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芷.芷兰花开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绿洲中的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

    殷离此言一出,厅中更是静默,殷离的话已经很明显了,若张无忌不肯拜堂,那她就要嫁给别人。如此只要张无忌有一点心,也不会一走了之。

    殷野王看到张无忌脸上的犹豫之色,登时大怒,一把拍碎了旁边的木桌,“张无忌,你敢!”

    殷天正也是眉头紧皱,目光严厉的看着张无忌,“无忌,你有什么急事要做?我们明教上下这么多人,莫非无一人可供你差遣?”他站起身从高位上走了下来,“你有什么事,老夫亲自代你去办,老夫虽武功不如你,却也不至于会坏了教主的事吧?”

    张无忌听闻外公叫他“教主”,自觉羞愧,忙上前一步解释道:“外公,无忌实有难言之隐,三日,三日后无忌定当回来迎娶表妹,中此一生真心真意待她,还望外公成全。”他此时脑子里一片混乱,赵敏以谢逊下落相胁,不许他娶殷离,他虽因此愧对了表妹,可他又怎么能为了自己的亲事而罔顾义父的安危?想必表妹一定能体谅他的。

    殷野王性情暴躁,当年与女儿断绝父女关系一别十几年,可那到底是他女儿,是他的血脉,他如今年纪大了些,时而也会想起当年的事,知道是他自己的错害了殷离母女。只不过他好面子,殷离又不肯服软,他这才迟迟未同女儿和好,然而同张无忌一比,女儿再怎么样也比外甥亲,眼看着外甥跟那个鞑子郡主拉拉扯扯,将他女儿抛在喜堂之上,他已然压制不住怒气。

    殷野王大喝一声,飞身就扑了过去,“竖子尔敢!你之前当着我和你外公的面是如何承诺的?你说会照顾离儿一生一世,这就是你的照顾?你莫非真当我女儿非你不嫁?”

    张无忌下意识的伸手要挡,却在抬头时对上了殷离的双眼,那里面是浓浓的失望和决绝。他登时就愣在那了,硬生生挨了殷野王一掌。他被打的倒退了数步,呛咳不止,赵敏大惊,忙上前扶住他焦急的问,“你怎么样?你怎么不挡啊,你是傻子吗?”

    张无忌推开她的手,看也没看她,只是冷静的抬头看着殷野王,像是做下了什么决定一般,“舅舅,今日是无忌的错,你打吧,待三日后无忌回来再同你认错。”

    殷野王本因打到他而愣了愣,此时听了这话却被气笑了,指着赵敏怒道:“三日?你当真能确保你三日后能回来?你能确保三日后这妖女不再出什么阴谋诡计?你能保证吗?”

    张无忌一怔,想到赵敏的性子,万一她咬死不说谢逊的下落,他必然要在外四处寻找,当真是回不来的。

    殷野王见他沉默,怒火冲天,“好!好!好!你张无忌有本事,竟敢耍弄我殷野王的女儿,你当真以为你是教主,我就不敢打你?今日我就打死你,免得丢了我妹妹的脸!”

    殷野王说完就全力向张无忌拍去,张无忌内力雄厚,硬挺着挨了他三掌,吐了口血。厅内众人都已起身,杨逍、韦一笑等人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只能在旁边焦急的劝说殷野王停手。赵敏更是急得要命,可她那点三脚猫武功在这压根不够看,想插手都不行,一时急了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令殷野王住手。

    她看向厅内各门派的人,待看到殷离和周芷若时,眼睛忽然一亮,高声喊道:“殷离,在岛上时你就蛮不讲理,如今一见你果然是个泼辣无礼之人,无忌有重要的事要做,你既然要做他妻子,莫非连这点包容心都没有?你如何配得上无忌?我看峨眉派的周芷若都比你强,起码她当初在岛上时还很贤良淑德!”

    苏雪云眼中一寒,身形倏地就飞了出去,劈掌朝赵敏打去。宋青书紧随其后,在张无忌大惊要拦苏雪云之时反手将张无忌给拦了下来。张无忌怕苏雪云杀了赵敏,急切的想要过去,却发现如今的宋青书竟不需出全力就将他防了个密不透风!

    苏雪云并未出重招,而是一巴掌打在赵敏脸上,冷声道:“绍敏郡主好一张利嘴,竟敢坏我声誉?这一巴掌教训你不该说的话不要说。”她反手又是一巴掌狠狠扇在赵敏脸上,“这巴掌是替阿蛛打的,你们鞑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如今连男人都要抢,果然不要脸。”

    不待赵敏反应过来,苏雪云一掌拍在她心口将她打到明教教众面前,冷冷的道:“本掌门说过,要驱除鞑虏,杀尽鞑子,你竟然还敢来挑衅我,莫非是仗着有张无忌做靠山无畏无惧?”

    赵敏喷出一大口血,面色惨白,虚弱至极的瘫在地上,周围的明教教众看向她的目光满是厌恶和杀意。杨逍和韦一笑等人自然也厌恶她来捣乱,但却不能认下苏雪云的话,杨逍面色一沉,“周掌门此言何意?鞑子郡主是鞑子郡主,我们教主怎会给她做靠山?周掌门莫要信口开河!”

    纪晓芙站在杨逍身旁,迟疑了一下,也出声劝道:“周掌门,这话不能乱说,你身为峨眉掌门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贝锦仪怒道:“纪晓芙,你一个峨眉弃徒有什么资格说话?你忘了是谁收留你、是谁将你养大、是谁教你武功的了吗?你害得我峨眉上下受尽天下人耻笑,竟然还敢站出来说话,我看你才要谨言慎行才是!”

    纪晓芙不可置信的看着贝锦仪,“你……”

    贝锦仪眼神冷漠,“你是奇怪我为何不再同情你帮助你?呵,你败坏峨眉名声,害了那么多师姐师妹,莫非还指望我和你有什么同门之谊?”

    苏雪云微微抬手,令贝锦仪退下,冷笑道:“杨左史有何指教?你们明教教主做出如此背信弃义之事,莫非还不许人说?张无忌不顾与阿蛛的患难之情,更不顾亲情,将阿蛛弃之不顾,而这一切却是为了鞑子。你们不是说你们不是魔教,而是拯救苍生的大善人吗?怎么?教主夫人要让一个鞑子来做?张无忌口口声声要收复中原让百姓安居乐业,却整日与鞑子纠缠在一起,真是让人无法不怀疑啊。”

    宋青书见她不再对赵敏动手,也收了手站到她身边,而张无忌一得到自由立马跑去扶赵敏,不止因为赵敏知道谢逊的下落,还因为他一看见赵敏这般虚弱的样子就忍不住心痛。然而张无忌此举却令明教上下面色大变,苏雪云话音还没落呢,张无忌这么做简直就像在证实苏雪云的话,任谁都能看出他对赵敏的紧张。

    杨逍暗恨张无忌不懂事,皱眉叫道:“教主!”

    赵敏在张无忌怀中缓缓抬起头,眼神极为坚定,抓着他的手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她开口道:“张无忌,你不许娶别人,带我走,不然……不然……”

    张无忌用力攥了攥拳头,不敢回头去看殷离和外公他们的脸色,闭上眼轻点了下头。

    苏雪云冷哼一声,说道:“张无忌从此不再是峨眉的朋友,我峨眉誓要驱除鞑虏,可不能冒这个险。”她转身看向大厅中央的殷离,见殷离已经完全收敛了情绪,不由的放下了心,道,“阿蛛,不知你可愿同我一起斩杀鞑子?汝阳王府对付六大派在江湖中搅风搅雨,留不得,不如你我联手铲除了汝阳王府,如何?”

    殷离眼睛一亮,脸上也露出了快意的笑容来,“汝阳王府?好啊,汝阳王他女儿来抢了我的未婚夫,我若是不做些什么怎么对得起自己?”她缓步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赵敏,“郡主娘娘,你记住,汝阳王府之覆灭,全是你一手造成,日后去了阴间别忘了同你的父兄磕头认错。”

    赵敏猛地瞪大了眼,不敢相信她们竟因为她的捣乱要去对付父兄!她急切的想要说些什么,却因伤势过重,一激动晕了过去。张无忌急忙给她输了些真气,抬头叹道:“蛛儿,你又何需如此?我当真只是离开几日而已,望你能谅解我。你我夫妻时日还长,日后我定当好生给你赔罪。”

    殷离对他是彻底绝望了,当即嗤笑一声,“谁跟你是夫妻?你怀里还抱着别的女子,说这话你不羞愧吗?张无忌,我殷离说了,此生只穿一次嫁衣,如今即使你要拜堂,我也不愿意,世人皆知我殷离眼中揉不进沙子,当初为了三妻四妾的事连二娘都敢杀,连爹都敢不认,你算什么?”

    殷野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念及女儿刚受了大委屈,也不好在这会儿多说什么,只低低的嘀咕了一句,“臭丫头,没大没小。”

    张无忌看着殷离冷漠疏远的目光,心里一慌,总觉得要失去什么了,他急道:“蛛儿你听我说……”

    殷离冷着脸打断了他的话,“没什么好说的,也许我喜欢的只是幼年时那个小张无忌,而不是长大后三心二意的张无忌。今日你如此羞辱于我,你我之间恩断义绝,我只愿再也不见你!”

    张无忌下意识的去看苏雪云,为什么她们一个两个的都要同他恩断义绝?他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此时殷离已经转过头不再看他。

    殷离伸手往明教教众里一指,轻喝道:“韩林儿,出来,就是你。”

    韩林儿惊了一下,往左右看看,疑惑的走了出来,“殷姑娘,你叫韩某有何吩咐?”

    明教众人眼神都很奇怪,因为韩林儿虽然不是明教高层,可在起义军中也有小明王之称,何须对殷离这般客气?

    殷离不管神色各异的众人,看着韩林儿说道:“上次我救了你的命,你说一辈子供我差遣,是不是?”

    韩林儿立马点头,郑重道:“我的命是你的,但凡殷姑娘有任何吩咐,我都会尽全力去做。”

    殷离满意的点点头,语出惊人的道:“那今日你就入赘同我成亲,此后一生一世只能对我一个人好,不许纳妾不许接近其他女子,你应是不应?”

    苏雪云惊讶的眨眨眼,看到殷离紧握的双手,才发觉殷离也是紧张的。她转头去看韩林儿,却发现韩林儿在震惊过后不但没有抗拒,反而流露出几丝欣喜,想着这两人成亲未必不是一段佳缘,苏雪云不禁露出笑意。

    韩林儿被朱元璋陷害说他勾结鞑子,若不是意外被殷离所救,他早就被朱元璋给杀了,后来他同殷离相处了一阵子,不知不觉间就被殷离所吸引。原本他自己也没意识到,只是看到殷离被张无忌牵着走进喜堂时才发觉自己心痛难忍。后来又看到张无忌轻贱殷离,让他出离的愤怒,若不是殷野王出手,他都忍不住要跳出来动手了。而此时,殷离竟说要同他成亲!

    虽然是入赘,但他同样愿意,他这个小明王根本没多大势力,他也认清来了形势知道不可能问鼎,何况他的命都是殷离救回来的,入赘又有何不可?韩林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斩钉截铁的说道:“我韩林儿今日入赘殷家,终此一生只对殷离一个人好,不离不弃,绝不接近其他女子,若违此誓,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殷离看了他一眼,见他这般郑重,忽然就有点不自在,说不清心里头是什么感觉,不过总归是有一点点欢喜的。她殷离也是有人会专心对她的!

    殷离转身对殷天正行了个礼,说道:“祖父,请您成全孙女吧。”

    韩林儿上前一步站到了她身侧,躬身对殷天正行了个大礼,“请祖父为我们做主。”

    “你们……”殷天正是知道韩林儿的,可是孙女婿忽然换人,这刺激真的有点大。他看向目瞪口呆的张无忌,不可避免的就看到张无忌怀里昏迷的赵敏,心中一阵气怒,转头去看殷离,只见这孩子一脸坚定,想到殷离的性子,若不依她,她肯定直接带着韩林儿离开明教,不可能回心转意的,殷天正忍不住叹了口气。

    沉默了片刻,他无奈道:“来人,立刻去为韩公子准备喜服。”

    韩林儿大喜,忙道:“祖父叫我的名字就好,祖父放心,我定会待离儿如珠如宝。”

    亲事就这么定了,一场闹剧,新郎换了个人,高出悬挂的“佳儿佳妇”变成了一场笑话。没人再去理会张无忌和赵敏,可张无忌这次却没走,赵敏昏迷了,他就算离开也问不出谢逊的下落,离不离开就不重要了。

    结果因张无忌此举,他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再次降了一大截。刚刚不是还火急火燎的连拜堂都不肯吗?不是急的要去做重要的事吗?怎么这会儿又不动了?众人直接认定他先前说的是借口,不然怎么解释他如今的举动?

    苏雪云瞥了张无忌一眼,同宋青书一起回了座位。武当几位长辈都皱着眉,脸上一片恨铁不成钢的怒色,可因着殷天正是张无忌的外公,又牵扯到明教和鞑子的事,他们身为武当的人不好说话,只能在一边沉默的看着。这会儿就算想说什么也晚了,好端端的喜事,就这么成了别人家的喜事,原本他们还以为张翠山唯一的儿子要成家了,十分欣慰,如今却只觉得憋闷。

    莫声谷想起当初在峨眉山上宋青书对他说的那些话,如今一看果然不假,张无忌竟然因为赵敏几句话就悔婚,这要是武当弟子,他定要狠狠教训一顿。可张无忌是明教教主,他说不得,莫声谷看了张无忌半晌,干脆转过身,眼不见为净。

    喜堂上众人还在等着,殷离不肯改日,殷天正也没办法。那韩林儿的喜服自然就不能量身现做了,明教教众直接去街上买了一身最贵的回来,韩林儿穿着喜服,一步步向殷离走来,玉树临风,浑身气度丝毫不比张无忌逊色。

    韩林儿慢慢走到殷离面前,将手中的盖头轻轻为她盖上,低声承诺道:“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我死。”

    殷离忐忑的心一下子就落了回去,她相信韩林儿能说到做到,起码不会弄出别的女子来恶心她,也不会把她扔在大庭广众之下受人嘲笑。怎么样,都比张无忌让人心安,什么武林高手,谁稀罕。

    杨逍这次不肯去唱礼,殷野王对女儿打了张无忌的脸极为痛快,主动走到前面高声道:“一拜天地——”

    殷离听出他的声音,动作顿了顿,还是没在今日闹起来,和韩林儿一同拜了下去。

    现场鸦雀无声,唯有殷野王一个人的声音。张无忌怔怔的看着前面一对新人夫妻对拜,不敢相信表妹竟然就这么在他眼前嫁给了别人,明明不久之前他还牵着红绸的另一端。之前要成亲时他还没太大反应,这会儿听着一声“礼成,送入洞房”,他心中蓦然抽痛起来,一瞬间心如刀割。

    张无忌脸色难看,不想再看到韩林儿喜气洋洋的表情,抱起赵敏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众人面前,狼狈的离开了。可他的眼前却不停的闪现着韩林儿和殷离对拜那一幕,第一次对赵敏的无理取闹和逼迫生出反感来,若不是赵敏威胁他,他怎么会失去表妹?

    众人只是静默一瞬,接着就开始说说笑笑的饮宴。他们是来庆贺喜事的,而他们也确实见证了一门喜事,那么其他的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苏雪云略动了动筷子,同韩林儿敬过酒之后就悄悄离席去了新房。新房中只有殷离一人,还盖着盖头。苏雪云说道:“没人来闹洞房吗?”

    殷离轻笑一声,“刚刚他们见我那么凶,谁还敢来闹?”

    苏雪云不在意的道:“女人不凶一点就要被欺负了,任谁也说不出你的错来。”

    殷离动了动身子,靠在床柱上休息,“也只有你会这么说,那些人啊,即便不是我的错也要让我三从四德、忍气吞声,笑话,委屈又不是他们受的,凭什么指手画脚?”

    苏雪云听她声音中并无多少悲伤,问道:“你就这么嫁给韩林儿了?果然很有魄力啊,换做是我估计顶多同他打一架。”

    殷离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是不想吃亏。其实我和张无忌小时候认识,后来这么多年我虽然念念不忘,却并没有同他相处过,人都会变的,也许我和他真的不合适。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不愿意成亲可以提前说,我殷离还不至于扒着他不放,可他一边承诺要娶我一边又惦记别人,今日还做出这种事,我真的忍不下这口气。”

    苏雪云觉得以殷离的性子做出这样的决定似乎也不奇怪,她想到韩林儿的表现,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与其时不时看到赵敏憋气,还不如跟张无忌一刀两断。我看韩林儿对你很有心呢,方才他连入赘都没迟疑,还当着众人发誓,兴许你阴差阳错就选对了人呢。”

    殷离不自在的道:“反正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是不能背叛我的。我已经想清楚了,以后我要和你一样带人去杀鞑子,你说要对付汝阳王府是不是真的?我要和你一起。”

    “当然是真的,先同你说了也无妨,此次一别,我就要回峨眉起义,正式对鞑子宣战。而攻破汝阳王府,一方面是为我师父报仇,让峨眉弟子士气大振,另一方面是打响峨眉的名头,让其他起义军不敢小觑。不过你如今在明教,我们能不能并肩作战还不一定。”

    “起义?”殷离惊了一下,仔细想想又觉得苏雪云比许多人都要强,即使起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虽然女子起义没什么先例,但苏雪云的名声极大,好像很是顺理成章。她感叹道:“不过是一年多没见,你已经变了这么多,我却才刚刚放下张无忌,若是当初我肯听你的劝,今日就不会受辱了。”

    苏雪云笑道:“反正你成亲打了张无忌的脸,现在丢人的是他,怕什么。好了,我先走了,我过来只是怕你一个人难过。”

    殷离笑了一下,感激道:“谢谢你,其实你以前劝我的那些话我都听进去了,虽然一直执着于张无忌,可我也留意到了他对赵敏的不同寻常。最伤心的时候早就过去了,今日闹成这样,我虽然气氛异常,却已经冷静下来,我已经彻底放下了,以后我不会再想他,也不会伤心,你放心吧。”

    “你以后当然不能想他了,你得想你的新婚夫君韩林儿啊!”苏雪云打趣了一句,笑说,“祝你们恩恩爱爱,早生贵子。”

    殷离抓起枕头就朝她扔了过去,“等你成亲的时候我也要去笑你!”

    苏雪云一转身就接住枕头,又给她扔了回去,笑道:“那你等着吧!我走啦。”

    参加完婚宴,宋青书将武当带来的弟子全部留了下来,并让宋远桥回去后再多派弟子过来,他要在这边同苏雪云一起起义。宋远桥等人经过这次是彻底看清苏雪云对张无忌的冷漠了,再看苏雪云和宋青书相处时隐隐的默契,欣慰不已。宋青书到底是自家孩子,若能让他心愿达成,他们自然愿意,而这次宋青书和苏雪云又是做正事,他们几个纷纷表示了支持,并说回去同张三丰禀报之后会下山相助。

    苏雪云和宋青书告别了他们,快马加鞭的往峨眉赶。他们的人生也该揭开新的篇章了。

    而张无忌此时正焦急的给赵敏疗伤,苏雪云虽然没打死赵敏,可下手也不轻,她就是想防止赵敏在她起义的关口回大都乱出主意,所以这伤怎么也得养上两三个月才能好。

    张无忌在客栈租了上房,给赵敏医治了三天三夜,赵敏终于醒了过来。她茫然的看看四周,在看到张无忌时突然想起了喜宴上她晕倒之前那一幕,猛地坐起身抓住张无忌急道:“周芷若和殷离呢?她们是不是去杀我爹了?”

    张无忌怔了怔,“我不知道,我一直在这里给你疗伤。”

    赵敏不顾五脏六腑的疼痛,强撑着下地,“不行,你赶快带我回大都,我要去见我父王和我哥哥。”

    “……你要回大都?你不是和他们闹翻了吗?”张无忌眉头微皱,忽然觉得赵敏此时的表现和那些传言不太一样,传言明明说赵敏同家中决裂,难道都是假的?

    赵敏身子一僵,恼怒道:“你走是不走?你答应过我要为我做三件事的,你现在立刻带我回大都去救我父王和哥哥。”

    张无忌甩开她的手起身道:“赵姑娘,是你说我义父有性命之忧,如今你却让我带你去大都,我义父到底在何处?”

    赵敏脸色变了变,咬牙道:“你先带我去大都,我要确定我父王和哥哥没事才告诉你。”

    张无忌闭了闭眼,“你还要威胁我,伤害了蛛儿还不够吗?我不会去大都,他们都是元人,我不会救他们。”

    赵敏脸色铁青,“张无忌!我也是元人!你是不是还要杀了我?”

    张无忌转过身去不看她,只说:“你快将我义父的下落告诉我,我要赶快去救他。”

    赵敏怒道:“你休想,什么时候见到我父王我就什么时候告诉你!你若是不怕耽搁了你义父的性命,你就拖着吧。”

    “你!”张无忌豁然转身,瞪着赵敏的眸中几欲喷火,却根本无计可施,最后拂袖而去。

    赵敏瘫坐在床上,紧闭着双眼不由自主的落下泪来,她也不想这么威胁张无忌,可若她不这么做,谁还能从苏雪云手中救下父兄?只有张无忌了,她只能拿捏住他去救父兄的性命,她没办法。

    两人僵持起来,张无忌从赵敏的表现隐约感觉他被骗了,若谢逊真有什么性命危机,赵敏还敢这么拖延?何况赵敏这几日又没同外界联系过,显然是确定谢逊不会死才敢死死咬住这个威胁不放。可张无忌不敢深想,他怕事情的真相让他无法接受。

    可两日后,张无忌收到了一封信,他看着信封角落隐晦的标记,双手颤抖起来,心里一片激动。这是他和谢逊的暗号,义父能写信给他,是不是已经逃出来了?

    他立刻打开信看起来,脸色却越来越难看,看到最后他已经面色铁青,几乎压抑不住愤怒。

    谢逊在信里说他听说了张无忌悔婚的事,想来想去赵敏当时躲躲藏藏的话也许指的是他,就猜测赵敏是拿他威胁了张无忌。谢逊说他虽然不知道赵敏抓住了什么把柄,但他隐藏的很好,赵敏要想对他不利那是不可能的。还说他的眼睛已经治好了,如今武功大进,等找到成昆报了仇就会同张无忌见面。

    信不长,谢逊大概是怕被别人截了信看到,所以说什么都比较隐晦,主要就是跟张无忌报个平安。张无忌闭上眼睛,想到殷离失望的眼神,想到他原本的妻子当着他的面嫁给了别人,想到苏雪云指责他忘恩负义,再也压不住怒气,起身就冲进了隔壁赵敏的房间。

    张无忌抓住赵敏的双肩怒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义父根本没被任何人抓住,他好得很,你却骗我说义父有性命之忧,你到底是何居心?”

    赵敏目光扫到他手中的信,顿时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道:“谢逊给你写了信?怎么可能?他不怕被人发现他的行踪吗?”

    张无忌气得青筋直冒,“你当然不想让义父联系我,你怕被人揭穿你的谎言。我义父听闻我被你欺骗,冒着天大的危险写信给我,都是我蠢,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赵敏心一痛,被张无忌如此指责质问让她几乎喘不过气,她原本认定了谢逊不敢冒头,才会在无计可施之下弄了假头发去骗张无忌,她只是不想让他娶别人,没想到最终会闹成这样,一切都脱离她的掌控了。

    赵敏一把推开他,哭道:“张无忌,你有没有良心?我为了你离开家,什么都没有了,你居然要去娶别人,你对得起我吗?我若不这么做你会跟我走吗?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你娶别人?”

    张无忌瞪着她,“所以我就活该眼睁睁看着蛛儿嫁给别人吗?你离开家?你不是整天吵着要回去?只要你回去,立马又成了郡主娘娘,你怕什么?不过是来江湖里玩一圈而已。”

    “张无忌你混蛋!”赵敏抓起手边的一切往张无忌身上砸,又惊又怒,还有些许绝望。谢逊的事瞒不住了,她没了威胁张无忌的把柄,张无忌怎么可能救她父兄?她受了重伤什么都做不了,难道真的只能眼看着父兄被人杀死吗?

    赵敏心中最害怕的就是殷离那句话,根本不敢去回想。可她却不得不面对,父兄的死是她害的,如果不是她惹怒了苏雪云和殷离,她们不一定会先对付汝阳王府的。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还会去破坏张无忌的亲事吗?她心里一片混乱,崩溃的趴在床上痛哭起来。

    张无忌双手捂住脸,想到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因为赵敏负了别人,赵敏却一直在骗他,他就痛苦不堪。

    这个时候,苏雪云已经在峨眉山起义,同宋青书一起大杀四方,势如破竹般攻下一座座城池。别人不再叫他们掌门、侠士,而是叫他们苏元帅、宋大将军。峨眉掌门揭竿起义惹来一片笑声,众人都知道武功和行军是不同的,许多人说苏雪云太自大了,等着看她的笑话,结果反而被打了脸,苏雪云上了战场简直如修罗再世,一身煞气让敌军见之心寒,仿佛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一般。

    而苏雪云所提出的兵法精妙绝伦,行军布阵无人能及,短短几次战役就令所有将士心悦诚服,对这个年轻的女元帅再无半点轻视。宋青书同样在战场上大放异彩,就像他当初率领六大派弟子攻打光明顶一样,冷静沉稳,步步为营,取得一场又一场胜利,让人不敢小觑。

    其他人笑话没看成,反倒压力倍增,尤其是附近几个起义军,在见识过苏雪云战无不胜的气势之后,无不震惊。朱元璋还想尽办法想要查到他们是得了什么兵书,结果苏雪云这边多得是武功高强的弟子,谁敢来刺探军情都是被废掉扔回去。几次过后,所有人都被震住了,再不敢打他们的主意。

    苏雪云就这样顺利的站稳了脚跟,命徐远开始光明正大的招兵买马。徐远的出现又让朱元璋惊了一惊,因为徐远是徐达的堂弟,而当初陷害徐远的人正是他朱元璋。如此一来,他们两军怕是早晚要对立了,朱元璋自此再没睡过一个好觉,生怕苏雪云和宋青书会潜入军营宰了他,没多久就染上了头痛的毛病,暴躁的连伪装的明主形象都撑不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