚的话,很是吊人胃口啊。

    然而,琉璃姗出口的问题并没有得到陌震的回答。只见他松开琉璃姗的手,起身走到一旁的茶桌前,端起一碗盛有茶水的杯子走了回来。

    本以为他是要自己喝的,谁知他将盛有茶水的茶杯凑到琉璃姗的手腕处,任由着琉璃姗的血液滴入茶杯里。

    于后,便开始为琉璃姗包扎伤口。因为害怕检查不出什么来,所以这一次划来的口子很大,要是不放药包扎的话,那血可能会一直留个不停。

    然,包扎好伤口后,陌震这才拿起茶杯,细细的观察着琉璃姗血液里的东西。

    没过多久,陌震便开始兴奋了,扬起头,高兴的朝着困惑不已的琉璃姗和洛宸两人开口:“我知道了,这是虫毒。”

    “虫毒?”

    “虫毒?”琉璃姗和洛宸两人齐声。说完话之后又相续的看了对方一眼。也唯有琉璃姗无意这一举动,看了一眼洛宸之后便又转头看向陌震,不解的开口:“虫毒是什么毒,虫做的毒药吗?”

    “可以这么说,这虫毒的主要成分便在于虫和花香。”陌震点头,开口为困惑的两人解释,“这虫毒在为精妙的便是用为出虫蛹的幼虫,在上几种花香的混合,让虫蛹无法正常的破蛹而出。然而这炼制好的虫毒,在遇到血液之后,便会破蛹而出,甚至是疯狂的繁殖。”

    “不是吧,那我身体里不是有很多虫了?”琉璃姗嘴角抽搐,一想到自己的身体里有那么多虫,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心底更是恶心的要命。

    唤作你,你能一点情绪都没有吗?

    “可是,即便是这样那你高兴什么?”洛宸开口,听陌震所说的,这琉璃姗的身子可算是越来越遭了。可是看他的样子,视乎很高兴嘛。

    “当然高兴,呢,你们看。”说着,陌震拿起一旁炼制药材的器具,慢慢的从茶水中挑出了一点类似透明的东西。当洛宸和琉璃姗看清眼前的东西时,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只因眼前的,是几个,小小的,透明的,类似虫状的东西。

    看完了之后,琉璃姗说不出话来了,眼眸里尽显恶心。

    “然后呢?”反倒是洛宸,看了之后一脸不解的开口询问。

    “呢,这些便是你身体里迅速萌发的幼虫。但这幼虫滋生之后,是黑色的,不仅含有剧毒,甚至可以吞噬你体内的内脏,据而得到更多的繁殖。”陌震开口解释。

    琉璃姗听得糊里糊涂的,也唯有洛宸了解一些。

    “你不是说黑色的吗,怎么变得透明了?”对于陌震出口的话,洛宸是听明白了,可是,这虫的颜色跟他说得不一样啊,这又怎么解释?

    “就是因为这虫变了颜色,所以我才高兴呢。”陌震顿时眉开眼笑。刚才不论他怎么为琉璃姗把脉,依旧查不到琉璃姗有中了其他毒的迹象。只因这潇皇后给琉璃姗下的虫毒,在进入琉璃姗的身体是便被扼杀了。

    “你能把话说清楚点吗,吞吞吐吐的,吊人胃口的本事举世无双啊。”看着陌震一点一点的开口,琉璃姗不耐烦了,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吗?要死也要让她死个痛快嘛。

    “好吧。你体内有漫步摇,虽说是慢性毒药,可也是含有剧毒。而且,没到一定的时间都曾经有人给你加量,而导致你的血液也充满的毒液。

    而这虫毒,在进入你的身体后,虫蛹破开,虫遇到血液后便开始迅速繁殖。然而妙就妙在这里。这虫毒被提炼之后也是种剧毒,幼虫快速萌发之时,与你体内的漫步摇相冲。

    两者相冲之后,那虫毒不但被漫步摇扼杀,就连那漫步摇的毒性也减轻了不少。”陌震继而开口解释着。这琉璃姗都不耐烦了。他能不解释吗。可尽管这样,他又拿起那杯茶杯,递到了琉璃姗的面前,继续开口:“原来你的血流出来时都是块状物体,那是参杂着漫步摇而使得血液浑浊。在看看现在,虽然里面有虫,但这血却也开始正常了许多。”

    “我是应该高兴吗?”看着陌震,琉璃姗开口,她能高兴吗?漫步摇减轻了,可是她体内有那么多虫,这不是恶心她嘛。

    “以毒攻毒?那要是再让她服下一粒虫毒,这漫步摇可会解掉?”听着陌震的解释。洛宸沉思了一会,继而开口着。

    “不可。虽说漫步摇的毒量减轻,可要是在服上一粒虫毒的话,她体内轻度的漫步摇扼杀不了虫毒,甚至还会刺激幼虫更加快速的吞噬她体内的内脏。”闻言,陌震赶紧摇了摇头,开口解释着。

    一般虫毒进入人体后,几分钟便可脉出毒素。而琉璃姗先前说道,她离开没一会便双目失明。那便是虫蛹破蛹而出,甚至疯狂繁殖。然而后来她双目又清晰了,甚至还能看到几百米之外的景物。那可能便是两种毒相冲,起到了以毒攻毒的效果。

    “等等,既然这样,那我体内的虫能清除体外吗?”她是真的受不了了。

    “可以,待会我便上山为你寻找药草。服用十几日便能全然清除。”陌震点点头,一副让琉璃姗放心的样子。

    “好吧。你们忙,我先回去了。”得到陌震准确的答复,琉璃姗顿时松了一口气。今天,她是真的累坏了,现在自己的身体里又有这么恶心的东西,本来是很饿的,现在,连点食欲都没有了。

    “我送你吧。”洛宸见状,急忙开口说道。现在还不知道那潇皇后为何对琉璃姗下手。可是那些黑衣人,就像是打不死的蚂蚱,反复的前来刺杀。

    这次琉璃姗侥幸逃过一劫,难保下次她会这般的幸运。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不能让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琉璃姗点头,沉默的转身离开。身后的洛宸紧随其步,同样是沉默着。

    似乎,在两人的心里,今日所发生的一切他们都不愿提起。可是有一件事,却是板上订钉的,不论他们怎么忽略,始终都无法改变。

    然,就在洛宸的陪同下,琉璃姗这才回到暗香阁,阁内的小曼闻声后便快步的冲了出来。当看到琉璃姗安然无恙之后,一双水灵的大眼顿时布满了泪水。只要眨下双眼,那泪水便会如同断了线的珍珠,哗啦啦直下。

    “好了,别这样。”看着自己面前的小曼,琉璃姗莫名的心疼了起来。她该庆幸吧,这将军府中,除了琉璃邝之外,还有一个在默默的担忧她的安慰。

    虽然小曼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从她隐忍的双眸里,她看到了担忧,害怕。

    缓慢的上前,沉默的将小曼拥进了怀中。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不是小曼的陪伴,她可能根本呆不下去。想着,继而伸出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小曼埋在她脖颈之间的脑袋,柔声到:“好啦,过去了。”

    琉璃姗的一句话,一个动作,换来的,却是小曼痛苦的哭声。

    已经亲眼目睹了几次自家小姐被人追杀,可自己,只能干着眼在一旁看着,什么忙都帮不上。光是想想,都觉得自己好没用。

    现在,反而还让自家小姐来安慰自己。越是想着,小曼便哭得更加伤心了。

    然,琉璃姗却是拥着她,慢慢的拍着她的后背。

    身后的洛宸,看着眼前相拥在一起的两人,顿时心底也不是滋味。

    “姗儿~”就在小曼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他们的身后,顿时响起了一声担忧的叫喊声。

    琉璃姗转头,当看到是琉璃坤后,沉默的朝着他点了点头。而此刻,听闻声音的小曼,也抽泣的离开了琉璃姗的怀抱。双眼红肿,哽咽的开口唤着:“少爷。”

    “宫里传来圣旨,爹此刻正在陪着曹公公。”看到琉璃姗和哭泣的小曼,琉璃坤上前几步,与一旁沉默观看的洛宸并排,开口说着。

    只见琉璃姗点点头,继而开口问道:“你们都知道了?”

    琉璃坤点点头,神情有些闪躲的避开琉璃姗望过来的视线。

    琉璃姗苦笑。继而想到琉璃邝落荒而逃的背影,以及他掩在眼底的不舍,琉璃姗便心疼。身为将军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宫里发生的一切。

    可回来之后,他尽然什么都没有问。反而是担忧她的身子。这让琉璃姗情何以堪。

    “好了,我累了。晚膳我就不过去了。”看着琉璃坤神情复杂的样子,琉璃姗也不愿多开口。转身,朝着自己的寝屋走去。

    身后的洛宸见状,看了沉默的看着琉璃姗背影的琉璃坤,顿时双眸暗沉。他讨厌别的男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琉璃姗。

    也许是因为众所周知,她琉璃姗即将是他宸王的王妃,所以别的男子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总让他感觉,自己的女人红杏出墙似的,不好受。

    然,留在原地的小曼,看了看离开的自家小姐,又看了看原地不动的洛宸和自己少爷。顿时也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作甚,于是也跟着转身,朝着里屋走去。

    待她们都离开后,琉璃坤这才动了动,目光复杂的看向洛宸,开口:“敢问宸王,真的喜欢姗儿吗?”

    闻言,洛宸沉默的直视着琉璃坤的双眼。

    “如果不喜欢,便换其他人联姻吧。这联姻的人选,只要你愿意,便可换成其他人。”琉璃坤再度开口。他真的不敢想象,娇弱的琉璃姗去到夜澜国后,依靠谁。又有谁能真心待她。

    反之洛宸,移开视线,看向琉璃姗走去的寝屋。是啊,只要自己开口,这联姻人选可以换,甚至可以取消。甚至可以将王妃之位留给自己所爱的那个人。

    可是皇命难为,身为臣子的他,身为皇弟的他,不能做出有损国体的事。虽然不明白皇兄为何要让他迎娶琉璃姗。可是从琉璃姗这日的表现看来,的确聪慧。也许皇兄让自己迎娶是想让琉璃姗去往夜澜,继而利用也说不定。

    再且,出于私心。他也不能将琉璃姗留在这里。她是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救治夕梅的人。所以联姻,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她带离这里。也不是一件坏事。

    毕竟,没有联姻之事,就以她的父亲是丹雅战神大将军之爱女,想要带走,很困难。

    “我不知道宸王是怎么想的,反正我看得出来你不爱她。可否放了她?”看着洛宸沉默,琉璃坤再次开口,只是,这一次变成了恳求。

    如果不爱,强行将琉璃姗拉在身边,只会让她更加的难过。

    “谁说我不喜欢她?”良久,洛宸勾起红唇,违心的话他说的多了,也不在乎这一次。只要达到目的,让他说什么都行。

    闻言,琉璃坤眉梢一挑,总感觉眼前的洛宸正在真眼说瞎话。要是爱,那注视的眼神不会这般的清冷。要是爱,他便不会让琉璃姗一个人独自难过,而是扫平一切麻烦。

    可他,什么都没有做到,这能叫喜欢?能叫爱?

    “如果你过来是想跟我说这些的话,还是别浪费口舌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洛宸淡然的看了琉璃坤一眼,继而勾起红唇,转身离开。

    停留在原地的琉璃坤,看着洛宸离开的背影,心底一阵凄凉。

    他早该知道,这洛宸莫名其妙的就了琉璃姗,又住进了将军府,甚至与琉璃姗形影不离。原来,都是为了联谊而来。

    是打算提前看看他的王妃是一个怎样的人吗?

    这样,对琉璃姗公平吗?

    想着,琉璃姗垂在空气中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要是琉璃姗离开了,琉璃邝该如何?这样拆散他们父女两,他真的够冷血。

    反之正堂,送走曹公公的琉璃邝,看着手中的圣旨,苦笑着。

    就知道这次让琉璃姗参加宫宴准没好事。中毒了不说还要远嫁它国。那丹皇明明知道琉璃姗是他琉璃邝唯一的爱女,这样绝情的拆散他们,就不怕他反了他吗?

    为这样的人卖命,简直不值得。

    想着,琉璃邝愤怒的扔掉手中的圣旨,朝着书房走去。

    宸王的为人他是不了解,而他,也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儿远嫁它国。想着,琉璃邝便开始埋头,苦心研制着他的计划。

    繁华的街景上,人来人往,每个人的口中,说出来的都是今日皇宫散布出来的消息。

    而某家茶馆的厢房里,一个一身素白色华衣拢身,勾勒出他健硕廷拔的身姿的男子,沉默般的站在厢房窗口处,一米八的高个加上他凌人的气势,给身后的人一阵后怕。

    而他一旁的茶桌上,慵懒的端坐着一位没人,精致的小脸上,一双媚人的双眼,此刻正眨巴着双眼,崇拜的看着男子的背影,裂开的红唇浮出两个洁白的虎牙,可爱至极。

    “你是说,今日皇兄救下的那位女子,是将军府的三小姐?”在她沉默的看着自己皇兄的背影好一会之后,这才转头,看向立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的人询问。

    “是的,公主。”那人一愣,继而恭敬的开口回答。

    “好没意思啊,皇兄,原来你救了个有夫之妇啊。”闻言,女子红唇一抿,出口的话有些嘲弄的问道。

    此话一出,本是沉默的靠窗的男子转身,凌人的气势也收敛了许多,继而自言自语的开口:“夜澜宸王即将迎娶的王妃?有意思。”

    “皇兄,呆在这里太无聊啦,能不能陪我出去逛逛?”看着自己的皇兄自言自语的样子,女子慵懒的瞪了一眼,继而半个身子扑在茶桌上,百无聊赖的开口询问着。

    来到这里已有两日了,既不能去丹雅的皇宫玩,也不能出去逛逛,都快把她憋坏啦。

    而他的皇兄可好,出去一趟不仅来个英雄救美,救得还是即将成为别人王妃的女子。没有得到别人的一句道谢还白白费了力气。你说好不好笑。要是她,她就不会这么做。唤作是别的男子救他,最好也来个像皇兄这般英俊的人,她肯定会来个一见钟情,二见成亲。

    “行了,磨白,让公主下去换身衣裳,带她上街。”看着自己的妹妹无聊的憋起小嘴,男子一阵头疼,继而对着面前的人开口。

    于后还加了一句:“注意安全,不可暴/露/身份。”

    “是。”磨白点头,转过头看了一眼公主,有些哭笑不得啊,天知道这公主逛个街简直是要了他们的命呢。

    “嘿嘿,还是皇兄最好。那我就先走了,你慢慢在这里思念那位有夫之妇吧。”说着,女子起身,不等男子说话便一溜烟的跑开了。

    皇兄难得让她逛一次街,她可要玩得尽兴了。

    然而两人离开后,原本前去参加大会的一国宰相推门而入。看到自国殿下坐在茶桌前,继而上前:“微臣参见殿下。”

    男子摆了摆手,冷声道:“我已经不是太子了。所以这称呼免了吧。”

    “不可,怎么说您都是沐阳国的皇长子,即便被消除了封号,但您总归是皇家的后代。”宰相惊恐,急忙“咚”的一声跪在了地方,满脸的惶恐。

    “好了,废话不多说,谈谈丹皇的状况吧。”看宰相如此,男子也懒得跟他废话,谈起了正事。

    听闻,宰相这才从地上起身,恭敬的开口:“果真如殿下所言,那丹皇已然病入膏肓。而且,依微臣之见,下一任的丹皇,是二皇子末呈浩的可能性大。”

    “怎么说。”男子端起茶杯,在凑近唇边之时,开口。

    “大皇子末呈文虽是潇皇后所出,可以他的资质,还驾驭不了整个丹雅。但末呈浩就不同了。他不仅有自己的内部势力,更是得到了许多大臣的支持。再且,他的所作所为一点瑕疵都没有。”宰相继而告知着自己所探听到的。

    男子沉默,没一会,便勾起了红唇,轻笑着。

    见此,宰相一阵不解。这很好笑吗?

    “果然,那个人已经沉不住气了。”男子继而开口,放下手中的茶杯之后顿然看向一脸困惑的宰相,开口道:“差些人手,调查三皇子末呈谦四周的人。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末呈谦?”宰相沉思的开口,据他了解,这丹雅的三皇子末呈谦是个风/流成/性,夜宿花街之人。再切今日宫宴上,末呈谦一直一双色/米米的眼盯着每一个上台表演的女子,这样的人,不简单?不至于吧。

    “别忘了,在什么地方挖到的消息最多。”看着宰相苦恼的样子,男子开口,给了他点提示。

    “青/楼。”宰相想也不想的便开口了。然而,男子却是轻笑了起来。

    没错,去往青/楼那种地方的人形形色色,自然得知的消息便广。想到这,宰相震惊了。难道末呈谦利用这点,来蒙蔽世人的双眼?

    要是这样,这末呈谦果真不简单啊。

    “好了,我能做的,便是这些了。你们回去的时候,顺便将莉儿带回去。”看到宰相震惊的面孔,男子淡雅的开口着。他还有自己的事要做,其余的,便留给他的皇兄,现在沐阳的太子去做吧。

    “什么,公主也来了?”宰相再次震惊,这公主是怎么出来的,而且来到了这么远的丹雅。那沐皇该有多急啊。

    “恩,她诡计多端,想让她呆在宫里不出来恐怕有些难。”男子点点头,对于这个皇妹,他是真的没辙了。怎么管束都不行,整天像个猴子一般,东跑西跳的,让人头疼。

    “唉。”对于公主,宰相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最后,只有无奈的叹息。

    然,在他们相谈的过程中,同一个茶馆里,另一个厢房中,端坐这几位清一色的女子。面容也清一色的严肃。

    “殿下,你说,那位琉三小姐和母皇长得很像?”出口的,是一同寻太女殿下前往丹雅的凤美将军。只见她此刻,满脸震惊的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太女。

    太女点点头,皆是叹了一口气。在见到琉璃姗的那一刻,她直接被雷到了。还以为自己的母皇也赶来了丹雅。可是再次乍看直下,这才发现那根本不是母皇,那人虽然与母皇长得一样,可脸上,却少了岁月的痕迹。

    余下探听之后,这才知道那人是将军府的三小姐。可是为何她长得跟母皇一般她始终想不透。

    “对了,你继续查人潜入将军府查看一番,定要弄清楚这件事。是巧合那便好,要是真的是我国遗漏的皇族子嗣,怕是母皇会大发雷霆的。”想了一会,太女继而开口。

    心中却是万般祈祷,希望那只是巧合。

    “是。”说着,凤美将军起身,看了四周的人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而太女,却是看着眼前的茶杯,陷入了沉思。以母皇的为人,绝对不可能让子嗣流传出去,哪怕是万不得已也都是处死的。

    可是那琉璃姗,真的是巧合才与母皇长得一致吗?哪怕是她们这些皇女,都没有几个能长得更母皇一样的。

    越是想着,太女也是头大。继而烦躁的起身来到窗前,望着街道出神。

    宫宴结束后,各国的使臣都被末呈文安排妥当。表面上看去虽是一片平和,可暗地里却是种种猜疑。

    譬如,这夜澜为何要与丹雅联姻,其目的是为了和平还是联手?

    在且,这将军府的三小姐在外的传闻很是不堪,即便是联姻,为何不选其他女子。还是,这琉璃姗有什么过人之处?

    反正,这一/夜de丹雅,将不会平静。

    光是那些猜测,都能让人心烦意乱的睡不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