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策问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太子驾到,大殿氛围更加严肃。不少士子考生都不敢往上面看,低着头,大气不敢喘。这时候,坐在左侧的二王爷赵匡明关切地看了叶君生一眼,却见到他端坐如山,神色沉稳,极为镇定。好家伙,光是这份气质,便足以令人刮目相看。当真有“泰山崩于眼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与左而目不瞬”的风范。赵匡明不禁暗暗赞叹,以前从李逸风等人口中得知叶君生行人处事,多有可取之处,但那些毕竟属于耳闻,不及亲眼目睹来得真实。同时其还知道,在状元楼,其实叶君生和太子已经进行过一番交锋了。然而个中的具体情况,外人无从得知。当其时叶君生虽然能全身而退,功劳却应该记在突然闯上楼去的赵峨眉身上。没有她解围,叶君生的下场一定很惨。九妹……想到自家这个神通广大的妹子,赵匡明隐隐心生希望。如今父皇病危,随时会撒手西去,大局形势岌岌可危,唯一的变数,当属赵峨眉。只无奈这位京城小龙女,超然红尘之外,对于政事一向漠不关心。硬要说关心,或者叶君生会是个意外因素。如果赵匡启一定要对叶君生下毒手的话,赵峨眉会不会再度现身?一些隐晦的念头在脑海盘旋而过,赵匡明表面不动声色。却说赵匡启身穿黄色龙袍,头戴珠冠,态度威严地坐在龙椅之上。随即抬头。俯视下来,目光忽而落在叶君生的脸上。叶君生与其对视一眼。然后不着痕迹地偏了过去。太子的眼色中,裹挟着一股戏谑之意。如同一只猫在看着一只老鼠今时不同往日,当初在状元楼,面对赵峨眉的干涉,他的确不敢采取过激的行动。可现在,这江山,已是他的江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所有的锦绣山河,所有的子民百姓,都属于他的。上殿之前。他还专程去看望病榻之上的父亲,气若游丝,随时驾崩。这个多年以来,强势赫赫,说一不二的父亲,眼下孱弱得一无是处,好像随手一戳,便会化为灰灰。那么,最大的障碍已不成问题。他赵匡启还需要顾忌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要杀叶君生这么一个新晋贡士,简直和杀一只鸡差不多。赵匡启嘴角浮现一抹冷冷的笑意。他不着急一下子就命人进来把叶君生拿下,这个殿试,没了叶大才子。未免无趣了些。太子登台,宣布殿试正式开始。这殿试。主考策问,要历经点名、散卷、赞拜、行礼等礼仪。一一完毕后,颁发策题,主要内容是考核士子考生对于时务的观点看法。说白了,就是理政的观念。试题很快发放到每一位士子的手里,他们要即时书写,而今天的主考官,便是太子殿下。两旁又有文武百官,一片目光注视之下,莫说弄小动作,心理压力都是大得不得了。一些士子,握笔的手都在微微哆嗦,勉强写出来的字,扭扭歪歪,不成体统。这样的答卷不可能敢交上去,唯有废掉,重写。一遍不行,写第二遍,第三遍,要一直写到好为止。他们惯读诗书,平时涵养功夫颇为不错,自我调整之后,倒很快能找回状态来。策问:朕,可以为德?官,可以为公?法,可以为正?民,可以为安?这就是今天殿试的命题,一个命题,包含四大方面,非常大。可以说方方面面,把政务核心内容都问到了。从最高统治者的皇帝,到文武百官,再到律令制度,以及百姓生活……而考生们作答,便要从这四大方面,分别论述自己的看法观点,总字数不宜超过两千字。不得不说,也幸好这时代的文字句式简短精辟,若在后世,千把字,估计不够描写一记大招……其实这个策问题目就算非常精炼了,在明清时期,殿试策问动辄几百字,上千字,更难把握到重点所在。命题大,回答则易流于空洞无物,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士子们纷纷打醒十二分jīngshén,认真思考着。这个命题,并非赵匡启所拟,而是华明帝之前确定的,用信封密封好,今天才开启,公布出来。赵匡启自然早知道这个题目,略一思索,便明白父皇用意经过多年的励精图治,天华朝盛世伊始,然而各种各样的弊端问题层出不穷,急需解决。华明帝出这个策问,就是想听取士子们的意见看法,看看是否有治国良策出现。科举甄选人才,能走到殿试这一步的,自是万里挑一的良才,当有见地。殿试正式开考的时间,足有三个时辰。考完之后,立刻由翰林学士组成的五人评审团评审,分三甲,最后交给圣上拍板,定夺。三个时辰,等于后世的六小时,倒算充裕。因此现阶段的士子们大部分都在沉思,捕捉思路,不急着下笔。也有些开始醮墨作答的,却是想通过写,来带动灵感。一时间,大殿重陷入一片静寂。……哥哥早早出门,奔赴紫禁城参加殿试,叶君眉一个人在家,心中既欢喜,又有些忐忑。欢喜的是,哥哥开窍后灵思如泉,接连考取解元会元,风头一时无两,光宗耀祖。爹娘泉下有知,定然十分欣慰;不安的是,在殿试,哥哥能否再接再励,把最后的状元揽入怀中呢?状元,是每一个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头魁称号。传说中,只有天上的文曲星才会考中,代表着无双气运,万千荣誉。如果能中,哥哥可是连中三元了哇,从古至今,能有几人做到?不过听说老皇帝生病无法理事,主持殿试的是太子殿下,其与哥哥似乎有过矛盾。那么,他会不会故意刁难,不给哥哥考中呢?想到这里,叶君眉幽幽一叹。表面看来哥哥很淡定,但少女明白,状元对于哥哥意味良多,非常关键。就在此时,猛地院子外响起金戈之音,仿佛有大队人马来到一样。砰!院门猛地被撞开,冲进一对甲士来:“奉太子旨意,缉拿要犯,敢有违抗者,格杀勿论!”那些丫鬟仆从闻言,顿时吓得呆若木鸡,一动不敢动。屋子中,叶君眉脸色大变。(未完待续……)R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