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清穿贵太妃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

    苏雪云没见到博果尔也能完美的配合他,在众臣收到消息的第二天,苏雪云就怒气冲冲的闯进慈宁宫和孝庄大吵了一架,那气势几乎要把房顶掀翻,吓得宫人们恨不得找个地缝藏起来!

    孝庄脸色苍白,还要抓着苏麻的手挺直身板,目光凌厉的看着苏雪云,“大胆!谁允许你跑到哀家面前大呼小叫的?这一切是不是你做的?你故意报复哀家和福临?”

    宫人早被赶了出去,屋内只有苏雪云、孝庄、乌兰和苏麻四个人,苏雪云这时反倒褪去了激动愤怒的表情,理理衣袖,慢慢坐到了乌兰搬来的椅子上。看着孝庄恨毒的眼神,她忽而一笑,“这可真有意思,你儿子抢了我儿子的福晋,难不成我们母子还要感恩戴德赞一声抢得好?更何况……”她的笑容渐渐变冷,直直对上了孝庄的眼睛,“是你这个毒妇先对我儿子动手的!我怎么能忍气吞声?我娜木钟从来都不会认输!”

    孝庄气得直抖,“你……你好的很!你莫非还想弑君篡位?你做梦!”

    “呵,”苏雪云轻笑一声,不疾不徐的道,“死了岂不是便宜他了?当初福临抢走博果尔心爱的女人时,可想过博果尔有多痛苦?大玉儿,你摸摸自己的良心,福临他优柔寡断、无情无义,配当个皇上吗?”

    “福临本来就是天子!”孝庄又坐直了些,“当初你是哀家的手下败将,如今你也同样是异想天开,你的野心终究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苏雪云微挑了下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大玉儿,输就是输,你承不承认也改变不了结局。你忘了当初是谁扶你上位的了?是多尔衮……那个对你掏心掏肺的人现在尸骨无存,鞭尸啊,你儿子连见点血都要吓晕,没想到对多尔衮居然这么狠。哼,你们母子俩还真是亲母子,除了自己以外还在意谁啊!你不要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姐姐宸妃母子是怎么死的……”

    “娜木钟!你放肆!咳咳咳……”孝庄猛拍两下床沿打断了苏雪云的话,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脸上浮现出病态的红晕,苏麻急得连声喊太医。

    苏雪云站了起来,紧紧身上的披风,转身离去。边走边淡淡的说道:“冤有头债有主,若不是你非要杀害博果尔去保全福临的名声,本宫也从未想过要再回这无趣的皇宫。要怪就怪你心太狠,亏欠了博果尔竟还将脏水都泼到他头上,大玉儿……你和福临会有今天,都是你们自作自受。”

    说完最后一个字,苏雪云已经踏出了慈宁宫,没人敢阻拦她,这个时候如果苏雪云再出什么差错,恐怕皇亲宗室都不会容忍。若太后、皇上可以随意陷害谋杀宗室,那他们将来还有什么安全可言?博果尔那可是顺治亲弟弟呢!这件事的真假必须仔细调查,孝庄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他们爱新觉罗家的媳妇,怎么可能让这么个女人肆意残杀爱新觉罗家的血脉?

    几位亲王当晚就命心腹出京前去打探,而郑亲王已从儿子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想到济度一直同博果尔在一起,若被孝庄的死士得手,只怕济度也要就此殒命,这种事决不能姑息!郑亲王虽已病入膏肓,但势力不减,老人家一发话,众人纷纷开始讨论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这孝庄表面慈和,下手却狠,还牢牢抓着皇权不放,不停的往宫中塞娘家同族的姑娘,这是想把爱新觉罗家的江山变成博尔济吉特家的啊!宗室心寒之余恨不得将孝庄从玉牒上除名!

    没几天各方打探消息的心腹都回来了,得到精确消息之后,博果尔和顺治的名声瞬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顺治就不用说了,连街上的小孩子都知道他是无耻的昏君。博果尔却是在战场上真刀真枪保卫了国家回来的,不止用兵如神,还单枪匹马潜入敌方军营取了敌方头领的首级,毫无悬念的成为此战第一功臣,是个彻彻底底的大英雄!

    而且博果尔在危急时救了济度一命,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济度已经完全被博果尔收服,若说顺治再想要欺压博果尔,那济度所代表的郑亲王一系绝对第一个不同意!

    造势造的差不多了,博果尔终于带着济度等人抵达京城,顺治从不承认博果尔有真本事,坚决不肯亲自迎接,让他在宗室和众臣心里的形象再次下跌。苏雪云早早就带人包了一间茶楼二楼的包厢,刚好能看到进京的队伍。当看到一身铠甲骑马走在最前头的博果尔时,她忍不住露出个舒心的笑容,虽然她没有真正生过孩子,但付出的感情不是假的,她也从未把这些人当做游戏,她始终坚信一点,想要别人真心对你好,你就必须真心对待别人,不能有丝毫虚假!看到自己培养的儿子有此成就,她真的很欣慰。

    博果尔似乎有所感,猛地抬头向包厢看去,待看到是苏雪云站在那里时,坚毅冷漠的眼神蓦然变暖,嘴角几不可见的提起了一个弧度,轻轻点了下头。四周看到这一幕的大姑娘、小媳妇不由得有点脸红,从前怎么没发现襄亲王这样英俊勇武呢?

    苏雪云笑着挥挥手,示意他先去皇宫。看着博果尔的背影慢慢消失,她笑着对身边的乌兰感叹道:“黑了,瘦了,不过看着就比从前有精神头,博果尔真的长大了。”

    “是啊,王爷和从前不同了,想必日后再无人可欺到王爷头上了!”乌兰扶苏雪云坐下,心彻底放进了肚子里。之前她虽然跟着苏雪云做了不少事,但按照博果尔从前那性情手段还真的做不了皇帝,如今虽只远远的看了一眼,但乌兰觉得她在博果尔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皇太极和多尔衮身上那种气势,那种舍我其谁的天子之势,她想她不用怕主子的一片心思白费了。

    博果尔进宫拜见顺治,顺治自然是半点好脸色也没给他,甚至还当着众大臣的面斥责博果尔私自回京。从前顺治的“后勤”全是孝庄打理妥当的,他自己从不会派人四处去打探消息,所以到现在顺治还没察觉宗室和众臣已经对他不满到了极点。他只知道他必须用皇上的威势压住博果尔,想凭借一点军功就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做梦!

    不管其他人如何在心里替博果尔不值,博果尔却已经和离京前判若两人,从那个受了情商颓然酗酒的少年长成了沉稳坚毅的巴图鲁,面对顺治的怒气,博果尔面不改色陈恳的认错,谁都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正因为如此,所有人都对他重视起来,上位者要的就是这份喜怒不形于色,像顺治那样动不动跳脚的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吗?

    博果尔的沉稳让顺治仿佛一圈打在了棉花上!而博果尔立了这么大的功,本身又是亲王,此次必然要手握实权,不然众臣众将军都会不服。顺治刁难了半天根本就是耍嘴皮子功夫,该给的还得给,气闷的心口直发疼。待众臣散去,他阴沉着脸就往后宫而去,再次见到博果尔,让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乌云珠。如果被乌云珠看到现在如此意气风发的博果尔,会不会后悔当初进宫的决定?

    顺治脑子里乱糟糟的想着他们三人之间的事,结果刚走到小花园就碰到了乌云珠,看着乌云珠刁难静妃的表情,他恍惚间发现他已经有些不认识这样的乌云珠了,这真的是那个温柔可人的乌云珠吗?

    乌云珠背对着顺治,冲静妃冷笑一声,摸摸自己塞了软枕的假肚子,趾高气扬的说道:“静妃,你可要记着自己的身份,若是冲撞了我腹中的皇儿,你担待不起。”

    静妃只是轻蔑的瞥她一眼,微抬下巴高傲的嗤笑道:“身份?本宫可是坐着凤撵从乾清宫光明正大的进宫封后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想在本宫面前逞威风,先拿到凤印再说吧!”

    “你!你以为你又好到哪去?坐凤撵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被废了?本宫如今是皇贵妃,你竟敢对本宫不敬?”乌云珠气急,静妃一个不得宠爱的女人凭什么被废了还那么骄傲?她指着静妃喝道,“你就给本宫跪在这里,没有本宫吩咐不得起来。静妃,你要知道你的靠山已经倒了,太后可不会再为你出头,今日你若不跪,本宫定让你好看!”

    静妃眼神一凝,她乃科尔沁草原的明珠,什么时候受过这等侮辱?

    “啪——啪——”两声,静妃狠狠的甩了乌云珠两巴掌,尾指的指套甚至在乌云珠脸上划出两道血丝!

    乌云珠顿时尖叫起来,双手捂着脸怒道:“以下犯上!把她给本宫抓起来!”

    静妃嗤笑一声,眼神略过她瞥向不远处的顺治,脸上满是嘲讽的神色,“本宫连福临都打过,你算个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