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70.69||

作者:昼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所有人都想抱我大腿[星际]最新章节!

    被陆季白和米迦毫不客气的阻拦,陆励最终也没有能够上前打扰逝者的安宁,眼神中眼前两人年轻人身上划过,他冷哼一声,沉着脸掉头离开。

    恰好在这时候,天气暗沉,一阵风刮过,大颗大颗的雨滴落下来,陆季白最后不舍地望了一眼墓碑上女人微笑的照片,拉住米迦钻进悬浮车。

    等回到家,陆季白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忙忙碌碌地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米迦中途敲门进去时,陆季白正在和杰克通讯,通过两人谈话的只言片语,米迦猜测对方应该是在为明天晚上的宴会做着准备。

    泡好一壶热茶,米迦自己在陆季白书房里的沙发上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拿出一本书安静地看着,只是在偶尔疲倦的时候才抬起头看一眼陆季白,接着又低下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陆季白将明日送给周慈的“礼物”安排完毕,一转眼,就看到角落里的米迦。

    淡淡的灯光打在他的头发上,形成一片光晕,乌黑的短发仿佛也在散发着光芒,睫毛长长的,在光线的照耀下形成小小的扇形阴影,遮盖住了眼睛……

    心跳忽然就慢了下来,紧绷的面孔缓缓松弛,陆季白慢慢将心中的烦躁呼出去,心中只剩下安宁。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将周围的糟心事都解决掉,两个人一起安安心心地过日子了。

    “准备好了?”恰好米迦在此刻也抬起头来,问道。

    “嗯,”陆季白点头。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好准备,自从十五岁后,他便在一点一点搜集有关周慈的一切,尤其当他稍微有些能力之后,收集的范围就扩大到周慈背后的周家上。

    作为帝星有名的世家,周家如同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但久经风吹雨淋,在它庞大的根系下总会生出腐朽和溃烂,只要抓住其弱点,纵然是参天大树,也会因为根系*而在顷刻间倒塌。

    是的,陆季白的目标从来就不止是周慈一个人,如果说周慈是□□,那么站在她身后纵容她,为她提供为非作歹一切资源的周家,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他想让周慈也尝一尝无所依靠,众叛亲离的滋味,让她感受一番当年他的母亲被迫离开帝星时的绝望无助。

    陆季白转过头,望向漆黑的窗外,风雨声依旧,但他却已经迫不及待地等着明天的到来了。

    ·

    周慈最近的日子有些不好过。

    作为帝星陆家的家主夫人,周家的女儿,周慈从小到大都是一番顺遂。未结婚前家中颇受长辈疼爱,出门在外,身份和相貌为她带来足够的拥簇,她不必拼尽全力和旁人争夺,就已经能享受到帝国最顶尖的资源。

    她的第一次挫折来自陆励。

    陆励当年作为圈子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许多女生对他都有些意思,她当然也不例外。而凭借同样耀眼的家世,她毫不客气地将对方的名字和自己关联在一起。她想成为陆夫人,这是帝星上层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

    陆励当然也不例外,只是她还没有等到对方的提亲,那人就将大学中认识的女生带回家,执拗地告诉所有人,说非此人不娶。而那位陆励的真爱,不但姿色平平,本人更是来自偏远星球,实在是乏善可陈。

    输给这样的女人,如同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脸上。求而不得,五分的念想生生变成了十分。

    但令她失落的日子不长,很快,陆家收到敌对方的狙击,需要周家的支援,她抓住了这次机会,说服长辈,将自己送到陆家家主夫人的位置上。

    纵然她从丈夫眼中看不到温存,但那又怎样?只要她想要,她能够得到所有的一切。

    第二次挫折,来自陆励前妻留下的孩子。她对多余的继子没有丝毫喜欢,能够忍受对方的存在,最大的原因是在周陆两家的交易中,留下孩子,是两方达成的共识。

    对于不喜欢却不得不存在的人,她只好选择视而不见,但随着继子的成长,对方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什么,望向她的眼神越来越冰冷,再看看依旧稚嫩的亲生孩子,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将他再留在家里。

    对于一家主母来说,制造混乱,将继子弄走,这实在算不上难事。很快,继子消失,丈夫没有追查便接受事实,她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而就在儿子长成,顶着旁人艳羡的目光,以高分进入帝*事大学,还得到安西亚公主的看重时,她以为自己未来将会更加灿烂时,那个被她送走的继子,竟又冒了出来,将她预想中的一切搅得面目全非。

    安西亚公主的疏远让她提心吊胆,而昔日乖巧儿子的叛逆,更是让她心里憔悴,再加上继子的来势汹汹,几方矛盾汇集,她整个人已经处于暴躁的边缘。

    而当这个时候,她的丈夫告诉她,在这个她精心准备的,想要挽回安西亚公主好感的宴会,将会有继子的参与?

    与此同时,这人还吩咐她,让她帮忙注意有没有适龄的未婚淑女?

    狠狠和丈夫吵了一架,周慈将自己扔在柔软的沙发里,一个人生着闷气。她命令自己尽快将烦躁的情绪赶走,在几个小时之后,她将会作为主人来主持这一场重要的宴会。

    ——她不能让旁人看她的笑话。

    只是,今日的坏消息远不止刚刚那一个,很快,她被自己的父亲告知,周氏旗下的集团受到了不明势力的攻击,形势紧急,无法来参加她的晚宴。

    周慈关掉通讯器,狠狠发了一通脾气,但平静之后,她又忍不住向兄长发去通讯,关心事情的进展,她知道周家是自己的靠山,靠山倒了,她也就没了依仗。

    幸好,兄长告诉她事情已经找到了突破口,让她不要担心。

    时间在等待中飞速流逝,夜□□临,华灯初上,周慈换上精心挑选的礼服,晚宴的一切已经准备完毕,她连同丈夫也收拾妥当,只等着宾客的来临。

    很快,各式各样顶级的悬浮车停在陆家门口,帝星的叫得上名号的人物纷纷从车里走出,面带笑容地朝两位主人走过来。

    晚宴打着庆祝周慈生日的名号,她自然也成为了今日绝对的主角。只是一边笑容满面地应付着来客,另一边,周慈却有些焦急。

    就在不久前,管家告诉她,陆衡开着悬浮车出去了。

    如此重要的时刻,对方没有留在家里,会跑去哪里?

    周慈心中隐隐约约有了答案,但与此同时,她也显得更加忧心……

    一位位来宾被迎入,眼看晚宴就要开始,但她却依然没有见到儿子的身影,这让她面上的笑容渐渐有些挂不住。正当这时候,一辆粉色的悬浮车驶入,周慈连忙迎上去——

    “安西亚殿下。”

    身着酒红色长裙的年轻女人从悬浮车里弯腰下来,看见周慈时,划出一个笑容:“周夫人。”

    周慈有些夸张地笑,“很高兴您的到来,我让阿衡去接您了,怎么,您没有看见他吗?”

    安西亚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周慈遗憾道;“看来是走岔了……”

    就在这时候,一辆熟悉的悬浮车从远处驶来,由于前方障碍的阻挡,车停在了安西亚座驾之后,陆衡从悬浮车上跳了下来。

    “阿衡!”周慈欣喜地喊,“你怎么走的……”

    下一秒,后座的车门打开,身着白色礼服的米乐在陆衡的殷勤照看下走下了车,米乐的眼神前移,落在周慈的身上,陆衡最后也看到了自己面色铁青的母亲。

    “……妈?”

    安西亚公主嗤笑一声,径直走向大厅,留下原地对峙的母子。

    而在这时候,一辆银白色的悬浮车驶来,当悬浮车停下之后,两位身着黑色礼服的男人出现在安西亚的视线里。

    这两个男人都是一等一的好身材,裁剪得体的礼服穿在他们身上令人赏心悦目,一位面容俊美,气势迫人;另一位气质清冷,皎洁如月,偏两人默契十足,一举一动分外和谐,连安西亚都不得不承认,眼前两人令她移不开眼。

    只是——

    安西亚的目光停留在后一位的脸上,想起过去种种,心里忽的生出一股冲动。她松开侍从的搀扶,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地朝着两人所在的方向走过去。

    在这一刻,周慈停止对陆衡的责骂,紧紧地盯着安西亚的动作,陆衡和米乐同样如此。

    安西亚停在米迦身前,在对方平静的面容中,她的唇角勾出一抹奇异的笑容,开口说道:“我是安西亚。”

    ……你的,敌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