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怪事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成功卖出一幅字,掂着刚到手的一百文钱,叶君生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这和淡定无关,完全属于一种作品获得承认的喜悦。

    有了这一百文钱,他决定到市场去买一只鸡回去,让妹妹炖汤吃。叶君眉的炖鸡手艺,造诣不错,炖出来的鸡汤鲜美可口。

    看来晚上有口福了。

    想到妙处,笑容越发的柔和起来。至于屁股后面跟随着的那两个尾巴,拙劣的表演,早尽收眼底,无所遁形。

    嗯,哥心情好,那就略施惩戒好了……

    念头一转,已有果断,朝着市场迈步过去。

    身后鬼鬼崇崇地跟着的两名古问道的仆从见状,对视一眼,赶紧也想跟上去,好完成公子的嘱咐,瞧瞧对方在扬州的住所在哪里。

    “汪汪汪!”

    正当迈入一条略微僻静的街道之时,两边狗吠声大作,吵得有些异常。

    发生了什么事?

    正惊疑间,就见到一条条狗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俨然成为一个狗阵,一眼看过去,粗略估计不下二三十头。

    本来好端端的街道,人来人往,突然冒出这么多狗来。显而易见,都是周围人家所豢养来看家守门的,不知出了啥事,居然不约而同地全跑到了街上。

    如果只是寥寥几只,就算在街上乱穿乱跑,也无关大雅,问题下数量倍增,十几二十只。那就有点吓人了。

    更何况,这些狗仿佛受人控制,非常有目的性,来的方向不同,可拢聚的地点只有一个。

    于是乎,几十只狗围拢过来,顿时显得拥挤不堪。甚至连人都瞧得心慌慌,赶紧退让到一边去,然后睁大眼睛看着。一头雾水。

    这些狗,莫非发神经了,要造反?

    古问道的两名下人开始的时候还没有觉察到苗头。等发现众多的狗都是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涌来的时候,再想反应就有点慢了。

    “阿三,你说这些狗干嘛了?”

    一个问道。

    另一个胆子更小,两腿都有些颤抖了,咕声吞口口水,嗫嚅道:“我哪里知道……阿四,情况不对头,我们还是快离开吧。”

    此时对于跟踪叶君生的事,早抛之脑后,无暇顾及了。

    阿四哭丧着脸。望着越来越近的狗群,已经围成一个密密实实的圈子,哪里还找得路子出去,结结巴巴道:“怎么离开?”

    “汪汪汪!”

    不等他们想对策,群狗马上齐声狂吠。然后一只只非常风骚地奔近来,呲牙咧嘴的,却不咬人,而是扬起一条后腿,做出非常标准的撒尿动作。随之一道道劲力十足的尿水,酣畅淋漓地朝着阿三阿四身上射过来……

    这一幕。被许多街坊亲眼目睹到,无不膛目结舌,中了定身术般,作声不得。

    身为受害者的两名家丁兜头兜面被臭气冲天的狗尿淋了一身,却又不敢轻举妄动,生怕稍有动作会激发群狗的狂性,扑上来撕咬,那后果更加严重。其实就算想跑,可两条腿都像被钉在地面上,不听使唤。

    街道上,数十家犬非常同仇敌忾地对着两人撒尿,蔚然奇观,咄咄怪事,顿时轰动了,讯息迅速传出去,引发更多的人围观,几乎围得水泄不通。

    阿三和阿四连死的心都有了,心头鬼魅而惊悸地涌起一个可怕的念头:自己撞邪了……

    幸好那些狗撒完尿后,陆续离去,等巡逻的官差闻讯赶来,只闻到冲天的臊味,差点都呕吐了。急忙退远些,这才开口询问事情过程。

    阿三阿四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完全就是一场无妄之灾,最后只得不了了之,两人赶紧掩面跑回少爷那边,洗澡换衣。

    “什么?”

    古问道差点晕过去,若非两个下人满身狗尿味,他都不敢相信。

    “你们两个笨蛋,当时怎么不跑开?”

    阿三打着哭腔哭诉道:“公子,我也想逃,可你不知当时有多少狗,很吓人……”

    “算了算了,不想听这些。”

    古问道没好气地一挥手,直接打断,先叫他们去冲洗一番,洗刷干净了才过来问话,不提。

    ……

    未浓斋花费百文高价买了叶君生一幅字的消息,不知从哪个源头开始,很快就传遍了细柳巷,从而被许多店铺知晓。

    细柳巷并不算大,二十余间店铺而已,又都是卖字画的同行。彼此之间,可以说很是清楚了解,知根知底。

    再加上叶君生卖字,几乎被细柳巷里的一半店铺掌柜拒绝过,可谓一大现象。现在倒好,大家不愿意,不看好,或者说不屑买的字帖,小小一个未浓斋居然购买了一幅去,挂上墙壁摆卖,这算什么?

    想捡漏吗?

    藉此来彰显他未浓斋掌柜老严的目光独到?

    我呸!

    同行自古冤家,本来属于芝麻绿豆的小事儿,稍作渲染起来,一发不可收拾,竟成为一个话题。

    人,最难管住的便是一张嘴。

    腹诽也好,冷眼也罢,反正基本都是负面的东西,一下子就将未浓斋推上风头浪尖上,显得更加孤立。

    诸多冷言冷语,老严自然有所耳闻,说不后悔,那是不可能的:先前决定买字,他倒没有想到这一茬,无意中犯了个经商忌讳,以致使在同行中成为了一个对立面。

    并非说这么一个忌讳有多严重的,只是微妙得很,到底给心里添堵罢了。

    生活,大不易。

    ……

    咿呀一响,推开那一扇还显得有些陌生的木门,走进同样还显陌生的屋子。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一道靓丽而亲切的身影,以及熟悉得可以融进骨子里的淡然对白:

    “哥哥,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

    “买了什么菜?”

    “一只鸡,已经让人杀干净了,你拿去炖汤吧。”

    “嘿嘿,我就知道哥哥最好……”

    之所以这么说,皆因在诸多食材里头,少女最爱吃的,便是鸡肉呀。

    叶君生也笑了,放下些杂物,在瓷盆上掬水洗了手,迈步进入房间内。不多久,小庭院外传出了刀剁鸡肉的声音;而屋内房间传出了琅琅的读书声。

    两种本来截然相对的声音,此刻交融在一起,竟然出奇的和谐融洽。

    生活,其实也很简单。(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