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作者:昼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所有人都想抱我大腿[星际]最新章节!

    <!--go-->    米迦硬是被两个老头子逼的退了一步,半晌无语。

    太、太吓人了有木有!

    “你觉得呢?”米迦心念一动,忽然转过头问一旁的陆季白,只是话落又觉得不妥,心底有些纳闷:什么时候,他和陆季白的关系到了如此地步,他做决定竟然要问对方的意见了?

    这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一世都不曾有的。

    他习惯了自己做决定,而且当决定已经做出后,便没人能更改。

    陆季白此时也愣了。

    他从没想过米迦会问他的意见,哪怕他知晓自己心底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也从未想过对方是否对自己有这方面的想法。

    经过不短时间的相处,他已经看明白,米迦虽然在专业方面有着强悍的天赋,在感情方面却是一张白纸。对方不是笨,也不是情商低,而是根本没有打算将时间和经历花在感情方面。

    可……

    陆季白第一回对自己的结论有些怀疑,对方的表现,是不是说明……自己在对方心里,并不是一点地位也没有?

    米迦会不会在某些时候,也因为自己的缘故,心湖泛起一丝波澜?

    想到这里,陆季白心底泛起一阵喜意,唇角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他没有停顿也没有掩饰,将心底的想法就这样简单明了地倒出来:

    “我?我当然希望你留在维萨星啊。”虽然就算米迦离开维萨去帝星,他也会排除万难跟上去,但按照莫大师的说法,待在维萨也是不错的选择呢。

    “好。”像是没有意料到陆季白如此回答,米迦微微有些惊讶,但惊讶褪去之后,便是斩钉截铁的回答。与此同时,浅浅的笑意不知道爬上了米迦的眉梢,如花蕊初上枝头,尽是喜意。

    “……好。”陆季白看着米迦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也和他一起笑了起来。

    慕大师&莫大师:……他们说这么多,竟然还不如这只公狐狸精的一句话?!

    米迦当然不是贸然答应,只要虫族一日不灭,他便不可能放松警惕,发展微型机甲的思路没有问题,但若因为发展微型而忽视了真正的战斗型,假若一日虫族忽然降临,后果不堪设想。

    更何况——

    “抱歉,我已经有了授业恩师,感谢您的看重。”虽然爷爷不在乎他再找为自己找一位老师,但他的一身本领均来自于爷爷,怎么好将亲人放置一边?

    闻言,慕理铭的脸色称不上好看,但也并未发怒,他在来之前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本想着就算不能为师徒,一起合作也不错,但在莫立安的插手下,他也看明白了,对方和他的研究方向并不一致。

    罢了罢了,对方不愿意,难道他还能强迫不成?

    拄着拐杖站起身,慕理铭抬脚离开,留下一句话:“悬赏的佣金会尽快打到你的账号上。”

    ……终于听到了近些天最想听的话,米迦心满意足地想,心情如同坐上了云霄飞车一般呼地一下飞上了天际。

    “诶,老师,没事儿常来玩啊~”莫立安笑嘻嘻地将自己的老师送上了车,被老头子瞪了几眼仿佛毫无知觉。

    哈哈哈,瞪就瞪呗,再怎么瞪米迦也不会和你走!

    感谢葛春明,莫立安对那位把宝贝送到他手里的老友致以最高的敬意,有机会要请那个老小子好好吃一顿才是呀……

    莫立安转头,“米迦,咱们聊聊……”

    妈|的!

    莫大师双眼冒火,在不远处,米迦和陆季白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气氛和谐,旁人根本插不进去。

    他怎么忘了,送走了一个,这里还有个更大的障碍呢!

    ·

    “所以,维尼就是皇太子殿下?”

    陆季白看了眼前人一眼,有些疑惑:“你……不觉得奇怪么?”

    米迦冷静道:“我猜到了。”无论是第一次卡恩准将提起皇太子,还是不久之前莫大师提到,陆季白都没有任何惊讶的反应,甚至在后一次时,对方的注意力明显集中,这是对谈话感兴趣的表现。

    这一切,都指向了同一个结论:陆季白在帝星时见过了那位皇太子殿下,而且……皇太子殿下也认识自己。

    陆季白挑眉:“很好猜吗?”

    “好猜,只是怎么说呢,”米迦难得地有些踌躇,他抬起眼看陆季白,道出心底的猜测:“我觉得,我的身世……和皇太子有些关系。”

    “!!!”陆季白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此时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没有十足的把握,米迦只能描述那一种感受:“我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有一种感觉,一种……又熟悉又安稳的亲近感。”他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还是在爷爷身边时。

    “我也说不准。”在陆季白诡异的眼神中,米迦又补充了一句,感觉什么的,也只是感觉呀!

    陆季白压抑心底的不爽,他才不想承认自己是嫉妒了!

    谁知道米迦往日的敏感像是喂狗了,在这时候,他还忍不住补了一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维尼也有同样的感觉……”不是每一个人,他都愿意和对方聊那么多。

    “那我呢?”陆季白脱口而出。

    对他……有什么感觉?

    米迦不明所以,但仍然老老实实地回答:“朋友。”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一世,唯一的朋友。

    陆季白心直直往下掉,一边埋怨自己的冲动鲁莽,一边责备自己自作多情,一时间竟难受地说不出话来。

    “先不说他了,”米迦换了一个话题,“我有东西送给你。”

    “?”

    “我让维克送去你家了。”

    感受到米迦隐藏在表情下的得意,陆季白福至心灵,问道:“是小机器人?”

    惊喜被猜出来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是啊。给莫大师他们的小机器人都太丑了,我专门挑了一台好看的,升级之后才给你。”

    “……”陆季白看着面前米迦,对方面色淡淡,说话的语气亦是平平,但他却能体会到对方平静下的波澜,非但不枯燥,反倒绚丽多姿、引人入胜。

    那……就这样吧?

    陆季白这样告诉自己,就这样待在对方身边,就好了。

    万一、万一有那一天,对方开窍了呢?

    “好啊。”陆季白听见自己说,“不要告诉莫大师。”

    “嗯。”

    米迦点点头,发觉眼前人的心情变好,才松了一口气。

    两人都沉浸在这番对话中,没有注意到偷偷摸摸向这边移动的莫大师,见状莫大师心里酸溜溜的,幽幽地问:“你们说完了么?”

    “说完了。”米迦停下来看着眼前的表情有些委曲的老爷子,谁知道对方脸色一变,拧眉怒道:“说完了就和我干活去!”

    实验室还有好多好多活等着他们,哪有时间让米迦和小妖精谈对象呢!

    米迦淡淡道:“现在不行。”

    不行?莫大师瞪大眼睛,不相信对方会拒绝他。米迦“嗯”了一声,朝远远朝他们的方向驶过来的悬浮车抬抬下巴:“来人了。”

    果不其然,那辆军绿色悬浮车稳稳停在实验室门口,车门打开,卡恩准将从后座下来,见到莫大师和米迦眼睛一亮,不好意思地寒暄:“哟,莫大师、米迦,陆公子,我来的可真是时候。”

    他何德何能,竟能让两位刻意等在门口?

    “你来的一点都不是时候,”莫大师吐槽了一句,扬声问:“什么事,快说!”他和米迦昨天聊的问题,他昨晚上又有了新的思路,正想拉着米迦去好好聊一聊。

    哪知道绊脚石这么多呀?

    卡恩准将早习惯了莫大师直来直往的脾气,也不在意,望着米迦道:“关于上次的事情,军部已经调查清楚,郑大李二,还有两人的班长赵卓,他们已经承认自己故意利用权责之便陷害你们,上层的意思是,免除他们的一切职务,开除军籍,流放去矿星劳作,满五年才能离开。你看,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郑大、李二?米迦顿了一下才回忆起这两位的面孔,只是一面之缘,谈起恩怨情仇什么的也太过多余,故而听到军部对他们的处罚结果,米迦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只要不再来烦他,耽搁他的时间和精力,他都无所谓。

    倒是一旁的陆季白,听到郑大等人的流放地的瞬间眸光一闪,似有所思。

    卡恩准将没有注意陆季白的表情,听到米迦的话后安下了心。只要当事人点头,事情就好办多了,要知道这件事因为有上级和皇太子殿下插手过问,他带着执法队连夜办理,可总算给案件划上一个完满的句号。

    老实说,他来维萨这些年,还是第一次见这样高的办公效率……

    “好了好了,”莫大师见两人的对话结束,挥挥大手,赶苍蝇似的:“说完了你就走吧,对了,米迦现在的档案还在新兵营?把他调到实验室下,从今天起这小子就和老夫一起工作了!”

    卡恩准将有些反应不过来:“这……”

    “哼,人在军部的时候你们不稀罕,现在老头子要了,你们又舍不得放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莫大师冷哼道,表情不屑。

    他就是看不惯军部这群把别人当傻子的做派!

    卡恩准将被莫大师弄的进退维谷,尴尬异常。按理说,莫大师的实验室挂着军部的牌子,也应归属维萨军部管辖,只是当年成立实验室时,双方便已经达成协议,莫大师为军部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军部给莫大师提供的对方所需的资源,双方是合作,而不是上下级的隶属关系。

    但现实中,碍于莫大师在行业中的顶尖地位,维萨军部巴不得对方在本地久驻,哄着捧着,不敢有一丝怠慢,生怕对方拍拍屁股走人。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若米迦进入了莫大师的实验室,他们军部还管得了么?

    好不容易在自己家里发现一个宝贝疙瘩,谁知道又被别人夺去了?

    “这……档案,恐怕不行。”上将先生下令,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把米迦留下,这也是他们在判决时对赵卓等人毫不留情的原因。

    莫大师脸上浮现出嘲弄的表情,“怎么,想赖账?我当时可还记得,你们答应给米迦的奖励还没有给呢!”

    卡恩准将被逼的直擦汗,苦着脸陪笑道:“奖励当然没忘,只要在我们能力范围内,都可以!但您也知道,人才这东西,您想要,我们也不想放手……档案调去您那儿不行,但我们这样,将米迦调入机甲营,享受最高级机甲战士的待遇,行吗?”

    莫大师冷冰冰地看了卡恩上将,直言:“米迦又不是物件儿,就算档案在军部,他又不是不能走人。”

    那您和我争什么呀?

    卡恩准将有些崩溃,干脆一股脑儿将事前商量好的条件说出来:“当然当然!我们会给米迦最大的尊重和自由。您要需要他帮忙,他当然可以到您这儿来。我们都没有异议。只是……军籍的问题,不能变,这是上面给的规定,是原则,我们也没办法。”

    用陈上将的话来说,无论如何都得把米迦绑在军部这艘星舰上。

    莫立安也明白话说到这份儿上已是极限,但该给米迦争取的好处却不肯漏下:“你说了哦,是最高的待遇!”

    “当然当然!”卡恩准将见莫大师松口,舒了一口气的,转过头小心翼翼地问当事人:“米迦你看,有什么问题吗?”

    米迦虽然不懂那个最高级机甲战士的待遇怎么样,但看莫大师的反应,应当非常不错,便也点点头。

    “好!那我现在就吩咐下去!”卡恩准将喜笑颜开,中了大奖似的。

    “等等!”米迦忽然想到了什么。

    卡恩脸上的笑容瞬间像变魔术似的定格。

    “……”连米迦都忍不住有些同情他了,“和我一起的人……”

    “都调进机甲营!”卡恩大手一挥,豪爽极了。在他看来,关键时刻能记得拉扯兄弟,意味着对方的人品也不会差,这样的人无论是合作还是相处都会是不错的选择——至少不怕对方反咬一口。

    “谢谢。”米迦礼貌地道谢,顺手将消息发给已经骚扰了他一早上的维克。

    远处的新兵营里接到通知,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差点要掀翻帐篷顶,钱丙等人也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摇头不语苦笑连连,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解决完所有事情,卡恩准将也放松了下来,露出一个笑:“对了米迦,你昨天送的机器人被我带了回家,我的妻子和女儿都和喜欢,她们让我邀请你去家里做客。”

    “有机会。”米迦的表情也柔和下来,卡恩准将还想再说什么,被一旁莫大师打断,“好了,先生们,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呢!”

    “还有你,没事干么?赖在我的实验室不走?我们要工作了!请吧请吧。”

    陆季白无奈,被人这样往出去赶还是第一次。

    “那……”

    “那……”

    陆季白和米迦同时开口,又同时别过脸,最终还是陆季白咳嗽了一声,道:“那下午我来接你?”

    帐篷当然是不可能再回去住了,故而陆季白又有了借口请米迦和他一起去他家“借住”。

    “好。”米迦一口答应下来。

    下午的时候维克应该能将小机器人送到吧?他正好检查检查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陆季白勾起唇角,微微一笑:“说好了。”说罢朝米迦点点头转头离去。

    “我也走了。”卡恩准将见状也打了声招呼,转身溜了。

    莫大师沉着脸,缓缓转过头,如同发现自己孩子早恋的家长:“实验室里有地方住。”

    米迦:“……”

    “饭菜也不错。”

    米迦:“……”

    “还有我这个老头子陪着你!”

    米迦:“……所以?”

    莫大师牌喷火暴龙:“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别人家住?!!!!!”

    米迦低头想了想,决定旧招重现:“乖。”

    乖个屁啊!!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乖个毛线!儿大不由爹啊,都是该死的公狐狸啊啊!!

    “……早点回来。”莫大师听见自己如此说道,瞬间想缝上自己的嘴巴。

    米迦前所未有的机智,连忙转移话题:“莫叔,您看,替代能源方面,你觉得浮石怎么样……”

    “浮石?”

    ·

    西蒙低下头,将报告扫视了一遍,抬起头问:“皇太子殿下没有什么别的反应?”

    “据我观察,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时间大多都耗费在虚拟世界里。对您说的那位米迦也没有再提及。”恭敬回答西蒙问题的,正是维尔尼斯身旁的侍从官。

    西蒙淡淡嗯了一声,将手中的报告扔到一边,不经意地问:“身体呢,他的身体好些了嘛?”

    侍从官身体微颤了一下,低下头小声回答:“精神状况仍然不太稳定,还在服药。”

    西蒙的表情松弛下来,叮嘱侍从官:“好好照顾皇太子殿下,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他可是对殿下的身体……很关心呐。

    “是。”侍从官低低地应了,脸上的表情放松下来,转身准备出去。

    “等等!”西蒙忽然叫住他,侍从官顿了一下,才转过头来问:“您有什么吩咐?”

    西蒙:“以后不要再来我办公室了,容易引起误会。”

    侍从官面色微微发白,知道是西蒙起了怀疑,连忙解释道:“今日皇太子殿下又去了虚拟世界,所以我才出来……另外,顺路接女朋友……”

    “出去吧。”西蒙忽然记起了,侍从官的女朋友正是自己妻子的远亲,而工作地点的确离此处不远。

    侍从官颔首,出门之后接了女朋友,例行约会之后才回到皇宫。

    维尔尼斯此时已经从虚拟世界中退了出来,在老地方睡了一觉,没有见到自己想要等的人,他的心情有些不妙。

    “回来了。”见侍从官回来,他冷不禁地开口问。

    侍从官却没被这一下吓到,一反在西蒙面前的小绵羊做派,抱怨道:“您又没吃晚饭?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维尔尼斯哼笑一声:“气都气饱了,西蒙和你说了什么?”

    侍从官面上满是愤恨,咒骂道:“狼心狗肺的东西,问您身体怎么样,我回答说您继续吃着药,他没什么反应。对了,他还问到了米迦少爷……”

    维尔尼斯站起,伸了个懒腰,同情道:“辛苦你了。”为了取得对方的信任,逼着自己去和那样的女孩子约会……

    “我如果哪天被你辞退,还可以去戏院找份工作。”侍从官吐槽道,实在太锻炼演技了有没有!

    早在几年前当他刚刚来到皇太子殿下身边的时候,西蒙元帅便找上了自己,开出极高的价格,让他帮忙注意皇太子的状态……

    说是注意,实际上就是监视嘛!

    作为皇太子殿下的脑残粉,他怎么可能答应?一边稳住西蒙,一边掉头回去找皇太子商量对策。

    谁知道皇太子不但没有惊讶,反倒劝他答应下来,告诉他,他的先辈们都靠着此项收入补贴家用……

    在皇太子的准许下,他每周会发过去些不痛不痒的消息,双方也算相安无事,但要不是皇太子提出,他怎么也想不到,专用来稳定精神症状的药品竟然被对方动了手脚!

    想到这里,愤怒的火焰又一次打心底冒了上来,当年皇太子殿下之所以受伤,是为了保护帝星的安全,但那些人,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他!

    还有米迦少爷!

    眼看自己小侍从官要气的爆炸,维尔尼斯无奈安抚:“好了好了,我们慢慢来嘛。”

    他忽然想起了不久之前和父皇的对话。

    当那个卧床的老人听完他的话,干瘦的只剩下一张皮的面孔上,那双眼睛爆出一道精光,缓缓点头:“想好了就去做吧。”

    在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对方极盛时的雄姿。

    多少年了,很多人仿佛都忘了,正是这位君主,击退了域外流民,奠定了阿尔法帝国四大星域、三十二颗主星的格局啊……

    作为父皇的儿子,他怎么可以继续颓废下去?

    他不会忘记他在父亲病床前的承诺,带回米迦,让他老人家亲眼看看。<!--over-->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