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章:海上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碧涛几万里,一舟出海时。今有风云见,我来浪潮起!”

    诗以言志,可以抒情。这一首五绝,可以说将叶君生现如今的情怀抒发得淋漓至尽。

    等在一边的西门二公子眼疾手快,飞快地将笔墨还未干的纸张拿过来,呵呵笑道:“君生,此诗送给我如何?”

    另一边的叶君眉嘴一撇:话说都紧紧拽在手里了,人家还能说什么?

    腹诽之余,却是满心腹的欣喜。

    若说以前在冀州,叶君生书法卖高价,还显得名不正言不顺,颇有些投机味道,那么夺了这个“天下第一才子”的无上荣光后,一切质疑都将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当日最终结果揭晓,扬州纸贵,不知多少人争相抄写名列前三甲的书法,诗词,临摹丹青。

    尤其叶君生的,被抄录得最多,随手可见。

    《庐山图》大火,上面的题诗更是火得一塌糊涂。结句迅速被口口相传,时常可见一些读书人背负双手,目光深邃,非常深沉地与身边人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叶君生声名如日中天,所带来的一系列效果更是惊人。

    扬州细柳巷的笔墨店,好几家的掌柜扼腕叹息,跺脚不已——想当初叶君生初到扬州,手头拮据,曾经到细柳巷卖字。不过那时候他要价一百文一幅,掌柜们嫌弃价格太高,拒之门外。

    到了现在,莫说百文一幅,一字一贯都大有市场呀。

    只无奈,叶君生离开扬州出海,去哪里找他写字?再说了。今非昔比,上门求字恐怕都难以成功了。

    名家、大家,基本就不是金钱所能请得动的了,要等人家心情好,因缘际会才有机会。

    书圣在京城的宅子,一天到晚都是围着百十号人,眼巴巴等着书圣家的下人倒垃圾,然后一哄而上,争夺垃圾。看里面有无一张半张书圣废弃的手稿,只要抢到一字半字的,拿出去都能卖钱。

    可恨呀,在叶君生没有成名之前失之交臂,丧失了宝贵的机会。

    未浓斋的老严掌柜也是懊悔不已。当初他倒是跟叶君生买了几幅字,可即刻又转手卖给郭三小姐了。

    其实郭三小姐也在嗟叹之中呢,她对于那一幅《梅花图》依然念念不忘,对于那首《卜算子》早已背诵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只可惜,这一首如此配景贴心的词。不是写给她的……

    前段时间,西门二公子倒是专门念了两句诗给她听,“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相思缠绵,刻骨铭心,不料就得这么两句,整篇无论如何都弄不齐全。

    西门二公子曾好几次要请叶君生补全。叶君生只呵呵一笑:“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一味求全。反而落于下乘。”

    西门二公子听得直翻白眼:咱家宁愿下乘呀,总比下流好。好不容易佳人松了口,如果他能弄够全篇,便可在月圆之夜,登上郭三小姐后花园的窗口,卿卿我我了。

    正所谓上演一场“才子后花园会佳人”,必定成就一段佳话……咳,虽然咱算不得才子,但说是“财子”总不会错。

    叶君生不肯作,西门二公子也没法子,唯有继续唏嘘。

    这一趟出海,属于西门家的一次正常贸易,要把一船货物运输到大和那边销售。卖完之后,又会将大和国那边的特产捎带回来。

    一去一回,利润惊人。

    当然,利润总是与风险挂钩。船只出海,诸多劫难,风浪这些属于大自然的不可抗拒因素,遭遇上了,听天由命;还会存在颇多人为因素,例如海盗之类,也是不容忽视的危险。

    汪洋浩淼,岛屿分布,往往有些亡命之徒专门截杀过往船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

    风浪、海贼之外,还有一些比较玄虚的东西。传说海外有仙山,有神仙魔怪,有宝岛龙宫……

    这些,不仅仅只是传说,因为有不少人口口声声称,他们曾经见过。

    ……

    今日,天气晴朗,风声细细,碧涛万顷如田,远远看去,煞是壮观。

    好天气,西门二公子便命人在甲板上摆设宴席,与叶君生兄妹把酒言欢,畅所欲言。

    兴致所起,文房四宝伺候,叶君生提笔作诗。

    这一首即景之作,虽然不是西门二公子望眼欲穿的那一首,可也相当不错。特别结句,直抒胸怀,壮气凌云,非常有气势。

    “今有风云见,我来浪潮起!”

    何等傲然!

    等墨干了,裱起来,挂在书房中,相当有内涵。

    又吟了几杯酒,前方海面上忽有波澜动,随即一道巨大的身影涌现,看上去,极为恐怖,犹如水底的魔怪出来作恶了。

    叶君眉看见,吃了一惊,连忙叫道:“哥哥,你快看!”

    话音刚落,一道水柱喷涌而出,飚起好几丈高,好像突然生成了一道喷泉。

    叶君眉可没有见过这等景象,眼睛都有点看直了。

    西门二公子笑吟吟道:“叶小姐莫惊,这不过是生活在海中的一种鲸鱼罢了,不会主动攻击船只的。”

    “好大的鱼呀,这么大的鱼,却喜欢喷水玩。”

    西门二公子道:“生活习性而已,这大海奥妙无穷,这一路去,我可以向你,以及叶兄介绍一二。”

    叶君生忽然道:“二公子,鲸鱼喷水可不是戏水玩,而是它在呼吸。”

    西门二公子一愣:“呼吸?君生你不是开玩笑吧。鱼长年生活在水中,哪里需要呼吸?”

    叶君生呵呵一笑:“鲸鱼和我们一样,都是用肺呼吸的……”当下将一些后世的普及常识言简意赅地说了出来。

    听完,西门二公子作声不得,他本以为叶氏兄妹没有出过海,正是他好生表现的机会,没想到叶君生娓娓道来,似乎非常了解的样子,真是其乎怪哉:“君生,你怎么知道的?”

    叶君眉也是扑闪着大眼睛:“对呀,哥哥你怎么知道?”

    叶君生微笑道:“书上不仅只有黄金屋,颜如玉。多看书,你们自然也会知道。”

    他不愿意在这方面过多纠缠,站起身来,来到扶栏处,眺望远海。

    这一趟出海,希望有所经历吧。唯如此,方不枉此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