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允诺一个要求

作者:黑丝袜、性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醉红颜,倾王妃最新章节!

    于后表演的,便只剩下几个了。所用的时间也不长,一个时辰不到,台上台下顿时陷入了紧张的气氛。就连同那五国使臣也都皱起眉头,看向台上的皇上。

    这皇妃人选,落入谁家。

    “文儿,你可选好了?”感觉到四周紧张的气氛,皇后挑起眉眼,漠然的看向身侧的末呈文,眼底,除了淡漠之外,还有一丝警告。

    “母后,儿臣认为,这将军府的三小姐,为人端庄贤淑,且知书达礼,最适合儿臣不过。所以...”

    “不行。”

    “不行。”末呈文起身,朝着皇后开口,话都还没有说完,便被两道声音给打断了。

    而出口的,正是他的母后及父皇。

    随即。两人面面相视。竟也默契的开口道:“不能是她。”

    然后,两人再次一愣,继而又看了对方一眼。

    “为何?难道父皇母后不喜欢她吗?”看着自己的父皇和母后如此的默契,末呈文顿时心中一喜,可是想到什么后又开口询问着。要说母后不同意他还可以理解,毕竟琉璃姗不是她掌控之内的人。可是父皇不同意,他不明白了,父皇并不是那种听信传言的人。

    再且,刚才琉璃姗出色的表演众人都看在了眼里,身为明君的他一眼便可看到琉璃姗身上的才华吧。

    总之,台上台下一连串议论。而话端的主角琉璃姗脸都黑了。

    这末呈文,他什么个意思,好歹她也好心的陪他逛了逛园子吧,不答谢也就罢了,还恩将仇报的把她往风尖浪口上推。他不想活,可她想活啊...

    “因为她是本王即将要联姻的人选。”

    皇上和皇后都没有开口,反之五国使臣中响起了一声低沉的话。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洛宸邪魅的勾起唇角,毫不避讳的与他们相视。

    闻言,末呈文不解,就连台下的琉璃姗也一阵错愕,抬头望向洛宸的双眸中满是不解。

    一张脸黑了又白,白了又黑。这怎么回事?

    不是给末呈文选皇妃的吗?干他洛宸什么事。

    还有,关我什么事?

    听到洛宸这话,在场的女子顿时朝着琉璃姗投来了一丝羡慕的光芒。唉,没办法,谁叫她有着一张美如天神的脸呢。

    台上,皇上是了然此事的,所以默不作声。可皇后就不一样了。听到这句话,明显的震惊了不少,一双丹凤眼鬼灵的在两人之间打量。心底,却是寻了好几个办法。那人交代,不能让他们在一起。可现在怎么就变成了联姻了?

    “父皇,琉三小姐既不是公主也不是郡主,再且也不是将军府的嫡长女,这联姻之事...”虽然不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连之前父皇都不曾提过要联姻,而且此事又关于琉璃姗,所以,他斗胆一问。

    “这事简单,曹公公。”皇上轻微一笑,朝着一旁主持的公公喊了一声。

    曹公公见状,急忙从身后掏出了一道明黄色的圣旨,上前一步,扯了扯嗓子,大声的开口道:“将军府琉三小姐上前接旨。”

    闻言,众人齐刷刷的看向脸色铁青的琉璃姗。

    “妹妹,快上前接旨啊。”看琉璃姗无动于衷的样子,一旁的卫瑶瑶有些哭笑不得。急忙用手腕蹭了蹭她的胳膊。

    这一刻,琉璃姗是真的气到了,可也明白自己要是不接的话,那便是抗旨不准,要杀头的。想着,琉璃姗面无表情的起身,缓步的走向台上,脑子里尽其量的想着回绝的办法。

    双栖下跪,等待着曹公公。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将军府三小姐琉璃姗,聪慧敏捷,端庄淑睿,敬慎居心,久侍宫闱,性资敏慧,率礼不越。着即册封为朝阳郡主。钦此!”看到琉璃姗下跪后,曹公公这才开始念这圣旨上的内容。

    待他念完了之后,走到琉璃姗的面前,将圣旨递到了她的面前,顿时一脸笑容的开口到:“恭喜朝阳郡主了。”

    “等等。”就在琉璃姗刚想开口回绝之时,台上的皇后娘娘坐不住了。连忙开口打断了台中央之人下一步动作。

    众人回头,不解的看向皇后。就连一旁的末呈文及皇上也是一脸困惑。

    “皇上,想我丹雅国的女子虽没有琉三小姐第一美人之称,可也个个贤良淑德。我们再为宸王好好挑选如何?”感觉到众人的目光齐聚在自己的身上,皇后急忙扬起一个温和娇媚的笑容,娴雅的转过头,对着困惑的皇上探讨着。

    听闻,皇上一双深邃的眼微微的眯了眯,虽表面上并没有拒绝皇后的提议,可心中还是疑点丛丛。虽然爱,可是皇后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只是嘴上不说罢了。如今册封朝阳郡主不过是为了两国联姻,更显和平。可这皇后为何不愿?除了要伤害自己让文儿继位之外,她还有什么目的吗?

    看皇上不开口,皇后又赶紧看向一脸邪笑的洛宸,温和的开口:“宸王,既然是联姻,那联姻之人必定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虽说这琉三小姐曲艺精湛,但文笔方面有些欠缺。不如让本宫为你甄选如何。”

    洛宸冷冷一笑,慵懒的目光转移到琉璃姗的身上,当看到她那吃人般的眼神后,顿时“扑哧~”一笑,继而邪魅的开口:“就不用皇后娘娘大费周章了,本王迎娶王妃是过日子的。懂那么多文笔作甚?”

    “可......”

    “行了,就这样吧。”皇后还想说点什么,便被皇上硬生生的打断了她的话,转头看去,却发现皇上的脸上明显的浮上了一丝不满。

    怎么办,阻止不了的话,难道真的要按计划进行?可是五国使臣都在这里,这该如何是好。

    知道自己不能在说下去了,皇后咬咬牙,沉默着。

    “等等...”

    原以为事情就这样决定了。皇后的沉声却换来了始终不语的琉璃姗开口。

    “朝阳郡主有何不满的吗?”看到琉璃姗开口,皇上面和心善的开口询问着。

    “皇上,臣女能跟宸王说几句话吗?”琉璃姗开口请求。

    “可以。”皇上困惑,可最终还是点点头。

    琉璃姗起身,面朝着洛宸。当看到他面上的邪魅以及眼中的挑衅后,火气更胜了。要不是现在场合不对,她真的恨不得冲上去抓花他的脸,抽他的筋喝他的血。

    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不明白为何你要迎娶我。”可言外之意却是:娶了我,你心中的夕梅怎么办?

    看着琉璃姗面上的冷峻以及眼里的刚毅。洛宸性感的红唇顿了顿,沉思了一会后道着:“因为是你,所以没有任何理由。”

    虽然听懂了琉璃姗话外的意思,可洛宸还是做到了事不随心。

    ‘因为是你,所以没有任何理由’

    听听,洛宸说的是什么话。不就是睁着眼竟说瞎话吗?不就是要她引幕后人出来吗,至于要娶她吗?

    咬紧牙关,继续:“没有感情的婚娶,是不会幸福的。”所以啊,还是娶那位夕梅为好。

    洛宸红唇一勾,继而意味深长的开口:“感情,我们可以日后培养。”

    琉璃姗嘴角抽了抽,终是不明白洛宸为何要这么做。难道之间,真的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吗?

    “我不嫁。”最终,琉璃姗发现,不管她说什么,洛宸都打着铁定的决心,多说无益。直截了当的回绝着。

    闻言,洛宸双眼微微咪起,从来没有人敢决绝他。这女人,胆子够大。随即,性感的红唇再次张开:“抗旨不尊,想想将军府上百个人口。他们可经不起你的一句回绝。”

    看着洛宸眯起的双眼里满是愤怒,琉璃姗垂在袖口里的手紧了又紧。心中燃起的火无法磨灭,惹得她双颊一阵通红,看上去更加的妩媚诱人。

    然,一旁的人听着他们的对话,总算是知道这琉璃姗为何这般幸运了。感情是这宸王看上了人家。

    “好了。退下吧。”看着琉璃姗和宸王的对话结束般的样子。台上的皇上无奈的开口。这两国联姻间的男女本就是由无感情到相守不离,已经见怪不怪了。

    “至于文儿的皇妃,朕看李尚书之女李梦雪就不错。知书达理、知进退,懂分寸。”随后,皇上继而开口,也不管皇后的看法直截了当的开口。

    一旁的皇后震惊,转过脸不安的呢喃道:“皇上...”

    “曹公公,为他们选个好日子,尽快成婚。”虽是听到皇后的叫喊,但皇上最终还是将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

    不管将来如何,不管他是多么的爱她,将来的皇后,绝对不能再是潇家的人了。

    “是,皇上。”身侧的曹公公应了一声领命。

    然,台下回到座位上的琉璃姗却是沉默着。心里乱得不成样子。

    “好了,今日之宴到此结束,让使者们见笑了。”看到事已至此,皇上断然开口,说话的同时,还一边只手捂着胸口,一边朝着身侧的五国使臣开口。

    “无碍。”洛宸轻言,这场宴会,让他见识了一番别致精妙的歌曲,也不算白来了。

    “不好啦,不好啦~”

    该是散场的时刻,皇上起身,身子的不适让他不能在这里呆得过久。刚想开口让他们离开,然而,一旁通往这里的小道上顿时冲冲的跑来了一个宫女以及惊慌的呐喊声。

    众人看去,只见那宫女使着最快的速度跑到台中央,话都还没有出口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怎么了,如此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本就心烦意乱的皇后看到有人往她面前撞来,顿时起身怒视的低吼着。今天的一切都不是按着她的意愿进行,就连自己最疼爱的儿子都胳膊往外拐了,她既揪心又满腔怒火。

    “不,不好啦皇上,香儿公主,香儿公主不慎,掉进莲池里了。”跪在地上的宫女听闻皇后的话,不免害怕的缩了缩肩膀,可是一想到事关紧急,急忙脱开,朝着皇上大喊着。

    “什么...那可救上来了?”闻言,皇上明黄色的身影明显的晃了晃,原本本就捂住胸口的手顿时又一次用力,就连同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只因,胸口越来越疼,他已经体力不支了。

    “还没有,在场的人都不识水性,无法下水呀~皇上,快快前去救救香儿公主吧。”说着,宫女一脸焦急的朝着皇上磕头,只差没有磕出血来了。

    “都是群饭桶,来人啊,快...快救公主。”皇上震怒,可尽管这样,身为父亲的他在开口之余,却还是迈开了步伐,朝着莲池跑去。

    香儿公主,那可是他最疼爱的女儿。虽不是皇后所生,可他也是爱惨了那个鬼灵精怪的女儿。

    然,本是准备离开的众人看到这一变故发生,也都随着皇上皇后的脚步跟着过去。

    待到众人赶到莲池之时。入眼的,是一群奴才和宫女用较长的竹竿连在一起,仍在水面上想着让香儿公主抓住好些将她拉上来。

    可香儿公主视乎在水里已然泡上了一会,挣扎了一会这才抓住投来的竹竿。

    众人看到,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

    可意外,却是在不经意之间。本以为可以救上来了。可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啪”响。

    脆嫩的竹竿断掉了。

    香儿公主失去借力后,再一次陷入水里挣扎。

    看到这,赶来的皇上险些一口气上不来,面上顿时浮上惊恐:“香儿,朕的香儿。”

    “快,快去救人。”见此,就连一同赶来的皇后也莫名的心惊了。也不顾身后的人是谁,急忙朝着身后招了招手,喊着。这香儿公主虽不是她亲生,可是她却把她当成亲娘,不仅总斗她开心,还事事为她着想。她也不想失去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

    “扑通。”紧随着皇后的呼喊,水里顿时传来了一声扑通声,众人望去,二皇子已然纵身水中,朝着香儿公主的方向游去。

    见此,皇上的心更加的揪疼,两个都是他的孩子,任何人出事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然,跳入水中的二皇子末呈浩终究想不到,意外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只因他在游荡之时,动作太大。脚腕之处,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尽管他想早点把香儿公主救上去,可也无法挣脱缠住脚腕的东西。

    “怎么回事?”岸上的皇上见此,心底更慌了。有多少宫女奴才丧命在这莲池之中他是知道。原来本想着把这莲池拆了,可这池水过多,就连这池到底有多深他们也测量不到,只因下去的人都会陷入池底。

    “扑通~”就在众人心慌意乱之时。池中再次溅起了一阵水花。众人的余光只看到一人也跟着跳了下去,可进入水里之后,竟不见了踪影。

    回头张望,竟不知是谁跳了下去。

    然,就在众人再次回头看向池中之时,只见池面上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个宛如人鱼的紫色身影。待到她们看清此人是谁之时,那人已经轻巧而快速的游到了末呈浩的身边。

    “最好别乱动。”

    挣扎中的末呈文在听到耳边传来一声黄莺般的声响后便知道了来人是谁,随即心底一片震惊。复杂的光芒投向水中的琉璃姗。

    只见她淡然的看了他一眼后,伸出手指了指水底,然后又一次潜入了水中。

    台上的人见此,心中再次捏了一把冷汗,这琉璃姗,该不会也被缠住了吧。

    然而,也只有水中的末呈浩知道,琉璃姗此刻正朝着香儿公主的方向游去。

    在琉璃姗比试那个动作之后,他便明白她的意思。潜入水底之时,他看到的,是一个曼妙身姿,活灵活现宛如美人鱼般的身影。

    这一刻,他惊呆了,甚至忘了要把脚腕处的东西拿掉。就这般傻傻的看着前方,看着琉璃姗优美的动作及让他心脏狂跳的背影。

    待到他回神之时,琉璃姗已然带着昏眩中的香儿公主来到了他的面前。光洁的面容上,一双空灵淡漠的双眼浮上一丝担忧,碟羽般的睫毛彷如飞翔中扑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又一次的让他呼吸急促,心狂跳起来。

    “你没事吧。”而然返回来的琉璃姗看到呆愣的末呈文,双眸染上了一丝担忧,这池里的藤条可不少,就连她都险些被缠住。

    可当务之急是她手边的香儿公主,她已经晕眩过去了,要是再不就上去,难保丧命。

    所以在基本的问候之后,琉璃姗也不顾呆愣的看着她的末呈浩,拉着香儿公主便朝着岸边游去。

    “快,快帮忙。”看到琉璃姗成功的救上了香儿公主,皇上顿时松了一口气。可当他看到闭着双眼的香儿公主之时,心中再次一紧,继而朝着身旁的人喊道。

    自然,不用他喊,其他人在琉璃姗把香儿带到岸边时他们也会把香儿公主拉上岸来。

    只是,救上来的香儿公主早已不省人事。

    “快,快救救浩儿。”香儿公主被拉上岸时,一旁的皇上又急忙朝着水中的琉璃姗开口,此刻,他真的只能将希望放在琉璃姗的身上了。

    看这皇上面容上的沧桑尽显憔悴,琉璃姗不语的点点头,再次潜入了水中。

    “快,快传太医。”见此,皇上这才安心的转身,朝着曹公公喊着。

    “是。”曹公公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

    而再次潜入水中的琉璃姗,还没有游到末呈浩的身边,只见他已然将缠在脚上的藤条拿开了,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另一旁的藤条因为他动作过大,又缠上了他另一只脚。在几欲挣扎之后,慢慢的没了动作。

    琉璃姗见状,顿时心底无奈,四周都是藤条,动作温柔点行吗?

    想着,便又快速的游了上去。只是在赶到末呈浩跟前时,他已经毫无力气了。

    见此,琉璃姗也感觉到了末呈浩的不对劲,刚想伸手把他拉出水面让他呼吸空气,可奈何他脚下的藤条紧紧缠着。

    看末呈浩快要失去知觉,无奈之下,琉璃姗只好扶住他的脑袋,送上了红唇......

    然,处于晕眩状态的末呈浩,感觉到唇边一阵柔软,紧接着,一口气强迫性的度到了他的口中。那窒息的感觉也得到了缓解。

    懵懂的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一张扩大的绝世美容。看到这,末呈浩脸上一惊,刚想动了动,这才发现自己的脑袋被琉璃姗双手紧紧的捧着,意识到这点,末呈浩这才恍惚间意识到,这琉璃姗对他做了什么,随即,双面一红,心跳也漏了一拍。

    可这样的动作并没有维持很久,琉璃姗看到末呈浩睁开双眼后,便松开了他的脑袋,离开了他的红唇。俯下腰肢,双手灵巧有序的为他拆掉脚上的藤条。

    而懵懂害羞的末呈浩,在琉璃姗松开他的那一刻,心脏狂跳之余,目光一直随着她的身影,曼妙的身姿,以及侵入水中散开而柔顺的长发,怎么看,都像水中的一条精灵。在感觉到脚上的藤条被拿掉之后,琉璃姗又一次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是这一次,她并没有对他做什么,而是牵住他宽厚的手,朝着水面游去。

    经过两次被缠住的经验,末呈浩也学乖了,在上游的那一刻,便学着琉璃姗的样子,小腿轻轻的游荡,动作也明显的轻柔了不少。

    而这,也成功的让四周的藤条缠及不上。

    在两人涌出水面之时,岸上的皇上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继而转身朝着躺在地上的香儿公主走去。

    “走吧。”知道末呈浩没事了,琉璃姗这才松开他的手,朝着岸边游去。这具身子的体力真的不行,在水中来回游了两次,便有些疲惫不堪了。

    然而,在琉璃姗松开末呈浩的手时,末呈浩竟有些舍不得,在她转身之际,他的手鬼使神差的又抓了上去。这让刚刚转身的琉璃姗一愣,继而转头不解的看向他。

    然,入目的,却是末呈浩一脸的不舍。

    琉璃姗唇角抽了抽,这人,没事吧?还有,他这神情,怎么回事?

    当看到琉璃姗转身看向自己之后,末呈浩继而尴尬的低下了头。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琉璃姗转身之后他竟有此等感觉。

    “这池水不干净,赶紧上去吧。”看到末呈浩低头,也没有什么要说的样子,琉璃姗清冷的开口着。她是真的感觉体力不支了,要是在呆在水里,难免她不会四肢抽筋。

    末呈浩点点头,也深知女子不能在水中呆得太久,便随着琉璃姗一同转身,朝着岸边游去。

    总之,他们在水面上的一切,其人不曾看到,可也被两个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上岸之后,一旁的奴才们便赶紧上前,拿着干净的衣裳为末呈浩批了上去。

    也唯有琉璃姗,才刚站起,却不曾有人上前。

    当看到围在一起的人,琉璃姗无语了,这么多人围在一块,这空气不流通,患者能舒服吗?

    然,跪坐在香儿公主身旁的皇上,却是一脸担忧的抱着她,焦急的喊着:“香儿,醒醒香儿。睁开眼看看朕,睁开眼...”

    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香儿公主,皇上在着急的时刻也不免愤怒,都那么久了,太医为何还没有赶来,随即抬头,怒吼道:“快去把太医给朕拖来。”

    “皇上别急,曹公公已经赶过去了,此刻,必然也是在赶来的时候了。”看着皇上的神情以及昏迷的香儿公主,皇后也是一阵难过。伸出手轻轻的拍打着皇上的肩膀,给予安慰。

    “让让。”就在此刻,看不下去的琉璃姗朝着围在一起的人冷声的喊着。

    众人回头,只见琉璃姗一身湿漉漉的站在他们的面前,继而不解的让出了一条通道。见此,琉璃姗也坦然的提起湿透的裙摆,朝着香儿公主走去。

    “皇上,还是把公主放平吧。”来到他们更前,琉璃姗面无表情的开口着。

    皇上困惑,看着琉璃姗认真淡漠的表情,虽然担忧,但还是鬼使神差的听话的放下了香儿公主。起身。

    见状,琉璃姗这才双膝跪在香儿公主的面前,低下脑袋,凑到了她的胸口出。

    其他人见状,皆是不懂琉璃姗这是要作甚,一脸好奇。

    然,接下来琉璃姗的动作更为的让他们吃惊。

    只因琉璃姗双手摊开,放在香儿公主的胸口处,使劲的向下按去。

    “大胆...”见此,一旁的皇上愤怒了,这香儿公主本就昏迷不醒了,这琉璃姗好大的胆子,尽然这般折磨她的玉/体。

    可他出口的话还没有说完,身旁的末呈文早已抓住了他的手,疑惑的看去,只见末呈文朝着他轻微的摇了摇头。在场的,看似也只有两个人相信,琉璃姗这般,实际是为了救香儿公主吧。

    自然,对于皇上怒吼出来的话琉璃姗并不在意。丧失一条人命对他们来说也许连眼都不会眨一下,可对琉璃姗来说,生命曾可贵。要是能救活,她必定尽力。

    在反复的按下下,琉璃姗再次低头贴近香儿公主的胸膛,在感觉到心脏跳动之后,这才把她的头往上扬了一下,双手离开胸膛来到了香儿公主的嘴边,轻微的分开后,便在众人惊恐的神情下进行着人工呼吸。

    众人见状,皆是面颊一红,尴尬的移开视线。这琉璃姗好大的胆子,皇上和皇后都在场,她尽然这样诋毁香儿公主。简直不要命了。

    然,在众人神情不一的情况下,本是昏迷的香儿公主“呕~”的一声,在琉璃姗侧开脑袋之后,不停的咳嗽起来。就连同被她喝进肚子里的池水也被呛了出来。

    看到这,琉璃姗这才起身。只要把池水吐出来,便没事了。想着,无力的起身。

    “香儿。”皇上见状,在琉璃姗起身之际,便赶紧蹲下身子,迫切的把香儿公主抱在了怀里。只是此刻的香儿公主,除了不停的口吐池水及咳嗽之外,并没有睁开双眼。

    然,起身后的琉璃姗,在转身之时,身上,顿时披上了一件黑色披风。错愕的抬头,便撞进了洛宸深邃的双眸中,唇角抿了抿,犹豫片刻后还是开口说了声:“谢谢。”

    如此疏离的话不由的让洛宸秀美轻蹙。虽说不爱,可是现在的琉璃姗已然贴上了他的标签,是他宸王的王妃。再且,刚从水中出来的她,经过池水的沁泡,全然将她身上的紫色水纱裙弄湿,紧紧的贴在她曼妙的身姿上,身姿的火辣与性感全然暴/露,这让一旁的男子看去,都让他极度不舒服。

    也不明白自己这般到底是不是自私,总之,他便是不想让人看到她的美好。

    “来,擦擦,别着凉了。”然,就在琉璃姗道谢之时,她的面前,又出现了一张干净清香的手帕。琉璃姗侧首,入目的,是末呈文一脸温和的面容,只是,他眼中的担忧还是被琉璃姗看在了眼里。

    实则,末呈文也不打算掩饰。

    他是真的担忧琉璃姗,从刚才在台上的那一刻,以及在她跳下莲池的那一刻,他无时无刻不再担忧。只是事已至此,他的皇妃变成尚书之女李梦雪,而她,也即将联姻去往夜澜国。余下的,除了担忧之外便什么都不能做。

    看到这,琉璃姗则是勾起红唇,朝着他微微一笑,继而擦拭着脸上的池水。

    看着他们和睦的往来,一旁沉默的洛宸竟有些吃味了。这琉璃姗每一次面对自己不是提防着,就连面上的表情除了淡漠之外很少露/出其他神情。如今看来,那也只是针对他的啊。

    “皇上,太医来了,太医来了。”

    就在此刻,跑去喊太医的的曹公公赶了回来,他的身边,一同赶来还有一个年迈的医者。在来到众人跟前后,太医利索的蹲下身子,为着猛然咳嗽的香儿公主把脉。

    然,就在他的手搭在香儿公主的手腕上时,香儿公主竟也睁开了双眼。当看清眼前的一切时,顿时“哇~”的一声扑向皇上的怀中。

    口中更是哽咽的呢喃着:“父皇,父皇,吓死香儿了。”

    “好了好了,没事了。”看到清醒了的香儿公主,本就身子不适的皇上松了一口气。轻轻的拍打着她的香肩,安慰着。

    “香儿,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掉进莲池中的?”而且这掉进去,竟也飘向了池中央,这让人很是不解啊。

    闻言,香儿公主哽咽着从皇上的怀中扬起脸,面色胆怯的开口:“香儿也不知道,香儿不过是和翠心交换了下衣裳,想来看看母后举办的宴会,谁知半路竟被人迷晕了。待醒过来之时,已然被扔下了池中。”

    开口之时,皇上怀中的香儿公主还不由的一阵颤抖,想必是真的被吓坏了吧。

    皇上见状,继续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可温和的双眸中尽显狠厉,抬头,看向末呈文之时,甚至冷声的命令道:“文儿,朕让你测查此事,定要找到凶手。”

    “是,父皇。”末呈文应答。

    而他们对话之余,一旁的皇后却是身子一僵,愣在了原地。

    该死的,这些人是怎么办事的,香儿公主天天围在她的身边,难道他们就认不出来吗?现在可好。

    看着眼前的一切,皇后一阵头疼。

    “太医,香儿怎么样了?”末呈文接令后,皇上这才看向一直沉默的为香儿公主把脉的太医。

    只见他起身,双手拱起,道着:“公主的身子已无大碍,但为了避免染上风寒,还是得喝点药方调理。”

    皇上点点头,朝着他挥了挥手道:“此事交给你了,务必让香儿完好如初。”

    太医再次俯首,继而提着药箱下去准备了。

    “来人,带公主回去换身衣裳,可不能着凉了。”随着太医的离开,皇上又一次的吩咐着。

    那些奴才宫女们急忙上前诺声,紧接着,便把香儿公主扶了起来,朝着她的宫殿走去。

    见此,皇上这才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看着他的琉璃姗。近距离的观看,皇上这才反应过来,这琉璃姗虽然人美,可主意却是多了去了。

    谁说她空有其表的,真是眼瞎了。从今日之事看来,他算是清楚了一些。这琉璃姗,不但人美,遇事更是冷静。看她面无表情的样子以及双眸里的清冷,在且刚才的所有举动,足以证明这女子的聪慧。

    这样的女子,要是真的联姻了会不会给丹雅造成损失?想到这,皇上又一次重视了这个问题。原来不曾了解及看清之前,那夜澜的皇帝下封书给自己时,自己还一度的困惑。只因当时的他,所了解的是琉璃姗如何的不堪,甚至在想这夜澜皇让宸王来联姻究竟是为何。

    如今,他算是明白了。这样一个聪慧机智的女子,得到者才是幸事。

    继而看向一旁静候的末呈文,及身后同琉璃姗一样全身湿透的末呈浩。这两人都是他所重视的儿子,只可惜文儿并没有掌控大局,成为皇者之愿。他想要的,是平凡人的生活。而二皇子末呈浩,也的确具备了皇者的头脑。可皇后一直使绊,才使得这太子之位久久不立。

    至于他那三儿子,他是真的不敢想了。简直无所事事。

    要是让琉璃姗现嫁给这两个其中一个的话,那必然是二皇子末呈浩了,因为这样,她可以帮到浩儿很多,就譬如皇后如影随形的帮他一般。虽说不爱他,可也尽心尽力的帮了。便是如此,对于皇后的所做所为,他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日,你救了香儿一命。朕允诺你一个要求。”皇上本是想着允诺琉璃姗一个要求,让她自己开口拒绝这场联姻,而他这个皇上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同意。

    然,琉璃姗接下来的话也并没有让他失望。

    “什么要求都可以吗?”闻言,琉璃姗一愣,继而明白这是一个好机会。

    皇上点点头,温和的笑着。

    “那臣女不要联姻,还请皇上另寻她人。”至此,琉璃姗直接了当的开口着。然,她的这句话同时让在场的几人心中窃喜。

    男子:有机会了。

    女子:机会来了。

    反之皇上,面上顿时浮上一抹难堪,可心底却是乐开了花,身为一届王者,至始至终都是为自己国家的未来着想。于后,转过脸歉意的看向琉璃姗身旁沉默的洛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