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意气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之前众士子皆起哄,不愿承认叶君生“天下第一才子”的名头。然而此时此刻,皇帝却命人送来牌匾,御赐金字。金灿灿的,真实而晃眼。众人顿时哑口无言,不敢吭声。

    能怎么吭?在大庭广众之下,否定叶君生,不等于否定皇帝了吗?

    稍不注意,说错了话,祸从口出,那可是要咔嚓一声,人头落地的。

    叶君生毫不迟疑,接过牌匾。后面叶君眉已笑吟吟地,拿出几串钱,酬谢魏公公一行。

    一番仪礼过后,魏公公等告辞离去,回宫复命了。

    这时候,围在院子外面的士子们却仍然未散,要看杨江帆还有什么动作。

    杨江帆面色有些架不住,大声叫进入屋中的叶君生出来。

    “你们在此胡搅蛮缠,真当叶某好欺负么?”

    叶君生神色一沉,喝道。

    杨江帆不甘示弱:“叶君生,明天你可有胆上状元楼?诗词丹青,不过小道尔。所谓才子,亦为虚名。”

    叶君生眉毛一扬:“哦,你要如何?”

    “明天乡试公榜,定一世功名。我已与雪海、晓峰等相约好,坐在状元楼上等快马捷报,你敢来否?”

    杨江帆掷地有声。

    原来如此。

    这也是历届乡试科举的一种惯例,就是一班自信满满,彼此不服的士子们互相约好,在公榜之日来到状元楼上坐好,等待喜报。

    在天华朝,乡试录取并不讲究地区限制名额之类,而是每一届有一个总数额度,大概比例会在十取一这样。

    看起来很乐观,其实大不易。皆因获取乡试资格,本身就相当困难。在地方中要经过一番比拼。经历多次的院试府试,成绩优越者才行。不过这些流程,叶君生都基本跳过了,顾学政大笔一挥,直接批点,别人更不会有质疑。

    乡试中举,和殿试一样,同样有排名之分。成绩越好,捷报来得越晚。至于头名“解元”,当然属于压轴的。

    事实上乡试的排名之争远不如殿试那般为人所看重。然而殿试是在金銮大殿上直接举行的,圣上金口开,状元探花定。少了许多民间色彩。在这点上,和乡试的快报相比,倒有些逊色,不够喜闻乐见。

    相信明天,除了坐镇在楼上的一班士子。楼下更不知有多少围观者。

    “有何不敢?”

    叶君生的回答果断坚决。

    “好好,就等你这句话。”

    杨江帆客套性地拱一拱手,转身离开。

    他一走,其他人便知今日出不了什么热闹了,要看热闹,明天才是重头戏。于是也一哄而散。要提前到状元楼定位置了。

    人群散去,却并未清静。还有不少探头探脑的小厮们在周围徘徊,另外。居然还有人眼巴巴守着,居然是要等叶家倒垃圾,拣废纸笔墨的。

    叶君生,少年成名,蜚声跃起。自从夺得天下第一才子之后。声名更是达到一个巅峰,市井之间。津津乐道。其字其画,行情水涨船高。最为关键的是,他流传出来的真迹数量并不多。早期一些作品,因为笔力还有欠缺,而且印章用了别名等一些原因,价值自是大打折扣。

    一直以来,想要找叶君生求字求画的人比比皆是,无奈叶才子成名后居无定所,行踪飘忽,等闲找不到人。

    毫无疑问,在京师的住址行踪被曝光后,肯定有不少人登门来求字求画。

    这就是拥有声名的好处,想昔日初出茅庐,不得不卖字为生,却易陷于无人问津的窘境。当功成名就,汲汲以求的一切,皆唾手可得。

    关了门,返回屋中,叶君生心里思量:是时候买些奴仆小厮,安排门面了。

    叶君眉问:“哥哥,你怎么答应他了。他叫嚷,尽管让他叫嚷,理他作甚。”

    叶君生呵呵一笑:“你对哥哥没信心,怕明天会输?”

    叶君眉忙道:“怎么可能,只不过觉得不值得。”

    叶君生双眸眯了眯:“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昔人有诗云‘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非吾辈所求。这人嘛,意气横生,该雄起的时候,就不能萎缩。”

    叶君眉听得一知半解,只觉得很厉害的样子,不住点头。

    今日果然多事,先后好几拨人拜访。其中李逸风等不能退却,相谈之际,李逸风提及叶君生身份走漏之事,很可能是太子殿下那边故意所为,要将水搅浑,弄乱,施加压力等。

    叶君生一笑置之,很是坦然。皆因他不可能隐世埋名一辈子,曝光就曝光了,当为宣传。

    傍晚时分,又有客来到,却是西门二公子夫妇。他们中午到的京城,处理生意上的事务。

    两家联姻,生意做到一块去了,好生红火。

    在其中,京剧团也火起来了,在各大州府规模上演,演的正是那不被看好的《红娘传》,却意外地赚到满堂红,口碑杠杠的。

    这个话本,有违套路,却正因为如此,演出了新鲜感。尤其对于许多平凡的少女而言,红娘的成功非常有代入感,故而看得很是着迷。

    话本成功了,演出的利润随之滚滚而来。

    西门二公子携眷而来,主要还是给叶君生分钱。五五分账,当初说定的。虽然这第一笔银子不算多,可毕竟也是数目。

    现如今,乡试可是考过了,明天公榜,这时候更要来走走路子。

    入得屋中,刚坐下,西门二公子便道:“君生,你家中怎么还不买些小厮回来侍候,这不,连个开门的都没有,成何体统?”

    叶君生笑道:“惯于清静耳。”

    “清静归清静,规矩是规矩。不用说了,等明天公榜,你成了老爷,我便带人过来。”

    话中的意思,就是买人当送礼。

    那边西门夫人也开口劝说。

    言谈间,提及明天的状元楼之争,西门二公子跳起来,道:“哈哈,正好,明天我带一班人去替君生助阵,定叫那些所谓才子颜面扫地。”

    晚饭,是在家里做的。叶君眉下厨,叶君生也露了一手。把西门夫妇瞧得眼睛都有些直了,菜肴味道委实不错,最重要的是,以叶氏兄妹的身份地位,眼下怎么还需要亲自下厨呢。

    简直不可理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