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凤凰展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绿洲中的领主网游之星剑传奇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

    刀白凤这边和段誉当真在游山玩水,心情一天比一天好,而跑到小镜湖求安慰的段正淳就没这么好命了。

    他得知深爱自己的妻子由爱生恨给他戴了绿帽子,生生气出一口血来,而且他这么多年唯一的儿子还不是他的儿子,反倒是仇家的儿子,这简直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他觉得刀白凤真的做到了当年的誓言,他负了她,她就让他痛苦一生。有什么比给仇家养了十几年儿子还痛苦的?有什么比自认为深爱的女人想生生世世不见他更痛苦的?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场噩梦!

    可当段正淳到了小镜湖之后,跟阮星竹一问,阮星竹立刻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口中念着对不起女儿,恨不得撞墙自尽。她是唯一给段正淳生过两个孩子的,足以说明她的得宠,可那两个孩子都丢了,完全不知所踪,这些年她是想都不敢想啊,一旦想起就心痛的无法呼吸。

    段正淳一边柔声哄着阮星竹一边心思复杂,没想到他真的有女儿流落在外,更没想到的是,这么大的事,他最宠爱的女人居然提都没提一句。他是大理王爷,就算孩子丢了,只要及时去找还能找不到吗?难道丢了就当没生过?这几次他来同阮星竹谈情说爱的时候可没见她感伤过啊。

    段正淳不由得就想起了刀白凤那番话,他的女人对他都是与爱生恨,所以将对他的恨意转移到了孩子身上,让他的孩子受苦。堂堂王爷的女儿在一个农户被弄丢了,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他已经完全相信了刀白凤的话,不管心里有多难受,还是立刻吩咐四大家臣派人去寻找他流落在外的儿子和女儿。

    而阮星竹这里他也没兴致多留了,自妻子背叛他之后,他现在十分怀疑阮星竹也是恨他的,不然为什么把孩子送去农户家?他又不是没给她钱,不会照顾不知道请奶娘吗?于是段正淳养好身子之后干脆就带着四大家臣在江湖里四处打探,去他当年去过的地方试试能不能碰到从前的红颜知己。他也没掩藏行踪,仗着有家臣保护,便想看有没有红颜知己会主动来找他。

    段正淳先往熟悉的地方找,不知不觉也走到了无量山附近,本来他是听说幽谷客的名号找来的,想看看是不是熟人,谁知竟先一步撞见了钟灵!钟灵那只带毒的貂儿差点咬到段正淳,四大家臣顿时疾言厉色,把钟灵吓了一大跳转身就跑。段正淳觉得她分外严肃,马上追了上去,一直追到万劫谷却看到甘宝宝正同一个样貌丑陋的男人亲密的站在一起。

    段正淳顿时满眼只剩下娇俏如昔的甘宝宝了,忍不住上前两步,“宝宝,宝宝是你吗?这么多年不见……你可还好?”

    “什么人?胆敢在我妻子面前胡言乱语?给我滚!”丑陋的男人的挡在甘宝宝身前,凶神恶煞的斥骂。

    甘宝宝先是一惊随即就白了脸,可眼神却一直幽怨的看着段正淳,心中狂跳,“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快走吧。”

    段正淳仿佛没听见一般,只震惊道:“妻子?宝宝,你,你嫁人了?”

    甘宝宝恼羞成怒,“嫁人又怎么样?我夫君多年疼我如初,我们夫妻好着呢,比什么不相干的人不知好了多少。”

    钟万仇有些回过味儿来了,听他们这对话明显是老情人的意思啊!登时怒冲头顶,对着段正淳就是一掌,“既然你不走,那就留下命来!”

    “淳哥!”甘宝宝惊呼一声,让段正淳一个晃神,怀念起从前的甜蜜来。而钟万仇这是怒火中烧,眼中全是杀意。

    钟灵在旁边看着都快哭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打的这么凶?她急得团团转也想不出办法来,忽然想起木婉清,匆匆忙忙就向山谷跑去。

    山谷这边木婉清正和段誉对峙呢,刀白凤也觉得挺无奈的,他们真的只是路过而已,刚刚走累了打算在山脚歇歇。结果刀白凤去河边打了水回来就见他们两人对上了,木婉清非说段誉在跟踪她居心不良,不然哪有那么巧碰上两次?段誉则觉得自己救了她还被当成坏人,一时也生起气来忍不住吵了两句。

    刀白凤回来时就听木婉清冷冷的道:“师父说得对,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段誉呆住了,“你师父是什么人啊?凭什么这么说话?我看他根本就不疼你,要不然怎么把你教的冷冰冰的,还让你穿的一身黑漆漆的,连脸都蒙住了!”

    “你敢说我师父?你找死!”木婉清恼怒,一剑就刺了过去。

    段誉白得了二十年内力,就算木婉清从出生就练功也比不上,何况段誉练得还是九阴真经,擒住木婉清是轻而易举。但是他只觉一个大男人对姑娘动手不大好,所以处处避让,看着就像在逗木婉清玩似的,让木婉清更加气愤。

    刀白凤拿着水囊想了想,还是不阻止他们了,不然她什么都管的话大概段誉就没什么机会交朋友了,不打不相识嘛!有了穿越女这个变数,她不太放心让段誉单独行动,但是想到段誉在原文里认识的各种人经历的各种事,她觉得她还是默默的在旁边当个小透明比较好。偶尔出声让他少走点弯路也就够了,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两人打了好一会儿,木婉清突然停下,用剑指着段誉问道:“是我技不如人我输了,你叫什么名字,将来我一定能赢过你。”

    段誉顺势收手,拱了拱手干笑道:“方才是在下失礼得罪了姑娘,还望姑娘莫怪,你我实在无仇无怨,只不过些许误会,不需如此吧?”

    木婉清冷哼一声,“留下你的名字,将来我练好了武功必定一雪今日之辱!”

    段誉求救的向刀白凤看去,却只得来刀白凤幸灾乐祸的笑容。段誉则性子啊,似乎天生就不会为难女人,若是教不好就是个大众情人,可若是教好了能让他只对一人好的话,那便是女子之幸了。

    木婉清顺着段誉的视线望去,才发现便是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道姑,而她居然半点没察觉到,登时心里一惊,口中问道:“你们是一起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姑娘,我们听说无量山景色好,过来欣赏一番,如今正要离开呢,只是路过而已。不小心打扰了姑娘,还望姑娘莫怪。”刀白凤笑了下,甩甩手中的拂尘。

    不料木婉清突然盯住她的左手瞪大了眼,“你的名字可是叫做刀白凤?”

    刀白凤低头一看,发现手腕处的红色印记露了出来,还不待她回答,那边段誉已经惊诧出声,“你怎么知道我娘的名字?”

    木婉清眼神一凛,立时就对刀白凤射出三支袖箭。刀白凤拂尘一甩,三支袖箭被打歪了方向钉入树干,段誉急道:“你做什么?”

    木婉清一边攻击一边说道:“我师父要我杀两个人,一个是曼陀山庄王夫人,一个是摆夷女子刀白凤!不要说那么多了,出手吧!”

    刀白凤却是一直避让,口中道:“你师父想杀我让她自己来便是,让你一个小姑娘出手算怎么回事?难道你师父不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见对方还是招招下狠手,刀白凤直接在空中翻了个跟斗落在木婉清身后,一出手就点了她的穴。

    木婉清眼带倔强,“你杀了我吧!”

    段誉气道:“谁像你那么爱杀人?我娘常年住在白云观吃斋念佛,哪里惹到你了?凭什么杀我娘?我看你年纪也不大,怎么不讲道理?”

    木婉清也看到刀白凤一身道袍打扮,迷茫道:“师父说刀白凤是摆夷女子,容貌很美,以软鞭做兵刃,怎么……会是道姑打扮?可你手上的印记不是假的,定然是你无疑了。”

    “你!你连你师父为什么要杀我娘都不知道就来动手,你这不是助纣为虐吗?”段誉板着脸教训木婉清,既是气她的不分是非,更是气她师父的不负责任、莫名其妙。

    “我……我……”木婉清同他两次见面,他都是和颜悦色的,打斗间也一直避让,这会儿突然见段誉这般生气有些愣住了,却找不到话来反驳。

    “好了誉儿,一个要杀的是王夫人,一个要杀的是我,这还用问吗?肯定和段正淳有关,他就知道到处招惹人,结果一个个全把我当了眼中钉。”刀白凤嗤笑一声,走到木婉清面前道,“姑娘,你师父大概是喜欢我丈夫,以为杀了我她就能嫁进门了。”

    木婉清目中喷火,娇喝道:“你胡说!我师父说天下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她怎么会去抢别人的丈夫?”

    刀白凤笑着摇摇头,“我这个被杀的还能不清楚原委吗?你以为你师父是什么人品正直之人?我也不同你辩,你只记住回去告诉你师父,我已经同段正淳和离了,往后段正淳爱娶谁娶谁,叫你师父日后别来惹我。”

    刀白凤说完就解开了木婉清的穴道,木婉清却没有再出手攻击,而是有些恍惚有些不可置信。她一直以为师父让她杀的人都是师父的大仇人,可若眼前这人说的是真的,那……那师父岂不是那个段正淳的外室?师父一直蔑视天下男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居然还要杀人家的正经妻子!

    段誉听了也表情难看,猜测道:“娘,你之前说有个叫秦红棉的要杀你,莫非秦红棉就是这位姑娘的师父?”

    木婉清浑身一震,心中慌乱不已,虽然师父极少提起自己的姓名,可她还是从师叔那里听到过的。莫非师父真是破坏别人家庭的人?

    正在木婉清不知所措的时候,钟灵脸带泪痕的跑了过来,口中哽咽的喊道:“木姐姐!木姐姐,我给家里惹祸啦,怎么办啊?”

    木婉清一转身正好接住冲过来的钟灵,微皱着眉语气僵硬的道:“怎么了?”

    段誉心里松了口气,方才看到木婉清难过的样子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幸亏有人过来了。不过看到钟灵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哭得凄惨,他又忍不住问了句,“是遇到恶人了?”

    木婉清扭过头瞪他一眼,拍拍钟灵的背问道:“你哭也解决不了事情,还不如冷静下来把话说清楚。”

    钟灵点点头,断断续续的说道:“貂儿顽皮,差点咬到人,结果那人就追到万劫谷去了。他……他和我娘认识,然后我爹不知怎地就要杀他……他们打得好凶,我好怕!可是娘好像是帮着那个外人的,怎么会这样?木姐姐,你说我该怎么办?”

    木婉清眉头皱的更紧了,她其实不怎么喜欢甘宝宝那个师叔,总觉得师叔身上有些违和感,不像表现出的那般天真和婉,可到底是师叔,还是应该过去看看,“我们骑上黑玫瑰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既然是师叔认识的人,想来不会出事。”

    段誉看她们两个的样子有些担心,她们武功也不算好,真遇上恶人能顶什么用?他转头去看刀白凤,“娘,我们……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刀白凤笑道:“以后咱们在外走动就都听你的,再遇到什么事你只管做主就是,娘跟着你。”

    段誉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那怎么行?我还什么都不懂呢,还是娘拿主意好一些。”

    刀白凤摇摇头,“只有自己经历的才能增长阅历,若什么事都让娘来拿主意,那历练的就是我而不是你了。放心,你想做什么只管去做,就算错了也不怕,过后改了就是,只要不伤及性命,娘都不做声。”

    段誉觉得挺新奇的,从来没听说过和长辈在一起时可以自己拿主意,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娘说的很有道理,便笑着应了,“我听娘的,那我要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娘你可要提点我。”

    旁边木婉清上马后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禁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心想这样一对母子怎么看也不像坏人,而且以他们的武功若要杀她轻而易举,也实在没必要骗她。这么一想她心里又复杂起来,若师父是错的,她又该当如何?莫非连同那位王夫人也是无辜的?随即她又想起王夫人最爱杀人做花肥,那样的恶人不管师父因为什么要下杀手也不算无辜了!

    两位姑娘骑着马赶往万劫谷,刀白凤和段誉运起凌波微步轻轻松松的跟在一旁。钟灵好奇的看着他们,感激道:“谢谢你们愿意来帮忙,不过那人还带了四个护卫,都很厉害的样子,待会儿万一有危险你们还是逃吧,我不想连累你们。”

    刀白凤和段誉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段正淳,段誉欲言又止,“娘,会不会是他啊?那我们……”

    刀白凤倒是不在意,“就算是仇人也没有让我们避让的道理,何况咱们和他也算不上仇人,无需特意避开。若真是他的话,正好趁此机会证明我已经同他和离,想必将来就不会时不时有人要杀我了。”

    木婉清闻言有些不自在的偏过头,钟灵却瞪大了眼,十分可爱,“你们也认识那个人?怎么会这么巧?”

    “是啊,我也希望不要这么巧。”段誉尴尬的笑笑,他以前夹在爹娘中间不怎么好过,帮谁都不对。如今呢,段正淳不是他爹了,那段正淳处处留情养了那么多外室就绝对的对不起他娘了,他当然帮他娘。可是……可是养恩也很重,叫了那么多年爹,如今真的挺尴尬的。

    刀白凤对此也没办法,只得宽慰道:“誉儿,将来碰面的机会也许不会少,太疏远了你不好受,亲近了大概你们都不好受,其实你只要将他当个普通叔伯就可以了,在他有危险你也可以救一救,毕竟与他不和的是我不是你,你别想太多了。”

    段誉苦笑一下,觉得也只能这么做了,尽量还是少见面的好,反正对方也还有其他的儿子要立为世子栽培呢,应当是不会想见到他的。

    木婉清和钟灵对他们的事都有些好奇,却也知道这种私事不好多问,只是加紧赶路,没多久四人就赶到了万劫谷。里头正打得激烈,他们进入谷里的时候就听甘宝宝大喊一声,“万仇!你还不住手?是不是要我死给你看?”

    刀白凤抬头看去,四大家臣都在攻击钟万仇,钟万仇已经受了不少伤,可他不要命的只盯住段正淳一个人打,确实也让段正淳看着惊险万分。甘宝宝心惊胆战的冲上去挡在段正淳面前,只这一句话就让钟万仇犹如万箭穿心!

    钟万仇不顾自己身上还在流血,一步步走到甘宝宝面前,声音充满伤痛,“你帮他?宝宝,这么多年了,我对你如何?”

    甘宝宝有些羞愧,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段正淳立时心疼道:“宝宝也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你不要怪她。”

    钟万仇一声冷哼,“钟某自己的妻子用不着你来教我怎么对待!今日我不杀你们,我的谷里也不欢迎你们,你们还不滚?!”

    段正淳一个情圣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说就走?何况他还在寻找遗落在外的孩子呢,特别是儿子!他想起钟灵那个小姑娘容貌娇俏可爱,可钟万仇却丑陋不堪,他们怎么可能是父女?他心中一喜,直接问道:“宝宝!方才那个小姑娘是不是我们的女儿?”

    甘宝宝震惊的抬起头,钟万仇则大吼一声,赤红着双目像段正淳攻去,“你找死!”

    钟万仇离得太近,四大家臣想救已经来不及,甘宝宝大惊之下扑到段正淳身上,右肩挨了一掌直接吐出一口血。段正淳抱紧她心疼道:“宝宝,你怎么这么傻,你知道我能躲过去的!”

    钟灵惊慌的跑上前拉住甘宝宝哭道:“娘,娘你怎么样?娘!”

    段正淳抬头看她,心里认定她就是自己的女儿,有些高兴,谁知竟在她背后看到刀白凤和段誉还有一个黑衣蒙面的女子,反射性的就松开了甘宝宝,随后才想起来刀白凤已经同他和离了,再也不会管他了,当场尴尬的僵了脸,“凤凰儿,誉儿……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

    甘宝宝立时转过头上下打量着刀白凤,不甘心的问道:“你就是镇南王妃?”

    刀白凤一一扫过在场众人的表情,真是精彩纷呈,尤其是段正淳和四大家臣那副尴尬的样子,活像被捉奸一样,他们大概还没适应她与段正淳和离的事实呢,见到她本能的有些心虚。见甘宝宝还在嫉恨的盯着她,她露出个似笑非笑的笑容,“钟夫人是吧?我看钟谷主好像受伤不轻啊,你不用先给他包扎一下吗?”

    甘宝宝看向钟万仇,发现他身上有多处伤口,衣服都被染红了,顿时没了脸。她已经嫁给钟万仇了却一直护着段正淳,甚至都没发现丈夫受了这么多伤,同时又忍不住恼怒钟万仇的暴脾气,话都没说两句就要打要杀的,闹成这样大家都难看。

    刀白凤看看钟灵又看看木婉清,想了一下,干脆道:“方才这位姑娘要杀我,说她师父叫她杀了我和曼陀山庄的王夫人。呵呵,钟夫人,想必她师父就是修罗刀秦红棉吧?你们师姐妹这是玩什么呢?自己没本事嫁进王府却要杀我来泄愤?对你们始乱终弃的是段正淳,关我什么事?你们怎么不去杀她?”

    段正淳头痛起来,“凤凰儿……”

    “段王爷!以后放尊重点,我的名字不是你能叫的,还是叫我玉虚散人合适些。你看看你招惹的都是什么人?是非不分,不舍得找你算账就要来杀我,你说以她们的身份能坐上王妃的位置吗?简直异想天开!”刀白凤嘲讽了一顿才扔出炸弹,“钟夫人,我刀白凤和段正淳已经和离了,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你见到你师姐记得叫她离我远点,不然下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杀了她就别怪我。”

    甘宝宝震惊道:“和离?你和淳哥和离了?你说的是真的?”

    刀白凤忍不住一笑,“自然是真的,不过也没你什么事了,你不是嫁人了吗?就算你愿意休夫,大理皇室也不可能让你一个成过亲的人进门,怕是你连个侍妾的名分都捞不到了。”

    “你!”甘宝宝铁青了脸,傲然道,“你休得胡言乱语,我是万劫谷的钟夫人,何时想与你们有牵扯?不管你们和离与否都与我无关。”

    刀白凤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你说的对,想来日后你会一直记着这句话和你丈夫白头偕老,永远都不会再和段正淳在一起了。”

    甘宝宝脸色唰的白了,她印象中刀白凤是个冲动易怒且十分高傲之人,从来不会跟她们多说什么,每次都是直接动手的,往往那时候段正淳都会更心疼她们。可今日刀白凤怎么这般机敏?她不止没讨到便宜反而被堵死了后路,有了这几句话,往后她若再和段正淳在一起那她成什么人了?世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她转头向钟万仇看去,正看见他眼中浓浓的失望,心中更是慌乱起来。

    段正淳无奈又痛苦的道:“凤……玉虚散人,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刀白凤讽刺道:“莫非别人不知廉耻来破坏我的家庭,我还要感恩戴德以姐妹相称?何况她们还要杀我,段正淳,若我没几招保命的本事,这些年都不知死过多少次了,你做的孽自己知道,就别在这替别人家的夫人出头了。”

    甘宝宝深吸了一口气,撑着表面的尊严道:“你们的事去别的地方解决,请你们离开这里。”

    刀白凤淡笑道:“我也不愿意见到你们这种师姐妹共侍一夫的人,不打扰钟谷主和钟夫人养伤了,誉儿,我们走吧。”

    和离的事说开了,刀白凤一刻也不想留,她从心底厌恶甘宝宝、秦红棉这种人,当然,对段正淳更厌恶。她拉着段誉转身就走,凌波微步速度自然奇快,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已经走出老远了。

    “凤凰儿!”段正淳心里一急,瞧着甘宝宝顶多就是给他生的女儿,他还不知道谁生的是儿子呢,便直接追了出去想要问个清楚,四大家臣紧随在后,常年的习惯让他们对刀白凤和段誉多少还是尊敬的,和面对甘宝宝时表现出的态度就不一样。

    甘宝宝见此不由的有些绝望,她到底还是比不过刀白凤,明明已经和离了,可段正淳还是抛下她去追刀白凤。就好像当年那样利落干脆的弃她而去一样,可她不甘心啊,如今段正淳没有妻室,这么好的机会为何只有她不能陪在段正淳身边?她……当初为什么要嫁人?

    木婉清看了她良久,感觉自己已经明白了真相,但还是出口问了一句,“师叔,我师父她让我杀刀白凤就是因为刀白凤是方才那人的妻子?”

    甘宝宝这才看见她,想到自己在两个小辈面前失态,面上一阵尴尬。看到木婉清眼中的坚持,她犹豫一下,点点头,“师姐她只是性子比较烈,她也是被人骗了。”

    “就是刚才那个人?那师叔你怎么还护着他?”木婉清没什么情绪的问道,让甘宝宝几乎无地自容,即使她心里怎么想着段正淳,表面上她也是一个贤惠的妻子,结果今日她苦心经营的一切全没了!

    木婉清也不指望她回答,飞快的上马离谷,心里乱糟糟的,有一种失望和茫然的感觉,甚至怀疑起师父的人品。真那么不屑男人,何苦去杀人家的妻子?而且那个男人和师叔、王夫人都有关系,那么不屑男人的师父是在和几个女人一起抢那个男人?

    刀白凤和段誉走的快,段正淳根本没追上,中间又走差了路更是碰不到了。段誉时不时看刀白凤一眼,似乎有点崇拜,让刀白凤忍不住笑,“这是怎么了?”

    段誉嘿嘿一乐,“娘,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能说会道,方才那个钟夫人被你说的哑口无言,看着爽快极了。”

    “她本来就理亏,你别看她一副天真傲气的样子,其实她是那些女人里最有心机的一个。当初她才被段正淳抛弃立马就嫁给了喜欢她许久的钟万仇,所以她的女儿就不是私生女而成了钟谷主的女儿。她的事只要她不说,别人也不会知道,完全不影响她的名声。可她不甘心就这么被抛弃,所以把我和其他几个女人的名字特征都告诉了她师姐,她师姐比她冲动多了,这么多年还一直想杀了我们。”

    段誉皱眉,“看她刚才只顾着保护王爷根本不管自己的丈夫,我就觉得她挺无情的,好歹钟谷主才是她相伴十几年的丈夫。”

    刀白凤点头笑了一下,段正淳那几个女人,她唯一不太讨厌的就是阮星竹了。做外室就要有做外室的直觉,阮星竹一直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小日子,等段正淳上门时就温温柔柔的哄着,从来不提什么进王府的事也从来不找其他女人的麻烦,从始至终都没肖想过正妻之位。这样的人在古代女人里其实还算正常,当王爷的外室嘛,好运些能进府当个妾室,对普通女子而言已经算走大运了,又很老师规矩,除了对自己的孩子不负责任外,其他的还真没什么。

    可另外几个女人就莫名其妙了,仗着会点武功,不仅不觉得羞愧反而整日惦记着想杀了段正淳的正妻。她们被欺骗感情是可怜,但冤有头债有主,有本事找段正淳报仇啊,关刀白凤什么事?!尤其是甘宝宝,既然嫁了人,丈夫又如珠如宝的只对她一人好,十几年夫妻了,居然还这么没良心,跟白眼狼也没什么区别。这次重遇段正淳,甘宝宝的心铁定活了,刀白凤猜再过不久甘宝宝就会找个借口重入江湖和段正淳在一起。这样的人啊,换谁也喜欢不起来,白瞎了那么机灵可爱的女儿。

    这次虽然闹得不太愉快,不过刀白凤觉得她们应该不会再找她了,毕竟她和段正淳没什么关系了,那些人吃醋也吃不到她身上。而且段正淳现在可是单身,她们应该互相争斗去嫁给段正淳吧,不然哪天段正明给弟弟娶个更厉害的妻子,她们就傻眼了。呵呵,若一国王妃真以什么筹码换取那几个女人的性命,有的是人愿意动手呢!

    刀白凤想想段正淳真是一无是处,除了擅长甜言蜜语就没什么真本事了。她转头看向段誉,这般书生的模样看着真是嫩得很,想长成个男子汉大丈夫还需要历练啊!不管怎么样,结交两个好友还是有必要的,而乔峰和虚竹确实是没话说的好兄弟,虽然他们的身世都很复杂很麻烦,不过……这个年纪好像也没别的什么人了,总不能让段誉去结交慕容复吧。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同段誉往事情多的地方凑一凑,有没有缘分见了面再说。实在交不成朋友,见识见识各方豪杰也好。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道袍,突然想起这样目标太明显,还是低调一些的好,便道:“我们先去镇上买几身衣裳,出家人忌讳颇多,娘也不是真的出家,还是换回寻常的衣裳好了。”

    段誉立刻笑了,“娘,你终于肯换回来啦?娘你还这么年轻,穿道袍都显得老了,待会儿我帮你挑几身好看的,再去买些珠钗。”

    “去!你都这么大了,我还年轻什么?只要简单方便就好了,娘没心思打扮。”刀白凤淡淡的笑着,到了镇上不顾段誉的反对,直接买了几身淡青色的衣裳,发饰也只买了两个银簪子,素净的很。

    段誉对此大为不解,在他看来,他娘国色天香,怎么可能不爱打扮?虽然一身素净也很好看,但是女子不都喜爱这些东西吗?

    等到选武器的时候,段誉本以为她会选软鞭,毕竟从前不用拂尘的时候她用的就是软鞭,却没想到刀白凤买了一支通身碧绿的玉箫……

    刀白凤亲手编了个小巧的同心结坠在玉箫上,她轻轻抚摸着玉箫,双眼有些湿润,嘴角却带着幸福的笑容。过去的朝朝暮暮,她会放在心底默默怀念,她还要多做善事,多积德,日日为夫君祈福。

    母子俩住在镇上最好的客栈里,打算采买一些东西就乘马车往别处去。结果在楼下用饭时听到了一条消息——吐蕃番僧鸠摩智要去天龙寺拜访!

    说是拜访但谁都知道是来挑衅的,段誉这个曾经的世子更是难免担忧,“娘,我想去见见枯荣大师,怎么说我也是大理的人,既然知道了就不能不管不问。”

    刀白凤笑了笑,“娘说过都由你决定,你想去我们就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