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清穿贵太妃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

    苏雪云将各方信息整合起来,连夜制定了一个周密的反扑计划。这个世界比起上一世来说安全了太多,所以她刚穿来换了环境难免有些松懈,即使这次依然是皇室中人,她也没有多认真的去和别人斗。这次巴哈废了手臂倒让她一下子警醒起来,她可不是来度假的,而是来替冤魂报仇的!

    苏雪云看着写满计划的小册子,露出个轻松的笑容。每个安排都有选择和退路,如果这样还能失败那她也是不用混了,趁早去轮回还省事点。才收拾好桌面,乌兰就端着一盅汤轻轻走了进来,见她写完了不禁松了口气,笑着盛出一小碗汤,有些心疼的道:“主子,您已经一天一夜没合过眼了,喝些鸡汤早些休息吧,您都多久没这般劳累过了,突然间熬夜身子也受不住。这是从徐太医那里讨的方子,炖鸡汤最是滋补,您尝尝看。”

    苏雪云端起小碗,轻轻吹了吹,尝了一口,满意的笑道:“厨娘做的不错,赏。”

    乌兰欣喜道:“主子喜欢就好,这是奴才亲手做的,主子的赏奴才就接了。”

    苏雪云诧异的看她一眼,笑了,“你呀就是闲不住,这些事叫厨娘和小丫头去做就好了,何苦自己受累?这几日忙里忙外着实辛苦你了。”

    “不辛苦,奴才跟随主子这么多年,只要看到主子好,心里就高兴。”

    苏雪云心里叹息一声,埋头把一盅汤都喝了,起身在屋内散起步来消消食,才在乌兰的催促中躺下休息。娜木钟的心腹不少,现在也是她最忠心的部下,她绝不会让他们丧命的。

    苏雪云把计划完善好了,便让各处安插的钉子动了起来。其中收获最大的就是乌云珠身边那个小宫女,已经完全成了乌云珠的“心腹”,而乌云珠如今重新得回圣宠,自然要跟欺负过她的人清算旧账,听说她宫里已经有不少犯了错的奴才莫名消失了,这样一来,孝庄授意他们苛扣乌云珠的事便袒露于顺治和乌云珠眼下。

    小宫女跟在乌云珠身边每天都能看到顺治,偶尔装作替“主子”打抱不平嘀咕几句,恰恰好都是赶在两人对孝庄有怨的时机,一来二去的,别说乌云珠恨死了孝庄,就连顺治也觉得自己这辈子诸多不如意全是因为有个想控制他的额娘!

    孝庄的慈宁宫那边不好安插钉子,但凭娜木钟从前在宫中的经营,苏雪云还是安插了两个外围粗使小宫女。这两个小宫女平时见不着孝庄也做不了什么大事,但散播个小道消息却非常给力,没有宫人不想知道秘辛的,虽说知道的越多往往越容易丧命,但这种事没落到自己身上时,大家都想要多了解情况以便更好的往上爬,不触犯众主子禁忌。

    两边同时出力,顺治、乌云珠和孝庄三人的关系很快就形成了剑拔弩张之势。乌云珠从前还想着封妃后要打压苏雪云和博果尔,让他们后悔曾经囚禁她、鞭打她,但在宫里这一年受到的苛待成功将她的仇恨转移到了孝庄身上,尤其是身子不好再难有孕也被她一并算到孝庄头上去,现在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复孝庄。

    顺治虽然没过去那么喜欢乌云珠,但当他们两人都站在孝庄对立面时,居然诡异的成了同盟,顺治也只有在乌云珠面前才能肆无忌惮的表现出对孝庄的不满,其他妃嫔哪个有胆量编排太后?所以即使乌云珠背部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又曾经“怀孕”背叛过顺治,顺治还是越来越宠她,让她这个贤妃成了后宫第一宠妃。

    在孝庄说教他催促他尽快迎娶皇后的时候,他没有再找借口拖延,而是故意说要封乌云珠为皇后,以此来和孝庄做对。这是他这些年第一次如此直白的反驳孝庄,只觉乌云珠给了他无限勇气,他终于有了志同道合的人在旁边支持,心底积压的不甘和反叛一下子全都爆发了。

    孝庄被顺治气病了。

    苏雪云收到这个消息时,离她最开始命令钉子们动作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期间乌兰几次担忧没有成效,她都不疾不徐的安抚了下来,在府中过着最平凡无波的日子,没再做多余的举动。这种不动一兵一卒来瓦解敌人的方法乃是攻心之策,急不来也快不了,只有最有耐心的猎人才能猎到最凶猛的猎物,但凡轻举妄动被对方发现一点端倪,一切便会毁于一旦。

    半年的时间,所有钉子都将“挑拨离间”四个字运用到了极致,而如今……孝庄终于病倒了。一场小小的风寒而已,奈何孝庄长久的郁结于心,又同顺治大吵了一架,气晕后只能卧病在床仔细调理。

    趁你病要你命!

    苏雪云在消息传开的第一时间就穿上了素淡的宫装,大张旗鼓的进宫为太后娘娘侍疾。

    她像往常一样,见了孝庄并没有规矩的行礼,反而眼角眉梢都透出一股子得意,瞧,我儿子懂事孝顺还能上战场杀敌,你儿子却只会抢女人气病生母。两人从做妃子的时候就在斗,斗到生了儿子、死了丈夫、做了太后太妃,还依然再斗。现在孝庄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看着一身素淡更显清雅高贵的苏雪云,不知为什么竟隐约生出一股无力感,好像苏雪云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后,只能让人仰望。

    孝庄才恍惚了一下,就见苏雪云从苏麻手里拿过了药碗。苏麻心里奇怪,忙福身道:“不敢有劳贵太妃娘娘,这些事奴才来做就好。”

    苏雪云径自坐到床边,笑说:“本宫和太后娘娘这么多年姐妹,听闻太后娘娘病倒十分忧心,寝食难安,如今就让本宫尽一份心吧,你们可不能同本宫抢。”

    下面来探病的几位太妃和顺治的妃子不知谁带头,都顺着这话恭维了几句,苏麻也不好多说,便侍立在一旁,想着苏雪云哪里会伺候人?万一主子露出不舒服的表情,她少不得要得罪贵太妃了。

    苏雪云让人扶起孝庄,轻轻吹了吹汤药,慢慢的喂给孝庄,每喂一口还细心的用帕子为孝庄擦一擦。孝庄什么时候享受过娜木钟的服侍?虽然不知道对方心里打得什么主意,但现在明摆着能压对方一头自然不想错过,她要让这后宫的人知道,即便她病倒也是无人能越过的太后!

    苏麻的视线跟着汤匙,留心着孝庄的表情,苏雪云一会儿用汤匙喂药,一会儿又拿帕子擦一下。几次之后,见几人视线都集中到她右手喂出的汤匙上,嘴角几不可见的勾了一下,端着药碗的左手在谁也没注意的情况下指尖微动迅速沾了下汤药。

    不一会儿,孝庄就把药喝光了。苏雪云笑着拍住孝庄的手说道:“太后娘娘服了药肯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咱们这般年纪正是享福的时候,把大事都交给儿子去烦,自己含饴弄孙偶尔赏花听戏才是真正的福气。”她忽视掉孝庄有些沉的脸色,转头看向太妃们,“妹妹们说是不是?”

    太妃们一直住在宫中,自然知晓孝庄是被顺治气病的,这话明显是给孝庄添堵呢!可贵太妃直直的看着她们,她们也不敢不应,纷纷低声应了一句,心里叫苦,下次贵太妃和太后相处的时候,她们还是不要出现为妙。

    苏雪云乐呵呵的看孝庄躺下,给她掖了掖被角,关心的道:“大伙儿可还等着太后娘娘好起来一同赏花呢,如今不冷不热的,正适合玩乐。依我看啊,咱们可以去行宫小住,泡泡热汤子,野外踏青也不错,想必皇上也会十分赞同,太后你就是在宫里闷的日子久了才不舒爽,等去外头转转什么烦心事都没了。”

    “行了,那些个事往后在说,哀家累了,你们也都回吧。”孝庄明知她是故意气自己,还是忍不住堵心,看着苏雪云脸上张扬的笑容,心里暗自冷笑,你也就能趁现在多笑两声了,等哀家这次派出的死士弄死博果尔,看你在哀家面前还笑不笑得出来!

    苏雪云又拉着孝庄说了不少顺治孝顺的话,这才面带微笑的走了。即使众人对她前来给孝庄添堵心知肚明,但没一个人觉得奇怪的,若真哪天两人变得姐妹情深了,她们才要惊掉下巴。

    苏雪云坐到马车上,掀开帘子看了眼越来越远的皇宫,缓缓露出个冰冷的笑来,你想要我儿子的命,我便让你再也站不起来!

    她低头摆弄了一下指尖,用帕子细细将每个指甲都擦拭了一遍。浸染后宫几十年,让她治病救人她不会,但论起女人间这些不易察觉的药物,她自信这世上没人及得上她。就在刚刚,众目睽睽之下她面不改色的给孝庄下了药。没人会想到她有这么大胆,也没人能查到她身上,因为单凭那一味药根本算不上毒|药。

    苏雪云将帕子叠好妥善的收回衣袖里,这是刚刚给孝庄擦嘴的帕子,上面同样下了药,还有她身上外衣散发的香味也是一味药。这几种加起来配上孝庄正在喝的汤药,便会形成一种使人虚弱、精神不济的药,且药效极强。从今往后,孝庄怕是想做什么也没那个精力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