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八章:改制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嗡嗡嗡!

    有成千上万的面孔在眼前晃过,数目太多,晃过的速度太快,根本分不清男女老少,就连五官都模糊一片。

    只是隐约的意识中,这千千万万的人都张着嘴巴说着话。然而到底在说着什么,又完全听不清楚。

    很杂很乱。

    他很努力地侧着耳朵,想要倾听,可惜最后入耳来的依然是一股茫然。

    天地皆茫然,身子轻飘飘的,毫无着力点。

    突然间一点光芒耀世,当空而立。下一刻,所有的人脸,所有噪杂的声响便如潮水般朝着剑光涌去。

    整个天地,开始变得清明起来。

    叶君生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正是妹妹那张画满了焦虑的脸容。

    叶君眉眉目憔悴,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哥哥醒转,惊喜地大叫。

    随着叫声,外面传来脚步声,一个个人影出现,是李逸风、黄元启他们。他们原来都守在房间外面,闻讯才走进来。

    其中,赫然还有西门二公子。

    叶君生莫名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依稀也是从昏迷中悠悠醒来,只是境况意义天上地下,截然不同。

    累,真是澜……

    伴随意志的清醒,却是全副身心陷入无尽的疲乏状况之中,仿佛脱了气力,身子没了骨头,软绵绵的,就连动动手指头都难以做到,就连眼睛睁久了一会都困乏无比。

    他又闭上了眼睛,只剩下思维活动。

    与煞祖一战。堪称他此生以来最拼命的一次,祭出飞剑“将进酒”。承借扬州满城民心民意,最后斩出足以令天地变色的一剑。重创煞祖,逼其远遁而去。

    但这一剑,根本不是叶君生本身所拥有的力量,他不过充当了桥梁中介的角色,借力打力罢了。

    然而这桥梁也不好做,

    百万民意,岂是小数目?汹涌如海,稍不注意,自身便会被淹没。丧失自我,成为疯子。

    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强敌已退,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再有力量进犯;才子竞赛的音律单元也已完结,一曲《将军令》,别的不说,也许从此以后,叶君生再也无法演奏出这般完美的乐曲来。

    音律,同样是门艺术。真正的代表作都需要情感倾注,环境烘托才行。

    至于最后能获得几等的成绩,叶君生反而不在意了。

    慢慢地,思维变得越来越慢。

    他又睡着了。呼吸平稳。

    叶君眉还来不及跟哥哥说话,可哥哥就又睡着了,只得作罢。做个嘘声的手势,让大家先退出房间。不要打扰。

    叶君生既然已经醒转,问题就不大了。

    出到客厅。坐在椅子上,李逸风叹道:“君生已昏睡一天一夜了,天可怜见,他终于醒来。”

    此时距离乌云摧城那天,已过去一天一夜。

    黄元启不无忧虑地道:“他应该无碍了吧。”

    “刚才君生开眼,眼神很清明,应该没有大问题了。”

    黄元启松口气:“这就好。”

    “哎,无缘无故发生这等大事,现在偌大扬州城都人心惶惶的,无端乱人心意。”

    诸人相顾黯然,默然不语。

    约莫过了半盏茶时间,顾学政来了。

    众人连忙起身施礼,见过学政大人。

    “君生如何了?”

    顾学政一摆手,压住礼仪,开口第一句话就问叶君生的情况。

    李逸风回答:“刚才醒了,也许太过于困乏的缘故,现在又睡了。”

    顾学政沉吟道:“醒了就好,那我也可以放心一二。”

    李逸风又问:“惜朝,竞赛方面的消息如何了?”

    顾学政道:“不出意料,大部分都赞同改制,以缩短时间。”

    “哦,怎么个改法?”

    “就是将最后两单元合并,丹青与诗词融合起来,一起比试。”

    说起来,这个改制并不生硬,也不新鲜。文人骚客,提墨作画,描绘丹青,一般都会为之题写诗词,相映成辉。如果再往细一层去,就连书法都包括在一起了。

    一幅丹青,可以看出作者的画画功底,又可以以此为命题,得知诗词的功力,可谓一举两得,能极大考究才子的才华。

    故而,此改制提议提出来后,基本无人反对。

    经历乌云摧城一事,每一个人都感到不安,既然有法子改动赛制,把两单元缩短为一单元,众人自然同意。隐隐中,都想早日决出雌雄,了解此事一般。

    李逸风连忙问:“那举行时间定在哪一天?”

    “后天。”

    这日子倒紧迫得很,想到沉睡的叶君生,李逸风不禁心里打个突:按照这个情况,叶君生能赶得及吗?

    音律单元的成绩,恰在今天中午公布。叶君生一曲《将军令》固然不讨喜,没有获得三甲成绩,可还是获得一个乙级上等,可以晋身最后阶段的竞赛。

    书法单元的甲等,加音律的乙级上等,倘若丹青诗词发挥出水准,综合成绩未必不能出众。

    夺魁的希望应该就不大了。

    那江南才子梅雪海凭借一曲《凤求凰》,音律单元为甲等,已是两个甲等在手,一片大好。

    不过除了他之外,其余皆无两个甲等成绩的才子。

    对于夺魁,包括顾学政等人皆无此望,只要总成绩能杀进前三,已属惊喜。然而如今冀州最有希望的叶君生却身体抱恙,顿时使得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叶君生晕倒得蹊跷,但没有人会细究如何,只当他是受乌云所影响。当日乌云遮天盖日,除开许多家畜家禽发疯发狂外,不少百姓也发生突变,意识错乱,做出啼笑皆非的事情来。

    善后的工作,正让扬州府衙上下头疼不已。

    所以对于叶君生的突然晕倒,也有很好的理由解释过去。

    问题在于,他晕了,谁替冀州争夺荣光去?另一个寄予厚望的才子郭南明两单元乙等成绩,基本已退出角逐三甲的舞台。至于其他几人,更不堪了,已止步于第二单元。

    “看来,上天不站在冀州这边呀。”

    顾学政幽幽一叹,只是表面上这些情绪都被掩藏得很好,不露丝毫。免得被人瞧破了去,寒了才子的心,说身为上位者,不顾及士子的安康,却只想着提升政绩,未免会有所影响。(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