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识破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情况有变,担忧妹妹安危,叶君生催动剑遁,快到极点,顾不得惊动镇上居民了,直接从客栈的窗户穿过去。

    他所落脚的地方,正是叶君眉的房间。

    灵目观望之下,房间内黑影瞳瞳,都是青面獠牙的小鬼,手中把持刀枪剑戟各类武器,形容凶猛,哇哇大叫着,向叶君眉扑去。

    而叶君眉,在遭受攻击的情况下,魂神不敢出窍,稳守泥丸宫。但显然,以她的情况,绝对支撑不了太久。

    “滚!”

    叶君生勃然大怒,仗剑一斩,剑气森然激发,登时将两名小鬼斩成灰灰。

    哇哇哇!

    小鬼们端也识货,见到“将进酒”气势恢宏,正气凛然,乃是它们的克星。于是大叫着,潮水般向四面八方退走。

    叶君生不肯善罢甘休,嗡的一下,飞剑一分为八,各朝一方追击。

    嗤嗤嗤!

    剑锋所向无敌,逃之不及的小鬼尽皆丧身于剑下。

    见到面色苍白的妹妹,叶君生一股火气泼喇喇腾起,飞身冲上屋顶,观望四周。

    风雨交加,夜色深沉,残余小鬼全部隐匿不见,只余下一些厌恶的气息,若有若无地在空气飘荡。

    此时此刻,追究了无意义。黑夜中潜伏的敌人还不知有多少呢,真正一个危机四伏的环境。

    长吸口气,飞剑盘旋于顶,光芒一闪一闪,犹如正在呼吸。

    刚才斩杀小鬼,沾染到刃口的阴气,很快就被炼化,对于飞剑本身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嗖!

    身形晃动,叶君生返回妹妹房间。

    叶君眉已醒。但她明显受了些惊吓,依靠着墙壁躲着,身上裹着厚厚的一张被单。

    见到哥哥现身,立刻扑过来,纵身入怀,直如一只受惊的小鸟。

    “没事,都过去了。”

    叶君生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安慰道——本来这一趟出京,本不愿带着她。然而让妹妹一个人留在京师,同样不放心。

    如今情况,兄妹早命运相系,不可分割。有机会,敌人绝不会放过通过攻击叶君眉来打击叶君生。

    该死!

    叶君眉实在疲倦至极。躺在哥哥怀里,不再感到畏惧,慢慢地,沉睡过去。

    意念驱动,大圣,猪妖现身,出现在房间内。

    猪妖瓮声瓮气:“老爷。那些人手段卑劣下作,竟敢伤害小老爷,气煞俺老猪也,且让我出去。杀它个落花流水。”

    大圣眼瞳激发两缕红芒,同样杀气腾腾。

    它们两个,跟随于叶君生,然而日常起居的照料工作。却都是叶君眉在负责。因此对于叶君眉,亲切喜爱尤胜过叶君生。

    叶君生慢慢摇头。道:“不能出去,一出去,就中了圈套。情况复杂,敌踪不明,应当以不变应万变。”

    大圣道:“只是我们留在此地干等,也不是办法。我总感觉,这个镇子有点怪怪的。”

    猪妖忙道:“对,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很阴森,很不舒服。”

    叶君生眉头紧皱:“可是我早以灵眸观察过,并未发现有什么问题。”

    大圣沉声道:“老爷,三十三天,能人无数,神通术法万千,拥有诸多玄奥的障眼法,普通灵目,都有可能识不破。”

    叶君生一听,心中已有几分了然:“既然如此,此地不宜久留,当速速离去。”

    他先激发天地玄黄顽石印,阵法开启,将叶君眉摄取进去,保护好。

    “走!”

    飞身跃上牛背,至于猪妖,则摇头晃脑,充当开路先锋的角色。它大吼一声,一头撞破房门,冲了出去。

    猪妖气势汹汹,张牙舞爪,冲到客栈一楼,一副择人而噬的凶相——它乃妖怪出身,本身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眼下自家老爷遇伏,四面楚歌,更是激发得凶性大发。

    呼呼!

    突然间,它在黑暗中嗅到一股生人气息,当即一头闯过去。咔嚓,就将那房门撞破,冲了进去,要将里面的人一口吞下,吃掉。

    反正这个镇子有问题,那么镇上的人,肯定也是有问题的。

    有问题的人,就是敌人,该杀!

    叶君生骑着大圣下来,瞧见猪妖架势,也不阻止。

    然而刹那之间,宝印流转,传递下一缕清凉的气息,脑海灵光一闪,叶君生猛地大喝:“夯货,不可!”

    房间中,张开血盆大口的猪妖生生停住,将那睡在床上,不知是被吓晕,还是怎么的昏迷不醒的生人放下,疑惑地问:“老爷,怎么啦?”

    叶君生面色阴沉得可怕:“这个镇子,是真的。”

    “真的?”

    “不错,我清楚记得,离京下扬州,中途经历路过此地。当时虽然忙着赶路,没有进来,但对于这个镇子,颇有印象。”

    猪妖和大圣不约而同都“啊”了声,两个开始思索,果然勾起了一些关于此镇的记忆片段来。

    只是为何,刚才完全没有感觉?

    叶君生一字字道:“镇子是真的,人也是真的。只不过被人设下阵法,遮掩天机,故意制造出有问题的迹象来,好让我们产生错觉,进而犯下错事。”

    大圣也想明白了:“所谓错事,自然便是误导我们大开杀戒,造下杀孽,玷污因果。”

    想通这一层,冷汗都流了下来。

    叶君生修贤道,最讲究本心正邪,如果滥杀无辜,就算不是他亲自动手,而是猪妖或者大圣下手,可影响也是无比深远,将给心境造成严重的破坏。

    心境一坏,不得圆满,前程自断。

    一直以来,叶君生修心养性,谨记贤道教诲,不曾做过违背良心的事。

    这一点,弥足珍贵。

    而猪妖等投靠门下,也被约束得紧,痛改前非,不再作奸犯科。

    一切,都朝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今晚在这镇子,被人布局误导,差点就干出了不可宽恕的杀孽。若非及时识破,之前所积累的一切努力,都将付之东流,不可挽回。

    好险!

    “走,离开这里。”

    叶君生一声令下,驾驭大圣,带着猪妖冲出客栈。

    外面大雨滂沱,黑乎乎一片,半点灯火都没,更无半点人声,死一般寂静。

    蓦然间,有杀机混在风雨中,袭击而至。(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