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Scene5

作者:银色徽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这个宇宙是喵的!最新章节!

    <!--go-->    因为某位大人物的关心,巡逻队全体被调集起来搜寻一只失踪的幼猫。

    对深红沼泽的猫来说,所谓的大人物自然就是指伊菲尔德侯爵大人。除了侯爵的随行人员,没有人知道那位侯爵远房亲戚的真实身份。当然了,实际上来自皇宫的他们是绝对不会透露出一丝一毫的。

    随着搜索不断进行,幼猫失踪的原因也渐渐浮上水面。

    据悉先是幼猫的养父、一位当地十分有名的向导在深红沼泽中失踪了。这件事对深红猎人可以说是习以为常的。每年高达三分之一的死亡率是保障他们的收入不会因为有太多的捕猎者加入而下降的重要因素。但是侯爵偏偏对这个数字提出了质疑,并且没有人敢当着侯爵的面否定他的质疑。

    准确的说,当时的情况其实是侯爵的那位总是戴着黑色兽脸面具的远房亲戚第一个提出深红猎人的死亡率不合理。

    每年高达三分之一的死亡率!当地的行政长官怎么可以对这个数字听之任之?为什么没有想出过合理的办法改变现状?哪怕是对于喜爱享乐的贵族猫来说,用宝贵的生命换取区区美食也是绝对不可以被接受的。

    深红沼泽的确是喵星球上一个相对落后的区域,但是这里有丰富的渔业资源。只要好好利用这一点,完全可以沿着渔业的产业链系统化地发展制造业和服务业,为什么要把那么多猫的生命浪费在寻找一种只有贵族才会购买的昂贵食材上面?麻木地看待深红猎人的高死亡率是当地官员的无能,同时也是这个地区无法摆脱贫穷的根本原因。

    这番话狠狠打击了负责接待侯爵的官员,尤其是在侯爵对此大表赞同之后。当地的官员们冷汗直流,害怕手中握有实权的侯爵大人立即将他们交付法庭。好在侯爵在怒斥了深红沼泽的发展现状之后,还不忘给了他们一点点希望。

    只要找到那只幼猫,查明向导失踪的原因,他们还有机会改正过去的错误,免受牢狱之灾。

    一时间地方官员的办事效率提高了好几倍。不仅仅是巡逻队被调动起来,就连沼泽中的深红猎人也收到了高额悬赏的通知,整齐一致地将搜索目标从深红蜥蜴调整成了幼猫。幼猫所在村庄的村长和所有相关人员都被带到了行政官府,以备侯爵想要查问。

    最高行政官绞尽脑汁写了一份辞藻华丽的调查报告,可惜他的报告还没来得及交到侯爵手上,就听说特勤处的特别专员已经直接接管了调查。最高行政官顿时满心冰凉,觉得现在他能做的恐怕就只剩下祈祷那只幼猫快点被找到了。

    与此同时,在行政官府的客房中,由于没有外人在,皇帝陛下摘下了他最近十分钟爱的黑色兽脸面具。如果轩辕小白在这里,一定会十分惊讶。因为除去面具上经过艺术夸张的部分,整个面具像极了轩辕小白还是黑猫时候的脸。由此可见皇帝陛下对没能得到那只漂亮宠物的遗憾是发自内心的。

    毫无疑问,论专业素养,特勤处的调查人员远远超过本地猫。仅仅过了两个小时,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所有的证据和证词都已经呈交给了希菲尔德侯爵。侯爵扫了两眼毫无修饰之词的调查结果,微微皱起眉头。

    “怎么样?”皇帝陛下沉着脸问。

    自从走下飞船,他就被这个地方的浮夸氛围气得不轻。明明已经是喵星球上数一数二落后贫穷的地区,行政官府却造得富丽堂皇。他一路上见到的每只猫都在夸夸其谈地说着道听途说的所谓上流社会的秘闻。官员不思进取,人民只专注于眼前的利益,甚至不在乎同类的死亡,这真是一个糟透了的地方,尤其是在看到了那盘火炙深红蜥蜴寿司被呈上来的时候,简直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相当糟糕。”连伊菲尔德侯爵不禁摇了摇头。

    在计划这次旅行的时候,他只想给皇帝一点休息时间。皇帝并不是铁打的猫,他不认为一只猫可以长年累月地连续工作。他特意选择了一个看起来不那么像旅游区的地方,想要让皇帝体会一下民众朴实的快乐,不料却卷入了这样的事。这个地区的现状太令人失望,侯爵在气恼的同时还担心皇帝会不会因此产生自责心理,毕竟这里可以说是一个被长年忽视了的地区。

    伊菲尔德侯爵叹了口气,总结了一下调查的结果:“那位失踪的向导名叫杰克,我们还查到了他的过去,当然这并不重要。杰克是半个月前进入深红沼泽的。他跟随一队深红猎人进入沼泽四天后,雇佣他的深红猎人独自从沼泽里逃出来,声称包括杰克在内的五只猫全都意外死亡,这一小队人里只有他一个生还。事实上这已经是三个月来在他身上发生的第三起仅有一只猫生还的‘事故’了。当地的官员都没有脑子吗?这都看不出来这只猫有问题?”

    伊菲尔德侯爵生气地拍了一下桌子。

    “每次他都没带回猎物,而且因为进入沼泽的时间很短,就发生了意外,照理说也捕获不到多少猎物,所以他的说法就这样被接受了。他每次都换一个地方重新雇佣向导和队员,迄今为止已经有十七只猫死于和他有关的意外。”

    “那只走失的小猫叫瓦尔德,是被人丢弃在深红沼泽的弃猫。深红猎人喜欢及时行乐,对意外怀孕生下的幼猫并不怎么负责,常常会一丢了事。瓦尔德算是比较幸运的,他被杰克捡到,抚养长大。他不相信自己的养父会出意外,但是没有人在乎他的说法,他得不到任何帮助,也没有人愿意调查这件事,在无法可想的情况下决定自己进入沼泽寻找养父。勇气可嘉不是吗?希望他还活着,就是死了我们也要知道他死在哪里。”

    “那只有问题的猫呢?”皇帝陛下问道。

    “特别专员去找他的时候,他想要逃跑,现在他被关在外面的房间里。”

    “审问出什么结果了吗?”

    “他不肯说。这一点有些奇怪,通常很少有人能在我的人面前守住秘密。”伊菲尔德侯爵撇嘴。

    皇帝陛下皱了皱眉:“我向来不赞同严刑逼供。”

    “是测谎专家。我喜欢用高科技解决问题。”

    “我要亲自见见他。”

    “陛下?”伊菲尔德侯爵并不认为让皇帝去见一只可疑的猫是个好主意。

    “我不会测谎,但我知道早点撬开他的嘴有助于我们早点知道事情的真相。”皇帝陛下从桌子上拿起兽脸面具,重新扣在脸上,从容地走出房间。

    *

    关押着可疑猫的房间外面站着两名侍从。见到皇帝陛下到来,尽管他们无法说出那句“陛下金安”,还是以挺直的站姿和郑重的点头动作对皇帝表示出了他们的敬意。

    其中一名侍从为皇帝推开房门。

    和三场意外死亡事件有关的嫌疑猫个子不高,他佝偻的体态和闪烁的眼神让人很难相信他是一只正直的猫。如今他正半坐在一张椅子上,双臂环胸,两腿抖动,惊恐地看着突然走进房间的猫。

    负责审问嫌疑猫的人员立即站了起来,为皇帝陛下腾出位置。然而皇帝陛下并没有坐别的猫才刚刚坐过的椅子的习惯。

    “你杀了那些深红猎人。为什么?”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被审问的对象,低沉动听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猫都暗自抽了一口冷气。

    “不不不!我没有!我没有杀那些猫!”嫌疑猫在呆滞了片刻后喊道。

    “那我们来换一种说法。”皇帝陛下稍稍揭开了一点面具,好让他的嘴唇刚好露出来。“你把他们带入了绝境,是别的什么要了他们的命。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轻轻吐字,每一个字都像是伴随着一股魔力,让嫌疑猫的反应愈加迟钝。

    房间里突然出现一股淡淡的冷香。

    “我……我……不能说……”嫌疑猫紧紧揪着自己的手臂,以至于爪子都在手臂上划出了伤口。

    “告诉我,不要试图反抗我。”

    皇帝陛下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让空气里的香气加重了一点。很快,嫌疑猫的瞳孔失去了焦距,就连房间里的其他猫也都呆呆地看着他们的王。

    “我也不想的,可是不是他们死就是我死。”嫌疑猫脸上露出痛苦不堪得表情,“那天我带着一队人进入深红沼泽,我们发现了足迹。不是猫的足迹,也不是蜥蜴的,我从没见过那样的足迹。我以为是什么罕见的猎物,就让向导一路追踪下去,哪知道足迹一直通到一个水坑就不见了。那是个清水坑,清水坑里通常会有小型沼泽鱼,但是那个坑里一条活鱼都没有。鱼全都死了,漂浮在水面上缓缓腐烂。我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刚想离开就看到了那个家伙。他……他……啊!”

    “快!抢救他!”

    嫌疑猫突然开始全身抽搐,他的双眼和脸颊迅速向下凹陷,手臂扭曲,背脊向后反弓。尽管皇帝陛下及时下达了抢救的命令,嫌疑猫还是在短短两分钟内宣告死亡。

    伊菲尔德侯爵闻讯赶来,看到这一幕不由讶然:“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他突然就……”皇帝陛下说到一半,猛地抓住伊菲尔德侯爵的手臂,“所有人!离开这里!奥利安托,把你的枪给我!”

    伊菲尔德侯爵立即掏出配枪递给皇帝,后者在确认房间里的人已经撤空之后举枪对着尸体扣下扳机。蓝色的激光在尸体上留下了两个小洞,随后的第三枪像是打中了什么,一团白色的影子从尸体上腾空而起。罗曼陛下迅速抬高枪口,一枪击中了白色影子。伊菲尔德侯爵还没来得及看清影子是什么,就看到更多团白影像是炸开的烟花一样从尸体上飞散开来。

    “罗曼!”他吓了一跳,向前一步挡在皇帝面前,取出另一把配枪朝着向他们飞来的白影射击。

    一旁的几个负责护卫的侍从也反应过来加入了射击者的行列。白影大概有上百团,但是幸好这边的猫都是极好的射手,没有一团白影得以靠近他们。

    伊菲尔德侯爵终于看清了白影的本来面目。那是一些手指粗细的白色蠕虫,却长着明显的五官。

    这些蠕虫并不具备快速移动的能力,只有在最初离开尸体的时候能够获得较快的速度。所以当它们落在地板、墙面和天花板上时,能被轻易射中。不过它们的生命力很强,只有击中头部才会死亡。

    十多分钟后,最后一条蠕虫也失去了生命力。

    皇帝陛下并没有放下警惕。他命令侍从们将尸体彻底销毁,又把整幢房子都烧了个干净,这才作罢。

    “那是什么?”伊菲尔德侯爵心有余悸。虽然不了解这些蠕虫的来历,但是他敢打赌,要是刚刚被任何一只蠕虫沾到身上,后果绝对不会美妙。

    “联络卫生署和太空安全保卫处,彻底隔离这个区域。我还要一份最近几个月深红沼泽上空飞行物情况的完整报告,包括所有被认为是流星、陨石的记录。”皇帝陛下缓缓呼出一口气,拍了拍伊菲尔德侯爵的肩膀,“是跳蚤,刚刚我们看到的是跳蚤的幼体。”

    “这不可能!跳蚤星人不是早就已经灭绝了吗?”伊菲尔德侯爵惊讶极了。

    “我们消灭了跳蚤星球,但并不意味着我们消灭了宇宙中所有的跳蚤。最起码这一只活着,他还十分狡猾。”皇帝陛下顿了顿,用坚定不移的语气说道,“不过我们会消灭他的,我发誓。”<!--over-->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