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

    苏雪云知道郭靖的愧疚痛苦是真的,但她并不领情,因为这些都是她争取来的,而对真正的华筝,郭靖却早已遗忘,连个道歉补偿都没有就和黄蓉双宿双栖,丝毫不顾青梅竹马的情谊。纵然华筝一生苦难有着诸多原因,但伤华筝最深的还是郭靖,那个曾经救她免遭联姻却又将她抛弃的郭靖。

    苏雪云不眨眼,慢慢的眼圈就红了,看上去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她缓缓开口将那段青梅竹马的岁月美化,说给郭靖听,“阿靖,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跳舞给你看的时候吗?当时你呆怔在原地被托雷取笑是傻小子,你就脸红耳赤的看着我笑,不知该说什么好。我们几个人一起玩耍,每次都是你做相公,我做娘子,八岁的时候,我们喝交杯酒,因为太紧张把酒洒了一身,你还记得吗?”

    郭靖听着她的轻声曼语,脑海中那些早已褪色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

    苏雪云继续说道:“那时,我跳舞你在一边拍手,你练武我在一边静静的看,你一箭双雕成了草原上的巴图鲁,将赏赐送给了我,我一直珍惜的收藏着不让任何人碰。后来父汗要将我许给都史,你焦急的站出来请求父汗收回成命,你不顾危险立了大功,父汗终于同意将我许配于你,从此你就成了我的金刀驸马,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一对。你要到中原报仇,我没半句阻拦,我想在家里替你奉养母亲,我把她当做亲生的母亲一般孝顺,只希望你在外面无后顾之忧,可以早日回家。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开心幸福的过日子,没想到……没想到再见面什么都变了,阿靖,你为什么变了呢?你真的把草原上十八年的生活通通忘了吗?”

    郭靖眼睛湿润了,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混蛋,就这么不负责任的辜负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华筝。华筝差点被害死,他却要娶那个害她的女子为妻,他怎么对得起华筝?

    不知什么时候,郭大娘、杨铁心、包惜弱,杨康和穆念慈以及江南六怪都到了这里,他们围在周围听着苏雪云略带悲伤的声音,一句话也说不出。郭大娘泣不成声,看见苏雪云没死的惊喜早已被无边的愧疚淹没。她看着长大的一对儿女怎么就闹成了这样?是不是当初就不该让儿子到中原来?

    郭靖低下头,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华筝……是我……对不住你……”

    黄蓉嫉妒着他们两人一起成长的十八年,嫉妒着那些她不曾参与的过去,她想叫苏雪云别再说了,可她知道在场没有一个人是她这边的,她说什么都是错。她看着众人脸上动容的表情,忽然觉得只有自己才是外人,郭靖身边的所有人都排斥她,而现在,连郭靖也要排斥她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苏雪云看着郭靖,轻声问道:“黄蓉害我,我找她报仇,有错吗?”

    郭靖在黄蓉的失望中摇了摇头,“你没有错。”

    苏雪云向黄蓉看过去,“那你不会阻止我报仇了?”

    郭靖看着旁边的火堆沉默许久,他并没有听到前面苏雪云描述的那些酷刑,但看到火堆他也明白苏雪云是想要烧死黄蓉。他知道黄蓉做错了事,可他忍不住心里的抽痛,他想到和黄蓉相识以来发生的那些事,深深吸了一口气,“所有事都是因我而起,我对不住你们,华筝,如果要报仇的话,让我替了蓉……黄姑娘吧。”

    “靖儿!”郭大娘惊呼一声,哭喊道,“靖儿你疯了?那妖女给你灌了什么迷汤?”

    这是郭大娘第一次叫黄蓉妖女,儿子要为了那个女子的错去死,这触犯了她的底线,这是她坚决无法容忍的。

    郭靖转头看着郭大娘,面露痛苦之色,猛地跪在地上叩了个头,“娘,孩儿不孝。若非孩儿有错,华筝不会受苦,黄姑娘也不会受苦,我……”郭靖说不下去了,他此时满心都是对黄蓉深深的失望和对苏雪云深深的愧疚,再也想不到其他。

    “靖哥哥我不要你死,你觉得我错了,我就把命赔给她,我只要你永远记着我,靖哥哥……”黄蓉这次真的哭了,她有种预感,她和靖哥哥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苏雪云将绳子放下,却没有给黄蓉松绑,她闭了闭眼,似乎做下了什么决定,恢复成冷淡的样子对郭靖道:“你曾经拦住父汗不让我联姻,我很感激你,可你背叛了我,我便什么也不欠你的了。黄蓉害我是事实,我找她算账天经地义,可你却拦着不让我动她。郭靖,你绝情我不绝情,念在我们青梅竹马的份上,我们也以三掌断前尘。只要你不动内力替黄蓉接我三掌并和黄蓉一起向我道歉,日后我绝不再提黄蓉害我之事,我们之间恩断义绝,互不相欠。”

    “华筝……”郭靖听到“恩断义绝”四个字,心痛难忍。他看着苏雪云冷漠至极的样子,艰难的点了下头,“好。”

    黄蓉大急,“靖哥哥,你别答应她,她不知学了什么武功厉害的紧,她是想要你的命,你别上她的当!靖哥哥,我爹是东邪,她根本不敢动我,你别答应啊。”

    “黄姑娘!你不要再说了!”郭靖突然厉喝把黄蓉吓了一跳,她从未见过郭靖如此暴怒的神情,当即没了言语。其他人更是说不出什么,黄蓉欠苏雪云的,他们大家都知道,可郭靖非要替黄蓉受罪他们想阻拦也阻拦不了,这是他们教出来的孩子,重情重义,可惜这情义用错了地方,唉。

    郭靖站了起来,看着苏雪云的眼中说不清是什么情绪,但他信守承诺,当真不用内功护体,只等着让苏雪云了解冤仇,也许他们之间就不会再有恨。

    苏雪云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运转九阴真经,打出一掌重重的拍在了郭靖胸前,郭靖当即吐出一口血倒飞出去。众人没想到一年不见苏雪云武功会如此厉害,大惊失色,刚想要上前却听郭靖一声大喝,“别过来!”

    郭靖呛咳两声,擦去嘴角的血迹,低着头道:“娘,师父,这是我欠华筝的,也是黄姑娘欠华筝的,你们别过来,不然我一辈子心不安,求求你们。”

    郭大娘捂着嘴背过身去,不忍心看儿子重伤的模样,她很想去求苏雪云收手,可经过那么多事她真的没这个脸,也不能让儿子一辈子心不安,她只能在心里祈求苏雪云能念在过去的情分手下留情,不要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

    郭靖站起来,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看着苏雪云道:“还有两掌,华筝,动手吧。”

    “华筝你敢!我不会放过你的!”黄蓉拼命挣扎着,脸上又惊又怒,更多的是对郭靖的心疼。

    柯镇恶暴怒的指着她骂道:“小妖女还敢开口?若不是你靖儿怎会受此大苦?你和你爹一样作恶多端,留在靖儿身边早晚要害死他!”

    黄蓉无助的摇头,“不是,不是的,我怎么会害靖哥哥?不是的……”

    苏雪云估量着郭靖的承受能力,飞快拍出第二掌,郭靖撞在树上,大树拦腰折断,郭靖也趴在地上好半晌才爬起来。第三掌只听一声脆响,郭靖断了三根肋骨,口中吐出不少鲜血,已是受了严重的内伤,动也不能动了。

    江南六怪连忙冲过去给郭靖把脉,发现他还有救,不禁松了口气。苏雪云已经给黄蓉松绑,黄蓉扑向郭靖,却被柯镇恶一拐杖打在身上,“你滚!小妖女休想再纠缠靖儿!滚!”

    黄蓉泪流满面,慌乱不已,“靖哥哥!让我看看靖哥哥,让我看看靖哥哥怎么样了,靖哥哥你说话呀,你回答我啊,靖哥哥……”

    这时,郭靖呛咳两声,虚弱的睁开眼,气若游丝的吐出了几个字,“道……道歉……”

    黄蓉一愣,怔怔的看着郭靖。郭靖面色惨白,眼神却很坚定,“跟……华筝……道歉……”

    黄蓉不可置信的看着郭靖,慢慢转过头去,眼中迸发出恨意,可听着郭靖断断续续的声音,她最终还是在苏雪云淡漠的眼神下低了头,“华筝,我对不住你。”

    郭靖连忙跟着道:“华筝……我……我对不住……你……”

    苏雪云对上郭靖希冀的目光,眼中滑下泪水,这次不是她在演戏,而是华筝残余的情绪包围了她,然后渐渐消散。苏雪云看着他们二人,在心底轻轻的问:华筝,你听见了是吗,这两个人在跟你道歉……郭靖永远也忘不掉华筝了,而黄蓉,永远也得不到全部的郭靖……

    待酸涩悲伤的情绪完全消散,苏雪云才轻轻抹掉泪水,淡淡的对郭靖开口,“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只要你们不再来找我的麻烦,我也不会再找你们,再见面只当做是陌生人。”

    苏雪云说完就干脆利落的转身,看似闲庭信步,却在眨眼间消失在众人眼前。所有人都沉默着,没人想找苏雪云的麻烦,因为这件事从哪里说都是他们理亏,且苏雪云本不是要找郭靖算账的,郭靖却是硬要替黄蓉遭这回罪。

    江南六怪看得出来,苏雪云武功比他们高出太多,若想要郭靖的命,也许只需要一掌,但郭靖现在虽然重伤却仍然有救,说明苏雪云已经手下留情了。何况最后苏雪云落下的泪更表明了她对郭靖的情谊,这让他们对苏雪云生不出怒来,所有怒气便全落在了黄蓉身上,黄蓉才是郭靖受伤的根源!

    郭靖的双眼一直看着苏雪云消失的方向,方才苏雪云落泪的时候,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对自己满眼爱意的华筝妹妹,然后慢慢的,那双眼中的爱意消失殆尽,只余无尽冷漠,好似当真如苏雪云所说那般,以后他们只是陌生人。陌生人啊……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郭靖慢慢的闭上眼昏迷过去,什么都不用再想了。

    昏迷前,他只说了一句话,“黄……姑娘……不要,不要……再伤害华筝……”

    江南六怪稳稳的将郭靖抬起来,飞快回到郭家为他疗伤。黄蓉瘫坐在地上,眼前不断浮现郭靖满身鲜血的样子,像是一把尖刀在一下下剜着她的心,想到郭靖昏迷前还叫她不许伤害华筝,想到郭靖口口声声的“黄姑娘”,黄蓉猛地仰起头大吼出声,声音悲痛欲绝。若这就是苏雪云的报复,那苏雪云成功了,她真正体会到了心如刀割的感觉,这一刻,她生不如死!

    苏雪云离开牛家村随意的走着,恩怨处理完了,她也不打算再留下来。此时已是正午,她抬起头看看空中的烈日,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若问这世间黄蓉最在乎什么,那绝对是郭靖无疑,她早就想揍郭靖一顿了,今日终于得偿所愿,一虐虐一对。

    杀了黄蓉对她没半点好处,只会惹一身麻烦,重伤黄蓉倒是能出气,可黄蓉也会因此得到郭靖的怜惜,她才不会做他们的助力。如今重伤的是郭靖,将华筝所有怨气尽数发泄出来,没得罪任何人,又让黄蓉虐心至极,实在大快人心。即使将来郭靖好了,这件事也永远是他们两人心里的一根刺,触之生疼,她也将永远是他们之间的障碍,提起便是心伤。

    苏雪云其实并不觉得郭靖会爱上她,毕竟郭靖对黄蓉的感情是真的,他并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花心之人。但感情这种东西,除了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在男女之间,特别是关系如此复杂的男女之间,要分的清真的很难。郭靖本来就不是什么聪明人,他不会分析这么多,他只知道他忘不了苏雪云,偶尔会惦念她,看到她有危险绝对会挺身而出,若有人问郭靖对苏雪云有没有情,他一定答不上来,因为他不懂这些。

    这样的郭靖落在黄蓉眼里必然会认定郭靖喜欢苏雪云,必然会心伤,可郭靖对黄蓉的感情也会让黄蓉永远放不开手。他们依然会在一起,可发生过的事不同了,他们在一起的心情也和原文里不同了,有了阴影的爱情会变成什么样呢?

    苏雪云从毅然进中原找郭靖开始,到无微不至的孝顺郭大娘、全心全意的思念郭靖、委屈求全的退婚、替郭大娘挡刀、被黄蓉害死,再到今日的“手下留情”,一步步走过来造就了今日这般局面。情况比她事先计划的只虐郭靖复杂了许多,但终归她还是没有吃亏,什么仇都报了。

    苏雪云弯起唇角,如此便好,也不枉费她穿越之初演了那么久的戏。如今除了五绝谁也奈何不了她,她终于能在武侠世界横着走了,想想都觉得身心舒畅。无事一身轻,她打算去为天下苍生做点事,就当做积德好了,顺便再解决一下潜逃中的都史,了解华筝的一个愿望。

    苏雪云走走停停,知道金国和蒙古还没开打,她也不着急。遇到好吃的好玩的就停下享受一番,遇到贪花好色的蠢人就处理掉为姑娘们造福,不过后来她还是很厌烦那些盯着她脸看的苍蝇,索性寻了块上好的透气绢纱把脸遮住,只露出眼睛,果然清净不少。

    这日她走进一处树林,想要弄个叫花鸡来吃,刚捉了只野鸡就看到不远处有许多蛇,且还有打斗的声音。几条离得近的蛇感觉到她似乎把她当成了敌人,立刻围住她开始攻击。

    苏雪云抽出佩剑“唰唰”几下就将周围的蛇斩断,抬头看去顿觉头皮发麻,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密集恐惧症。有蛇的地方就有西毒或欧阳克,叔侄俩她都没兴趣见,当即转身想走。

    “谁动了我的蛇?出来!”一个恼怒的声音响起。

    苏雪云见自己被发现只好又转了回去,武林里很讲究这个,这时候再走只会被当做胆小的逃兵。不过苏雪云是不会委屈自己的,一路走过去看见厌恶的蛇就直接杀了,连滴血都没溅到身上。

    一个白衣的俊美公子盘膝坐在群蛇中间,身后还有几个蛇奴。苏雪云看见他就知道这是欧阳克了,欧阳克对面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一身黑衣,双目失明,面色发乌,明显是梅超风。苏雪云一时无语,早知道就不来这林子里了,现在撞见了到底要不要做点什么?

    苏雪云沉思的时候欧阳克也看见了她,虽然她戴着面纱,但欧阳克阅女无数,登时眼睛一亮,怒容瞬间被微笑取代,变回了那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这位姑娘,方才是在下失礼,还望姑娘勿怪。”他视线在苏雪云手里拎着的野鸡上转了一圈,笑容加深,“在下欧阳克,不知姑娘芳名?城里一家酒楼的醉鸡十分美味,在下可有荣幸与姑娘一同用膳?”

    苏雪云看着欧阳克起身轻摇着折扇,嘴角抽了抽,“不必,是我打扰了,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姑娘留步,”欧阳克看了梅超风一眼,让蛇奴继续进攻,勾唇笑道,“看姑娘武功应当不错,这人是江湖败类——铁尸梅超风,不如我们联手将她除掉,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姑娘,江湖险恶,姑娘要往何处去?在下愿陪姑娘同往。”

    苏雪云摸了摸自己的面纱,发现遮挡的很严实,有些奇怪的问道:“听闻欧阳公子只喜欢美女,你又没看见我的容貌何必纠缠于我?若我是个丑八怪你岂不是白费了心思?”

    欧阳克眼神不着痕迹的在苏雪云身上溜了一圈,勾起一抹轻佻的笑,“姑娘一双眼胜过无数美人,在下猜姑娘的容貌定是世间绝色。即使姑娘当真面上无颜,单凭这曼妙动人的身姿也胜却人间无数了。”

    若先前还算彬彬有礼,这时就是明摆着调戏了,苏雪云把野鸡扔掉,冷冷一笑,“胆子不小,你可知有句话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世上不是谁的主意你都能打的。”

    欧阳克摇摇折扇,双眼似是爱慕的看着苏雪云,“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中原甚是无趣,克若能与美同游,当是一大幸事也。”欧阳克声音渐低,如同在说情话一般,“若姑娘做了我的姬妾,我自会护着你,何须再以轻纱遮面?好不自在。”

    “还是先护好你自己吧!”苏雪云转瞬来到欧阳克面前,不等欧阳克变色,便“啪啪”两个耳光扇了上去。

    欧阳克被打的倒退两步,俊脸上一边一个红红的巴掌印,看起来极其滑稽。欧阳克不可置信的瞪着她,“你竟敢打我?”

    苏雪云扬扬眉,活动了一下手腕,“这是在教你做人,男子汉大丈夫,别仗着懂点武功就强抢民女。”

    “我什么时候强抢民女了?我的姬妾都是自愿跟着我的,赶都赶不走,你胡说八道什么?”

    苏雪云想了想,因为杨康重生改变了很多事,她影响了郭靖黄蓉也改变了很多事,欧阳克这会儿好像确实没强抢过民女,那也改变不了他调戏自己的事实。苏雪云一指自己刚才所站的地方,那里已经围了几圈毒蛇,嗤笑道:“说的好听,那你叫那些蛇围住我干什么?要是我武功不济,岂不是被你捉住了?满嘴口花花,本来我不想管你的事,现在你得罪我,我还非管不可了。”

    欧阳克一听,坏事了!他看看梅超风,也顾不得被小姑娘打了脸,急忙说道:“你我的账改日再算,今日我有要事,就不跟你计较了,你走吧。”

    “哼,晚了。你想抓她,我就让你抓不到!”苏雪云一掌拍出去,欧阳克忙全力抵挡,两人当即打了起来。

    苏雪云并没用全力,既然知道欧阳克没强抢过女子,她其实也没什么理由去“为民除害”,这会儿只是教训欧阳克调戏他罢了,在古代调戏一个女子也是很严重的。

    欧阳克和她过了几招就知道自己打不过她,心下焦急,暗恨美色误事,但他虽喜欢哄女子却不会跟女子道歉,只催促蛇奴动作快些。欧阳克脑子聪明,边打边猜测苏雪云的身份,“貌美女子,武功高强,姑娘莫非是江湖最近盛传的玉面罗刹?”

    苏雪云一脚踢在他脸上,又一拳砸在他眼睛上,“知道就赶紧带着你的蛇走,不然杀光你的蛇。”说完她一回身又抽出剑斩断了几条蛇。

    欧阳克阴沉着脸道:“你当真要护着梅超风?”可惜他脸上被打的青青紫紫没一块好地方,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苏雪云看他那样子忍笑点头,“不坏你的事你怎么能记得住?日后切记不可调戏女子,不然定会阴沟里翻船死在好色上。”

    “你!”欧阳克自认风流不下流,听她一口一句好色,脸色铁青,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苏雪云扑哧一笑,看着蛇奴带群蛇退去,心情十分好。古代人她见得多了,这个欧阳克除了无耻好色这一点,其他地方并不让人讨厌,比皇室里许多纨绔子弟都好多了。所以她方才下手并不重,但都打在脸上了,想必欧阳公子一辈子也没这么憋屈过,接下来一个月是别想出门了。

    梅超风捂着心口咳了两声,面向苏雪云警惕道:“不知姑娘为何要救我?”

    苏雪云近距离的看到了活的梅超风,感觉比拍戏时的装扮恐怖好多,说是鬼都有人信,她抚了抚手臂,莫名感觉到一阵阴风。干笑道:“我不是在救你,我只是想教训欧阳克,你走吧,说不定他在别的地方拦截你呢。”

    梅超风冷漠的说道:“我梅超风从不欠人人情,还请告知姑娘名讳,日后我自会报答。”

    让一个杀人如麻的人报答自己?还是算了,不过……苏雪云眼珠一转,“听说江湖人给我封了个玉面罗刹的名号,其实我真名叫苏雪云、也叫华筝,报答就不必了,你只答应日后永远不可以找我麻烦就是了。”

    “你到底是汉人还是蒙古人?”

    “有什么关系吗?”

    梅超风一想,这两个名字都没听过,确实没什么关系,当即点头应下,“好,我梅超风此生定不会与你为敌。”

    苏雪云满意的点点头,“那你走吧。”她对梅超风没什么好感,毕竟电视剧里那个成堆骷髅头的画面还是挺怵目惊心的。不过她知道梅超风以后会被黄药师亲手处罚,受的苦一点都不少,这会儿她就犯不着动手给自己拉仇恨了。

    而且让梅超风活着其实用处还不小,梅超风杀了郭靖的五师父,郭靖又杀了梅超风的丈夫,黄蓉不许梅超风找郭靖报仇,黄药师也不可能看着江南六怪找梅超风报仇……这一团乱麻的关系定然会让他们的生活多姿多彩,也不知道以后他们一群人会不会一起住进桃花岛!

    苏雪云去捡地上的野鸡,忽然听到一道破空声,立即一个跳跃飞到树上,地上那只野鸡已经被打烂了。苏雪云抬头看去,对面树后慢慢走出一个青衫男子,腰间别着碧玉箫,脸上戴着恐怖的面具,这身打扮不用问都知道是黄药师了!

    黄药师用怪异的语调说道:“你用的武功是九阴真经?”

    苏雪云方才为了避免麻烦并没有用爪功,就怕欧阳克发现她的武功让欧阳锋来找麻烦,没想到被黄药师看见了。黄药师是研究过九阴真经的,苏雪云听他问了便也不隐瞒,“正是,有何指教?”

    “你从哪里习得的九阴真经?你师从何人?”

    苏雪云坐在树杈上,手拄着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自学,至于我从哪里得来的,这个就是我的事了。”

    若是丘处机在这定要大骂她无礼、不敬前辈之类的,但黄药师向来厌恶礼法束缚,见苏雪云不卑不亢反而有些欣赏。九阴真经几乎已成了他的执念,但时至今日他还没机会见识完整的九阴真经到底有何威力,观这女子武功不俗,黄药师起了切磋的念头,飞身而起,逼苏雪云出招。

    苏雪云感觉他身上没有杀意,立即明白他的意思,她不敢大意,直接使出全力认认真真的和黄药师打了起来。与高手过招可遇而不可求,每一次都能从中得到感悟,这是苏雪云习武后面对的第一个高手,还是当世五绝之一,自然十分珍惜这次机会。

    她心里倒是没别的想法,虽然刚欺负过人家女儿,不过她理直气壮,最后黄蓉可是毫发无伤,重伤的是郭靖,就算黄蓉找黄药师告状,黄药师也不会出头的。女儿家心里那些嫉妒痛恨,黄药师根本不可能理解,就像郭靖无法理解黄蓉被虐的心一样,在所有人眼里,都是苏雪云放过了黄蓉不再追究,黄蓉再提只会显得无理取闹。

    苏雪云练得时日还短,即使比许多人强,也不可能打过黄药师,但她在黄药师手上过了五百招,也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眼看就要落败,苏雪云想起一年前她曾怀疑那个黑衣男子是黄药师,这会儿看着身形确实差不多,正好证实一下。

    她眼珠一转,在黄药师打过来的时候“哎呦”一声惊叫。黄药师根本没碰到她,登时一愣。苏雪云就是趁这个机会迅速出手一把掀了黄药师的面具,黄药师只比她慢半拍,也同时扯下了她的面纱。

    “是你?”

    “是你!”

    两人同时开口,黄药师是惊讶,苏雪云则是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她有点失望,毕竟救命恩人变成了黄蓉的爹,真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不过转念一想,她可是一直管黄药师叫兄台的,若能让黄药师叫她一句贤弟或贤妹之类的,也够膈应黄蓉和郭靖的了。

    苏雪云把玩着手中的面具,微微一笑,“兄台,我们又见面了,你怎么戴这种东西?”

    “方便。”黄药师简单回了一句,又说,“上次一别,没想到再见时你已今非昔比,看来你是得了大机缘。”

    “是啊,这下子没人能欺负我了,也不用再假扮成穷老汉小心翼翼的了。”

    黄药师难得遇到一个对脾气的人,又是个神秘奇特的人,心情倒是不错,“哦?这么说你练成武功已经报了当初的仇?”

    苏雪云笑容一顿,话在嘴里转了几圈才巧妙的说道:“算是报了吧,我之前的未婚夫对那女子情深意重,甘愿替她,所以我就把那臭男人狠狠揍了一顿,以后所有仇怨一笔勾销,各不相干。说起来还是我亏了呢,不过算啦,冤冤相报何时了,我可不想整天活在仇恨里。”

    “寻常只闻女子找女子麻烦,还未见过你这般教训负心男子的。仔细想来,却是合情合理。”黄药师想到先前苏雪云把欧阳克打的鼻青脸肿,若是被欧阳锋看到还不知要气成什么样子,不禁露出个极浅的笑容。

    苏雪云移开视线,暗道莫名其妙,黄药师居然不是老头而是个影帝级的美男子!她心里算了算,黄蓉十五岁,不知道黄药师多大生的孩子,要是按古代成亲早的算法,也许黄药师只有三十多岁,武功高深,年轻点完全正常,真是电视剧毁男神。她突然又想起天龙八部里那个无崖子,不知道几十岁的人了,给虚竹传功前还是个黑发俊美的青年,传功后就变成白发枯瘦的老头了,看来武功当真是个好东西。

    苏雪云想到自己也许能一直保持现在的美貌心里就高兴起来,在没化妆品的世界,武功确实是居家必备的好东西!同时她在心里决定晚上一定要反复把原文研究透彻,重点把里头所有人物描写重新看一遍,不然哪天惹到欧阳锋头上就真的麻烦了。

    苏雪云笑着把面具还给了黄药师,“不知兄台是要往哪里去?”

    黄药师摇摇头,“随意走走罢了。”

    苏雪云第一次打斗这么久,肚子已经很饿了,便随口问了句,“城里当真有个酒楼的醉鸡很美味吗?”

    黄药师看到地上被自己打烂的野鸡,说道:“我打烂了你的野鸡,便赔给你一道醉鸡,走吧。”

    两人刚刚切磋了几百招,各有收获,加上算是“熟人”,一路上自然少不了谈论招式。黄药师胜在经验丰富、博学多闻,一字一句让苏雪云受益匪浅。苏雪云则胜在对所有武学小说的经典分析耳熟能详,参悟起招式来自有一番道理,令黄药师感到很新鲜,也得了不少感悟。

    中途黄药师离开了片刻,苏雪云猜他是去惩罚梅超风了,按理来说她这个时候应该是不知道黄药师真正身份的,所以她也没露出异常来,一切都好像一年前他们相处时那样。她不知道他是谁,他也不知道她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