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吟诗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时间到!”

    喝声中,叶君生恰好给刚做好的丹青,盖章,仿佛掐着秒表,那些淋漓的墨汁,还熠熠发光,尚未干呢。

    留白处朱印显赫:“彭城叶丰”。

    四个字铁画银钩,风骨凛然,正出自李逸风之手。

    叶君生这番用印,用的就是李老赠送的那方鸡血石,而非天地玄黄顽石印。

    既不想,亦不能。

    与煞祖一战,外行人看得好一场热闹。但作为主角,各种艰苦实在难以意表。

    借承满城民心,百万之巨,其势之浩大沉重,远非一般人所能想象得到的。

    民意灌注,固然无形,可对于魂神方面的压迫实在无以复加,仿佛背负一座万吨巨山,稍不留意,便会被压得魂飞魄散,轻则成植物人,重则化为灰灰,一命呜呼。

    幸好本命飞剑“将进酒”卓越不凡,关键时刻那篇奇异祭文闪现,表现出一股浩然的力量来,这才能将如此之多的民心民意调动,转而攻击煞祖。

    百万心意合为一股,成雷霆之势,莫说还未恢复正常水平的煞祖,就算全盛时期也不跟硬撼。

    强敌败退,叶君生也已脱力倒下。

    期间倒是醒来几次,进食饮水,直到今天上午时分,才感觉力气慢慢的恢复,于是便赶来广场,参加竞试。

    走到了这一步,他不愿功亏一篑,白白扔掉一次博取声名的机会。

    时间紧迫,叶君生便施展出平生得意的功夫,落笔如飞,画就丹青。名为《庐山图》。

    不过一刻钟,叶君生笔墨催成,画出一大幅来。如斯速度,直惊得在场的人哑口无言,半饷反应不过来。

    堪与曹子建的七步成诗媲美呀。

    “哎哟苦也,我光顾着看,忘了盖章……”

    “你说这叶君生会不会赶着时间乱画一同,胡乱凑数?”

    “有可能……即使画出了几分模样,但那水平断然不会高到哪里去……”

    窃窃私语。只可惜碍于规矩,不能冲上来观摩一番,看叶君生所作究竟如何。

    时间到,负责收取丹青的人员开始走过来,逐个逐个。小心翼翼地吹干墨汁,卷起来。

    这时候,各大才子要退场来。

    顾学政顾不得什么,抢先一步把叶君生叫住:“君生,你来了,真好。”

    叶君生拱手答道:“多谢大人关怀。”

    顾学政呵呵一笑:“如今客气什么,你身体已无碍了吧。”心里嘀咕。瞧他之前耍杂般的作画方式,超越常人手笔,高难度动作,身体肯定好了。

    一番寒暄不提。

    很快。顾学政就问及核心的问题:“君生你这幅丹青,可满意?”

    叶君生微笑道:“还不错,算是水准之作吧。”

    闻言,顾学政心里不由一喜:叶君生这话可颇有自信呀。完全没有赶场的意思。

    这么说来,最后夺得一个好名次成绩就有了几分希望。

    可恨这小子口风紧得很。对于丹青的具体情形丝毫不提。虽然自己没有开门见山问,但你就不能主动说一说嘛。

    顾学政又有些不满意,但有些话确实不适宜多问。

    出到外面,和叶君眉李逸风等碰头,自然又是一番问长问短。

    这时候,关于叶君生双手作画,一刻钟画就大幅的事情早传扬开来,沸沸扬扬的,一时成为热点。

    一道道好奇炙热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他身上;而各种各样的猜测言语,同时甚嚣尘上。

    不管怎么说,竞赛完毕,对于各个参赛的才子而言都是如释重负的放松,纷纷三五成群,呼朋唤友的,朝着扬州最繁华有名的酒楼奔去,要大吃大喝一顿庆贺。

    本来顾学政有心要做东,不过叶君生托辞说身体不大舒服,要早些回去歇息,故而暂时搁浅,说道等最终结果揭晓,才与大家一醉方休。

    叶君生真是累。

    这种精神的累和身体上的困乏有所不同,简直累到了骨子里头去,任何的热闹喧嚣都想即可隔绝,回到屋子里好好睡着,才是王道。

    于是叶君眉便扶着他,告辞众人,返回庭院。

    一进到房间床边,叶君生便躺了上去,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面色变幻,表现出一抹病态的嫣红。

    叶君眉大吃一惊:“哥哥,你怎么啦?你没事吧。”

    叶君生摇头苦笑:“没事,就是累。”

    “哎,都让你先不急着敢去参加比试了,偏不听。”

    少女甚有些埋怨。

    叶君生叹道:“临门一脚,如果这都不咬紧牙关撑过去,日后必然后悔。”

    “什么临门一脚……但是身体要紧呀,倘若出了什么事,让我怎么办?”

    说着,叶君眉眼眸迷蒙,出现了泪花。话说这几天,可真把她吓得不轻,人都憔悴消瘦了一圈。

    望着她,叶君生触景生情,不由轻轻吟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君眉,我没事的,多休息几天就好。”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好诗,绝世好诗呀!”

    惊叹声中,西门二公子双眼放光地出现在门口。

    他怎么来了?

    “君生,快,把此诗完整吟出来,我都迫不及待了。”

    这家伙眼下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像个欲求不满的色狼。

    叶君眉记挂哥哥的身子,嗔恼地道:“二公子,我哥都累成这样了,你还要叫他吟诗,忒不当人友。”

    心里却有丝丝甜蜜。

    “哥哥出口成章,定然要拿下这个天下第一才子了。”

    少女心思纯粹,一向认为自家哥哥本事最大,至于其他什么才子,抱歉,统统靠墙站。

    她不由分说,就将西门二公子赶了出去。

    西门二公子也知道来得不是时候,可适才听叶君生这么一吟诗,拍手叫绝,心如百爪抓心,居然连来的本意都抛之脑后,只想着使个什么法子能让叶君生把这两句诗做全了。

    光是这两句,已堪称传世之句呀。如果身在高楼,背负双手,面上带着这么一丝哀怨缠绵的神情,轻轻吟出。无论青楼里的花魁也好;大家闺秀级的才女也罢,哪个不会被感动的泪如雨下?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才是多情种子的神级写照。

    莫名的,西门二公子又想起了叶君生以前在元宵佳节所作的那一首《青玉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